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该死的无限流

作者:墨草大人 | 灵异恐怖

收藏

  这是一个简单轻松却语带脑的小说,很奇怪的能力和不正常地的系统,暧昧不明的男性伙伴相互交织。渴求自由的却又身陷造梦乐园…笑镇里的人们看上去都忧心重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仿佛一直有什么事情在压迫着他们,让他们十分的不安和紧张。。

该死的无限流在线阅读_ 逃离木屋

    木屋二楼的气氛极其很紧张,放佛能听到低沉的背景音乐悄悄响了,战斗中的预兆慢慢的滋长。实则漫不经心的庄星彦戏玩小刀,周身却攀起一股“势”,进而威慑着众鬼婴敢见状直接攻击他。的话狼人王凯尔在此,他肯定会大吃一惊。所以,庄星彦竟然无师自通的拥用了“势”...
    木屋二楼的气氛极为紧张,仿佛能够听见急促的背景音乐悄然响起,战斗的预兆慢慢滋生。看似漫不经心的庄星彦耍玩小刀,周身却攀起一股“势”,从而震慑着众鬼婴不敢上前攻击他。如果狼人王凯尔在此,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庄星彦居然无师自通的拥有了“势”!这可是能够算是一种技能的本领啊。即使是在造梦空间内想学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长年从事某一种职业的人,会培养起一种“势”。不同的人,形成的“势”差别很大。“杀意”、“威胁”、“震慑”、“信仰”……甚至圣光也是对于“势”的一种灵活的运用而已。但是,庄星彦的“势”和他们的都不一样,那是一种不含任何情绪的“势”,就好像使用者没有这些情绪一样。如果说硬要描述的话,那只是单纯的“老子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老子就是不让你过来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无赖式的“势”。相持了一会儿,领头的那个鬼婴终于按捺不住,龇牙咧嘴地露出了一口又小又密集的牙齿,从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招呼边上的鬼婴先扑上去试探一下。“来了啊。”庄星彦看着急速接近的鬼婴,腰部轻轻向后一仰,呼啸而来的鬼婴就恰好擦着他的头皮飞过。那鬼婴落地后又直接做出了攻击的状态,却发现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它。它想再向前扑去想直击那个男人的背后,却感觉到肚皮一凉,原来它的肚子在擦身而过的那个时刻已经被那个年轻的男人一刀划开,肠子流了一地,它不甘的虚弱倒地。另一只在两边墙上左右跳动的鬼婴,忽的从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飞扑而来。庄星彦嗤笑一声,在仰身的状态中,将右手的小刀在空中急速地打转然后完美地甩到左手。再用右手顺着那鬼婴的速度轻轻一转,打破了它原来运动的轨迹,又把它从腋下抽拉向了另外一边。接着左手干净利落地把小刀插进了它的脖子里面,溅得自己一身的污血。“唔……好脏啊,你们知道吗?我可是一个有洁癖的男人呢!所以你们知道把我惹生气的下场是什么吗?哈哈哈……那就是死啊!嘿嘿嘿嘿……哦,对了,突然忘记了,我是没有‘愤怒’这种感觉的哟。”怎么一点都听不懂这个男人在说些什么啊!鬼婴们集体大脑当机。庄星彦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污血,喃喃说道:“该死的,你们这些孤儿也正是可怜,就让我来解脱你们吧。虽然过程可能会有些疼,但是一旦插进去了就不疼了。”庄星彦只是简单地向前踏了一小步,鬼婴们却觉得庄星彦的“势”又莫名地拔高了一大截。危险!一起上!这是鬼婴们集体的想法,领头的那只鬼婴更是直接冲了上去!“来吧!你要战便战,我的子孙千千万!”庄星彦说了一句有内涵的垃圾话之后,又猛的高喝一声“波纹疾走!”只见,他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儿叮当也不及其他播放器”之势勇猛地冲向了众鬼婴……呃……的反方向。那是窗户。“卧槽!”这是几只鬼婴们心里的独白,“我们裤子都没穿,你就给我们看这个!!!”“再见啦,下次在和你们这些萝莉聊聊人生和理想啦!”庄星彦临走之前不忘放个嘲讽。“呜哇咔!”所有的鬼婴们都愤怒地怪叫着跟着冲向那道跑向窗口的背影。它们紧追不舍,就像对方刨了它们的祖坟一样。别看它们的个头不大,跑起来速度却极快,眼见得那领头的那只的爪子已经快勾住庄星彦的衣角了!一抹奇怪的笑容出现在庄星彦的脸上,就像偷看邻家大姐姐洗澡成功的小男孩一样得意。当然庄星彦是肯定没干过这种事情的……或许吧。就在庄星彦的右脚踏在窗台上并屈起小腿的时候,一只爪子勾住了他的裤脚。全剧终。完结,撒花,哦耶。谢谢大家。当然像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啦!把紧张的背景音乐在再起来,灯光师准备!就在庄星彦的右脚踏在窗台上并屈起小腿,尊称的腿部肌肉猛地一绷,他如一头正在捕食的猎豹一般,突然跃起,左手在窗台上随意的一勾,背后大火迭起,火光四射。“呲啦。”衣角断裂,庄星彦在衣服的撕裂声中腾空而起,背景是熊熊燃燃烧的窗台和那一只由于惯性而刹不住车飞出来的领头鬼婴在下落。作为陪衬的是窗内数只鬼婴的惨叫以及它们来回跳动的重重鬼影。地面上则是目瞪口呆的马思思和张恋雪,当然,还有昏迷中的楚车干。