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10开局

    “不想吃。”项心慈倒望着她的小院,几眼便能望到尽头的院落,布局从细节上也没任何亮点,从内到外,从左到右,拿不出一样想让人多看两样的事物。早锻炼台太小,主路旁的石榴树太过稀落,花盆里都开的什么花,御花园的草都比它们望着精神。下人们……下人们也没晨练台太小,主路旁的石榴树过于稀疏,花盆里都开的什么花,御花园的草都比它们看着精神。。...

    “不想吃。”项心慈倒看着她的小院,一眼便能望到尽头的院落,布局从细节上没有任何亮点,从内到外,从左到右,拿不出一样想让人多看两样的事物。

    晨练台太小,主路旁的石榴树过于稀疏,花盆里都开的什么花,御花园的草都比它们看着精神。

    下人们……下人们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品性。

    这些天项心慈不管怎么样劝自己,她也说不出,这是一块儿心灵历经劫难后,闲散悠闲的心静之地。

    何况她也不是喜欢返璞归真的人。

    “怎么能不吃呢,饭还是要吃的,小姐想吃什么?奴婢让厨房去做。”

    有什么可做的,她还能挑出花样来,不就是定例那几样!

    项心慈觉得不管上辈子临死前多糟心,至少她更喜欢无人敢逆,锦衣如云、朱翠如海、轻纱漫舞、万人朝拜的日子。

    再看看如今。哎,没有项逐元,她注定在‘云海’上要降一些要求;至于‘万人朝拜’……

    算了,她还是先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吧,只是,她名义上的母亲怎么还不派人来‘问罪’?

    还是说,五夫人大发慈悲决定放过自己?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五夫人虽然有些小脾气,可对她爹死心塌地,上次因为簪子的事,已经惹了她爹不快,五夫人极有可能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哪怕她自己受些委屈。

    那可不行。

    项心慈小巧的脚底瞪住树干,带动与脚看似一样没有什么力道的腿,仿若一阵风灵巧的从树上翻下来

    秦姑姑吓了一跳,忍不住唠叨:“小姐,你怎么又不说一声,很危险的。”

    焦耳不觉得啊:“小姐翻跟头最在行了,舞裙的带子飘的弧度也漂亮。”

    “闭嘴,漂亮有你们小姐的命重要!”

    焦耳垂下头撇撇嘴,她们小姐就是漂亮嘛。

    项心慈接过焦耳手里的毛巾擦擦脖颈间的薄汗,决定提醒一下五夫人好了:“通知厨房,早饭准备千层百花糕、糯米糍、紫薯蒸包、清蒸鲈鱼、蛋黄虾仁、清炒菜心,再来一份冬瓜汤,凑着吃吧。”

    秦姑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

    焦耳觉得她们小姐可能连一份冬瓜汤都喝不完。

    项心慈已经转过廊下,步上台阶看到上面的灯,眉头一皱,什么丑八怪的造型也挂在她眼前碍眼。

    焦耳见小姐神色不对:“小姐?”

    “没事。”项心慈挺直脊背,她决定了,就算不能再母仪天下,以后也要每天清晨,入耳的都是好消息,早膳必都如意。

    她要正午,不管烈阳弱强,只要她行,必清风环绕。

    她要傍晚,廊下灯火都随她愿,人生苦乐也罢、暗淡也好,平凡亦可,都要怡然自快!没有不顺心者!暂且就这样。

    ……

    厨房里为难的将菜单送来的时候,五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这是要上天吗!老爷大清早都不会这么吃!干脆她来当五房的家好了!

    秀姑赶紧上前:“夫人,您别动气,七小姐就是小孩子不懂事。”

    五夫人不听这个!项心慈不懂事的又何止这一件!她对她一忍再忍!还不是养了个白眼狼!“你去告诉她,干脆把我吃了好了!”

    ……

    秀姑不喜欢葳蕤院,这里占据了五房最好的一处阁楼,却偏偏被取了一个草木茂盛的名字,不知道的以为这是一座多破败的院子!

    更何况什么七小姐,不就是一个——

    切!外室都算不得的东西生的孩子,什么嫡女,平白占了她们九小姐的位置,就是一野种!

    可秀姑心里再怎么不满,面上也不敢带出来,七小姐再讨人嫌,老爷还不说话轮不到她们,夫人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等养大了嫁的远远地,免得再被人提起此事。

    秀姑深吸一口气,整整身上的衣服,摆上一等姑姑的派头,这可是七小姐自找的,千层糕的事夫人还没有找她麻烦,她今早又这样的排场,活该!

    秀姑带着人昂首入内。

    葳蕤院打扫的仆从、下人,看了进来的几人一眼,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

    迎人的老嬷嬷笑着上前:“秀姑姑怎么来了,快请。”

    秀姑双手叠放在腹部没动,压下心里的嫉妒,这院子多别致清雅,坐北朝南,木料也是最好的,更不要提院子里的几颗石榴树,那可是儿孙满堂的大姑奶奶出生时种下的,多好的寓意,白白糟蹋给七小姐。

    七小姐若是个聪明的,就该知道该讨好谁,以后婚事有个好着落!可惜是个蠢的:“你们小姐呢?”

    这个时间能做什么:“小姐正在梳妆,要不,秀姑姑您等一会?”

    秀姑想起上次等了两个时辰才见到人的事实:“不必了,我进去向小姐回话。”

    迎人的嬷嬷依旧笑着:“也好,秀姑请。”

    ……

    项心慈一袭青绿色的衣裙从帘后走出来,长长的睫毛微微地卷着,吹弹可破了的肌肤白净如玉,一双眼眸看眼来人,漫不经心,却戳心碾肺。

    秀姑顿时呼吸一滞,怎么能长成这样。

    项心慈坐上主位,将长发拢到一侧,发丝顿时如上好的绸缎一般垂在胸前,葱嫩的手指轻轻的梳着胸前的长发。

    秀姑再次倒抽一口凉气,七小姐越来越……随即正色!哼!好看有什么用,哪家才俊知道她是谁!断不会被人踏破门槛的来求亲!她们九小姐就不一样了,将来定能寻一门勋贵之家。

    秀姑这样想了好几遍,心里的那口气才舒下去,老夫人禁止她走出府门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这阵出去还不够丢人的:“七小姐,您难道不记得了,府里的用度都是有定制的。”

    “嗯,我记得秦姑姑已经领了本月的花用,是有什么落下了吗?”项心慈手指未停,细细的梳拢着。

    秀姑的视线不自觉地跟着她的手,似乎也将那冰凉的青丝拢了一遍,惊觉不对,急忙回神:“七小姐,奴婢的意思是,厨房里没有准备您要的东西。”

    项心慈抬头,眼眸不兴:“没有准备就去准备,秀姑莫不是让我去准备。”

    秀姑一时语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