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唯墨殇

作者:缘沐宇 | 历史架空

收藏

  四年之之前他被权利所伤,四年后,原本想这已逃亡,却依旧…… 四年之之前他骗他,四年后仍旧……他的心已伤到死,谁可以来抚平他的伤口? 是他?是他?还是他? 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一步又一步的逼迫,让他绝望无助... 当他知道一切真相之后,他开始蜕变,曾经失去的他要双倍拿回来,他所承受的痛苦别人要承受两倍,他得到了一切,...

第十八章 深褐色、沉重(1)全文免费阅读_唯墨殇最近更新

    第十八章深褐色、沉重(1)白月光,黑人心。他总站在门外听见屋内传来她幽幽的琴声,如此伤感的颓败,他奋斗克制自己,不让伤感的情绪上升,可眼眶还是止不住的发酸。曾,也有这么一天,它们一起谈论风花雪月,一起弹琴,一起笑……但现在,他怕是再也高...
    第十八章深褐色、沉重(1)白色月光,黑色人心。他站在门外听见屋内传来她幽幽的琴声,如此伤感的颓败,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让伤感的情绪上升,可眼眶还是止不住的发酸。曾经,也有那么一天,他们一起谈论风花雪月,一起弹琴,一起笑……但现在,他怕是再也高攀不起了。回忆总是在寂寞的时候涌上心头。她的面色显得憔悴而又凄凉,眼直直的盯着前方,她仿佛能感应到,他的手就握着自己的手,一下一下的拨弄着琴弦,直到手指都弹得红肿了,她也没感觉到酸痛。斑驳的流光打落在灰白的墙瓦上,石壁掩藏着不知名的伤痛,失落在寂寥的温床里孵化,疼痛的誓言破蛋而出,掩饰着缠薄着她的寂寞。她发现,自己想他,越发的厉害了。精通琴律的他,一下子就能听出她所弹奏的曲子里包含的无限情意,那种寂寞,那种无奈,那种伤到心底的痛……把他的心都揪了起来,那颗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你、在哪里……?”声音哽咽得连自己都听不清了。琴声戛然而止,轻微的抽泣声把他从心痛中拉了回来,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迎面正对上她带有泪痕的脸,眼里还泛着晶莹的泪花。“你是来问我想好了么?”她的声音里带着淡漠的疏离,方才的柔弱一下子全不见了,要不是她眼中还有泪花在闪烁,他一定以为自己眼花了。“难道我们就只有这些事么?”他无奈的笑笑。“难道你想对我说,”我可以放你走了,今后你想怎样我都不管了“么?”她看着他,讽刺的说。对于沈青墨,她的感觉模糊至极,只是那么短暂的相处而已,没有朝夕,没有不离不弃,或许他对她来说,只是过客吧。他的心被她嘲讽的话语狠狠刺痛了一下,他在心里暗暗咂嘴,放你走又如何,嘴上却说:“今天只谈风月好么,不要这副模样,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好了,就当陪我最后一次好么?”“只谈风月?最后一次?”她疑惑的看他一眼,他又搞什么鬼,还是有什么事发生……他的话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走到另一台琴旁,坐下身来,手指抚上琴弦,起了一个音,见她还没有动静,他奇怪的问:“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的事?”此时的她显得异常平静,她知道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发生“这不像你的性格,沈青墨,你又要耍什么花招?”“铮!”沈青墨忽然弹出了一个破音,他看着她,双手抚弦,没有说话。她也没有了动静,屋内一下子寂静起来,那种静让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他忽然起身,一步步走向她问道:“你很爱他对不对?很想回到他身边陪伴他是吗?”她呆愣的望着靠近自己的沈青墨,他这么突然的提问竟让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步步紧逼的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紧紧盯着她,眼白里带有恐怖的血丝,狰狞的表情让她惊呆了。“你说啊!你说你是不是很爱他,很想回到他身边!你说啊!”他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的疯狂。“你放开我,疼!”她奋力的挣脱着他的手,身体不停的挣扎着,他的力气大得惊人,让她无法挣脱。他楞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她,一声“疼”将他拉回了现实,他看见她柔滑的玉臂上有点淡淡的淤青。“你到底想干什么?!沈青墨,你疯了!”凉薇抚摸着胳膊,朝他大吼道。“是,我疯了,凉薇,你可以幸福了,可以逃离我,解脱了……”他笑着,笑得无比凄凉,然后不顾凉薇一脸的莫名其妙,转身离去。“什么逃离、解脱?你说清楚啊!沈青墨!你回来,给我说清楚!”凉薇大声的喊叫让他的心一点一点的碎着,他拼命的跑,拼命的逃,可她的声音就是紧紧的缠绕着他的耳朵,消散不去。他发了疯似的跑到末院,额头大汗淋漓,他靠着墙壁,喘着粗气,身体一点一点滑落。“为什么?!沈唯墨,难道我就比你差吗?!”他朝着夜空大吼道,脑里闪过的是沈唯墨和凉薇甜蜜的画面,他右手一拳重重的打在墙瓦上,手指缝中渗着丝丝鲜血,月光下,他的神情异常狰狞,那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沈唯墨,就算你是皇帝又如何?!我不会输!我一定不会向你认输!”暗夜繁花,终究会为日光吞噬,深深浅浅,辗转了苍茫的记忆,似乎,只是邂逅的一场梦境,有人已经抽离,有人不愿醒来,原来唯一不能释怀的,只不过是心中的那点永远的痴心妄想罢了。“清澂,你看见没有,这是我第一次为你作的画,虽然有些裂缝,但是你看我已经把它粘好了,它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她面前,他从来不自称“朕”,在她面前,他永远是陪她等兰花开的墨殇哥哥,永远是与她背靠着背欣赏月色的墨殇,永远是那个为她作画的墨。“你不是说要陪我一直看日出日落么,不是要陪我向老天宣战么,为什么失言,为什么抛下我,独自沉睡,清澂,你还要我怎么做,你才会醒来?”他的脸上显现出深深的疲惫,可是她,却还是一动不动,睡得如此安稳。他默默起身,来到窗前,望向窗外淡淡的月色,柔声道:“清澂,再过三日,就是我的大喜之日了,你难道就没什么要说的么……难道你就默认我纳妃么?”身后依旧没有声音,仿佛她是真的默认了。“你真的默认了……”嘴角轻勾,露出一个苍凉的笑。他摇摇头,回头深深凝望了一眼沉睡中的她,然后转身像外面走去。“墨……”饶是如此轻微,犹如绣花针落地的声音,却还是被他捕捉到了,这间屋子只有他和她,这由身后发出的轻微声音,除了她,还会有谁呢?“清澂!”他满脸惊喜,猛然回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