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二十章 笑面含春心生恨

    “孔爱卿,究竟是何事,让你如此忧心忡忡?”“几日前,驻扎边关的将领传来消息虞国又在蠢蠢欲动,怕是。”莒皇闻此消息,内心一阵惊慌,莒国本就也没多少良将,且始终在边关驻扎,倘若这一次。那莒国这近百年基业将毁于他之手,他还有何面目去见先祖?“众位爱卿莒皇闻此消息,内心一阵慌乱,莒国本就没有多少良将,且一直在边关驻守,若是这次。那莒国这百年基业将毁于他之手,他还有何面目去见先祖?。...

    “孔爱卿,到底是何事,让你如此忧心忡忡?”

    “几日前,驻守边关的将领传来消息虞国又在蠢蠢欲动,恐怕。”

    莒皇闻此消息,内心一阵慌乱,莒国本就没有多少良将,且一直在边关驻守,若是这次。那莒国这百年基业将毁于他之手,他还有何面目去见先祖?

    “众位爱卿不知有何良策?”莒皇忧心的道。

    莒皇话一出口,乾坤殿就陷入一片死寂,只有那高台之上的红烛噼里啪啦的作响,己水烟像看热闹一般,环视着四周眉头紧锁的大臣。

    “皇上,老臣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孟家家主打破这片死寂,对着莒皇难为的说道。

    莒皇这时还哪里顾忌什么当讲不当讲,只要有人能解这燃眉之急就好,“孟爱卿但说无妨。”

    “皇上,三块兵符本该在我们三大家族家主手中,我们自然要担起这守卫边疆的责任,只是如今那三块兵符在七公主手中,老臣想,既然七公主要那兵符,肯定想做一个守卫我莒国大爱好河山的女将军,且那七公主也是拥有那九窍玲珑心之人,倘若去边关,定能守好边关的每一个子民,每一寸土地!”

    莒皇眉头紧皱,保卫边关,率领三军又岂非儿戏?交给一个女子,千古绝无仅有之事,这孟老东西是昏了头,还是觉得他这个皇帝太蠢,根本不知道他的那点心思?

    “皇上,孟丞相所言极是 ,老臣倒也觉得这七公主有将帅之才。”荀家家主一副公正无私的表情望着莒皇。心里却一副如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她既然要那兵符,不如送到边关也好感受一样,那兵符到底好不好玩。

    己水烟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趣的望着这三人唱的一出戏,莒国有这些硕鼠,不腐朽才怪,不为国,也不为民,只顾着自己家族的利益,争权夺利,如此自私的臣子,这千百年来倒也少见,就算有屈原在世,这个国家终究因为这群自私的人而消失在历史的舞台。

    “孟丞相和荀丞相如此抬爱本公主,若本公主辜负了这番美意天下人岂不笑话本公主不识好歹?这兵符既然落到本公主手中,不也说明天意本该如此,既然天意难违,那本公主恭敬不如从命。”己水烟平静的道,她要那兵符,本欲去边关,既然有人为她铺路,她何乐而不为呢?若是三大家族家主知晓己水烟此时的想法,定会气的血飙三尺。

    莒皇的心思百转千回,既然这孽女如此不知好歹,要去前方送死,岂有不成全的道理?他的目光转向皇后身边的己想月,眸中算计半敛,若她去边关,生死由命,救莒国的,还有想月。

    “哈哈,好,这才是我莒国的好儿女,朕今日就册封七公主己水烟为兵马大元帅,统帅三军,保卫边关!”莒皇一阵大笑。

    莒皇话音落地,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皇上,不可啊。一个女子统帅三军,这可是要亡国啊。”

    “放肆,林大人你要公然抗旨?”莒皇愤怒的看着跪在下首之人。

    “皇上,今日就算是老臣血溅这乾坤殿,老臣也要您收回成命!”林大人一双沾染风尘的双眸望着莒皇,眸中划过两行心痛的清泪,身为三朝元老,他比谁都在乎莒国,先皇为了这个国家,呕心沥血,不惑之年便驾崩,身为臣子,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去救这个日渐没落的国家。

    莒皇黑着一张脸,心中怒气不断地翻腾,“来人,带林大人下去醒醒酒意,免得再胡言乱语。”

    两个侍卫驾着林大人,往大殿外走,林大人不断的挣扎着,嘴里歇斯底里的吼道“皇上,老臣的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老臣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莒国毁于一个女子之手!”

    莒皇愤怒的将手中的酒杯摔入地上,“还不快带下去!”

