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2请君入瓮

    偏远的花园脚落里。项心慈穿着洗的非常干净的绿色长裙,长发柔亮的垂在腰际,还未完全长到的风弱身姿‘藏’在繁茂的花木间,葱白的手指闲闲的转着手里的扇子,眉目不染而黛,唇膏颜色莹润好看,不急不缓的假山走着。这里来往的下人不多,基本上人迹罕至,假山下的泥土上项心慈穿着洗的干净的绿色长裙,长发柔顺的垂在腰际,还未完全长成的风弱身姿‘藏’在茂盛的花木间,葱白的手指闲闲的转着手里的扇子,眉目不染而黛,唇色莹润漂亮,不急不缓的假山走着。。...

    偏僻的花园脚落里。

    项心慈穿着洗的干净的绿色长裙,长发柔顺的垂在腰际,还未完全长成的风弱身姿‘藏’在茂盛的花木间,葱白的手指闲闲的转着手里的扇子,眉目不染而黛,唇色莹润漂亮,不急不缓的假山走着。

    这里往来的下人不多,几乎人迹罕至,假山下的泥土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苔藓,三人来高的山石上落着一些枯萎的花瓣和叶子,是下人偷懒时不会着重打扫的地方。

    项心慈在一处不起眼的位置站定,比对的看了好久,将手里的扇子放在一边,取出袖笼里的‘如意’,挖个坑,小心的将它‘葬’在假山下的泥土里。

    这是她的宝贝,不小心失去了,却依然要为它寻个归宿,证明自己多么‘珍视’此物。

    项心慈盖上最后一层土,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这得是受过多少苦,才有如此敏感细腻的心思,想的出葬扇的温柔情谊。

    项心慈站定,满意的欣赏片刻,又撩起裙摆踩了踩,粉色的鞋面落在青灰的泥土上,犹如跌落凡尘的瑶池仙草。

    项心慈又蹦了蹦,头上的发簪晃晃,她觉得吵,又停下,慢慢踩,踩结实了,又弯着腰看了看,才‘伤心’的离开。

    ……

    “七小姐把扇子埋了。”

    “七小姐埋扇子了。”

    “七小姐把扇子埋在西花园墙角下。”

    传到郑管家这里版本也没有变。

    待世子下衙署,郑管家伺候着世子洗漱完毕。

    烛光亮起,世子快看完手里的书就寝时,郑管家终于找了个比较和睦的时间,将事情被修饰成另一个样子,小心的开口:“世子,七小姐估计是后悔了,已经把扇子丢了……”

    项逐元看着书不吭声。

    郑管家等了一会。

    项逐元翻过一页,眉宇微丝不动。

    郑管家一时间弄不懂几个意思,只好安分的站在一旁闭嘴了。

    ……

    项心慈每天都会抑郁不得志的去她‘葬’扇子的地方坐坐,有的时候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

    有的时候会爬上高高的假山,无声的看着远方发呆;有的时候是弱小的她坐在山石上,抱着双腿,安静的沉默。

    总之,自从埋了扇子,就每天都穿着不同款式的旧衣服,去自己的伤心之地坐一坐。

    说来也巧,府里不知道为什么在换合作的衣坊,已经好些天没有外人来量身量了,穿了旧的并不会突兀。

    不过,为什么换了?上一世不是做的好好的?

    更何况,大哥手里的杜氏衣坊是掌握在她手里的,认识的过程虽然不和睦,但和杜家打了三十多年交道,还是比较熟悉的。

    从前的时候,她不喜欢杜家的衣裙款式,就自己画了花样和首饰让她们做。

    有一次她发现她画的簪子,自己还没有戴上,就出现了几位姐姐头上,才知道杜家偷用了她的花样在京中私售。

    她能答应,就哭闹到项逐元面前。

    项逐元就将人压到她面前任她处置,她当时是要给这些人一些教训的,看他们还敢不敢看人下菜碟。

    结果,杜家很会断尾保命,直接将杜家衣坊改名‘盛世繁华’送她了。

    盛世繁华可以说是她后来大部分家底的来源,项逐元也私下里当陪嫁送她了。

    怎么现在莫名其妙的换了,可她消息不灵通,听不到外面的消息。

    可换了就换了,手下的庄子换了个管事她还要不安、紧张、天塌两天吗!

