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该死的无限流

作者:墨草大人 | 灵异恐怖

收藏

  这是一个简单轻松却语带脑的小说,很奇怪的能力和不正常地的系统,暧昧不明的男性伙伴相互交织。渴求自由的却又身陷造梦乐园…笑镇里的人们看上去都忧心重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仿佛一直有什么事情在压迫着他们,让他们十分的不安和紧张。。

该死的无限流全文免费阅读_ 全魔兽化

    “如果,是你们这些怪物让我置放的窃听设备系统失灵的吧,还啊出乎意料的令人恼怒。”凯尔望着急速逼近的巨型鬼婴,云淡风轻地埋怨着,放佛他有持无恐通常,除了什么很厉害的后招也没使出似的。那巨鬼婴狂吼一声,染着鲜血的钢铁巨爪呼啸声而来,卷过的腥风和烟尘狠...
    “那么,就是你们这些怪物让我安放的窃听设备失灵的吧,还真是意外的令人恼火。”凯尔看着急速接近的巨型鬼婴,风轻云淡地抱怨着,仿佛他有持无恐一般,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招没有使出来似的。那巨鬼婴怪叫一声,染着鲜血的钢铁巨爪呼啸而来,卷起的腥风和烟尘狠狠地打击到凯尔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是淡然,亦或是漠视的面容上。就如一颗石子无法在广阔的海洋上惊起波澜不惊,可是,对比凯尔和巨型鬼婴的体型,这仿佛又是不科学的。心念一动,另一个凯尔分身主动消失了,化作一团银白色的纯净能量消散在天地间。凯尔面对强敌,竟然主动解散了一大助力,为什么?叹口气,看着离他不到一米的巨型鬼婴,凯尔默默扫视着在2楼苦战的新人们,心说我不得不暂时放你们自生自灭了。希望他们可以活下来,就是这样。巨型鬼影的利爪,甚至已经可以接近到凯尔的鼻尖了,凯尔仍然无动于衷,眼神中甚至有一种………嘲弄?“狼魂卍解高段……可惜不能和分身同时使用啊。”凯尔轻声吐出这几个字,然后又立即补充道:“。”巨型鬼婴有些慌乱地瞪大了眼睛。…………………………………………它在那里潜伏了很久很久了。趴在天花板的暗处,看着对面的同伴按耐不住,移动到一个手上拿着火器的女人头顶落下,再快被一个可怕的年轻男子一刀杀死,它仍按兵不动。为什么它不选马思思呢?因为那个女人吓尿了,身上一股骚味,它可是个有追求的高级鬼婴,当然是下不了口的。不选庄星彦是它感受到了这个男子有一股令它极为忌惮的力量始终缠绕在他身上,不,不止是一股,是有两股属性和来源都相似却不相同的力量缭绕其身。所以保险起见,它还是选择放弃攻击这个奇怪的家伙。那它为何不选昏迷中的楚车干呢?因为它理智地分析了楚车干始终处于中间位置,所以不易偷袭的………才怪呢。只是因为,一个被喝过的酸奶瓶你再怎么吸也只有一点啊!所以,它看中了处在楼梯边缘战斗的张恋雪。就是现在!趁着那年轻男子手刃它自己同伴且张恋雪放松警惕的的时候,它动了。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这恰恰是用来形容它的,灵活的身躯如游鱼般游动,像在黑夜里游荡的暗夜亡魂一样,来到了另一个女人张恋雪的身边。“呜嘎!”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别的鬼婴出手都是大叫一句“呜哇咔”,只有它是个特例,喊出来的声音是和其他婴不一样的“呜嘎”,可见它的特殊性!近了,近了!马思思第一个发现了危险,但见佳人眼看就要命荡虎口,马思思除了尖叫也只是尖叫,心底的软弱让她甚至无法做到出声提醒张恋雪。面朝楼梯的张恋雪也发觉了事情的不对,似乎有一大片阴影突然投射在她的头上。张恋雪下意识惊恐地抬头,却看到有一只张牙舞爪的鬼婴正在利用重力加速度飞速的接近她。张恋雪本是想跑的,可是,突然有一股懦弱在她的心中涌现,使她根本无法动弹,只得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来收割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那鬼婴见胜券在握,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狰狞笑容。