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4众生入色

    项心慈赶忙摇摇头,她不敢!被三哥一抖像是更很紧张了:“能……能出,我了很开心了……”才切记往外看。不不成器的小东西!“这算哪门子出!出是能逛商场的,你撩开车帘看一看外面,看一看呀,不吓死人的。”项逐言将帘子撩开一条缝,一把把她扯回来。项心慈‘猝不不成器的小东西!“这算哪门子出来!出来是能逛街的,你掀开车帘看看外面,看看呀,不吓人的。”项逐言将帘子掀开一条缝,一把把她扯过来。。...

    项心慈急忙摇头,她不敢!被三哥一抖好像更紧张了:“能……能出来,我已经很高兴了……”才不要往外看。

    不成器的小东西!“这算哪门子出来!出来是能逛街的,你掀开车帘看看外面,看看呀,不吓人的。”项逐言将帘子掀开一条缝,一把把她扯过来。

    项心慈‘猝不及防’的对上窗户的方向,外面喧闹的场景顿时好像要冲过木质的挡板向她冲过来!

    项心慈瑟缩的‘吓了一跳’。

    项逐言笑的不行,他怎么有这么傻气又可爱的妹妹,忍不住伸出手揉揉她的小脸,捏到变形了还不解气,真是可爱到犯规啊。

    项心慈口齿不清的抗议:“伞,散歌……”

    “好捏,不逗你了。”项逐言将她拉近一点,示意她从这条缝隙向外看:“热闹吧?”

    项心慈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多人……”

    这才哪到哪:“也就是我的车窗没有绣镜,如果有,你看的更尽兴,咱们府里的小姐们的马车上都有绣镜,绣镜就是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透过绣品看不到里面,等以后你乖了,让府里也给你定做一辆马车,就可以天天出门了,到时候看的人比现在更多,更热闹。”

    “真的!”

    “三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项心慈立即憧憬的发誓、保证:“我一定会乖乖的!”

    “好,我们小七听话。”项逐言心疼的帮她掀着帘子:“你看见那边的那条街没有,拐过去,是咱们圣都有名的香料市场。”

    “哪里?”项心慈探身,手下意识的压在三哥哥腿上,努力往外瞧。

    项逐言将窗帘挂起来一点,向后探手,拿过一个茶托,笑着抬起她的手,往膝盖上垫着让她扶:“是不是很热闹?”

    项心慈愣了一下,但面上依旧是为窗外的景色冲击的不可思议的乖巧表情。

    她刚刚是下意识的举动,至少项逐元在身边的话,她习惯了。而且项逐元不会提醒她合不合适,但——也别指望他有越桔的举动:“我们可以去吗?”

    项逐言立即挠挠头:“下次,下次一定去。”

    项心慈笑着,好像完全不懂他的窘状。看着他明明对带自己出来充满担心却还陪自己开心的样子,心想,项逐言得宠不是没有道理的。

    赤子之心,爱玩爱闹,性子跳脱,看着就很招长辈喜欢。

    都让人不忍心下手了。

    项心慈‘痴迷’的看着窗外,却没有要放过对方的意思,至少,她那个娘一再挑衅她,她就要送他们二房一个超乎寻常的‘大礼’!还是三哥哥亲手送的,希望二伯母撑得住。

    马车转过数不清几道弯时,进入了一片繁华有序的街道。

    项心慈的目光顿时认真了几分,没有从路旁的店铺上移开过,应该是这里……上辈子她这个时候还没有出门,街道上的店铺和她当初的认识还有一定的差距。

    突然,项心慈看到在一家熟悉茶馆门匾时,又端起刚才的口吻,不确定的开口:“三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人听戏?看起来很热闹的样子?”

    项逐言看了一眼,觉得这里熟人太多,不好,而且能不下车当然最好不下,看想到刚才香料市场已经拒绝了小七,如果再拒绝——这次出门还有什么意义。

    项逐言顿时来劲,瞻前顾后怕什么,带都带出来了,就让小七尽兴:“敏大停车!”

