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王者锋芒

作者:西风漂 | 修真小说

收藏

  蜇伏三年,一俟三日羽翼丰,所有人都把我当做软饭男的废物,而我却为了血海深仇,卧薪藏胆的王者。悍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低层。“确认好名单了吗?”。

第23章 有条狗不听话_王者锋芒_ 韩寅, 赵灵雁

    安排好在后花园的非常精美自助餐就了,为了昨天的宴会,赵国林父子不惜牺牲找来了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团队,耗费由此可见一斑。本来是想借助陈嘉良的现场威慑韩寅和赵灵雁这对贪得无厌的假原本是想利用陈嘉良的到场震慑韩寅和赵灵雁这对贪得无厌的假夫妻,谁知道中间出了这样的插曲,非但没有达到预料中的效果,还让他们一家三口险些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安排在后花园的精美自助餐开始了,为了今天的宴会,赵国林父子不惜请来了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团队,花费可见一斑。

    原本是想利用陈嘉良的到场震慑韩寅和赵灵雁这对贪得无厌的假夫妻,谁知道中间出了这样的插曲,非但没有达到预料中的效果,还让他们一家三口险些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赵谷峰恨得咬牙切齿,看着韩寅在宴会上若无其事地大吃大喝气得废都要炸了。

    “你们两个去帮我捉弄一下赵灵雁的废物老公,最好让他在大家面前出洋相。”赵谷峰寒着脸对身边两个小富二代说道。

    “好咧,哥,我俩早就看这个窝囊废不顺眼了,简直是咱们男人的耻辱。”两个富二代立即来了精神,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赵谷峰冷哼一声,现在只有韩寅出丑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而且只要韩寅在大家面前出丑,所有人又会把注意力全部转向这个废物女婿身上,赵谷函穿不上水晶鞋的事也必定会淡化不少。

    两个富二代大步朝着韩寅走去。

    后花园中有一个小型的泳池,此刻的韩寅正若有所思地站在泳池边上,全然不知有危险在靠近。

    赵谷峰一眼看穿两个富二代的意图,端着酒杯屏住呼吸,静等想象中的场景发生。

    两个急于表现的富二代“路过”韩寅身后的时候突然同时伸出了右手,不遗余力地往前推去。

    谁知上一秒还在发呆的韩寅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了个大闪身,噗通一声,两个用力过猛的富二代全部落水,狼狈不堪。

    “哎呀,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韩寅明知故问道。

    看着落汤鸡一般的二人,所有的宾客都忍不住起哄,现场的气氛顿时掀起一个高潮。

    赵谷峰失望地把手中的杯子摔到桌上,心中暗自庆幸不是自己动的手,否则现在丢脸的就是他赵谷峰了。

    “让赵谷峰到西北角的长廊来找我。”韩寅蹲下身对两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富二代说道。

    两个富二代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这才反应了过来,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把韩寅的话转达给赵谷峰之后,浑身湿透的富二代自觉没脸在宴会上继续呆下去,神色尴尬地离开了赵家别墅。

    这毕竟是自己家,就算那个废物知道是他指使的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赵谷峰壮着胆子来到长廊,韩寅已经束手站立在围墙边上了。

    “韩寅,以前我只当你是个废物,没想到你还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赵谷峰骂道。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对付你这样的小人,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韩寅淡淡说道。

    “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根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也敢伸手!”赵谷峰说道。

    “有些东西到底属于谁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我不过是想让鸠占鹊巢的人付出代价。”韩寅冷笑道。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深沉,像你这样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无非是想为自己捞点好处。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跟赵灵雁这对假夫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为了各自的利益狼狈为奸。”赵谷峰厉声说道。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我叫你来不过是想告诉你,今后的每一天你要像个男人一样战斗,而不是躲在别人身后耍些女人的手段,否则你会输得很惨,到时候没有人会愿意听一个失败者的哭诉。”韩寅冷冷说道。

    “就凭你还想警告我?你以为你是哪个大人物?耍了点小聪明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是吧?”赵谷峰讥笑道。

    “怎么?你以为陈嘉良会是你强有力的后盾?”韩寅冷笑道。

    “少他妈给我含沙射影,陈先生再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这个废物女婿来评论,信不信老子揍你?”赵谷峰被戳到今天的痛处,以为韩寅在嘲笑水晶鞋的事。

    “揍我?你恐怕忘了那两个散打高手的下场了吧?”韩寅说着朝赵谷峰逼近一步。

    赵谷峰吓得连退两步才稳住神情,废物骂久了他差点忘了韩寅那可怕的身手了。

    韩寅笑着摇摇头离开,这样的人如何做他的对手?

