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王者锋芒

作者:西风漂 | 修真小说

收藏

  蜇伏三年,一俟三日羽翼丰,所有人都把我当做软饭男的废物,而我却为了血海深仇,卧薪藏胆的王者。悍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低层。“确认好名单了吗?”。

第14章 耍心眼_王者锋芒_ 韩寅, 赵灵雁

    王凤琴心中警铃声威大震,她头一次看见韩寅胸有成竹的样子,再联想起到刚赵灵雁被她粗暴被打断的半句话,忽然有了好的预感。么这个废物真的忽然开了窍了,从哪里投机倒把捣腾出难道这个废物真的突然开窍了,从哪里投机倒把倒腾出一辆车来?。...

    王凤琴心中警铃大振,她头一次看到韩寅胸有成竹的样子,再联想到刚刚赵灵雁被她粗暴打断的半句话,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个废物真的突然开窍了,从哪里投机倒把倒腾出一辆车来?

    下楼的时候赵灵雁实在忍不住小声跟王凤琴说道:“妈,车真的是韩寅买的。”

    王凤琴原本就开始动摇的自信心瞬间被侵蚀大半。

    但是有些人,就算到了黄河心死,嘴却依然锋利得能杀人。

    很明显,王凤琴就是这样的人。

    随着韩寅帅气的扬手,昏暗的夜色下那辆让赵国廷每次路过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奥迪Q5车前大灯亮起犀利的光芒。

    “韩寅,这车还真是你买的啊?”赵国廷直接上手,语气中难掩激动的情绪。

    韩寅笑了笑,转头对着王凤琴问道:“妈,你要不要跟爸一起坐上去试试?”

    “你问这话什么意思?别跟我在这阴阳怪气的!这车就算真是你买的,就冲着让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我王凤琴也有坐的资格!”王凤琴黑着脸说道。

    “您是灵雁的妈,当然有资格。”韩寅也不生气,还打开车后门坐了个请的手势。

    王凤琴丝毫不客气,拉着赵国廷理直气壮地坐进了车内,两个人跟没见过市面的孩子似的,眉开眼笑、四处乱摸。

    看样子王凤琴已经“不经意”地把跟韩寅打赌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对不起,我妈她…”赵灵雁面露尴尬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老妈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丢人。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是跟妈开个玩笑。”韩寅笑着说道。

    “灵雁,你不上来看看吗?”王凤琴推开车门下车,兴高采烈地问道。

    “不了,天这么黑,明天再看吧。”赵灵雁摇摇头,她可不敢告诉她妈自己都坐过好几回了。

    “对,明天白天慢慢看,反正这车是你的了!”王凤琴又把头转向韩寅说道:“韩寅,你刚才说车是给灵雁买的,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你可不要反悔。”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话算话。”韩寅笑道。

    “妈,车是韩寅自己挣的,他现在也开始慢慢在外面做上生意了,没有车办点什么事肯定不方便。”赵灵雁急忙说道。

    “车库不是有他的电动车吗?我看骑电动车办事效率更高,一点不堵。”王凤琴理所当然地说道。

    没有家族人脉的生意哪有那么容易,这辆车的钱还不知道这个废物从哪儿倒腾来的,弄不好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纯粹靠运气。一个人的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以后是亏是赚还不好说,王凤琴认为眼下自然是能抓到一点算一点。

    赵灵雁刚想说话,被韩寅的眼神及时制止。

    “妈说得对,我骑电动车早都习惯了。灵雁你现在是公司市场发展部经理,经常要出去办事,甚至还要跑工地,整天风吹日晒的,你比我更需要这辆车。”韩寅故意说道。

    “可是…”赵灵雁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别可是了,灵雁,他毁了你的大好前程,区区一辆车远远不足以弥补你的损失,所以他给你什么都是你应得的!”王凤琴强调道。

    吃到嘴里的肉岂有吐出来的道理。

    赵灵雁孤掌难鸣,只得放弃争辩。

    韩寅心底暖暖的,刚才赵灵雁跟她妈说的话,分明就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的。

    回到家后韩寅麻利地把碗筷收拾了,洗碗的时候老丈人赵国林史无前例地凑到他跟前小声问道:“这车你总共花了多少钱?”

