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21好用

    “我就不喜欢那把!”项逐元刚消一直这样的怒火登时持续上升:“你最好是明白你自己在说什么!”怎么不明白!项心慈想坐出来故意挑衅他,下一秒钟又摔回家去!可依旧凭着多年练舞的韧度性,裹成粽子的状态下‘坐’了出来,眼里的火气还能与他再呛个百十回合,一直到气疯他直至!但对项心慈依从身体的惯性,安分的向后倒下去,扭过头,不理他。。...

    “我就喜欢那把!”

    项逐元刚消下去的怒火顿时上升:“你最好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怎么不知道!项心慈想坐起来挑衅他,下一秒又摔回去!可依旧凭着多年练舞的柔韧性,裹成粽子的状态下‘坐’了起来,眼里的火气还能与他再呛个百十回合,直到气死他为止!

    但对上项逐元眼睛的一瞬,项心慈怒火中烧的现状被惊醒,所有的力气烟消云散,她在做什么——

    欺负他嘛,就因为他脾气好,一直肆无忌惮的欺负他。

    项心慈依从身体的惯性,安分的向后倒下去,扭过头,不理他。

    项逐元见她安分,神色也缓和了几分,刚才他脾气有些大,吓到了她,也有错。

    项逐元坐在她床边,介于少年与青年的背脊挺直,人坐在那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威信,语气柔和的开口:“好了,赔你一把一模一样的,再给你一把喜欢的,说说看,有特别想要的吗?”

    项心慈神色平淡:“不过是一把扇子,不用了。”

    项逐元怔了一下,随即看着她,就这么看着,目光中的寒意在重新凝聚。

    项心慈安分的躺着,不吭声,没有怨,怕他听不懂,或者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也看向他,目光异常平静:她不要了,以后也不要了。

    项逐元目光越来越冷,声音平和的冷厉:“你不再想想……”你可什么都没有!只凭五叔!你能拿到什么!

    “不用。”你好好的就行。极致的荣华也已经享受过来,就那样。

    “小七……”项逐元伸出手,将团在一起的一缕长发慢慢的帮她顺整齐,垂在她胸前:“你最好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然知道!项逐元这人太过嘴硬心软,就自己这种让他声名狼藉的妹妹,能扔的时候绝对不能犹豫!管她有没有血亲关系,留着成绊脚石吗!

    项逐元就是个纸老虎!烂好人!多拙劣的演技,他都照单全收!大梁第一奸臣送他一点不亏!

    项心慈却神色平静,任由他看。

    项逐元等了很久,见她不改口,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项心慈,到时候不要哭着来求我。”

    好走!不送!成天装的跟什么似的,这种话她听的耳朵都废了!哪次来过真的!从他处死谏臣开始,他就背离了他自己的信仰!一无所有了!

    你要的家国安宁!天下大任都离你而去了!去了你知道吗!还在这里费什么话!

    项逐元看她死不改口的样子,直接起身离开。

    项心慈也不留他!滚!

    项逐元在门口停了一瞬!最后恼羞成怒的转身离开。

    项心慈躺在床上,非常想哭!但她憋住了!怕什么!天下大着呢!

    项心慈还是哭了,看着床顶的绣画,闭上眼又睁开,又狠狠把眼泪吸回去!想那些干什么,扇子坏了,她得想想怎么进行下一步,气死她那个二伯母!

    秦姑姑急切的跑进来,险些被地上化了的冰摔到,狼狈的站定,赶紧往床边冲,见到床上的人,心疼的眼睛都红了,急忙为小姐解身上的床幔。

    焦迎、焦耳也跑了进来,看着一地狼藉,都吓的不轻。

    焦迎去取新的床幔,为小姐拿衣服。

    焦耳收拾地上的残局,捡那把面目全非的扇子,这得摔的多用力,才能摔成这样。

    ……

    项心慈穿好衣服坐在窗边吹晚风。

    一袭蓝色的轻纱长裙,头发用一根同色的带子随意的挽着,带子与乌黑的长发一起垂在软塌上,蓝的冰蓝,黑的沉静。

    地上已经收拾干净,换上了新的冰饰。

    秦姑姑为小姐换了一杯果茶,想问什么,见小姐不太想说话,只好闭嘴退到一旁,其实又有什么好问的。

    焦迎怕小姐不高兴,开开心心的取了琴过来,到小姐跟前卖乖:“小姐,小姐,奴婢弹首曲子您听听奴婢长进了没有。”

    项心慈转头,脸上浮现出项逐元走后第一个笑容:“好啊。”

    ……

    日益院的前院大厅内,

    郑大海跪在地上,已经把能说的全说了,七小姐接近三少爷的经过,以及糕点厨子的事,所以,七小姐肯定是为了‘报复’,绝对不会有别的,七小姐更没有与三少爷过从甚密的举动!世子看在他一心伺候的份上,饶过他吧!

    项逐元冷着脸坐在主位上,不说话,巍然不动,如山似岳。

    善行、善史也跪在下面,事情是他们打探的,的确如郑管家说的一样,没有一句虚言。

    善奇站在世子身后,茫然又无助,他不过是去换身衣服的功夫,回来之后世界就变了。

    世子脸色极其难看,地上跪了一地兄弟。

    项逐元目光冷厉看着地上的三个人,只是报复二夫人?他看她坚定的很!

    郑管家更为无助,明明人都去了,为什么关系没有改善,世子还发了这么大火,那把扇子有什么不对?七小姐也没有哄哄世子吗,七小姐平日不是挺会哄世子的。

    善奇觉得这样的气氛下他该说点什么,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七小姐虽然闹了点,但也罪不该责啊,世子不用太追究七小姐想反击的责任:“二夫人也是,一次两次的总为难七小姐,七小姐怎么说也是晚辈,与二夫人也没有绝对的利益冲突,二夫人何必跟小辈计较……”

    大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接他的话,也没有人吭声。

    郑大海觉得他是不是傻!

    善行、善史隐约觉得事情不太对,可哪里不对也说不出来,所以不说,觉得不是他们该去探究的事不如少知道!

    善奇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垂下头,不说话了。

    ……

    葳蕤的石榴花开的正艳,清晨的鸟儿跳的叽叽喳喳,蝉鸣还没有成为主力,下人们好像昨晚没有看到不该看的人,依旧安分的忙碌着。

    项心慈用完早膳,又换了一件去年的衣服,看起来亦没有被人影响情绪。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后续,不继续努力怎么能让二夫人知道她自己有几斤几两。

    秦姑姑为小姐簪上一朵真花,繁盛的芍药被小姐衬的少了三分美丽,素朴无华的七小姐,自有一股惹人怜的纯美较弱:“小姐还是自己去?”

    “那么多人做什么,谁还能吃了你们小姐我。”这里是令国公府,她爹是府里的五老爷,她还是族谱上的嫡出七小姐,给那些下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明着跟她来。

    焦迎跑过来:“小姐,扇子,奴婢为小姐沾起来了,小姐还用不用——”

    项心慈本想说不用了,随即看了一眼,接过来:“拿来。”

    ‘沾上’了是高估,这哪里还是那把光彩夺目的扇子,扇坠碎的早已拼不起来了,项心慈刚一入手,沾的好好的地方,又重新裂开,散的粉碎。

    焦迎惊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小姐,她……她……

    项心慈笑了,用仅剩的一截扇柄敲敲她的脑袋:“无用功。”不过,这样子,更好用也说不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