在张恋雪的脑海中,回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回放起来。原来,听说人快死之前,时间过得很慢,是真的啊。从幼年是她穿着粉红色小裙子最开心的一次郊游,到结交一个朋友再分散,又到她父亲的去世和葬礼上的哭泣,再到那天闺蜜抢走她原本心爱的男友使她哭得昏天黑地………回忆像是坐上了特快列车在她脑海里轰然经过,又如有人按下了摄像机的快进却忘记了关上。那鬼婴离她距离只有不到三十公分了,而她的回忆还是没有停止,一幕幕的悲欢离合还在上映………一直放映……最终定格到一个坏笑的男人和他的马赛克上。“什么玩意!老娘我怎么会想起这个啊!”恶风已至,张恋雪甚至看到了鬼婴张开了巨口,显露出锋利的犬牙,将温热腥臭的气息喷吐在她洁白的面容上,马上就可以品尝到鲜血了,鬼婴这样想着。“老娘还是处女啊,不想死!”张恋雪扯着嗓子闭眼大叫了一声,听天由命了。但见!横空一刀闪电托出,如同游龙戏水,白鸟惊空一般准确无误地生生插入鬼婴张开的嘴里!而重力的作用下,庄星彦手持的那把小刀几近全根没入!鬼婴满脸的不相信,甚至忘记了尖叫“呜嘎”来表达情绪,不过它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嘴巴里流着污血,试图在彻底死亡前给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多造成一些伤害,让他感受痛苦。“所以说,你只要不是处女马上就可以死啦?”庄星彦的笑容很是灿烂,“那我可以帮你啊!”四爪齐挠,生满倒刺的大口反复开合,残忍地将这个男人的手臂弄得鲜血淋漓。可是,就连这个愿望,它发现很快也成了奢望。这男人仍脸带笑容,即使右手被它的利齿挤压磨去血肉,也没有一丝痛意在他脸上显现出来,说话的声音也不曾抖动过。“咔咔咔………”血沫子从口中流出,它动弹不了,腿脚无力地在空中踢踏。只看那男人伸出左手的食指在它的小鼻子上轻轻一刮,用一种极宠溺的声音说:“你这个磨人手臂的小妖精,知道我尺寸大,但你把嘴巴张得那么大,不疼呢?”疼!疼死啦!反倒是你怎么不疼啊!还有磨人手臂的小妖精又是什么啊!鬼婴无法说话,只得用怨恨的眼神盯着庄星彦。“啧啧啧……瞧这幽怨的小眼神!啊,卡哇伊呐!”庄星彦夸张地感叹着,那做作下贱的语气令鬼婴一口老血翻涌而上。它说出他鬼生中最后一句台词,这句话中饱含它对生者的痛恨,对庄星彦的痛恨,对万事万物的痛恨,这句话就是:“呜嘎!”脖子一歪,它心怀不甘的永远不再挣扎了,可悲地给庄星彦气得死不瞑目。系统提示及时送上,但是,似乎有些不对的地方。“滴答。滴答。”庄星彦高举手臂上的鲜血混合着鬼婴的污血滴下,落在张恋雪还仰着的脸上,处于震惊之中的张恋雪,默默地看着庄星彦,她想问,你为什么要这样来救我,但是张张口,又闭上了。最后,千万万语汇成颤抖的一个问题:“疼吗?”“唔,如果你要这样问的话……”庄星彦一甩手,把鬼婴的死尸从自己的手臂上甩脱,拔下小刀。那鬼婴尸体滑落的时候,牙齿还卡在庄星彦的手臂上,并且带下来一块肉,庄星彦皱皱眉头看着鬼婴的尸体,补充道:“……它应该是很疼的。”“………那你呢,你疼吗?”庄星彦捏捏自己的右臂,估量一下伤口,发现还挺严重的,由于伤口是撕裂性的,所以,伤口不宜包扎、缝合。不过还好,没有侵入大血管。于是他拿出看了一眼,又放回去了,只拿出来凯尔之前给新人人手一瓶的f级道具拧开盖子灌了下去,他感觉舒服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张恋雪走过去,想检查庄星彦手臂的伤口,她凝视着庄星彦那张因为疼痛和失血而略显苍白的帅气面孔走上前去。但是才迈开一步,就被庄星彦一脚狠狠地踢在小肚子上,痛得直接弯下了腰。surrise!oh,yeah!“操你妹!”这是张恋雪现在的内心独白。什么叫毫无防备地就被击中了,这就是标标准准的毫无防备地被击中了。是庄星彦脑子秀逗了突然犯贱吗?还是说他只喜欢男人而厌恶女人的接近吗?还是说他单纯的是脚抽筋了,想舒展一下腿?众所周知,庄星彦是一个贱人,但是对待女士,他还是一个比较绅士的男人。