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王者锋芒

作者:西风漂 | 修真小说

收藏

  蜇伏三年,一俟三日羽翼丰,所有人都把我当做软饭男的废物,而我却为了血海深仇,卧薪藏胆的王者。悍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低层。“确认好名单了吗?”。

第21章 澹云居来人_王者锋芒_ 韩寅, 赵灵雁

    “不可能会吧,后来我连李涛都没敢透漏,并且整件事前后更本也没过炎龙的手。”赵谷峰摇了摇头承认道。“你们设的局就在东城区,东城区可是炎龙的大本营,你指出你们的一举一动“你们设的局就在东城区,东城区可是雷龙的大本营,你认为你们的一举一动他掌握不了吗?我特意交代过要向雷龙隐瞒赵灵雁的身份,谁给你们的勇气竟敢把饭局安排在东城区?”赵国林反问道。。...

    “不可能吧,当时我连李涛都没敢透露,而且整件事前后根本没有过雷龙的手。”赵谷峰摇摇头否认道。

    “你们设的局就在东城区,东城区可是雷龙的大本营,你认为你们的一举一动他掌握不了吗?我特意交代过要向雷龙隐瞒赵灵雁的身份,谁给你们的勇气竟敢把饭局安排在东城区?”赵国林反问道。

    “糟了,如果真如您所说,那岂不是赵灵雁当晚得到了雷龙的支持?”赵谷峰惊出一身冷汗。

    “这就能解释得通赵灵雁为何能神通广大地拿下东城区的项目了。”赵国林的额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雷龙发现了赵灵雁的身份,选择站在了赵灵雁的身后,也就是他们父子二人的对立面,这可不是个好信号。

    岂止是不好,简直是糟透了。

    “该死的李涛如此轻敌,这么小的一件事竟然给我搞成这样,真是要被这个蠢货坑死了。”赵谷峰急得心中如千万只蚂蚁啃噬。

    “办事办成这样,你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赵国林责怪道。

    “爸,这次真不能怪我,千算万算您也不会想到雷龙能插进来吧?”赵谷峰不服气地说道。

    “现在说这些都是没用的话,当务之急是得想个办法怎么遏制赵灵雁的势头,再这样下去,我怕你的位子都坐不稳了。”赵国林一脸担忧地说道。

    “妈的,我还真小看赵家这个野种了,本以为她是为了在公司分一杯羹,没想到她竟然想跟我平起平坐。”赵谷峰恨恨地说道。

    “澹云居最近有什么动静吗?”赵国林突然话题一转问道。

    “没有,很安静,陈嘉良也完全没有联系谷函。”赵谷峰摇摇头回答道。

    “这样的人物肯定日理万机,做事目的性很强,就算是心中想要的女人恐怕也只想最后伸伸手。”赵国林努力揣测道。

    “爸,您突然提起澹云居是有什么深意吗?”赵谷峰问道。

    “既然赵灵雁和韩寅有可能因此攀上了雷龙这个靠山,咱们自然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后盾,而澹云居不就是现成的吗?”赵国林说道。

    “可这种事怎么跟陈嘉良开口呢?”赵谷峰为难道。

    “用不着开口,咱们找个理由办个聚会,要求赵家人都参加,当然重点肯定是赵灵雁和那个废物女婿。不过理由得好好考虑,因为我需要确保陈嘉良当天会到场。邀请陈嘉良参加有两个意图:一来是利用他的身份震慑赵灵雁和韩寅二人,二来是借机拉近陈嘉良和谷函的关系尽快促成他们的婚事。”赵国林说道。

    “眼下只能这样了。理由倒是好找,就说谷函过生日,给她办个生日派对,以谷函的名义去邀请总不会显得唐突吧?”赵谷峰的大脑在这些歪点子上运转得特别活络。

    “谷函的生日还有好些日子吧?”赵国林迟疑道。

    “哎呀,爸,除了自家人谁会去真的盘查谷函的生日到底是哪天。”赵谷峰不以为然地说道。

    “行,那就照你说的办,声势搞得越大越好,我要向所有人宣布赵家有了澹云居这座大靠山,一切威胁都将是纸老虎。”赵国林恨恨地说道。

    赵谷峰领了命令迅速筹备起来,日子就订在本周日,而今天已经是周四了。

    令赵谷函兴奋的是,赵家送去澹云居的生日派对邀请函很快就收到管家先生的回复了,到时候澹云居的主人一定会亲临现场。

    如果说之前的赵谷函心中还隐隐有些患得患失,在收到这个明确的答复后立即变得无比确信:她,赵谷函,就是澹云居未来独一无二的女主人。

    两天之内赵谷函把自己能找到联系方式的亲戚同学朋友全部邀请了一遍,她想要全世界都来见证她一飞冲天的场面。

    而那些被邀请的人心底虽然羡慕嫉妒恨,但是也忍不住答应来参加,因为他们知道澹云居的新主人陈嘉良也会露面,所有人都期待着一睹这个被称为商业奇才的神秘人物风采,当然如果能攀上一星半点儿的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天后的周末。

