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2九小姐

    她赶快转移话题思绪,会,怎么可能会。那可是项家五爷!但是曾与某个人往来甚密,可……不可能会,不可能会,大凡有个要是,都会一点儿消息都也没传出。苗帧娘虽然这样宽慰自己,可为七小姐量身时但是当心再当心,目不眼睛斜视,惟恐窥到了什么隐秘,惹的对方所以一些那可是项家五爷!虽然曾经与某个人来往甚密,可……不可能,不可能,但凡有个万一,都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她赶紧打住思绪,不会,怎么可能。

    那可是项家五爷!虽然曾经与某个人来往甚密,可……不可能,不可能,但凡有个万一,都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苗帧娘尽管这样安慰自己,可为七小姐量身时还是小心再小心,目不斜视,唯恐窥到了什么隐秘,惹的对方因为一些事情敏感易怒。

    行走在深府后宅,最难伺候的不是当家主母和嫡出的小姐们,而是那些——出身有瑕疵却受宠的。

    这位……恐怕‘嫡出’、受宠还全占着:“七小姐,好了,蔡姐,把布料拿上来让七小姐过目。”

    项心慈只扫了一眼便晃着手上的扇子,嫌弃的丢开:“你们就带来了这些布料?”都是什么东西?花样老旧,质地粗糙,能穿出去见人?

    苗帧娘被粉色的光晃了一下,突然福如心至,急忙开口:“自然不是,蔡姐,去把南木箱的衣料搬过来。”

    蔡姐一惊,楠木箱,那可是——“是。”

    楠木箱是一等箱,里面装的是蚕丝、绢丝、棉纺、彩染、绣技均一等一等的料子,非贡品、精品、稀世珍品不入楠木红箱。

    片刻,一匹匹锦缎被一一摆上来。

    项心慈踩着仿佛不落地的步子,摇着手里的石榴扇,蓝色的领花配合着腰间的丝带,前进的妖里妖气,可又透着一股清灵到极致的仙姿。

    苗帧娘急忙甩开脑海里熟悉的身影:不是,不会,不要乱想,除非你不想混了。

    葱白的手指滑过冰丝般的布料,丝毫没有被比下去。

    项心慈停住,勉强有几卷绸缎和纱丝的绣样,她还比较满意:“就这几样,每样先做七个颜色来看看。”

    七个颜色?!不是:“每款七个颜色?”

    项心慈回头,怎么:“少了?”

    “不,不是。”三款,每款七个颜色,二十一件?蔡姐小心的看眼为首的妇人。

    苗帧娘不是没见过这样做衣服的,只是:“七小姐,这夏天都过去一半了,一件二十多俩的裙子也未必有小姐身上这件好看……”二十多件,将近五百两了,五百两啊,她绝对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就是……

    项心慈认同的点点头:“我也觉得你们做不出什么我喜欢的样子,所以才一样做几件看看,免得最后一件都上不了身。”

    苗帧娘闻言,深吸一口气:“七小姐说的是。”

    苗帧娘从葳蕤院出来,憋着的那口气才吐出来,谁不会做衣服,项侯夫人也没有这样做衣服的。

    “帧娘——”

    “我没事。”能有什么事,苗帧娘想到杜仲虎,心更静了,她要再谨慎一点,虽然杜仲虎的死未必与内宅手段有关,可小心无大错:“别多话,小心伺候着。”

    “是。”

    ……

    五百两不是小数目。

    五夫人刚睡醒,洗漱完,让人叫了宝贝女儿过来,逗着已经长大成人,颇为争气的的心肝女儿聊了会管理下人的闲话。

    便心情舒畅的让人叫裁衣的进来,想给女儿做两身好看的衣衫:“马上就是你们小姐妹间的赛香会了,也好多走走。”

    “娘,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衣服够穿,还是娘多做几件吧。”项心敏说话细声细气的,长的虽不是多出挑,但坐在那里,一看便让长辈喜欢的乖巧懂事、温婉大方的长相。

    她今年十二岁,从小长在老夫人身边,虽然年龄小,但举止做派,待人接物都进退有度,很有章法,在姐妹中也颇有分量。

    母女二人正说着话,裁衣的娘子还没进来,账房先进来了,通知了个让五夫人险些气出病的消息。

    “五百两!?”五夫人眩晕的毛病险些发作!公中是有定制的,超出的部分是各房私出,她们母女还做什么衣服!都给她做好了!“她怎么不去抢!”