是什么原因让他狠狠地踹了张恋雪,张恋雪不得而知,她只知道自己一个活色天香的大美人,想投怀送抱,你拒绝也就算了,还给了我一脚,这简直让人想把他给阉掉一万次啊一万次。“嗖”一只拳头大小的舌头猛然穿过了刚刚还是张恋雪脑袋放的地方,冲透了二楼的木墙上,再一闪缩回去。不过,庄星彦这一脚踢的很是地方,既没有让张恋雪伤筋动骨,却也让张恋雪感觉到了疼痛而低下了头。“我靠,还好,你踹了我一下。”张恋雪后怕地说。“哎,没事,你如果愿意我以后天天可以踹你。”收回了刚才的嬉皮笑脸,庄星彦面容异常严肃,当然,这个严肃脸是背对着马思思、张恋雪等人的。原来,就在凯尔说出“”四个字后,凯尔就在一楼消失了,是速度太快了,巨型鬼婴找了半天,身上平白多了无数伤口还没有看到凯尔的踪迹,只能把攻击目标转向二楼众人,希望能借此逼出狼人王凯尔。可是,它的对手毫无出来的意图,巨型鬼婴每一击都落在空处,让它有劲无处可用,烦躁无比。“魔兽化完成率百分之百。”凯尔那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话语响起,陡然出现在一楼一个角落里,巨型鬼婴一看它的敌人终于出现了,舌头一甩直击凯尔!“duang~”一阵金铁交加的碰撞声发出,被击中的凯尔竟然毫发无伤,退也不退一步地扛下舌头的冲击力,他没有抬头。“该死的,凯尔似乎又进入之前的那种狂化状态了,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庄星彦眯着烟看着一楼的战斗。“呜哇咔!”随着巨型鬼婴的一声号令,没有一只鬼婴在向二楼冲去,隐藏在暗处的鬼婴也都爬了出来。它感到这个自己面前的男人实力莫名其妙地增长了很多,这今巨型鬼婴非常的没有底气。“该死的,说好的新手任务呢!怎么这么难!”心像世界里,现在凯尔正站在一个笼子中间,四周是一片漆黑,只有他所在的地方才有光芒,还是说他是这里的光源。“逼我用出了,可是我之前的任务里暗伤未愈,竟然被黑暗控制了,这下新人们真是困难了,我要试试能不能出去。”说着凯尔用力轰击起了关着他的笼子。良久,竟然给他轰出了一道裂缝,但通过裂缝向外看不是笼子外面的世界,而且本体所在的世界。“恋雪,你带着马思思到昨晚的房间里去,顺便把楚车干也带进入。”“你要和我还有马思思玩双飞吗?”张恋雪吐槽道。“其实我不反对,但是时间不对。”庄星彦语气轻松,但是却加快了语速,转头冲一楼问:“凯子,你还能硬吗?”“破!”凯尔马步运气,双肩一拉,拉大了裂缝,跳将了出去。“哎呀,我去!”刚清醒的凯尔听到庄星彦这句话差点没有躲过巨鬼婴的一次爪击。不过他也被数个小鬼婴缠上了,别小看小鬼婴,虽然相比凯尔它们战力不强,但是胜在数量繁多,况且,周围还有一个巨鬼婴在坐镇呢!“听着,庄星彦!本王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坚挺的男人,没有之一。你们赶快离开,我的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发动一个六亲不认的招数了,你们快走!”凯尔跃起,在狠狠撞在地下,把一众鬼婴从背上打落,瞅准时机对二楼喊到。“我知道了。”点点头,庄星彦冲凯尔吼道:“凯子,下面的这群小萝莉都给你啦,你轻一点啊,还有那个大的御姐,你不要给她征服喽!”然后闪人,带着马思思、张恋雪和浑身皮肤被吸得如老树皮般的楚车干进入了昨晚和张恋雪睡觉的房间,把门用柜子堵上。“靠!”凯尔郁闷地捏死一只小鬼婴,闷声说这哪里看出来是萝莉的,又甩了一只鬼婴扔向巨鬼婴,被它躲开,砸在墙上尸液在墙上弄了一朵番茄汁红玫瑰。“呜哇咔!”巨鬼婴看见二楼的人进屋了,甩头招呼几个小鬼婴爬上去干掉他们。“呜哇咔咔……”几名小鬼婴领命而去。“接下来,就交给黑暗吧。御姐,你,完了。”凯尔遗憾地说,眼白瞬间消失,转而全部染上墨色。“百分之三百。”冷冰冰的话语从凯尔身上不知何处发出,他却没有开口,黑色的魔气像不要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把凯尔全身包围,使凯尔看上去像极了一尊炼狱里出来的邪恶魔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