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唯墨殇

作者:缘沐宇 | 历史架空

收藏

  四年之之前他被权利所伤,四年后,原本想这已逃亡,却依旧…… 四年之之前他骗他,四年后仍旧……他的心已伤到死,谁可以来抚平他的伤口? 是他?是他?还是他? 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一步又一步的逼迫,让他绝望无助... 当他知道一切真相之后,他开始蜕变,曾经失去的他要双倍拿回来,他所承受的痛苦别人要承受两倍,他得到了一切,...

第十五章 黄绿色、刻薄(1)(完整版)_唯墨殇最近更新

    第十五章黄绿、刻薄(1)有些事情,明知道是错的,也需需要去坚持,因不甘;有些人,明知道是爱的,也需需要去放弃,因没结局;有时候,明知道没路线了,却还在前行,因习惯了。寂寞未央,谁是谁疗伤的良药……他静静做在他身边,修长的手划过那一缕一缕细丝...
    第十五章黄绿色、刻薄(1)有些事,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寂寞未央,谁是谁疗伤的良药……他静静坐在她身边,修长的手指划过那一缕一缕细丝,柔顺的感觉让他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她的调皮、她的活泼、她的温柔体贴、她的坚定不移……一颦一蹙,紧紧的缠绕在他脑海里。记忆像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痛苦哀伤留在尾部。“清澂,你为什么还不醒呢,难道嫌我等得还不够么?”凝视着她清丽的容颜,他轻声道。他的声音在屋内回荡,回答他的却是永无止境的沉默。“放心吧,清澂一定会醒的,因为她知道,她最爱的人在等她。”不知什么时候,弦尔诺走到了他身旁。见弦墨殇没有回应,弦尔诺顿了顿问道:“皇上想好了么,如何处置他?”当他听到弦尔诺叫他皇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或许……这早在他当上皇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不知不觉的疏远了。“朕自有定论。”弦墨殇眼神温柔的望着她,说话的语气却是无比的淡漠。“是,那微臣告退。”弦尔诺的语气也变得十分淡然,即便是心里有万分的不舒服。“二……淮瑜王,你帮朕传一道圣旨去沈府……说已抓到了刺客,然后问候他们可安好……”“二哥”差一点脱口而出,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既然已经选择了,就要坚定的走下去,他弦墨殇是个从来不怕输的人,他有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微臣遵旨。”弦尔诺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光芒,然后瞬间黯淡下来,说罢转身离去。今时的确不同往日了……弦墨殇再望向她,却不知怎的感觉她的面容带着丝丝笑意。“你也认为我做的对么……”弦墨殇幽幽的说“这才,刚刚开始啊……”声音缠绵凄幽,回荡在屋内,久久不能散去。当沈序生接上圣旨的刹那,手竟不自觉的抖个不停“草民沈序生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该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希望沈老爷好自为之!”弦尔诺盯着他大有深意的说完这一句,便拂袖离去了。“恭送王爷。”沈序生努力保持冷静,拱手道。待弦尔诺走后,沈府内鸦雀无声,沉默一片,仿佛笼罩着一片阴霾,知情的人都脸色阴沉,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爹,怎么会这样?”沈青墨满脸急色的问。沈序生脸色铁青,大手一挥,一些不相干的人都退了下去。“大哥武功这么好,怎么会被抓住,青贵妃难道没替大哥求情吗?”沈青墨见沈序生不说话,此时显得特别浮躁。“够了!”沈序生怒喝一声,沈青墨连忙低下头去,不再说话。“我还是小瞧了那老不死的,现在唯墨继位了,若是以他以前的性格,他绝不会对付我们,可是现在就难说了。”沈序生叹了一口气道。“那现在怎么办,岂不是要眼看着大哥被杀。”沈青墨慌张道。“那也比一定,我们就跟他赌一把。”沈序生沉声道。“赌什么?”沈青墨问。“赌他的亲情和友情!”一个人走在小道上,他没有要任何侍女陪同,或许他还没有习惯吧。灼热的阳光撒在皮肤上,一阵刺痛,他却微笑着,视而不见,有些痛看得见,有些痛却是无形的。两行的树上徐徐坠落下几片叶子,曾经翠绿的叶片如见变得枯黄了,入秋了吧……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那些留在夏季里的回忆,就像黑暗里阴冷的空气,触碰着,痛、却看不见。经过凉亭的时候,他的身停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些窘迫,潜意识的想绕道,但在瞬间恢复了淡漠,不是说决定了就要坚定的走下去么,弦墨殇,想想你失去的,想想他们对你的欺骗和伤害,他们是如何对待你身边的人的……他,似乎是在逼自己冷酷无情。阳光下的她还是如此动人,然而却扎的他的眼睛硬生生的疼,一直疼、一直疼、疼到心底最深处。“参见皇上。”整齐而又恭敬的叫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等她回过神来,那个比阳光还耀眼的男子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她感觉自己面前站的是一个陌生人,他带着她不熟悉的幽倦神情,嘴角带着她从没见过的戏虐和嘲讽,就连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也是她从没感觉过的威慑,他身上的一切她都不熟悉,蒙愣间,她竟忘了他是皇帝,自己要对他行礼。“青仪太妃似乎还未从太上皇生病的悲痛中清醒过来。”他轻快地语气在她耳中显得有些刺耳。“妾身见过皇上。”她慌忙道。他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从她身边走过,竟没有再理她一下。桑茶青看着她的冷漠和戏虐,心里像千万只蚂蚁在咬一样,痛苦难忍,他现在的冷漠和以往不一样,以往是逃避,现在却是真正的疏离。疼痛的极限,不是痛彻心扉,而是无言以对。“皇上。”桑茶青难忍的叫的一声。“青仪太妃有何事?”弦墨殇转过身来问道,嘴角依旧是那抹嘲弄。桑茶青镇了镇自己的心神,努力使语气变得平淡“你们先下去吧。”“是。”丫鬟齐应一声,都退了下去。弦墨殇看着她,脸上甚至有一种玩味的意态,他倒要看看她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能让她说。“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朕现在是皇帝,你该明白你这样做的后果。”他淡然道。“你的身子好些了么?”她的脸色微微发白,轻声问道,那么的无力,就连自己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和他牵连的理由。“你,还很关心朕?”他把朕字说的极重,那戏虐的笑刺着她的眼。“皇上是太上皇的儿子,妾身关心皇上也是应该的。”理由那么微弱,还略带抽离的感觉,现在,轮到她逃避了……“哈哈!”弦墨殇大笑两声,转身道:“既然青仪太妃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朕去见一个人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