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3出府

    项心慈闻言,眼里登时散发出出斑斓的光,随后又像被人一盆冷水浇下,熄。脸上的神采都黯淡了几分,像被人采下的花,表面再光鲜亮丽,也了就枯死。声音却还带着宽慰别人的很乖巧:“不想的。”项逐言见此,登时会觉得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摸着她的头:“你想,声音却还带着安慰别人的乖巧:“不想的。”。...

    项心慈闻言,眼里顿时散发出斑斓的光,随即又像被人一盆冷水浇下,熄灭。脸上的神采都暗淡了几分,像被人采下的花,表面再光鲜,也已经开始枯萎。

    声音却还带着安慰别人的乖巧:“不想的。”

    项逐言见状,顿时觉得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摸摸她的头:“你想,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哥带你出去玩。”

    项心慈不可思议的抬头,眼底的光一点点开始蔓延,像搁浅后被人小心捧到水里的鱼,趴在岸边小心又不敢过快相信的看着三哥哥。

    项逐言嘘了一声,傻样:“不告诉任何人。”

    项心慈顿时激动不已,险些跳起来。

    项逐言按着她的头,压制着她的高兴,眼睛与她笑的星光灿烂的眼睛一样,都是光:“真的,真的,我们出去玩。”

    项心慈立即拉住三哥跑了两步,又急忙退回来,既然是偷偷跑出去:“那……那我要不要换件男装……”

    项逐言看了一眼小七,立即点头:“好。”

    两刻钟后。

    项逐言看着面前唇红齿白,艳丽不可方物的男童:“换回来。”以后都不许穿!

    项心慈转身去换。

    ……

    秦姑姑急忙为小姐穿着刚换下的衣裙,还是有些担心:“小姐,让奴婢跟着去吧?”这可不是儿戏?三少爷不靠谱,成天走鸡斗狗的,小姐却要跟着三少爷出去,万一出事了……

    项心慈声音沉定,没什么刚才的欢喜:“担心什么,再怎么样,他也令国公府三少爷,谁还能为难他嘛!”

    可:“别人不知道您是令国公府七小姐啊,万一冲撞了您……”

    怎么冲撞?看她一眼,说她一句,未免想的太多了。

    秦姑姑见小姐不高兴,闭嘴,小姐不愿意听,说的小姐不耐烦了,不出事小姐也会弄出点事:“小姐万事小心。”

    ……

    项逐言有点后悔,太冲动了,一点计划都没有,但想到小七刚才的样子,现在告诉她明天再去又太残忍。

    不管了!出去就出去!

    可项逐言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带着小七从正门走。项家的顾虑他虽然不认同,但也知道家里对隐瞒小七多执着。

    项逐言看着换回女装的小七,突然就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项逐言直接给她脸上蒙了一层面纱。

    “嗯——”项心慈看着蒙在耳际的纱幔,心中讽刺,面上柔顺。

    只能说瞌睡都有人送枕头,这若是‘不小心’掉了,可不是她的责任。以前项逐元带她出门时,都是直接蒙的斗笠,从头盖到脚,圆筒状没有一丝衔接,脚边还用玉石压重,就是想掉也掉不下来。

    而她现在戴的这个与那个比,不值一提。

    “走。”

    项心慈紧紧抓着三哥哥的手,紧张的手心冒汗:“会不会被人发现?”

    项逐言护着她躲过一批巡视的家卫,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

    项心慈心中冷哼,探头看眼前路,不会什么,再过三道墙,守卫更严格,保证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项心慈突然两只手都握住项逐言:“哥……我,我知道一条小路……”

    项逐言顿时一喜,但又赶紧收去:“哪里?”

    “跟我来。”项心慈带着他钻入更道,又担心不保险,拿出去年项逐元给她的玉牌,挂在腰间。

    两人一路‘东躲西藏’‘暗度陈仓’的出现在后门时,项逐言终于松口气,竟然出来了。

    项心慈也激动不已的看着三哥哥,腰间的玉牌收了回去,至少单她看到的,就有三波侍卫注意到了她腰间的玉牌,她这位三哥哥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他能将项家女眷偷带出去:“我……我们出来了……”

    项逐言也很激动:“你在这里等着。”就剩最后一关了。

    “嗯。”乖巧又懂事。

    项心慈看着项逐言将门卫带开,注意着他的手势,再他给个暗示后,麻利的趁机跑了出去。

    ……

    后门外,敏大看到被三少爷塞上车的人时,头皮一阵发麻:“少爷,少——”

    “少废话,快走!”

    敏大控缰绳的手都有些抖,那是七小姐!他肯定!

    他见七小姐的次数不多,也只在重大的节日里见过一两回,可想不知道那是七小姐很难,七小姐的容色只要看一次,谁敢说下次见了不认识!

    何况国公府因为七小姐不常出现,关于七小姐的传闻多如牛毛,他没想到三少爷如此大胆,竟然把七小姐带出来了,这——这——

    ……

    郑管家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三少爷把七小姐带出去了!!?”

    侍卫颔首:“是的。”他们看到了世子的令牌所以没有拦,过来报备一声。

    郑管家只觉得头嗡嗡作响,三少爷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他自己再做什么!七小姐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马上就要定亲许人,他现在将人带出去!万一出了什么麻烦,他担的起吗!就算他担的起!七小姐怎么办!一个小姑娘任人说嘛:“你立即派两个人跟上,千万不要被人冲撞了。”

    “是。”

    “来人——”

    “郑叔?”

    “你让善史去通知世子,三少爷带七小姐出府了。”三少爷那个人简直——胡作非为!

    “是。”

    ……

    项心慈坐在出行的马车里开心又激动的看着三哥哥。

    项逐言热血退尽,但看到小七又重燃斗志,觉得努力没有白费,哪有这么大的姑娘,还没有出过门的道理,随即又豪情万丈:“敏大,去东城区,热闹。”

    敏大纠结的想掉头回府!七小姐不出门啊!三少爷这是做什么!让老爷知道了——

    项逐言转向项心慈:“燕新楼的店址就在东城,东城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这次我们就先去茶馆酒楼坐坐,改天我带你去城外玩,姹紫嫣红,比咱们府里破园子好看多了,那才是真有趣。”

    项心慈郑重点头,激动的紧紧抓着车内的扶手,身体似乎都因为这份紧绷紧张的放松不下来,眼里都是第一次离开府的光彩。

    项逐言被她的‘蠢’样逗的不行,上千抓住她的胳膊抖一抖,才发现她手腕真细,再用点力就能抖散了一样:“放松,不要怕,外面又没有毒蛇猛兽吃了你,要不要往窗外看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