    敏大想再抽马一鞭子:“三少,这里人多嘴……”嘴……三少爷已经扶着七小姐下马车了。

    “面纱戴好,这是一家茶点非常讲究的馆子,但茶点不是他们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他们的特色,看到他们今天的牌匾了吗,这是今天的诗赋,每天一幅,只有对出来才能进去,三哥就带你见识见识。”

    “还要对……”诗……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出口,人已经被拽了出去。

    “跟在我后面。”项逐言整整衣襟,玉树临风、潇洒不羁,嫣然京中贵公子哥:“哥看起来是不是很有文采?”

    项心慈捧场的点头,手却‘害怕又紧张’的抓住了他的衣袖,乖巧的跟在他后面。

    项逐言安抚的拍拍她的背。

    项心慈眸中波澜不兴,人却安分守己抓着哥哥的衣袖,心里清楚的很这里是什么地方,王孙贵族和所谓的名人雅士,一个都不会少,又因为这条规矩,对出的答案不能重复,确实把很多人挡在了门外,无形中筛选了客人。

    即便是靠着买答案进来的,能有闲情雅致买答案的人,自然家世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在这里能遇到的有用的人可就多了。

    项心慈都要心疼眼前的人了,如果她以他亲妹妹的名义出现在众人面前,以后他的亲妹妹,自己的三姐姐可怎么见人啊,想想还真是让人担忧呢。

    “三少爷果然名不虚传,答对了两对,是可以带人入场,不过,三少爷您是知道的,我们这里有为姑娘家专门准备的——”

    项心慈攥哥哥衣袖的手紧了一下!

    项逐言立即护住:“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他妹妹的笔墨是能随便让人看的吗!

    小二不敢跟三爷呛声:“是,是!”急忙按规矩向馆内喊:“上好龙井一壶,赠项三少爷——”

    项逐言得意的看眼项心慈。

    项心慈满眼崇拜的看着三哥,眼睛里星星点点的光都是温柔的笑意。此笑意盈满眼眶却不达心底,这座茶馆还有一个优点,喊的足够大声,那些想攀附的人、或者关系不好的对头,听到这声喊,想必已经坐不住了。

    项逐言飘飘然,自家妹妹的称赞当然要全盘接收:“没见识,但凡来个人都能对出来,咱大哥还能反出一道,让他们十年二十年没有客人,所以他们这些都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咱府里刚入学的小十四都能对出来,别大惊小怪。”这就崇拜的不幸,以后岂不是随便来个人吟几个段子她就找不到北了,不行不行!

    项心慈顿时笑的眉目弯弯,隔着面纱也能感觉到无限的甜美和朝气:“只有三哥哥最厉害。”

    “会说话,走了。”

    众生入色有专门为女眷准备的楼梯和包间,项逐言带着她往那边走。

    就见对面的楼梯上下来一行人,为首的男子十八九岁,身穿一袭一眼看上去就珠光宝气、锦绣团云、富贵繁华的衣衫,头发用宝石簪束起,胸前还挂着一副金元宝项圈,趁的他贵气逼人、张扬肆意。

    此人一开口也的确与他的衣服一样毫不藏私:“我当谁呢,这不是项三少爷!刚才听到报你的名讳我还以为听错了,你这不在学堂等着更进一步,出来沽名钓誉?”

    江小侯爷身后的追随者,立即紧张的开口:“小侯爷——”

    “闭嘴!”

    那人便再不敢吭声。

    二楼邻近大堂的一间雅间内,有人正好看到楼下这一幕,不禁兴致盎然,江小侯爷与项三公子,那是老对头了。

    隔壁的雅间内,宋宣站在窗前,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想的是另一件事,令国公府:“子恒,子恒,明西洛!”

    明西洛慢悠悠的抬头看向他,不急不缓,面对周围高谈阔论的人,他安静好像不在这片空间。少年容色俊雅从容,眉目巍然,可偏偏却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甘愿折腰的气场。

    他一抬首,周围的声音都安静下来。

    宋宣赶紧招手:“快过来!”

    “宋宣你喊什么!子恒正跟我们谈到关键处,你有点眼色行不行,有什么事,你自己解决。”老鼠屎,自己不上进还总往子恒身边凑,也不看看他自己什么水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