    “五十六万。”韩寅答道。

    “这么贵呢!”赵国廷感叹道。

    韩寅笑了笑,他有些同情他这个老丈人,明明曾经也是个小富二代,虽然是私生子,但凡有点心机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发动机多大马力的?百公里油耗多少?”赵国廷又问道。

    “我不太清楚这些,随便买的。”韩寅说道。

    “这么贵的车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买了呢,肯定得事先弄清楚配置和性能啊!”赵国廷震惊了,这又不是去菜场买块豆腐,怎么能这么随意呢。

    “爸,您说得对,下次我一定注意。”韩寅有些尴尬地说道,买辆Q5对他来说还真跟买块豆腐差不多,代步而已,有必要弄得那么复杂吗?

    “下次?你还有下次?口气真不小。”赵国廷觉得跟他这个女婿话不投机半句多,悻悻地走了。

    韩寅无奈地摇摇头,继续洗碗。

    “你太不懂车了,要是真有下次,一定要带上我!”赵国廷走到客厅又回过头对着韩寅的后背喊道。

    “我争取吧。”韩寅头也不回地说道。

    韩寅憋着笑,他这个老丈人整天在手机上看测评汽车的视频,时间久了还真把自己也当成一个懂车的专家了。

    韩寅收拾完厨房,又去快速地冲了个澡,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赵灵雁正坐在床上看书,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她沐浴后的香气。

    赵灵雁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睡裙有些宽松,却依然隐藏不住好身材,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韩寅的喉咙发干,忍不住心中咒骂,这该死的夏天,每个夜晚对他来说都异常难熬。

    等韩寅躺到地上后,赵灵雁轻轻放下手中的书。

    “你干嘛要告诉爸妈买车的事?”赵灵雁说出心中疑惑,在她看来韩寅今晚完全是自找麻烦。

    “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韩寅说道。

    “这不是你选择主动说出来的原因。”赵灵雁说道,她可没那么好敷衍。

    “其实我是想让你收下这辆车,它原本就是特意为你买的。”韩寅只得老实交代。

    “所以你就故意在我爸妈面前宣布,让我没法不答应?”赵灵雁问道。

    “是的,你一直拒绝,我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韩寅一脸无辜地说道。

    “韩寅,以前真没发现,你还挺会耍心眼的啊?”赵灵雁歪着身子盯着床下的韩寅说道。

    “呃,我这是突然之间灵光一闪,谈不上耍心眼吧?”韩寅下意识地摸摸鼻子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给我买车是像我妈说的,为了弥补我吗?”赵灵雁问道。

    “说实话买车的时候没想那么多。”韩寅如实回答。

    “那你是?”赵灵雁追问道。

    “跑工地风吹日晒,不适你。”韩寅回答道。

    “怎么就不适合?别人能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赵灵雁不甘心,继续追问道。

    韩寅被追问得有些奇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天坐在他电动车后座上的赵灵雁了,眼中有光。

    “你这么漂亮,我怕你晒黑了。”韩寅顿了顿说道。

    赵灵雁心中切了一声,这家伙明明是在心疼她,嘴上却不愿意承认,死鸭子嘴硬。

    不过韩寅刚刚承认并不是出于愧疚的弥补,反而让赵灵雁很是满意。

    这一刻赵灵雁忘记了那个日益临近的三年之约。

    这是他第一次夸她漂亮,就因为怕她晒黑专门给她买车,赵灵雁觉得这个男人心中应该是有她的。

    韩寅的回答跟她潜意识里想要的答案非常接近,赵灵雁自己都没察觉自己脸上的笑意有多浓厚,心满意足地关灯睡觉。

    躺在地上的韩寅却很是不解,这女人怎么说不理人就不理人了?是在怪他的关心太过霸道吗?

    “那个…车钥匙我就放在门口的鞋柜上了。”黑暗中韩寅没话找话道。

    “不用告诉我。”赵灵雁说道。

    此话一出,韩寅心中顿时觉得胸口堵得慌,三年了,就算两个人没有夫妻之实,起码也能有点日夜相对的情谊吧,赵灵雁就这么抗拒他的一片好意吗?

    “对不起。”韩寅黯然说道,赵灵雁大概是怪自己不容拒绝的送礼方式过于强势了。

    “我车技不好,你要是有空就送我上班。”赵灵雁抿着嘴唇说道。

    黑暗掩饰了她脸上的娇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