    “夫人——”

    项心敏也急忙上前安抚:“娘,你先别生气。”

    五夫人捂着胸口:“我能不生气吗!这么多年我是亏待了她还是怎么的!?”

    项心敏一心为她顺背:“姐姐没那个意思,姐姐年岁渐长,多做几件衣服也是应该的。”

    那是多做几件!“五百两!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五十两都是大数目!给我把她叫过来!把她叫过来!这个家以后我也别当了,给他当好了!”

    井姑姑马上就要动。

    项心敏看她一眼,冷静的上前,先给母亲倒杯茶:“娘,您冷静点,这个家不就是在您的操持下才像个家吗,您不多费心谁费心。”

    井姑姑急忙点头:“九小姐说的对,还是夫人有福气,九小姐这么懂事。”

    项心敏晃着手里的茶,看不上这老奴才,无论她还是七姐姐都是母亲的女儿,都是五房的一份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娘,姐姐大了,娘也多想想姐姐的难处,娘也别总是一意孤行,首先这教导下人的事,娘也该教起来。”

    “小姐,您可冤枉夫人了,咱们夫人对七小姐掏心挖肺,是她不里啊!就说是上次,夫人受了多少的委屈,可一句七小姐的坏话都没有说,七小姐这个样了,夫人就是再费心教导,她也未必懂夫人的善心!”

    五夫人刚想点头。

    项心敏突然停了吹茶的动作看着井姑。

    井姑姑立即垂下头。

    项心敏慢慢的将茶吹凉了,放入母亲手中,大方的起身:“娘要是信得过我,让我去看看姐姐。”

    五夫人闻言,立即心疼的放下茶杯:“你去做什么,再受了委屈!你别管,没我同意我看这五百两,谁敢支给她!”

    “娘……”何必呢,最后两人僵持,闹的祖母知道,还要怪母亲不会持家,更何况让爹知道了,两人又要生气:“娘又说气话,娘平时最舍不得我们受委屈了,我和姐姐都是您的孩子,还要全仰仗母亲多护着呢,娘就别生气了,母亲笑一个吧,笑一个吧,。”

    五夫人看着自家女儿撒娇的样子,不笑也得笑了,她女儿真好,真懂事,不知道把那个不省心的比到哪里去了?“你姐姐不懂事,委屈你了。”

    ……

    项心慈被吵醒后心里一阵不痛快!还让不让人睡了!

    秦姑姑眼疾手快的躲的很远,待七小姐气的不砸东西了,才小心翼翼的过去伺候:“祖宗,先穿上衣服。”

    “不穿!”项心慈将衣服甩一边,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粉嫩的脚趾直接踩在地板,仅穿了一件青绿的薄纱,像一只炸毛的刺猬怒气冲冲的往外走:“项心敏你都打发不走,我要你还能干什么!”

    秦姑姑赶紧捡起衣服追上去,几次想为小姐披上都没有成功,她也有想办法,可九小姐一直不走人也和和气气的,她能说什么。

    她也说了小姐在休息,可九小姐一副要等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她说等你就让她等!”她还怕人等吗!这破阁楼的走廊怎么这么长,楼梯怎么这么多!项心慈走了没两步,直接坐到走廊的椅子上不走了:“让她上来!”

    “啊!这……”

    “不上来算了,等着吧。”说着就要转身往回走。

    秦姑姑赶紧拦住她:“别,别,奴婢这就去叫,这就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