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唯墨殇

作者:缘沐宇 | 历史架空

收藏

  四年之之前他被权利所伤,四年后,原本想这已逃亡,却依旧…… 四年之之前他骗他,四年后仍旧……他的心已伤到死,谁可以来抚平他的伤口? 是他?是他?还是他? 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一步又一步的逼迫,让他绝望无助... 当他知道一切真相之后,他开始蜕变,曾经失去的他要双倍拿回来,他所承受的痛苦别人要承受两倍,他得到了一切,...

第十七章 桃花色、诱惑全文在线阅读_唯墨殇最近更新

    第17章桃花色、**“你……还……”“没什吗事本宫先走了,皇帝还在外面等本宫。”桑茶青有些慌张的快步走出来牢笼,他怕,他怕听到他接下来所说的话。“连与我说句话都让你这吗厌恶吗,茶青,即墨市市真的很爱你啊……”牢笼里传来沈即墨市市幽哀的话,可惜,他已...
    第十七章桃花色、**“你……还……”“没什么事本宫先走了,皇上还在外面等本宫。”桑茶青有些慌张的快步走出牢笼,她怕,她怕听到他接下来所说的话。“连和我说句话都让你这么厌恶么,茶青,即墨真的很爱你啊……”牢笼里传来沈即墨幽哀的话语,可惜,她已经听不到了。走出天牢,仿佛没有看见自己面前的他。她闭着眼睛贪婪的吸吮着外面的空气,觉得心里有那么一部分似乎真的放下了。他就站在她身旁,望着露出贪婪表情的她,空气很潮湿,阳光躲在云层厚穿梭,斑斑驳驳的灰败。她忽然感觉脸颊有些瘙痒,睁开眼睛,见到他近在咫尺的俊秀而又略显苍白的脸,心陡然漏了一拍,娇美的脸颊浮起层层红晕,显得更加明媚妖娆。“皇上……”她的声音,像琴弦低低的吟哦。“草戒、还在朕这呢……”他的语气透露着丝丝暧昧,让她迷惑起来,刚刚还寒着脸要杀沈即墨,现在怎么……桑茶青看着他柔情如水的眸子,那双星眸带着妖冶的神色,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浓重的呼吸一下一下,扑在桑茶青的粉颊上,她能感觉得到他的脸愈来愈近,这是一种她从未想过的距离。心剧烈的跳动着,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肌肤的触碰,她的身体像触电一样,微微颤抖起来,她感觉到他怀里的温度,还有……厚实的胸膛……他的气息,他的身体,他的温柔,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眼神的迷离让她眼前的面容渐渐有些模糊起来。“茶青……”他的声音轻如梦呢,像一种催情剂一般,注入她心底,她竟不自觉的移动了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用力。“禀皇上,淮瑜王求见!”一个尖音在不远处响起,惊醒了陷入魅惑中的桑茶青。猛然睁开眼,见到的确是弦墨殇勾起嘴角的戏谑,方才的温柔和**之情全然不见,她的心如同打鼓一般乱了起来,连忙松开环着他脖子的手,慌张道:“皇上,妾身……”“怎么,青仪太妃是情难自禁么,还是……太上皇最近病重,给你的太少?!”弦墨殇语中的讽刺和羞辱让桑茶青的俏脸瞬间燃烧起来。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眼里那丝丝羞涩之意还没有完全退去。这个男子,方才还是柔情似水、温和亲昵,转眼却是冷漠淡然,那妖冶的黑眸还闪着摄人的寒光,仿佛刚才所做的事与他无关一样。“你在恨我,对不对?”她看着他,咬着牙说“你要报复我,是不是?”“有何不可?这只是个小插曲罢了,青仪太妃何须计较。”他说的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一样。“那刚刚的情意……难道都是假的?”她的声音渐渐颤抖起来,只是为了报复她?他望着她,邪魅一笑,附在她耳边道“当然,不全是……”桑茶青有些呆愣,她不知道他说的自己还能不能当真,那一张亦正亦邪的脸,看得她的心纠结起来。“那你,究竟想怎么样?”她感觉自己说这句话时是多么的无力。“想怎么样?呵呵,朕还真的没有想过,不过,朕想知道,皇后这个位置,有多大的吸引力。”他紧紧的盯着她,看着她的表情在一瞬间变换多种,他的心里竟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他转过身去,边往前走边说道:“朕也是该考虑了,要知道,朕的身边,可是一个相伴的人都没有……”声音渐渐小起来,他明黄色的声音也渐渐消失在她视线里。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告诉自己,他要选妃了么……还是告诉自己,他要选她为妃?一切的疑问和言语刺激着她的大脑,她有些昏昏沉沉,这是真的么,为什么感觉如此模糊、遥远,唯墨……你会抛开一切,忘记一切,选择我陪伴你么?在看着弦墨殇一路走来,他想,他已经再也不是以前总是受伤的毛孩子了,他身上威严的霸气,慑人的气势,还有满脸邪魅的浅笑,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他已今非昔比。“参见皇上。”弦尔诺欠身行礼道。“皇兄有何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眼里却闪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寒光,苍白略显冰凉的脸带着微微的玩世不恭。“臣已经给沈府传过圣旨了,沈序生的表情想必已不出皇上的预料了,不过,沈序生还是很大胆的像臣提出了要求见皇上的事。”弦尔诺恭敬道。弦尔诺的毕恭毕敬让他的心有些微微的疼痛,他皱了皱眉道:“正好,朕也有事要对他宣布,找人带一句话去,让他明日午时呆御花园候驾。”“是,臣还有一事,听说沈青墨准备参加今年的状元考。”弦尔诺还是像透了一个臣子。“哦……”弦墨殇单眉轻挑,拉了一个长音又接着说:“有意思,看来沈家的帐没那么好算了,这也好,太容易玩死他们,也就无趣了。”“皇上难道没有一丝担心么?”弦尔诺平静的问道,其实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游戏,他轻而易举就能取胜,可是……他却还是有弱点,而且一旦抓住他这个弱点,他就会输得一败涂地。“你说呢……”弦墨殇轻笑道,见弦尔诺没有说话,他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一些严肃,沉声道:“来人啊,拟旨。”弦尔诺静静地望着他,他要说什么,他似乎能猜个大概。“替朕拟两道旨,第一道,刺客行刺,藐视我大殇皇朝的威严,刺杀了淮上将军(元廷之死后所封),惊吓了王爷和公主,导致公主长睡不醒,刺客所犯之罪,罪无可恕,于三日后午时,处斩!第二道,皇朝发生行刺事件使皇宫气氛紧张,人心惶惶,为替大殇皇朝冲喜,朕决定纳妃,册封淮上第一才女凉薇为才人,于明日午时进宫见驾!”“轰!”像一个定时雷一般轰炸在弦尔诺心里,他能想到他要处死沈即墨,却万万没有想到,他要纳妃,而且纳的还是差一点和沈青墨成亲的凉薇!待宣旨的太监退下以后,他才笑着说:“看来你是铁了心了。”“怎么,难道不行么?”他也笑着,只不过他的笑里藏着深深的伤,那谁都不愿意揭开的伤疤……他,又要面对了……“当然可以,你是皇帝,你现在想要什么,谁也不会反对,因为再也没有人能用权利来压你了。”他的话语跟他的眼睛一样,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没事了就退下吧。”弦墨殇淡淡的挥手道,脸色似乎很疲倦。“是,微臣告退。”弦尔诺说罢,拱手退下,在走出殿门槛的时候,他微微停顿道:“不过,你要知道,凉薇是真心爱你的,她不是桑茶青,她的爱所能达到的深的程度,是你所背负不起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