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小妻惹火撩总裁

作者:小言 | 现代言情

收藏

  唐栀妍想不通气,咋回事人说变就变。他暗恋多年的爸爸的得意门生,终于变成了自己的老公,但是新婚之夜,那人却使自己独守空闺,更是明目张胆的带着小三上门示威,昔日眼睛里的完美恋人,却化作了恶魔般的恐怖,就算离婚也摆脱不了……客厅里的挂钟敲了十一下,这个时间唐栀妍已经睡下,并没有穿衣服,而且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温穆言会突然闯进来。。

《小妻惹火撩总裁》(温穆言唐栀妍)小说阅读by小言

    已完结小说小娇娇妻热火撩总裁是著名作者小言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是温穆言唐栀妍,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小娇娇妻热火撩总裁精选篇章:唐栀妍挪着至了刘嫂身边,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怎么会是她?那么晚了,她至这里干什么?虽然很诧异,她还是让刘嫂请她进来了。“妍妍,你还好吗?”南风祁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她温暖的笑容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让唐栀妍不由地微微一笑,说:“赶快进来坐吧,我没想至是你,不然我就亲自去迎接你了。”唐栀妍的眼泪浸湿了大片衣袖,她忽然闷闷地问了声:“刘嫂,你说我是不是个傻子?”。...
    小妻惹火撩总裁第25章 她对你从来没有心意

    刘嫂见她伤心的样子,也知又是因为温穆言。不过对于这件事她却不能多说什么,她是看着唐栀妍长大的,在心里她一直把唐栀妍当做女儿一样看待。看到唐栀妍为温穆言牺牲了那么多,她从心底里心疼唐栀妍。她甚至都觉得唐栀妍应该离婚,找个真正爱她的丈夫,只是她不敢说出来。

    唐栀妍的眼泪浸湿了大片衣袖,她忽然闷闷地问了声:“刘嫂,你说我是不是个傻子?”

    刘嫂强笑着说:“夫人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了,从小到大都考第一,又会写书,又会挣钱,长得又这么漂亮,我实在找不到别人可以和夫人比了,夫人怎么会傻呢?”

    唐栀妍默默地说:“我如果不傻的话,怎么会爱他爱的无法自拔呢?我如果不傻的话,就该在知道他不爱我的时候就转身离开,这样至少我在他心里还是可以有好印象的,他会把我当朋友,他不会像现在这样欺骗我,伤害我。”

    刘嫂走上前,抱住她说:“夫人,或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呢?或许先生只是暂时被迷惑了。不是都说男人不到三十就还像个孩子一样不成熟吗?尽管先生平时总是装作对夫人不冷不热的,但是从小事上我还是能感觉到先生对你的爱护的。你都不知道他今天冲出去的时候神色有多紧张。”

    “真的吗?”唐栀妍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束救命稻草一般,原本黯淡的眼眸忽然焕发出了一点生机,可是随即又暗了下去,她把头埋在臂弯里,喃喃地说:“可是这样又如何呢?他还是不爱我。”

    刘嫂还想再安慰她几句的时候,忽然有人在按门铃,她转身递给唐栀妍一块毛巾,说,“夫人,你先用毛巾敷一下,不要伤着筋骨才好。”然后柔声说:“夫人,我去开门,说不定是先生回来了。”

    会是穆言吗?怎么可能是他呢?唐栀妍握着毛巾不由得苦笑。

    刘嫂在监视器上看了一眼,门口站着一个英俊的陌生男人。她并不认识这个人,就转向唐栀妍:“夫人,这个人是来找先生的吗?不知道夫人认不认识。”

    唐栀妍挪着到了刘嫂身边,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怎么会是他?这么晚了,他到这里干什么?虽然很诧异,她还是让刘嫂请他进来了。

    “妍妍,你还好吗?”南风祁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温暖的笑容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让唐栀妍不由地微微一笑,说:“赶快进来坐吧,我没想到是你,不然我就亲自去迎接你了。”

    南风祁坐在沙发上,刘嫂倒了杯水给他,他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看着唐栀妍,说:“其实我本来是想打电话告诉你一声的,只是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我才冒昧闯到这里来了。妍妍,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只是我现在不方便,没办法好好招待你。”唐栀妍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脚腕,无奈地说:“不小心扭伤了脚。”

    南风祁眨了眨眼睛,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几盒药膏,说:“今天见你离开的时候就觉得你走路的姿势不对,我想你可能就伤到脚了。本来想拉你去医院,没想到你走的那么匆忙,一出门就不见你的影子了。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碰伤了还是烫伤了,就各种药都买了一支。”

    “啊?”唐栀妍抓了抓脑袋,“不过是崴了一下而已,你不用这样的。”

    “以为自己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吗?干什么事情都要风风火火的。这么多年不见,还以为你会成熟些,今天见你一面,就觉得你还是五年前的那个小丫头,永远都不会照顾自己。”南风祁略带嗔怪的语气让唐栀妍不由得脸颊一热。

    刘嫂倒了杯水后就去收拾厨房了,客厅里只剩他们两个人。偶尔的沉默让唐栀妍觉得异常尴尬,虽然知道他是好心,但是这么晚了和他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

    “那个……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唐栀妍问他。

    南风祁笑道:“其实我之前见过你爸爸,还记不记得那瓶葡萄酒?”

