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5碍事

    宋宣最看不上这些自命不凡的人,有什么了不得,也有胆子和子恒论才学,太大的脸!宋宣轻蔑于顾的再次提醒他们:“是令国国公府三公子和江小侯爷。”有本事别回来看。“项三少!?”立刻有人站站起身向窗口走来。宋宣冷哼一声,怎么不自命清高了,有本事别回来。没人理宋宣宋宣冷哼一声,怎么不清高了,有本事别过来。。...

    宋宣最看不上这些自命不凡的人,有什么了不起,也有胆子和子恒论才学,多大的脸!

    宋宣不屑于顾的提醒他们:“是令国公府三公子和江小侯爷。”有本事别过来看。“项三少!?”立即有人站起身向窗口走来。

    宋宣冷哼一声,怎么不清高了,有本事别过来。

    没人理宋宣的阴阳怪气,那是项三少,虽然与他们不同路,但也是他们学弟的目标,何况对方遇到的是江小侯爷这个纨绔:“子恒,子恒,你也来看看。”

    “子恒,快点。”

    “子恒。”已经不是宋宣一个人叫,都在喊明西洛了。

    明西洛是令侯爷的学生,虽然令侯爷学生不少,但总归是有点关系,而且项三少爷和江小侯爷不对付,就可能出事,到时候别连累了子恒,说他在场却不出来说话就麻烦了。

    明西洛漫不经心的起身,神色不变,甚至称得上不关心。

    众人默契的为他让开空间,虽然同出寒门,不分高下,可在他面前就会不自觉的退让。

    “多谢。”声音不高不低,有些不想说话,明西洛目光冷淡的向下看去。

    江小侯爷一身珠光宝气,富贵加身,少年昂着头,眼里全是狂傲,将他不学无术又家财万贯的形象完全表现的淋漓尽致,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项逐言站在台阶下,脸上都是不耐烦,穿戴虽然不如对方骚气,但依旧掩盖不住通身的贵公子气派。

    这两人均是京中数一数二的勋贵子弟,就算真发生点什么谁拦得住。

    明西洛没什么兴致的站在窗前,只觉无趣,刚要转身离开时,目光瞥见项逐言背后露出的一截衣角,本并未在意,下一瞬瞬间回头,眼中锐利的冷光骤然乍现,稍纵即逝——

    楼下大厅的楼梯旁。

    项心慈下意识的往三哥哥背后挪一步,小小的身体完全掩在三哥身后。

    项逐言立即护住她,眉头微蹙,他怎么忘了众生入色这个惯例,后悔刚才没让小二禁声,他那些仇家听见了,还能老实。小七第一次出门,好死不死的让他遇到这个纨绔:“没工夫跟你废话,让开。”

    江小侯爷冷笑一声:“这么着急?”扇子唰的一声打开,香气缥缈的扇面上是山居先生的高山松柏图,扇柄昂贵,扇尾流苏银光交汇,是一把与他身上的衣服,同类骚气的风格。

    江小侯爷为什么要让,他项逐言不是自负他自己是他大哥第二,能横行这众生入色瞧不起自己吗。

    怎么样,如今自己也进来了,这众生入色也不过如此,用的着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这护的谁啊,这么上心,别是哪个院里的姐儿吧,项三少的风流韵事也是又要加一幢了,可真有雅兴。”本来不至于跟上不了台面的人一般见识,但项逐言一护,那就可以说道说道了。

    项逐言瞬间急了:“你说什么!嘴巴放干净点!”

    项心慈似乎想到了什么很用力的握了一下项逐言的衣角,有什么尘封的记忆要戳破她的隐秘破土而出。

    项逐言感觉到了,小七最忌讳这个!弄死江鸿宝的心都有,但还是极力克制住,不能跟姓江的一般见识:“让开!今天没工夫搭理你!”

    “噢!恼羞成怒了!?”江小侯爷将扇子合上,兴致正高,怕什么,不过打个嘴仗,就他身后这个人,衣服看着是不错,也是上好的锦缎,但明显不是新的,是去年的旧款,还做了搭边,虽然做的隐蔽,但对深谙衣食住行之道的江小侯爷而言,一眼就能看出对方不是什么不能拿来调侃的人:“别这么不近人情吗,兄弟我对你可是向来不藏私的,背后这位新欢如果真是什么好物的话,别藏着掖着了,大家一起见识见识,陪你玩玩,帮你玩开了怎么样!”

    项逐言瞬间上前,一拳——

    项心慈‘猝不及防’的被带的一个踉跄,神色一惊,茫然又无助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一双恍惚的眼睛,成仙入魔,无措纤细。

    项逐言急的马上撤回来:“没事吧?”

    项心慈摇摇头,本能的先靠向哥哥,抓住哥哥的衣袖:“……没事哥……”声音像山间的冷梅,较弱的犹如初生的生命,紧张又想让人安心。

    江鸿宝更茫然。

    周围都安静下来。

    江小侯爷似乎都忘了刚才险些被人打到脸上,注意力早已从项逐言身上到了他身后,只觉得被一声哥叫的雾茫茫的忘了在做什么。

    周围的人也怔怔的,不自觉的想再次看向刚才惊鸿一撇的身影,刚才好像看到了人……应该是人,还有一双眼睛,尤其那双眼睛,嗔怒又害怕的眼睛……那样娇柔。

    是人吧,虽然对方带着面纱,但带不带没有任何作用,那姑娘的身量和容色……好像有什么被撞了一下,都无声的看向项逐言身后。

    二楼雅间很多窗户被打开。

    “等一下子恒呢?”

    “子恒?刚才还在啊?人呢?”

    突然之间静悄悄的一楼大厅内。

    明西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项逐言身前,一身质朴的蓝色长衫,身姿挺拔的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躬手,恭敬又不失气度的面向江鸿宝,从容如旧,神色严肃,声音下意识的抬高:“江侯爷,三少爷今日带着家中女眷出来喝茶一时情急才会出手,还请江小侯爷看在三少爷护家眷心切的份上,让路。”

    让路说的掷地有声,家眷二字也有加重!如果江鸿宝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就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项心慈听到声音,下意识的看过去,瞬间觉得灵魂都在发疼,本能的就要瞪死他,阴魂不散:碍事!伪君子!裹脚布!烦人精!哪里都有他!一辈子操心操成那样,怎么还没有过劳死!

    有这个人在!弄不好就会让她的计划功亏一篑!扫把星!

    项心慈忍住下意识的举动,急忙垂下头,免得气性上来了,抓花他的脸!

    明西洛的话换回了大部分人的神志:项家的小姐吗?哪一位?

    哪一位?

    怎么能不是项家小姐?让项三少这样护着的,定然是家中女眷,江小侯爷说话太没谱,众人的目光立即收敛下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