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该死的无限流

作者:墨草大人 | 灵异恐怖

收藏

  这是一个简单轻松却语带脑的小说,很奇怪的能力和不正常地的系统,暧昧不明的男性伙伴相互交织。渴求自由的却又身陷造梦乐园…笑镇里的人们看上去都忧心重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仿佛一直有什么事情在压迫着他们,让他们十分的不安和紧张。。

该死的无限流最新章节_ 迷雾

    但是追不上啊……我肯定要杀……跑得可真快……杀了它……呼呼……巨型鬼婴的极限速度竟然比凯尔的极限速度还得快上一筹,二者在屋内疯狂的追逐后,相继冲进了木屋。哈啊……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不断地追上的凯尔突然停了下去,巨魔影谨慎小心地望着他。...
    还是追不上啊……我一定要杀……跑得可真快……杀了它……呼呼……巨型鬼婴的极限速度居然比凯尔的极限速度还要快上一筹,二者在屋内追逐后,先后冲出了木屋。哈啊……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不断追赶的凯尔突然停了下来,巨鬼影谨慎地看着他。只见凯尔怪叫一声,身体突然像充了气的娃娃……嗯……气球一样地涨大了半圈。然后“噗”一下,分开化成了三个小一点的黑色凯尔,大概每一个的身材也在半米左右。嗯?巨型鬼婴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不过它现在已经回复了7成战斗力,基本上是不会有太大的问………“嘎吱”!空气直接被捏响,一只筋肉盘虬的黑色右手出现在巨型鬼婴的面前捏住它的面门,巨大的力气即使是它坚硬无比的头骨也微微变形。它痛得大力甩头企图甩开那手,可是,那手用力一甩就将它甩至空中,然后三条腿(分别属于三个凯尔)同时踢在它的腹部,使它再度急速上升。看着地下急速缩小的景物和正在屈膝准备起跳的凯尔,巨型鬼婴思维一片茫然。怎么会!他的速度怎么可能变得这样快……巨型鬼婴非常不解,但此刻显然也不是什么思考的最佳时机。“死!”模糊不清地三声死喊出,原本各自一方的三道身影顿时合为一处,用一种比巨型鬼婴上升更快的速度飞至高空同时出拳,击在那无法反抗的巨型鬼婴身上。“咚”。凯尔们一齐落地。“啪叽”。巨型鬼婴跟着落地,还在像一条上岸的鱼一样跳动挣扎。然,在凯尔们收拳起身的一刹那。瞳孔收缩,巨型鬼婴咧嘴。“啪”。那巨型鬼婴从头到脚整个炸开,散布到空气中去,连一丝完好的地方都找不出来。接着,三道身影合为一处。凯尔的身躯原地晃了两晃,接着轰然倒地,生死不明。…………………………………………………………话分两段,且看庄星彦这边的状况。张恋雪背着昏迷中的楚车干走在最前面,由于楚车干被之前一只鬼婴“榨干了”,所以并不是很重,连张恋雪这个没什么肌肉的这个平面模特都可以轻松负担得起来他。“喂,色魔啊,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好意思让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去背这么重一个男人。”张恋雪用一只手扶着背上的楚车干,一边气喘如牛地抱怨着。而在队伍最后的庄星彦将右手背在背后,左手用小刀耍了个花,哼着小曲,眼神左右飘忽着道:“那啥其实我是在警惕周围的情况,万一蹦出再一只鬼婴——”“歘!”(这个字念chua)话还没说完呢,庄星彦的眼神就突然锐利了起来,他用紧盯着一处灌木,将小刀从左手换到右手,将它飞掷了出去。没扔中,一只鬼婴被惊走。“鬼婴!”马思思惊叫。“我的小刀!!!算了……其实原本就已经不属于我了吧……色魔,你快去捡啊!你在干什么,你怎么了?”庄星彦拿出一个板凳,扶着额头慢慢地坐下。“血!”马思思大声惊叫了起来指着庄星彦的背后。一路的血迹,庄星彦的右手之前为了保护张恋雪就被鬼婴咬伤了,现在一用力,才愈合的伤口又崩开了,斑斑点点,血流不止。“大丈夫?(没事吧?)怎么这么多血!”张恋雪担心地问道。“没事。”庄星彦摆摆手,“当然没事,每个月都有………”他的身体摇晃了起来,眼前开始模糊,他想拿补血的药剂,却没有力气动了,“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张恋雪急忙拿出了,“你快喝下去!”“不………我不喝……”庄星彦越发虚弱了。“为什么!!!”“因为……没有……吸管……”庄星彦说完眼睛一闭,身体一软就从板凳上摔下,倒在了地下。这下两个女生彻底慌了神,看着两个都晕倒在地的男人束手无策。庄星彦醒的时候还好,这突然晕倒了,让两个女生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怎么办,往哪里走?”马思思求助似地看向张恋雪,整个人处于接近崩溃的。张恋雪怔怔地看着那个说,倒就倒的男人,半晌才说:“你背着楚车干吧,他肯定轻一点,我来背着庄星彦。我们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往前走。”“好。”马思思慌忙点头,从张恋雪的背上接过出楚车干,而张恋雪则拉起了庄星彦,把他拽到自己的背上,咬牙前行。沉,真特么的沉……张恋雪才背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的肩膀快要断掉了,而且腰也在向自己抗议罢工。“平时你都在吃些什么啊?