    林大人一双眼睛如丛林中愤怒的狮子一般,望向驾着他的两个侍卫,两个侍卫被这样的眼神吓得手一松,林大人便挣脱了出来,他向前踉跄的走了几步,颤颤巍巍站直了身体,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岁,两鬓的白发清晰可见,身体经过两个年轻的侍卫之手,每个地方都叫嚣着痛,可是,身体的疼痛依旧阻挡不了内心的伤痛,他眼神悲怆的望着莒皇,‘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皇上,老臣求您收回成命!莫要亡了这祖宗留下的百年基业!”

    莒皇心意已决,哪里还听的进去,只觉得林大人在藐视他的权威“来人,还不赶快带林大人下去醒酒!”

    林大人见莒皇心意已决,内心更是一片凄凉,他尽力了,他对不起先皇,他眼神平静望了望莒皇。“砰。”一声巨响,林大人的身体如一片枯叶毫无生机的摔落在地,青石柱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就像黄泉路上,盛开的曼珠沙华,一股悲伤,蔓延在整个乾坤殿。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坐落在阴暗角落里的己水烟,仿佛在说‘妖女,若因你亡了这国,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大殿中,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在大殿之中,唯独己水烟,她眼中带着讽刺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毫无生气的老人,冷漠的起身,带着姬扶桑和奈何两人离开了这诡异的乾坤殿。只余一干众臣面面相觑。

    三人出了乾坤殿,子时的钟声响了起来,己水烟沉默的走着,而跟在身后的姬扶桑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的背影,过了半晌,说道“水烟,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

    己水烟转过头,一双如清水般的眸子盯着姬扶桑,伸手将他腰间的玉佩取下来,拿在手中,不断的磨砂着,“桑子,我为何要难过?”

    “这。”

    “一个国家,若不出几个文死荐,武死战的人,恐怕这一国还真没有多少存在的意义,莒国到底是有些忠臣的,本公主高兴还来不及,怎会难过?”己水烟嘲讽般的说道。

    姬扶桑心里一阵迷茫,这公主殿下到底是悲是喜他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呢?“水烟,你确定你这是高兴?”

    “桑子,这世间的男子都如此瞧不起女子吗?难道身为女儿家,就一定要养在深闺之中,学学女红,弹弹琴,等及笄之后,或是寻个好人家,为家族谋福利,或是贱卖,为何就不能同男儿一般,本公主要那兵符,就因为是个女儿家,就会亡国吗?”

    姬扶桑一阵沉默,叹息道“水烟,你想要做的,我懂,只是这千百年来,男尊女卑的思想一直就禁锢着这世间所有的女子,若有人想打破,自然是困难重重。”

    “哈哈。”

    “水烟,你又为何发笑?”

    “本公主自然笑那些文死荐,武死战的人太过愚蠢,一个君王不贤,就算死上千次万次,也于事无补,救国,不用脑子,歧视女子,只用那些愚蠢的行为,若我是他,早该蠢死了,还用活在这世上?”

    “师傅,你说的在理,徒弟真是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蓝袍男子突兀的闯进三人的眼中。

    己水烟望着来人,不悦的道“你在偷听!”

    “师傅,你可不要冤枉我,我一直跟在你们身后,就怕惊扰了你们,才一直没出声,只是师傅你刚才一席话,胜过我十年寒窗苦读,我一激动,就打扰到师傅了,还望师傅莫怪!”

    姬扶桑黑着一张脸道“谁是你师傅?还不赶快识趣的滚。”

    “哎呀呀,我师父还没发话呢,你一个小小的侍卫如此逾越,小心我柯半敛灭了你,给我师父再重新找一个像样的侍卫!”柯半敛一只手插在腰间,一只手嚣张的指着姬扶桑道。

    “本公主可没你这么大的徒弟!”

    柯半敛一改嚣张,哭丧着一张脸道“师父,你别这么狠心,自那日你和荀老头在明堂琴战之时,我就已经拜倒在你的裙裾之下,日夜都想着要拜你为师,今日有幸一见师父的天人之姿,自然是要向师父讨教一下琴艺!”

    己水烟无奈的望着这浓浓的夜色,心中甚是忧伤,那日有一个莫名其妙送琴的,今日有一个叫师父的。

    “师父,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你看我这衣衫,都大了我一圈,不过,师父,你若肯教我琴艺,我这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倒也值了!”

    柯半敛还在原地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己水烟看了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子,转身就离开了。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疾驰而过,车内,一红衣女子闭着眼睛躺在白衣男子的腿上,红衣似火,白衣胜雪,女子如那高山之巅的红莲,艳丽却又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男子若那千年白臂,温和却又不失凌厉,两人仿佛从那九天而来的神仙眷侣,若有人瞧见,定时羡煞他人。此二人正是那莒国七公主己水烟和虞国太子姬扶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