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0(为cindy19531981的女王斗篷加更)

    项心慈都要笑出了!此刻让对方做个人除了时间吗!但有意将两人关系再很复杂化,想了想,站起身,伸出手手回抱了大哥一下,片刻,便松手手坐下去:“谢谢您大哥哥。”项逐元还也没觉得出她的依恋了结束了了,心里突然说不出的烦燥,愤怒的:“我是也不是说过!不开心了项逐元还没有感觉出她的依恋已经结束了,心里突然说不出来的烦躁,暴怒:“我是不是说过!不高兴了就说出来!说出来让别人去不痛快!不要憋在心里让自己生气!”。...

    项心慈都要笑出来了!此刻让对方做个人还有时间吗!

    但无意将两人关系再复杂化,想了想,起身,伸出手回抱了大哥一下,片刻,便松开手坐下来:“谢谢大哥哥。”

    项逐元还没有感觉出她的依恋已经结束了,心里突然说不出来的烦躁,暴怒:“我是不是说过!不高兴了就说出来!说出来让别人去不痛快!不要憋在心里让自己生气!”

    项心慈懂啊,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做的,从没忘记。

    项逐元更烦了,在书案前走来走去,官袍带风。

    项心慈不看她的扇子了,无聊的看着他走来走去。

    项逐元突然站定,她肯定还在不高兴!可是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二房给他的委屈,她也已经开始在布局,不可能把这一点计较到他身上。那么这归根到底想来想去想,项逐元觉得事情还是出在那天哭着走的事情上。

    项逐元想了想,站在她身边,突然伸出手将她从座位上拽了起来!还得抱!

    项心慈被扯的瞬间向他扑去。

    项逐元伸出手禁锢住她。

    项心慈撞到他胸口上,呆愣愣的,双手垂在身,是她记忆中熟悉的清冷感觉。

    可……

    项心慈只允许自己停留了一瞬,便抬起手轻轻的推开他,承认:“我那天一个人从更道走过来,就是突然之间觉得好暗,心情不好。”

    项逐元被推的理智回笼,手背在身后,想到那条更道确实弃用很久,空间闭塞窄小,她会不喜欢、有情绪,也情理之中:“真的,只是因为那些?”

    “嗯,不过现在不生气了,那这些东西我还可以拿走吗?”项心慈笑着看着大哥哥又是可爱懂事的妹妹。

    项逐元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项心慈觉得她还得检讨一下:“还有我今天出去的事……”

    “我就不问了,大哥相信你。”

    项心慈瞬间把口中一堆‘是三哥哥非要带我去的’收住:“太好了,扇子我可就都带走了哦。”语气活泼自然。

    项逐元脸上的凝重之色没有一点散去的意思。。

    “我走了……”项心慈一点一点的挪出去。

    项逐元就这么看着她。

    项心慈克服着极大的心里压力,‘蹦蹦跳跳’的带着东西走了。

    项逐元站在门口,没来及说‘以后走正门’她已经走了,脸上神色更加晦暗难明。

    郑管家转身,心里跟着松了一口气,两人终于和好如初了,看七小姐开心的,世子爷这下该高兴了吧,结果就对上世子冷着一张脸。

    郑管家急忙收住脸上的笑容,垂下头,赶紧上前:“世子,奴才——”

    “郑管家染了风寒,让他好好休息两天。”项逐元说完转身进了书房。

    郑管家不明所以!他怎么了,瞬间看向善奇:“我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足够尊重七小姐。

    善奇赶紧安抚的看郑叔一眼:“往好处想,如果你做了恐怕就不是休息两天啦,就当休假了。”

    ……

    同一时间,江小侯爷府邸内。

    所有看管不利的下人都被打了板子。

    三位京城外科圣手聚集在小侯爷的卧房内,焦急的无法近小侯爷的身子。

    江鸿宝就是不让大夫上前,在床上打着滚要一个保证:“老祖宗,我都说了那么多了,我这次一定改邪归正还不行吗,我就要娶项家小姐,就要娶项家小姐,老祖宗,老祖宗——”

    精神饱满的江老夫人拄着拐杖,虽然头发全白,但面色红润,威仪尚在,一身锦罗绸缎,身后跟着七八位小丫鬟,一看便是养尊处优,生活无虑的老封君。

    老人家并没有因为独孙嚎的可怜就没有原则:“嚎什么!先看伤!”

    江鸿宝闻言,继续闭着眼睛嚎:“都说成家立业,我就要娶项家的三姑娘,老祖宗你就答应了吧,我给你娶一位好孙媳妇回来管家有什么不好的,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治伤!”

    江老夫人气的半死,拎起拐杖就要把他另一条胳膊打断了。

    江大夫人见状,急忙扑向婆婆,抱着婆婆的腿不让婆婆下手:“你老祖宗哪有不答应你的道理,你别乱说话了,伤口要紧,万一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啊——”说着擦着眼泪用余光扫眼老夫人:“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如果不是你爹去的早什么姑娘你娶不得,我可怜的儿——”

    “闭嘴!”扶不上墙的东西!如果儿子还活着,更不会让他胡作非为!哭什么哭。

    赶过来‘关心’小侯爷的几房妯娌,心中窃笑,这是嫌侯府败的不够快呢。

    江鸿宝见状捂着胳膊,哎呦哎呦个没完:“疼,疼……”

    老祖宗看过去,到底心疼床上正直好年华的孙子,孙子虽然淘气了些,看也孝顺懂事。

    江鸿宝见有戏,嚎的更大声了、

    他就要老祖宗承诺,他娘说的根本不管用,老祖宗说了才管用,项家如果不同意,老祖宗可以去求太后,他不管,他就要娶那天仙一般的妹妹,他现在心里还火烧火燎的,比胳膊的疼都让他刻骨铭心。

    江老夫人探口气,背脊慢慢挺直,拐杖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下。

    房间内顿时一片安静。

    江鸿宝也老实了些,他还是比较怕自家老祖宗的,不自觉的往母亲身后躲一躲,可又忍不住可怜兮兮的看向老祖宗,都快要哭了:“老祖宗……”

    江老夫人虽然看不上孙子这不成器的样子,还是无奈的松口了:“先让大夫看看。”

    “老祖宗答应了,老祖宗你快答应我吧,老祖宗我都快疼死了。”

    江大夫人也鼓起勇气:“娘,您就答应他吧,我就这么一根独……”

    “行了!”没眼力!这是她答应就能成的事吗:“我去问问看。”

    江鸿宝闻言立即就要从床上跳起来欢呼,不小心扯动了手臂上的伤,疼的又是一波嚎叫。

    旁边看着看热闹的几房人见状,没人说话了,老太太真答应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