    唐栀妍拍拍额头,恍然大悟一般地说:“我当时想的人可能就是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和我爸勾搭起来了。快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敢。”南风祁挑了一盒药膏,拧开盖子说:“只是和伯父好久不见,说什么也要去拜访一下。再说,我们很快就会是合作方了,作为煌冠最大的客户,我更得巴结一下了。”他在唐栀妍面前蹲下,手指蘸了药膏就要往她的脚腕上凃。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唐栀妍条件反射般地收回了脚,脸也变得烫烫的。这算什么,和他在自己家里……她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怎么,你……”南风祁看着她闪躲的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说:“不好意思,我又给忘掉了。来,那你自己来吧。”

    “谢谢。”唐栀妍接过药却不抹,只是呆呆地发怔。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今天见他的时候话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是他好像一点放弃的打算都没有。真是苦恼,她并不想伤害他。

    南风祁看出了她的不对劲,便问:“怎么,在想什么?”

    唐栀妍摇摇头,说:“其实,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风祁,在我眼里,你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了,真的,可是我……”

    南风祁落寞地笑了笑,说:“值得不值得,只有那个人自己心里清楚。妍妍,你写过那么多的爱情故事,难道所有的喜欢都需要理由吗?”

    “我……”唐栀妍低下头,“我只是觉得抱歉……”

    “没有什么抱歉不抱歉的,”南风祁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为了心爱的人,哪怕等一辈子都没有关系。”

    唐栀妍抬起头凝视着他黑色的双眸,心里一阵暖流涌出,却不是因着爱情。南风祁的存在让她觉得惭愧,但同时也让她得到安慰,在她被丈夫和闺蜜双重背叛的时候,还有个人能这么悉心地关怀着她。

    南风祁忍住了想要吻她的冲动,说:“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把药抹上就赶紧休息。如果明天还没有消肿的时候记得去医院。”

    “恩,我送你。”唐栀妍正准备起身,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一声汽车喇叭声。她能听出这是谁的车,不禁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往地上扑去。

    “小心!”还好南风祁及时抱住了她,才没有让她在额头上也加一个包。

    “是……穆言,穆言回来了……”唐栀妍慌忙推开他,急急忙忙地把脚往鞋子里套。要是让他看见自己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动作这么暧昧,他一定会生气的。

    看到唐栀妍紧张的脸色都变了,南风祁不觉心里有些堵,拉住她的手臂问:“他回来了,你也不必吓成这个样子。妍妍,你这样让我很怀疑他对你的态度,他究竟有没有好好爱着你?”

    “不要再说这些了。”唐栀妍有些气急,到了这个时候,再谈论爱与不爱又有什么意义?

    “好,我不问。”南风祁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我还是那句话,我会等你,一直等到你回心转意为止。”

    “她对你从来就没有过心意,又哪里来的回心转意?”温穆言靠在门边,一边抛着手里的车钥匙一边淡淡地说。

    “穆言……”唐栀妍刚想迎上去,却被南风祁挡在了身后。

    温穆言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冷峻的脸上忽然露出笑意,说:“南风祁,你还真是有够厉害,竟然追到这里来了。我是不是该改个称呼,叫你特工南先生而不是南总?”

    南风祁分明感受到他笑容下的隐隐怒气,不过他既然敢在这个时候过来,就不怕温穆言会做出任何举动。于是他也笑了,说:“只要温总喜欢,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温穆言冷笑一声,说:“我还没有兴趣跟一个疯子聊天,请你马上离开这里!还有,这里是我的私人住所,你没有资格随便闯入。”

    南风祁看了眼背后的唐栀妍,说:“我只是来给妍妍送药的。连自己妻子受伤了都不管不问的人,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温穆言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药盒,一把将他们全都扫进了垃圾桶,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药扔到桌子上,说:“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南风祁的手指颤动了一下,他知道温穆言不好对付,却没想到他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为妍妍买药膏,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说:“我要说的还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你再让她受伤,就想想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你能给我全部,我都能给。而你给不了的东西,我照样可以加倍给她。”

    温穆言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把唐栀妍一把抓到了自己身边,说:“我还是那个答案。”

    南风祁挑了挑眉毛,说:“那好,我们走着瞧。”他对唐栀妍莞尔一笑,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唐栀妍点头,赶紧说了声:“刘嫂,送南先生出去。”

    直到南风祁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处,唐栀妍还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她用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站着,被扭伤的脚痛得更厉害了,她却不敢乱动。

    温穆言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才说:“还站着干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