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医色生香凌岳

作者:骑鱼看猪 | 现代言情

收藏

  《医色流香》小说的主角是凌岳美幸秋,医色流香是由作者骑鱼看猪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医色流香讲诉了:所以三岁的一句戏言他真的做了妇科医生,他一身超凡的中医神术却成了国外出国留学的归来时的妇科专家,这让他欲哭无泪,但是随着一个个美女登门看诊,他心态调整后的迅速。在病床旁的监护仪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病人身体的各项数据指标都已在逐渐恢复正常,就连病人的脸色,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为健康的红润,这和刚才危在旦夕的险情简直判若两人。。

《医色生香》小说凌岳叶月秋全文在线阅读

    《医色流香》的主角是凌岳美幸秋,由作者骑鱼看猪所写。这里为您提供更多医色流香小说凌岳美幸秋全文在线阅读。医色流香精挑:美幸秋轻轻一愣,一直到确认凌岳并也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后,眼中适才闪现出一抹极深的厌恶,随后冷冷地说。...

    《医色生香》的主角是凌岳叶月秋,由作者骑鱼看猪所写。这里为您提供医色生香小说凌岳叶月秋全文在线阅读。医色生香精选:叶月秋微微一愣,直到确定凌岳并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后,眼中方才闪过一抹极深的厌恶,随即冷冷说道。

    “你?”

    叶月秋微微一愣,直到确定凌岳并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后,眼中方才闪过一抹极深的厌恶,随即冷冷说道。

    “凌岳,如果你是从院长那里听到了什么的话,那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因为……”

    “因为什么?是因为你讨厌我?还是因为...你根本不喜欢男人?”凌岳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叶月秋,但眼里的锐利目光,却仿佛能透过叶月秋冰山一般坚固冰冷的外表,直刺对方不堪一击的心灵痛处。

    其实早在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凌岳就对叶月秋眼眸深处的那抹冷漠尤为印象深刻,只不过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穿无菌服的原因,所以并没有把叶月秋的冷淡态度往其他方面想。

    不过随着后面进一步的接触,凌岳发现,叶月秋似乎是不光对自己一个人态度冷淡,就连面对吴东林这位最高领导的时候,她的态度依旧是没有丝毫转变,甚至还隐隐透露出几分厌恶与反感的情绪,这就让凌岳感到很反常了。

    再后来,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推测,在医院食堂吃完午饭后,凌岳便借着帮小护士们干杂活的机会,开始打听起有关叶月秋在医院内的八卦传闻来。

    而有意思的是,在这些花边新闻里面,凌岳听到得最多的,居然是最近哪家的公子哥又追求叶月秋无果,或者哪位公认年轻有为的男医生又在她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等等之类的笑话。

    甚至更有传言说,叶月秋之所以直到现在还是单身,根本不是因为她还没找到喜欢的人,而是因为她有特殊癖好,喜欢的根本就不是男人。

    “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那是我的自由,没必要告诉你吧?”叶月秋皱了皱眉,她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已经多次表明过态度了,可为什么有些男人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对自己死缠烂打,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加厌恶他们吗?

    “叶小姐,我想你可能对我产生了一点误解。”凌岳摆了摆手,一脸信誓旦旦地说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想泡你,而是因为我想帮你,并且就目前而言,也只有我能帮你!”

    凌岳自信的语气触怒了叶月秋:“帮我?真是笑话,你能帮我什么,我又有什么需要你来帮?”

    “有,你有病!”凌岳回应道。

    “神经病。”叶月秋冷着脸起身就准备离开,她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是莫名其妙,大下午的跑过来打扰别人休息就算了,还说别人有病,他有病还差不多!

    “不是神经病,而是这里有病!”凌岳郁闷地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想要既善意又委婉地帮助叶月秋纠正她的错误认知。

    只可惜叶月秋却是根本没领悟到凌岳的良苦用心,反而是态度愈发冰冷了:“我心里有没有病我不知道,但我百分百肯定你脑子绝对有病,让开,我要去查病房了!”

    说完,叶月秋伸出手就要推开凌岳朝门外走去,但却被凌岳一把抓住了皓腕。

    “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叶月秋又惊又怒地道。

    她还是头一次遇见像凌岳这么蛮不讲理的男人,以前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要自己表现出明显不快的情绪,那些男人们或多或少都会讲究一些绅士风度,要么知难而退,要么黑着脸保持沉默。

    可凌岳现在却是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这让叶月秋心里生气的同时,又难免会感觉到一丝忐忑——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在这里就想把我怎么样吧?

    凌岳懒得跟叶月秋多说废话,直接用蛮力强行将她推到墙边,使其陷入退无可退的地步,然后厉声说道:“我想你现在可能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第一,你有病,而且是很严重的心理疾病,第二,我有药,所以现在应该是你求着我来治好你,而不是我来求你,明白?”

    “可笑,我有没有得病难道我自己还不清楚吗,还用得着你来提醒?别忘了,我也是一个医生!”

    “正因为你也是个医生,所以你才更不清楚你已经病了的这个事实,或者更准确点说,是你已经隐约察觉到你心理出现了问题,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你不愿意去正视,甚至完全否认了这个现实,不是吗?”

    “你胡说,我没有得病,更不会自欺欺人!”

    “呵,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就像是一个明明犯了错却抵死不认的小学生,作为一位专业且足够高明的大夫,我的患者得没得病,我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你——”

    “你什么你,我有说错一句话吗,你敢说你现在的心理状态是正常的,一点问题没有?”

    “我…”

    叶月秋张了张嘴,但终究还是把反驳的话咽了回去。她确实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更没有说谎的天赋,所以每当一些她不想面对的事情发展到她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她往往都是选择沉默。

    “你以为你不说话就可以蒙混过去了?真是幼稚,你病得到底有多严重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就这么想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好,就算你自己不在乎,可你的亲人朋友呢,你就忍心让他们一直为你伤心?”

    “我没有亲人,更不需要朋友!”叶月秋紧紧攥着拳头,眼里透露出一股压抑到极致的愤怒,似乎是联想起了某段不太好的经历。

    凌岳双眼微微一眯,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触摸到对方之所以厌恶,甚至仇恨男性的真相了,于是便不动声色地设置好一个心理陷阱,压低着声音,仿佛能直刺人的内心:“你父亲怎么了,他...对你不好么?”

    果然,一听到“父亲”这两个敏感的字眼,叶月秋的情绪就像是往炸药桶里扔了一颗小火星,立即就爆发了:“你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我没有亲人,更没有父亲,那个人,他根本不配做任何人的父亲!”

    “不会吧?就算他抛弃了你,可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啊,你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至于恶劣到这种程度吧?”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根本...”

    叶月秋就像是一只被碰触到了伤口的小野猫一样冲着凌岳咆哮着,然而她的话才刚刚起了个头,正要说到最重要的地方,却是被一阵突然响起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咚咚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