    没人送现成的衣坊了,回头就自己盘一个好了,本来不接触项逐元,也不可能再拿他的东西。

    项心慈将这件不重要的事扔一边,认真办手边的事。

    在她锲而不舍的坚持四天后,她的‘秘密’所在终于迎来了她等待已久的人。

    项逐言再次拨开花丛灌木,抓住了遗落在世俗的小妹妹。

    他本是因为看祖母,路过后花园,鬼使神差的就想来这里看一眼,想不到就看到了此刻坐在高高的假山上,一脸吓到的小七,以及他没有出声前,她无声望着墙外的目光,那是被禁锢的茫然和憧憬。

    项逐言笑着,没心没肺:“逮住你了吧!”

    项心慈又惊又笑,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水汪汪的控诉,下一刻又紧张起来,急忙手脚并用的从假山下爬下来,柔嫩的小手贴在坚硬的岩石上,没有任何娇养的自觉。

    项逐言见状,赶紧去扶:“小心点。”

    项心慈急忙站在‘葬’扇的地方,唯恐三哥哥发现她没有珍惜他送的东西:“三哥哥怎么来了?”

    百姑追来就看到想象中的人,心里翻个白眼,面上却恭敬异常。

    “来看看我们爬山的七小姐啊。”

    “三哥哥——”

    项逐言的确没想到看似柔柔弱弱的小七爬山那么利落:“身边的人呢。”

    “去帮我拿吃的了,三哥哥要去看祖母?”

    “一起去吗?”

    项心慈摇摇头,祖母不喜欢她:“三哥哥去吧。”

    项逐言揉揉她的头:“不要再爬了危险,下次三哥给你带好吃的。”

    项心慈犹豫了一瞬,可还是不忍扫三哥哥的兴,大力的点点头:“嗯。”

    ……

    项逐言从祖母那里出来,又绕去了小七待着的角落。

    百姑见状,想问为什么,但见三少爷脸色不好,没敢问。

    项逐言让人挖开七小姐站过的地方。

    泥土痕迹已经不明显,但是依旧有,小七觉得她自己做的不明显,可她毕竟还小,又没有接触过什么人,那点小伎俩显得拙劣了。

    小厮挖开,愣了一下,这些碎了的小东西他好像见过了,是他想的东西吗——

    项逐言也看到了,那把扇子已经碎的不成样子,如今包在手帕里被埋在这里,项逐言心里一股怒火上涌。

    不过是一把扇子!她也不能收吗!项逐言不用任何人解释,几乎就能想到没有娘的孩子,在家里是怎么受人诟病欺凌的。

    或者是有人看这把扇子好看,要要了去。

    百姑没有见过这把扇子,但观其一角也知道做工不俗:“糟蹋东西——”

    项逐言冷着脸让人把东西埋回去,埋成刚才的样子。

    ……

    项心慈如愿见到动过的泥土,就像没有看到,小小的自己徒手爬上了假山之上,无声的望着遥远的远方。

    这面墙的后面自然不是街道,令国公府一进套着一进,一墙隔着一墙,禁锢着恩泽着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秦姑姑仰着头,心惊胆战的盯着,虽然不知道自家小姐要做什么,但自家小姐这登高上远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项心慈要的是一种仪式,向往的仪式,三哥一定要能解读的仪式。

    项逐言今天给她带了酸笋。

    项心慈开心不已,爬下来,尝了一口,觉得自己都要飞了。

    以后每天项逐言都来找她玩一会。

    项心慈好像不知道,还天真的问:“三哥哥又来看祖母?”

    “不,来看小没良心,吃了三哥这么多好东西都没有收到回礼。”项逐言将她抱到对面的石头上坐下,陪着她聊天说笑。

    “我有的。”两人就回礼的问题争论一番后,项逐言又开始他浪荡不已的天南海北吹。

    项心慈挺的认真,听他讲到高兴处就没心没肺的跟着他笑,捧场的不得了,就是商家捧个角儿也没有她这么用心的。

    几天后,项心慈又听完了一场‘闹市勒马’小心又谨慎的问:“三哥哥,外面真的这么好玩吗?”

    项逐言闻言静了好一会,就在项心慈因为说错话打算认错时,项逐言开口问:“你想不想去外面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