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18扇子

    二管家被项三少爷逐一看过的动作弄的有些懵,闻言,赶快张口:“三少爷,里面除了一批扇子?”心里却更谨慎小心了三分,赶快让人将库房里的珍品都摆出陈列展示好。项逐言立刻看向他:“你这是怕小爷买不起?”二总管冤啊:“三少爷,小的也不是那意思。前面的文房项逐言立即看向他:“你这是担心小爷买不起?”。...

    二管家被项三少爷逐个看过的动作弄的有些懵,闻言,赶紧开口:“三少爷,里面还有一批扇子?”心里却更谨慎了三分,赶紧让人将库房里的珍品都摆出来陈列好。

    项逐言立即看向他:“你这是担心小爷买不起?”

    二管事冤枉啊:“三少爷,小的不是那意思。前面的文房四宝小的都是出的最好的。”这不是没想到您会在这里买扇子嘛:“您现在看的这些扇子也都是最好的,但是这最好的也分个眼光问题,是不是,而且里面的扇子用料过于考究,反而倒显得不实用了,并不是对三少爷藏私。”

    “量你也不敢。”

    二管事陪着笑将人请进去。

    最里面的陈设打开。

    扇子依旧不多,或者说少的更是可怜,男款女款都有陈列。

    扇子本身并不像店家说的不实用,只是用材过于奢华,价位过高,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而已。

    这里面每一把扇子的柄身采用的都是最好的材质,最次的一把也是20年生的红衫木。

    上面的题字是名家落笔,从用材到做工、雕花都十分讲究,每一道工序可以说都找的出处,属于奢侈行列。

    若是平时拿来用,没有必要选这些扇子,京城并没有收藏扇子的风气,所以店家也不会忘外面摆放。

    项逐言并不觉得用材上佳就是最好,他又不是没见过好东西,主要还是看合适。

    眼缘来的就是这么快,项逐言一眼,便被一柄雕花团扇吸引,她是用百年红衫木制成,外圈儿一指来厚,上面雕刻着一串串紫色的葡萄,每串葡萄上的叶子都用紫色的油彩韵过。

    扇柄做成一丙微弯的葡萄藤,柄下坠着一串儿宝石组成的小指长度的葡萄缀,扇面上绣着一树饱满的葡萄树,葡萄树下一只火红的狐狸正仰头眺望,憨态可掬、灵动异常,项逐言觉得不错,下意识地拿起来。

    二管家就知道有着落了:“三少爷觉得如何?”

    “还可以。”

    “三少爷眼光真好。”

    “小爷的眼光还用你肯定,多少银两?”项逐言觉得七一定喜欢。

    二管家也没有多要:“80两。”与三少爷结个善缘。

    “多少!这么一柄小扇子!”比他家小七脸也大不了多少!

    二管家态度和善的陪着笑:“三少不是说笑,单那串儿手指长的葡萄缀就价值五十两了,三少爷也是行家,这东西吧,小了更要工艺,价格自然也就更不便宜。”

    项逐言拎起下面的葡萄缀儿看了一眼,还别说,虽然小小的一点儿,但雕的五脏俱全灵动清晰,仔细一些看,仿佛还能看清每颗葡萄粒上的小水珠,的确不凡。

    店家见三少爷认同,继续开口:“扇面上的绣就更讲究了。三少爷,您离远了对着光看看。。”

    “哦?”项逐言依言将扇面儿抬起对着光,那只狐狸的眼睛,仿佛活了一样灵动的开始转着:“还真是……”可爱的很!

    二管家也笑了:“三少爷还可以反过来看。”

    项逐言又反过来,背面儿狐身在阳光下已经高高跃起叼到了美食,幸福的小眼眯起。

    二管家乘胜追击:“三少爷,这扇子还有个名字‘如意’。”

    “好名字。”项逐言对这一点扇子更满意了,80两都觉得少了:“小爷要——”

    “你在做什么?”项逐元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项逐言,狭小的房间因为他的突然出现,似乎更窄小了。

    项九从大哥身后探出头,看眼捏着女式扇子的三哥,辣眼睛的撇撇嘴。

    项逐言立即显摆的上前:“大哥,你觉得这把扇子怎么样?”

    二管家立即恭敬地后退一步:“世子,九少爷。”

    项逐元看了一眼,目光冷淡,没觉得好或者不好:“你不出来帮忙选东西,看这些东西干什么。”

    “大哥,你就说好不好看?”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是上品,小七还不喜欢的不得了!

    项逐元冷哼一声:“奢靡不实际。”

    项逐言不觉得啊,哪里不实际了,哪里奢靡了,大哥太不懂欣赏了:“好看就行了,哪里管那么多,大哥谢了。”

    项逐元无奈,想到三弟在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你注意点儿,别留下什么把柄。”五叔的事是国公府警告他们这些开院子孙的标杆。

    项逐言没正经的去攀大哥的肩:“哥你想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拿来送自己人的。”

    项逐元将他的手拿下来:“自己心里有分寸就行。”扫了一眼剩下的扇子,转身出去了。

    项逐言看着到手的扇子,好看,小七肯定高兴。

    ……

    “行哥,打听过了,七小姐没有被人禁锢,也没有人不允许七小姐出院门,五老爷也没有罚七小姐禁足,是七小姐自己没来。”

    怎么会?善行看着善史。

    善史确定自己没有打听错:“而且,我问过咱们的人,七小姐跟本没有穿那件裙子就让人收起来了,也没看过多高兴,但也没有不喜欢的意思,但就是没有穿。”

    善行:那是什么意思?不满意,那可是一斛东珠,三颗价值不凡的宝石,更不要提其它的了,七小姐会不喜欢!?“世子呢?”

    “刚从外面回来,脸色没见好转,也没有留几位少爷用饭,刚刚因为水太温不对,让夫人送来的两位侍女在外面站着呢。”

    “训人了?”

    “没有,就脸冷下来,郑叔就赶紧让她们出来冷静一顿饭的时间了。”

    “郑叔没事了?”

    “应该没事了。”

    “糕点师傅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善史也打听了:“因为三少爷送七小姐回去,二夫人不太愿意,昨晚找了三少爷过去吃饭,但没见三少爷有什么变化。”事情应该是三少爷兜住了,往后挺多是二夫人旁敲侧击的念叨,三少爷巍然不动。

    善行却不这么觉得,七小姐废了一范功夫,要的结尾会这么简单?但,当务之急不是这个:“我去跟郑管家说一下。”

    ……

    书房内。

    郑大海亲眼看着善行动的手,事后又被指派去确定尸身,烧焦的尸体卷曲着像烤糊了的犬类,吓的他现在还没有完全回神。

    但也因为,郑大海仅在床上躺了一天,便立即过来伺候,他担心时间长了,世子以为他做出来另一种选择。

    郑大海今天伺候的格外小心,他以前一直以为世子……原来只是他还没有自作主张,世子没有动手罢了。

    这次,郑大海收到善行的消息,没有敢怠慢,小心的站在一旁,先观察眼世子。

    世子坐在书桌前在拆各地的文书,然后提笔回执,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内容不顺心,世子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