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15心思

    另边。项逐言追的简单轻松,不忘再次提醒:“你跑慢点,别又摔了。”“才会,我常常走这条路,可熟了!”项逐言才特别注意到这条路很偏远,所以太过偏远,一路跑来距离下人们修剪枝杈的距离都很远。项逐言起码想不到,的话自己被要求不能够出门时儿,不与外人接触,他会怎“才不会,我经常走这条路,可熟了!”。...

    另一边。项逐言追的轻松,不忘提醒:“你跑慢点,别又摔了。”

    “才不会,我经常走这条路,可熟了!”

    项逐言才注意到这条路很偏僻,因为太过偏僻,一路跑来距离下人们修剪枝杈的距离都很远。

    项逐言至少想不到,如果自己被要求不能出门儿,不与外人接触,他会怎么样?“你慢点。”

    ……

    令国公府男眷没有在后宅多留的道理,即便是亲兄妹,也是关系特别好的,才会在妹妹出嫁时有多叮嘱几句的情况。

    项逐言这种隔了一房的,更没有留在堂妹那喝茶的可能,离开的自然很快。

    “少爷……”百姑跟在少爷身后,觉得有些话她还是要提醒一下,尤其……三少爷脸色看起来不好,不定是想到了什么去,可事实未必是三少爷想的那样。

    但百姑不好明说,免得少爷有抵触情绪,看少爷刚才那架势,定是心疼七小姐的,七小姐的事是让人心疼,可谁不让人心疼,三小姐就活该被人换了簪子吗:“少爷,五房,是五老爷当家做主,七小姐定是如意的。”五老爷可不是草包,若说三少爷崇拜谁,定然有五老爷一份。

    她这样说,一来,提醒三少爷,五老爷是亲爹;二来是提醒少爷,五老爷不会让女儿受委屈,用不着他出头。

    项逐言讽刺的看百姑一眼。

    百姑不自在了一瞬,立即垂下头,少爷十七了,院子里要开始有人了,女人的弯弯绕绕也到了该懂的年纪。

    项逐言想的却不是这些,家里的都是小事,只是如今小七已经十四了,为什么还不能出门,总要让人知道他们府上有位七小姐也到了适婚年龄可以求娶了吧,虽然……可万一有人不计较小七的出身呢!

    再这样耽误着,她才一定不会有好未来!

    项逐言想到什么!冲动的抬步要往凝六堂走,可想到决定这件事的就是祖母,他又向日益堂走,让大哥帮帮忙!大哥说话比自己有分量!做事想的也全面!但想到千层糕的事,烦躁的干脆回自己的院子!

    他不能冲动,要多想一点,否则倒霉的只能是她。

    百姑见状立即松口气,还好,还好。她又没有说谎,七小姐不可能受任何委屈。

    五夫人是当年事情不可挽回后,老夫人逼着五老爷娶的,选的匆匆忙忙,稍微矜持点的人家都不会如此匆忙嫁女儿,标准只能一压再压。

    所以导致五夫人在出身和能力上都不算好,手段让人一眼就能看清。

    五老爷又是说一不二的,这些年虽然因为官碟上那个人的名子不可入仕,但能力有目共睹。

    五夫人在五老爷眼皮子底下,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怎么可能发生欺凌上一位留下的女儿这种事,顶多是不理会七小姐罢了。他们少爷不要被人当傻子才好!

    ……

    日益院。

    下人们的住所内。

    善行一身藏青色家奴服,穿的笔直挺拔的看着善史。

    善史也同样看着善行。

    两人都是从小与世子一起长大,少爷的贴身随侍。

    善行年龄最长,是几人中的老大,人也稳重,经常随侍在外,为世子处理外务。

    善史是府中总管家儿子,地位超然,处理内务最是方便,这也是善行让他去打听的原因。

    善行被善史看的不能好好思考,让他一边坐着去。他没料到后院真出事了,而且事关七小姐,日益院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先不提这个,凝六堂因为这点小事送了一位糕点师傅过去,七小姐竟然没有来找世子哭闹!七小姐可是一点小事都要告状的性格:“最近出什么事了吗?”

    “我怎么知道!”

    善行皱眉,少喝了一口水都要唠叨世子好几天的七小姐,这次会不吭声?以往不管世子是不是在忙,也要缠着世子说的没完没了,听的世子和他们耳朵里都长茧了,七小姐改天还能换个方式说出花样来。

    烦的让人恨不得补她几吨水让七小姐闭嘴才好。

    善史也觉得奇怪,七小姐在‘糕点师傅上’碰了这么一个钉子,心里气会顺!不来折磨折磨他们世子出出气!

    “七小姐找上了三少爷是想——”善行思索着看向善史。

    善史猛然一惊:“七小姐不会是在给三少爷下套吧!”说完赶紧打嘴!怎么说话呢!那叫合理反击!

    但八九不离十,鬼才信七小姐缺一口糕点,七小姐在世子这里什么没有吃过,比老夫人吃的都好。

    他们厨房里白养的六个大师傅明着是给世子准备的,其实都是给七小姐备着的。

    世子根本没有口腹欲,都是七小姐吵着要吃!吵的世子没办法,天南地北的弄了几位厨子在府里养着。做饭的种类之多、口味之丰富,如今都是京中一绝了,如果谁能来他们日益堂吃一顿,可以吹嘘好几天。不过,最近厨子好像挺闲的。

    两人互看一眼,有什么已经显而易见了。

    “世子最近有问后宅的事吗?”

    “又来!我这几天都跟着你在外面跑,今天才刚回来,要不,我给你把善奇叫过来?”

    善行撇他一眼,现在什么时候!去属衙找人吗:“痕迹打扫干净了?”他们要马上帮着收尾,万一出事了,被人知道了是七小姐做的,罚七小姐罚的狠了,事后七小姐能哭塌世子的书房。

    善史正色,这件事他觉得很奇怪,他追的已经很快了,可:“没有找到首尾,只在石头下发现了一些异常也已经不明显了,应该是已经处理干净。”七小姐这次似乎格外小心,他也是靠着反推理出的可能性。

    善行点点头,七小姐越来越长进了,是好事:“你现在去跟郑叔说一声这事,一会跟我出去。”

    “好。”

    他们世子也是,与七小姐计较什么,把人惹的哭的走了,现在不过来,回头憋个大招,世子能有什么好结果。好像这么多年来世子逞一时之快有过什么好下场一样!

    ……

    “世子,衣坊的杜老板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