怎么这么重你也不减减肥。”虽然感受到了庄星彦身上全都是肌肉,但还是好重啊,张恋雪忍不住吐槽。村庄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起雾了。“人家都是男人背着幸福的女孩子,你是让我背着你个死男人。还有思思姐帮我把庄星彦腰间的小刀拿下来,可能是刀柄搁着我我腰,让我很不舒服。”“恋雪,嗯……小刀一直在我这里。”马思思答道,“喏,给你。”接过小刀,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庄星彦,张恋雪面无表情的憋出一句:“你厉害。”当然,她内心什么情绪就不知道了。雾越来越浓了。不管是木木还是树林都藏进了浓雾中,逐渐失去了踪迹。紧张焦躁的情绪,在,马思思和张恋雪的心中蔓延,如同在阴暗处爬行的爬山虎一样,悄然伸出自己的触须,缠绕着,勾上二人的心房,左心室,右瓣膜……“艹,老娘我不走了!”马思思重重地把楚车干一把甩到了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尖叫大喊。“怎么突然间就……”“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背他啊!他是谁呀?要是我的3个男朋友在这里,还要我自己动手吗?哼,我要回家………呜呜呜……”马思思,说着就悲从心生,嚎啕大哭了起来。雾气像水一般,轻轻一拨就可以搅动起来。已经基本上看不清什么了,连站在对面的马思思,张恋雪都看不太清楚。张恋雪矗立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听着马思思的哭闹。渐渐的,渐渐的,背着庄星彦也让她腰酸背痛。无名业火也从心中冒起,她晃晃脑袋,稍微清醒了一点。但是这时,她仿佛听见了有人在她耳边低语。“放下那个你才认识不多久的男人,自己离开吧……”那声音仿佛是有魔力的,如同海底的塞壬的歌唱,让人沉醉。“不,不……”张恋雪下意识地松开背上的庄星彦,蹲下身来捂住面孔喊道:“别说了,我不想听。”后者则软塌塌的倒在地上。“他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因为他,你才会走得这么慢。都是因为他,你才会腰酸背痛。都是因为他,你才会迷路。”“不对……不是这样的,不对……不……对……对……对吗?”张恋雪的眼睛迷茫了起来。“杀了他,杀了他吧,只要杀了他这一切的噩梦就停止了,你也可以回到你原来的世界和你的家人在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道微风穿过了张恋雪的发丝,带来了这句耳语。“爸爸,妈妈。”张恋雪失神地重复着。从腰间拿起那把,她的眼睛开始发红。“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杀杀杀杀杀!”那声音越发的急促起来,似歌唱般的动人。张恋雪的眼睛完全变成了红色,她一步步地走向庄星彦,而庄星彦的胸膛,则大开着,没有任何的防备,就像浴室里的小萝莉一样,任人宰割。“杀!”终于,歌唱来到了高音部分,节奏也达到最快,随着这最后一次颤颤的高音,钻进了张恋雪的耳膜,她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小刀,那把刀的刀尖还在向下流着血。血?谁的血?鬼婴的血?庄星彦的血?还是他们混合在一起的血?张恋雪的眼睛红色褪去,脸上浮现出挣扎之意,举刀的手也剧烈的颤抖起来。她回想起自己从新手礼包道具中抽出了一把小刀,非常的开心。再到后来被一个男人给抢走了,她非常无奈。最后这个男人用她的小刀,来拼命地保护着她,她非常感动。“这把刀,我认识。”她对自己说。和她同处一张床上谈话的庄星彦,逗弄小猫的庄星彦,站在窗口边对她笑的庄星彦,把手臂伸入鬼婴口里并且绞杀鬼婴的庄星彦。“这个人,我认识。”她低下头道。“不要犹豫,快下手啊!”那美妙的嗓音又徐徐传来。张恋雪的眼睛再度变成红色,她不想拿起小刀。“好难受,头好痛。”抓小刀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松开了豆大的汗珠从张恋雪的鬓角流下。她银牙紧咬,浑身就像从游泳池里刚捞出来的一样,衣服全部都湿透了。突然,一副画面强行闯入了她的脑海。那是没有穿衣服,对她快乐抖动着马赛克的庄星彦。“卧槽?”画面破碎,浓雾散去,眼中的血色终于彻底褪去。张恋雪大口呼吸着周围的新鲜空气,双腿一软,侧跪着坐在了地下,看着面前那个差点被她杀死的男人,她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个时候马思思还在拼命的“殴打着”楚车干,由于没有武器,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用。浓雾散去一小会儿,马思思也停下了挥动拳头。“刚刚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打完不认人吗?”张恋雪笑笑,“不过没事,什么事也没有。”“不过,刚刚到底怎么了,是雾在影响我们的思维吗?”张恋雪暗自思索。一道人影出现,快速地接近了张恋雪等人。张恋雪抬头看向远处,惊喜却虚弱地大喊:“凯尔大哥,我们在这里!你没事吧!”凯尔却不说话,一昧接近众人。“嗯?”张恋雪起了疑惑之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