万有引力显然是不想放过庄星彦和那鬼婴的,大地母亲已经向他们敞开了怀抱。时间好像变得很慢,庄星彦畅快地感受着耳边的鬼叫和这种腾空之感。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不了抵挡的……坠落!风在耳边呼啸,庄星彦的左下一点是跟着他跳下来的鬼婴,庄星彦这种时候还惬意地伸出一只手指刮了一下它的脸颊并对它大吼道:“you-ju,i-h!”什么玩意啊!鬼婴彻底傻了,在空中差点忘记挣扎。“嘿呀!”庄星彦的双手紧握在了一截粗壮的树干上,树干由于承受不住庄星彦的重量而向下弯曲,发出恐怖的“嘎吱”声,庄星彦顺着树干的趋势一松手,又迅速地抓住下一层的一段突出的树干,他就这样反反复复的,也算是有惊无险。“啪叽。”那领头鬼婴重重地砸在屋外的土地上,扬起大片的尘土。张恋雪二人惊呼,皆是后退了几步。它挣扎着抬起头,向着张恋雪几人爬去。它的上面,是还悬在树上的庄星彦。“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套从天而降的掌法。”那声音渺远而神秘。“如。”庄星彦下了一层。“来。”又是一层。“神!”一直穿着旅游鞋的脚从天而降,准确无误地把那只鬼婴的头颅像踩西瓜一样踩烂,污血四溅,红白相间的脑浆瞬间就流了出来。整个身子就像一块被洗烂的臭抹布一样令人恶心和难受。“脚掌。”庄星彦直起身来满意地说完这句。“不过,它的脑壳怎么这么脆呀!真特么恶心,把凯尔姐给我的鞋子都弄脏了。”他一脸嫌弃的样子说。凯尔姐是什么鬼?张恋雪傻了,马思思是彻底不会说话了。“哟,你们没事吧!”仿佛才想起来一样,庄星彦对张恋雪她们说。张恋雪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男人这么可怕?平常和她打闹吵架的男人此时却像陌生人一样的和自己谈笑风生,这种气度比凯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是,这样的庄星彦也很恐怖啊。“你不会下次斗嘴斗不过我捅我一刀吧……”“哈哈,不会,最多捅你几百‘棍’哟。”“我打!”张恋雪挥拳。“哦……我的胃。”好,让我们看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庄星彦之前布置了啥。其实早在昨天晚上,庄星彦就是考了,如果在这里发生危险应该如何逃生。那只黑猫小白上来的路线,给他了提示。是树,他注意到了靠近窗台的一颗树。如果安倍昨晚杀上来,他也会从那里逃离。因为他推测这种高度,就算让他直接跳下去,他都能用一些卸力的东西把伤害减小很多,甚至减小到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以保持大部分战力。而且在和张恋雪他们谈话的过程中,他就在窗台上布置了食用油,油当然是从日用品礼包中拿出来的了。不仅如此,他还拿出一把锤子和几把钉子,在那窗台下面的墙壁上布置了一个万针阵,庄星彦称呼这些针为“爆你菊花针”(暴雨梨花针)。庄星彦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日用品礼包了,里面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再然后,他先是犯贱引诱鬼婴们来追他,接着跳上窗台,利用惯性让一些收不住脚的鬼婴们撞到针上。从系统的提示音来看也杀死了两只鬼婴,获得一百节操点。左手掏出张恋雪的打火机点着窗台上的油,阻挡鬼婴们继续追下来。而那只跟着他一起坠落,庄星彦认为是高级鬼婴的,系统却只给了这样的提示,结果让庄星彦不由有些悻悻然。木屋二楼,大火燃烧。仅剩的几只鬼婴们看着庄星彦离开的窗台,互相楞楞地对视,最后,一只鬼婴“呜哇咔”了一声,就都又退了出去,准备协助同伴击杀狼人王凯尔。可是啊,这似乎不是一个好决定呢……全部都死光了,一楼所有的鬼婴,除了最大的巨型鬼婴还活着,其他的鬼婴全都变成了几乎无法认出来形状的“物件”,七横八竖的散落在一楼大厅的何处,惨不忍睹。发生了什么?和巨型鬼婴相向而立的是一道浑身黝黑的人影——凯尔。一人一鬼婴你来我往,一会儿战在一处,一会儿又暂时分开,而刚出现的鬼婴们几乎就是凯尔的出气筒,没几秒就全死光了。巨型鬼婴看着自己同类的死亡,没有任何营救的意图,只是回复了力气,想找机会干掉凯尔。可是,突然而来的变化让它的计划落空了。不知从何时起,空气中的负面情绪几乎都要实体化了,粘稠得让人觉得像是在厚重的液体中,从凯尔身上传来的“势”使得巨型鬼婴越发不安,它龇龇牙,有些动摇了。心像世界中,本来轻轻松松能抵御黑暗侵蚀的凯尔精神本体,正幻化出一个吊床躺在上面休息,这时,黑暗中突然窜出几根触手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凯尔只来得及喊出一句“我靠尼玛得”就彻底被黑色包裹住了,拖拽进了无尽黑暗之中。外界,凯尔外面的眼中最后一丝清明也消失殆尽。……………………………………………“快走,我感觉好像有啥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庄星彦打了个寒颤对众女道,“好像是凯尔姐肠子给鬼婴掏出来了。”即使全身缠绕了黑暗,凯尔失去意识的身躯也无意识地打了个喷嚏,四下环顾无法找到诅咒自己的人,然后只好将饱含杀机的目光看向巨型鬼婴。顿时,巨型鬼婴觉得不寒而栗。我好像没招惹他吧……他怎么突然被惹毛了……巨型鬼婴无不委屈地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