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17挑选

    善史不解的看眼善行,这么大火气?前段时间没什么公案扰人啊?赶快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一听。善行看向善奇,轻声问:“七小姐回来闹的?”气到了世子?善奇摇了摇头:“更本没来。”善行不可思议的看眼善奇。善史闻言也赶快把耳朵收出来,敢不敢置信的望着善奇,声音压的更善行看向善奇,低声问:“七小姐过来闹的?”气到了世子?。...

    善史疑惑的看眼善行,这么大火气?最近没什么公案扰人啊?赶紧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

    善行看向善奇,低声问:“七小姐过来闹的?”气到了世子?

    善奇摇摇头:“根本没来。”

    善行不可思议的看眼善奇。

    善史闻言也赶紧把耳朵收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善奇,声音压的更低:“怎么会!世子可是送了一套舞裙过去!”按七小姐以前的个性,现在早过来给世子捶肩倒水、谄媚殷勤了,那好听的话肯定是不要钱的往世子面前送,就是临死的人被特赦了都说不出那些感激涕零的话。

    善奇更不解,本以为今天回来,七小姐肯定在书房里等着,结果什么都没等来。

    “以前早来了吧……”

    善史也觉得,何况七小姐还受了委屈,世子又给了这么大台阶,没道理七小姐不过来啊。

    善行:“善史你去打听一下。”

    “好。”

    ……

    “世子,新研的墨……”善奇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答,又默默的退了回去……板着一张脸,谁愿意过来!

    善奇无趣的站在廊下,天马行空的乱想着,就看到一行人从门口进来,都是少年长成的年纪,锦衣玉服,意气风发。

    远远就听到三少爷的声音:“善行,我大哥在不在!”

    善奇顿时热情洋溢的上前:“三少爷、四少爷、九少爷安,世子在呢,三位少爷里面请。”

    ……

    临近傍晚的圣都,驱散了一天的燥热,微风扫过,清风徐徐。

    街道上的行人早已多了起来,为生活奔波的人们开始了临近傍晚的劳作,冒着酷暑忙了一天的人还没有归家,圣都依旧是热闹繁荣不减的嘈杂城市。

    最大的两座市场聚集着大梁国最丰富最齐全的粮食和物品。

    城东码头上的货物如过江鲤鱼,江面上一艘艘巨大的商船停靠等着检查。

    集市上人头攒动。

    商业街比肩接踵。

    令国公府的车架在一处人流不多,却气派异常的笔墨坊门前停下,区别与后街的繁华,这片商业区显得‘冷清’一些。

    店铺门口的小厮眼尖的看到车架上的标志,立即向里面使个眼色,急忙去帮着搬脚凳。

    大管事也立即带着人,跑出来相迎:“世子大驾光临,令小店蓬荜生辉啊。”

    项逐言已经从后面的马车上跳下来,跑到了前面:“大哥,大哥。”

    项逐元不用他献殷勤,人从马车上下来,清冷尊贵的气质让周围的人殷勤的笑容都谨慎了三分。

    “世子。”大管事的姿态更谦卑了。

    “大哥啊,你就当出来走走了,天天不是府里就是属衙多没意思啊。”项逐言陪着笑,心里也有些怕自家大哥,从小到大,大哥管教他们比大伯都严,可他心里也最尊敬大哥:“大哥,小九就要进国子监了,您就当赏他一套笔墨纸砚了,你想想小九拿着一套您挑的笔墨纸砚如国子监,那是何等威风。”

    “就你话多。”

    项四少耸耸肩:“活该,大哥挑的就不是笔墨纸砚。”

    “那怎么能一样,大哥可是大梁的金科状元,横霸国子监的栋梁,出手的东西怎么能跟凡夫俗子一样。”

    大管事立即跟着点头:绝对不一样。

    项逐元不理会他们,招呼小九上前。

    项小九立即乖巧又有些胆怯的站到大哥身后,眼里的星光从见到大哥就没有落下去过,能得大哥指点是他们的荣幸。

    不同于前面的哥哥,他们年龄小,入学的时候,大哥已经入仕了,很少再回家学,他们并没有荣幸得到大哥的亲身指点。

    项逐言看项九平时拽上天的样子,此刻老实的眼睛都放光的小弟样,与有荣焉,这小崽子就差让大哥治治,不然真以为他的才学天下无敌了。

    在家吵着嚷着不出来,结果一说大哥陪他去选用品,立即像暗恋大姑娘的小秀才一样,腼腆上了!

    大管事的腰恨不得弯塌了,令国公府世子光临何等荣幸,回头传遍了圣都,他的生意就能翻两翻:“世子爷请,三少爷请,四少爷请,九少爷请。”

    项九年龄不大,堪堪十三,跟在大哥身后,恨不得连大哥走路的姿势都学了,不敢跟丢一步。

    一行人逛着。

    项逐言跟在最后无聊的转着手里的扇子。

    项四最烦这些书本笔墨。

    只有项九跟的认真,项逐元不时过问些他平时练字的用度,

    几人转了一圈。

    项逐元停在了一套孤本前。

    大管事立即上前介绍。

    小九乖巧的等着,满脸崇拜。

    项逐言没小九那么狗腿,早跑开了四下无聊的看着,翻翻这个、挑挑那个没什么耐心。

    正逛的无聊,项逐言在最里面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排扇子,扇面做的十分讲究,有名家题字,有山水花鸟,有小桥人家,扇子的材质看起来也非常不错。

    项逐言敲下手里的扇子,不禁想到了七妹妹摔坏的那把,只是,这里摆放的这些不适合女孩子。“店家。”

    “三少爷。”立即有人上前。

    项逐言不太抱希望的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适合女孩子家的扇子?”毕竟卖文墨的地方,男子的扇子都没有多少,更何况女孩子家的。

    二管事躬身:“有,三少爷您里边请。”

    “真有?”

    二管事却没有回应三少爷的惊讶,他让小二人进里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女眷在里面挑选东西,才请三少爷进去。然后立即让小二将后门看牢,不让人再放女眷进来。

    令国府家的公子们,小心几分总是好的,万一惹出什么事来,他们小店也承担不起。

    项逐言不管这些小久久,的视线落在最边角的一排扇子上。

    因为不是主要经营这项生意,女孩子的扇子更少。

    但团扇做工依旧精巧,与前面粗犷的风格不同,这里的扇子做工细腻,造型优雅。扇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种类款式也多种多样。

    项逐言一个一个挑过去,很有耐心的逐个看过一遍,觉得这把太素净了,又觉得那把太简单了,手里的这把又太喧宾夺主了,称不上气妹妹的气质,左后这把别提了,太丑,根本不配让小七握在手里:“就这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