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7(为小雅雅baby的女王斗篷加更)

    待项逐元带着人完全离开了,大厅内绷紧的一根弦完全放松,整个场地内放佛都能听见起此彼伏的舒气声。江鸿宝从地上弹出来,全然不顾疼痛就得先凑了那挡事的人寻回他的威风八面,可大厅里哪里除了那人的身影:“上次说话的的人呢!说话的的人呢!”家犬们也才堪堪回神,人呢?!刚江鸿宝从地上弹起来,不顾疼痛就要先凑了那挡事的人找回他的威风,可大厅里哪里还有那人的身影:“刚才说话的人呢!说话的人呢!”。...

    待项逐元带着人完全离开,大厅内紧绷的一根弦放松,整个场地内仿佛都能听到起此彼伏的舒气声。

    江鸿宝从地上弹起来,不顾疼痛就要先凑了那挡事的人找回他的威风,可大厅里哪里还有那人的身影:“刚才说话的人呢!说话的人呢!”

    家犬们也才堪堪回神,人呢?!刚才不是还在这里:“都愣着干什么,赶紧找人!”

    江鸿宝疼的捂住胳膊:“啊!一群废物!”项逐元肯定把他踩废了!

    家犬们一哄而上的上前伺候。

    江鸿宝突然想到,废了?如果废了项府是不是就要赔他个小美人,想到刚刚美人看他的那一眼,顿时觉得自己还能再被踩七八次:“啊——啊——我胳膊动不了了!”

    他想好了,他以后可以和项逐言做朋友,有好玩的一起玩,有蛐蛐一起斗,有美人……咳咳——

    他何必如此卑微,他出身不错啊!爵位不低,家里银两充足,又有太后娘娘撑腰,就算他一辈子好吃懒做也败不完,谁不愿意嫁给他!

    而且嫁给他就是侯府主母,正三品,比项家二房的主母品级都高,项家二房怎么可能拒绝自己这么好的女婿。

    江鸿宝想到这一点,顿时又有劲了,嚎的更大声了,唯恐别人不知道:“我的胳膊啊——”

    ……

    宽敞的马车内,气氛异常安静,马车行驶在路上也异常平稳,净路声都不用,自有马车避其锋芒。

    国公府世子的车架无论内饰还是规格比项逐言那一辆都高出一大截。

    若是以往项逐言能乘大哥的车出门,嘚瑟的能一路掀着车帘花枝招展唯恐别人不知,毕竟这辆车同出工部工艺是国制。

    但现在他缩在距离大哥最远的位置,中间隔着书案茶壶和眼花缭乱的装饰品,觉得自己该为小七和自己说点什么,而且……什么也没发生呀,他们马上就要进雅间了,是吧。

    项逐言小心翼翼的看眼大哥,可对上大哥的脸色又闭嘴,他觉得不是他的错觉,大哥很生气。

    项逐言又不确定的转向小七,小七是女孩子,大哥总不会连女孩子都凶吧,可想到大哥对他亲妹妹好像也没什么不同,觉得又不靠谱。

    项逐言试探着给小七发个信号。

    小七整个人笼罩在白茫茫的斗笠里,像一个圆筒。

    项逐言觉得没戏,肯定看不到自己,怎么有‘默契’的扯谎,可项逐言不放弃,自认右手躲过大哥的视线的冲小七挥一挥,万一有效呢!

    项逐元瞬间看过去!

    项逐言急忙垂下头,安分的像个鹌鹑。

    项心慈撇他一眼,蠢,没发现她斗笠上的纱织是之先前说的纱镜吗,寸尺寸金,怎么可能看不到三哥在出什么傻招。

    项逐言安静了一会,又抬起头,他觉得他必须把错误承担过来:“大哥,这件事是我的主意,跟小七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我鼓动她出来的,真的。”

    项逐元看向他。

    项逐言有些怂,但还是坚持原说辞:“确实是我……把她带出来的……”

    项逐元嗤之以鼻,他以为他是谁,能把小七带出去,国公府岂不是成马蜂窝了,谁想钻就钻!

    “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小七很听话的,又乖,是我看她在花园玩一个人无聊,就硬让她陪我出来,不信你问小七。”

    项逐元不看项心慈,问她什么!问她为什么挑上老三出去?看老三这样子,恐怕还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项逐元谁也没理,这两个人他现在看谁都一肚子火!一个蠢,一个唯恐天下不乱,很好玩是不是!闹出这一出都觉得很有脸!

    项逐言没等到大哥开口,还想说话,注意到大哥穿的事紫色滚金边的官服,又闭了嘴!

    这个时间他大哥确实在属衙才对。

    ……

    马车从侧门进入国公府。

    在日益院门口停下。

    项逐言垂头丧气的从车上下来,觉得自己失败透了,没有带小七玩好不说,还遇到了大哥,大哥如果回头告他们一状,自己没什么,小七岂不是——

    项逐言越发愧疚,自发站在车旁,伸出双手等着扶小七下车,结果他刚站定,马车直接驶走。

    项逐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抬腿就要追。

    善史急忙眼疾手快拦下三少爷:“三少爷,世子让属下问问您,科考准备的怎么样了,十篇策论准备好了吗,如果完成了还请三少爷交上来,世子帮您看看,好增加三少爷今天的高中率。”

    项逐言顿时有点悬,但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小七……”

    善史不等三少爷开口:“三少爷放心,世子会平安把七小姐送到葳蕤院的。”

    可——项逐言想想也是,现在这情况,大哥肯定看他们两个都不顺眼!送走也好。

    项逐言突然想到什么顿时讨好的看向善史。

    善史瞬间后退两步,他是一有原则的属下,不会答应无理要求。

    “善史小哥,大哥不会出卖我们的是不是?”

    “三少爷不敢当,不敢当……”

    “你当得起,仔细想想咱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跟你爹更是多年的老交情了。”

    善史觉得有些飘:“三少爷言重……”

    项逐言拦住他的肩:“所以你会帮兄弟我说话的对不对?”

    呵呵:“这……”世子不会怎么为难七小姐是肯定的,但您吗……

    项逐言赶紧保证:“我写二十篇策论,不不五十篇,善史你跟我大哥说说,帮忙美言几句,我都出五十篇策论了,您问问他我是不是特别有诚意,还是大哥想让我写一百篇?——都是可以商量的吗?”项逐言心都要哭了,小七真应该为此感动的不要不要的,那可是一百篇策论,他为了她都写了!好感动的兄妹情!

    善史小心的拨开三少爷金尊玉贵的手,陪着小心:“小的尽力,小的尽力。”

    另一边。

    马车拐了个弯,直接从后门驶入日益院书房。

    郑管家急忙上前打开车门。

    项逐元冷着脸下来,想直接就走,可到底忍了三分脾气,伸出手,恩泽般一言不发的等里面的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