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9礼物

    项心慈有点儿反应时不回去,没想起他简单总结出这个结果,但,像是也仅有这个结果。项心慈一时间陌生又感叹,大哥是极少真正的对她兴师问罪的,目光无意识的望着他的脸,很多画面一闪而过,不由得恍惚间了片刻,又慢慢的的移开目光,将心思放回去。她大哥哥最擅长于‘追本追踪溯源’项心慈一时间熟悉又感慨,大哥是很少真正对她兴师问罪的,目光无意识的看着他的脸,很多画面一闪而过,不禁恍惚了片刻,又慢慢的移开目光,将心思放回来。。...

    项心慈有点反应不过来,没想到他总结出这个结果,但,好像也只有这个结果。

    项心慈一时间熟悉又感慨,大哥是很少真正对她兴师问罪的,目光无意识的看着他的脸,很多画面一闪而过,不禁恍惚了片刻,又慢慢的移开目光,将心思放回来。

    她大哥哥最擅长‘追本溯源’,即便这次可能猜错了,但节点确实从那一刻开始的。

    项心慈手习惯性的放在腿上,思考的时候手指慢慢曲起,无意识的抚着裙面上的花纹。

    项逐元的目光被她的小动作吸引过去,有些褪色的衣裙上,她洁白的手指抚着裙身上一朵不起眼的绣花,一圈绕着一圈的抚弄,漫无目的又认真虔诚。

    暗与明的交织,被小心呵护的花瓣,柔亮仿佛散发着粉色光泽的手指,像被圣光眷顾的花苞,下一秒便能化仙,更何况厚待它的人,那么耐心又小意、

    “没什么的。”

    项逐元不动声色的收回追着她手指的思绪,声音保持着该有的平静:“你要知道,我不是针对你,你不高兴了,可以说出来。”

    项心慈的手指停了一下,下一刻又继续绕着绣线打圈圈,项逐元其实是很温柔的哥哥。

    这种温柔,时间长了会让人迷惑,会让人忘了自己几斤几两,让人想抓着不放,想要独占,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想与任何人分享独一无二的女人:“嗯。”

    那你说。

    项心慈却不知道她嗯了什么,还在玩她的绣花。

    项逐元克制的把目光从她手指上收回目光,重新落回她肩膀上,突然发现她肩膀的衣料上也绣了一朵同样的小花,相比于另一朵有人精心描绘,它凄凉的多。

    项逐元从斑杂的情绪中,努力分解出她正确的思绪:“那就是还在生气?”声音缥缈。

    “没有。”有什么好生气了,这朵花丑死了,还抠不下来!

    还说没有,头都不抬,项逐元还不了解她,他伸出手,止住她手上的小动作,让她抬起头。

    项心慈很配合的看向他,余光瞥见他官服袖笼的一角落住了她的腿上,又因为靠的进,他深紫色的金线下摆贴着她的衣裙,两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又泾渭分明,就像他们两个人。

    项逐元看着她无嗔无怒的眼睛,一时间深觉无力。随即想了想,深吸一口气,大义凛然,豁出去了,克服了极大的心理障碍,压制住他的底线,妥协的开口:“如果现在重新给你抱呢……”只抱一次,下不为例。

    项心慈余光收回,突然觉得有点想笑,可看着他努力自我感动的样子,又有点心疼和吐糟,她怎么没发现项逐元这么擅长死缠烂打呀,这是死活让自己不计前嫌了。

    可她真没生气。

    项心慈将腿动了一下,分开彼此的衣裙。

    项逐元才注意到他官袍的袖笼落在她腿上,像被烫到一样,下意识的移开。

    项心慈当没发现……如此视死如归的,又何必,她没那么不讲理:“不用,我不生气。”没人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是不是可以开心点了!

    以后而且大家好聚好散,都不要凑那么近了,毕竟能落到什么好下场呢!

    心里这样不痛快的想着,面上分毫不漏。

    项心慈看着项逐元怀疑的眼睛,微微歪头,漂亮的犹如湖水一般的眼眸倒映着太阳的光:“要不,我给你笑一个?”项心慈眼睛眯起,满眼星光。梦里雾里的给他笑了一个。

    项逐元轰隆一声!觉得她脑子烧坏了!被她笑的怒火攻心,但又极力压下,看她设计老三的样子,想来是脑子没有问题!“都说了是我不对。”

    你急什么!你不对你有理了!项心慈乖巧的立即点头,心中无语,干脆承认:“你不对。”所以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吗?

    项逐元一口气被卡在当下,干脆换个话题:“我给你挑了几把扇子,看看喜不喜欢?”

    郑管家闻言,赶紧换下手里捧着的常服,急忙把早已经准备好扇子接出来,赶紧为主子说话:“七小姐看看,都是上好的材质,款式也漂亮,是善工坊的手艺,特别适合七小姐,您瞧这把柳絮的是世……”

    项逐元直接开口:“赔偿你上次那一把。”

    项心慈还没听郑管家说完,被项逐元打断,又重新看向那几把扇子,别说,以她四十多年的眼光看,也好看,尤其那几把做了坠饰了。

    项心慈招招手,让郑管家把他捧着的拿进些,上面是一把桃花扇,扇面上绣着层层叠叠的春日桃花,扇柄缀着一串粉玉雕的桃花瓣,散发着温润饱满的光泽。

    项逐元看着她,松口气:“喜欢?”

    项心慈点点头,真喜欢!还有旁边那把石榴团扇尤其漂亮,火红色的石榴籽粉色的石榴皮,手掌刚好能握住的吊坠,在阳光层次分明,色泽艳丽,看着就想让人摸一下,这样拿在手里,扇动的时候,扇坠微微晃动,一定更加好看。

    喜欢为什么还不撒娇?项逐元刚松的口气又提了上来。

    项心慈敏感的察觉到他对自己的‘喜欢’好像不满意,那……现在拿起来扇一下?

    项逐元觉得肯定是东西还不够:“我这里还有几块暖玉。”

    “嗯?”

    “一块送给你。”

    啊,好:“谢谢大哥哥。”

    项逐元看着项心慈。

    项心慈也尽量看着他,他看什么呢!她大哥以前都这么难伺候的吗?

    项心慈尽量表示自己真的很满意,没有再不高兴了,她也确实没有不高兴啊!

    项逐元不那么认为,她以往收到礼物不是这样,那定是问还没有,说不定还得责怪他留着好东西不给她,哪里会这么听话。

    项逐元想到此,破釜沉舟的起身,没有办法,张开手臂,决定成全她:“再给你抱一次。”以后不准再生气,还要切忌分寸不能有下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