    赵家别墅和后花园全部被挤得满满当当,场面前所未有的壮观,不但赵家的亲戚和赵谷函邀请的人悉数到场,连赵谷峰的同学朋友也来了不少。

    赵谷函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只七彩遨天的凤凰,趾高气扬地坐在一堆溜须拍马的人群中,今天她是绝对的女主角,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韩寅和赵灵雁一家也在场,看着眼前热闹非凡的景象,被冷落的王凤琴嫉妒得发疯,要不是碍于来了好多陌生的面孔,她真想对着韩寅破口大骂。

    “我怎么记得谷函的生日不是今天?”赵国廷嘀咕道。

    “我看这丫头就是想向全世界炫耀她要嫁入澹云居了,过生日不过是她给自己找的由头。”王凤琴翻了个大白眼说道。

    “赵谷峰花这么多钱搞这么大阵仗,还非要我们一家来参加,就为了给赵谷函炫耀?这件事她都在我面前炫耀三回了,公司员工耳朵都要听出老茧了。”赵灵雁摇摇头说道。

    “傻姑娘,那可是澹云居啊,别说三回了,要是嫁进澹云居的人是你,你老妈我能炫耀一辈子。”王凤琴说道。

    “妈,从小到大我从未幻想过自己要嫁进豪门。”赵灵雁觉得她妈一点都不了解她。

    “其实你也可以想象一下的。”一旁的韩寅忍不住说道。

    “你胡说什么?”赵灵雁有些敏感地问道。

    “如果赵谷函真能嫁入澹云居,你就不羡慕吗?”韩寅问道。

    “我是个讨厌变数的人,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赵灵雁话里有话道。

    “韩寅,你整出一副穷酸样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说灵雁爱慕虚荣?我跟你说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嫁进豪门,你用不着在这阴阳怪气的。”王凤琴恨恨地骂道。

    韩寅苦笑,真是不中意的人,说什么都是错。

    “妈,韩寅不是这个意思。”赵灵雁连忙说道。

    “他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你怎么还帮他说上话了?”王凤琴质问道。

    赵灵雁赶紧闭嘴,她害怕再多说一句王凤琴又要没完没了了。

    “王姨,我看你们家就你一个老实人。”赵谷函带着几个年轻女子凑上前来讥笑道。

    “你什么意思?”王凤琴可不敢领赵谷函的情,一脸戒备地问道。

    “我刚才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发现好歹你能面对自己的嫉妒,不像有些人明明心里酸出天际,表面还要装出一副绝世清高的模样。你们说,这种人叫什么呀?”赵谷函以极富煽动性的语气转头问自己的姐妹。

    “绿茶婊?奶茶婊?”有人配合地答道。

    “哎呀,我也搞不清楚,反正左右都是婊。”赵谷函做作地掩面大笑。

    “你这个丫头,说话太过分了!”王凤琴气得手都哆嗦了,赵谷涵这是拐着弯儿的骂她女儿呢。

    “哪里过分了?我说谁了?王姨您可千万别随便对号入座哟。”赵谷函嗤笑道。

    “你…”王凤琴双眼瞪得滚圆,却是无言以对。

    赵谷函得意得想原地转圈,她觉得昔日牙尖嘴利的王凤琴之所以忌惮她还不是因为自己背后的大靠山澹云居,澹云居带给她的威力简直超出想象。

    人上人的感觉太美妙了!

    赵灵雁咬紧后槽牙,努力克制着自己,虽然她觉得赵谷函口中的人不是她,什么婊不婊的与自己无关,但是谁愿意看到自己的老妈被一个小辈欺负。

    就在此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澹云居来人了!”

    大厅里顿时沸腾起来,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冲向了门外。

    “咱们也去看看!”一直默不作声的韩寅突然笑着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