    赵谷峰捏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向围墙,只可惜已经为时已晚,他痛恨自己刚才展现出来的怯懦。

    “你刚刚上哪儿去了?我找了你半天都没见人影。”赵灵雁问道。

    “有条狗不听话,我去教育了一下。”韩寅笑着说道。

    “这里的狗都是有主人的,你管这种闲事干嘛?”赵灵雁说道。

    “就是闲得无聊。”韩寅点点头说道。

    “我也觉得很无聊,咱们先走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的吗?”赵灵雁提醒道,对于韩寅说的话她实在是好奇又有些期待。

    “爸妈他们结束后怎么走?”韩寅问道。

    “他们还早着呢,没看出了水晶鞋的事之后我妈就来了精神,跟其他亲戚中的女眷有了聊不完的话题。”赵灵雁望着混在一群大妈中眉飞色舞的王凤琴摇摇头说道。

    “妈高兴就好。”韩寅笑着说道,看来大家都熟知灰姑娘的故事。

    “咱走吧,一会儿再来接他们回家。”韩寅继续说道。

    “赶得上吗?要不我跟他们说一声我有事,让他们结束后自己打车回家?”赵灵雁问道。

    “不用,那地方离这里很近。”韩寅摇摇头说道。

    这句话说得赵灵雁心中更好奇了。

    两人悄悄穿过花园,先去别墅内跟赵老爷子道了别,然后就开车离开。

    车才行驶不久,坐在副驾驶的赵灵雁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韩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大门错过了。”赵灵雁连忙提醒道。

    “没走错。”韩寅说着车就行驶到通往澹云居的专用道路口。

    “这里不是澹云居的专用步道吗?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了?”赵灵雁紧张地说道,澹云居可不是能随便私闯的地方。

    眼看着专门负责澹云居安保工作的人员靠近,赵灵雁慌忙催促道:“韩寅,快把车开走。”

    韩寅岿然不动。

    两个保安凑近确认韩寅的车牌后突然立定,齐刷刷敬了个礼,随即步道的闸门缓缓打开。

    赵灵雁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你认识澹云居的主人陈嘉良?”赵灵雁问道。

    “我是认识陈嘉良。”韩寅点点头承认道。

    “所以那晚的慈善拍卖会,是你让陈嘉良邀请的我?还特意给我订制了礼服?”赵灵雁瞪大了眼睛。

    “礼服是嘉良自作主张送你的见面礼。”韩寅笑道。

    “什么爷爷的旧友,神神秘秘,原来那个人就是你!”赵灵雁心情复杂地感叹道,埋在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只是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爷爷的旧友竟然就是身边这个跟她朝夕相处的男人。

    “失望了?”韩寅玩笑道。

    “你跟陈嘉良是怎么认识的?”赵灵雁问道。要知道在她看来,陈嘉良跟韩寅的身份可是天差地别的。

    “他也是在夏国的华裔,我们从小就认识。”韩寅说道。

    “原来你们还是发小。”赵灵雁点点头,这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当晚拍卖的时候陈嘉良不惜花费一百万来维护她的脸面了。

    韩寅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赵灵雁要是这么认为也没什么问题,陈嘉良是韩家原来老管家的儿子,确实从小跟他一起长大。

    穿过郁郁葱葱的专用步道,很快就到了澹云居门口,赵灵雁下车后也忍不住打量了起来,原来这就是全城男女都心生向往的澹云居。

    空气清新,温度宜人,即使是在这南方盛夏的午后,风中也带着丝丝的凉意。

    如此非凡的环境让赵灵雁有些沉醉,心中也免不了生出一些羡慕来,这就是有钱人才能享有的权利。

    “韩先生你们来了!”樊慧芳站在门口激动地喊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