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2章 半调琵琶十面伏

    芙蓉殿里三人,因昨晚各怀心事,睡的晚,起来的自然晚。奈何刚睁开双眼,已经是巳时,本来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积聚起了黑云,黑云愈演愈烈,渐渐的布满整个天空,狂风呼啸而过,将天地间积攒了...

    芙蓉殿里三人,因昨晚各怀心事,睡的晚,起来的自然晚。奈何刚睁开双眼,已经是巳时,本来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积聚起了黑云,黑云愈演愈烈,渐渐的布满整个天空,狂风呼啸而过,将天地间积攒了两日的暖意带走。

    奈何站在屋外,冻得直打哆嗦,都这个时辰了,御膳房肯定没什么吃的,芙蓉殿的小厨房这几日也没积攒下什么食材,奈何只好回房又多套了几件外衣,她想着去御膳房看看有没有剩余的食材,带回来给公主补补身子也是好的。

    她刚打开芙蓉殿大门,两把长矛挡在她的身前,矛头泛着幽幽冷光,在这朔风冷冽的天气里,冒着丝丝寒气。

    “滚进去,皇后有旨,任何人不准踏出芙蓉殿半步!”长矛的主人恶狠狠的说道。

    奈何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平时里,她虽被人欺负,也不过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宫女欺负,却从未见过两个凶神恶煞的士兵,吓得奈何腿不断的打着哆嗦,脸色一片苍白,却还是故作镇静的道“大胆,堂堂公主的寝殿,也是你可以围困的?你这是以下犯上!”

    红甲卫兵懒得理会奈何,只是将长矛放在她的面前,倘若她往前在走一步,这冰冷的矛头便会刺穿她的胸膛。

    此时奈何也无法,双腿颤巍巍的向后退了几步,就像一个古来稀的老妪。她将芙蓉殿的大门关住,一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蹲坐在地上,眼眶里的泪花打着圈儿。公主说过,不管遇到多么危险可怕的局面,都要镇静的去面对,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无所畏惧,倘使你畏惧了,你的敌人便会趁虚而入,将你摧垮!可是这真的好可怕。

    过了半刻,她终于从恐惧之中走了出来,她要赶紧将此事禀报公主。没走几步,外面就传来一少年的声音。

    “放肆,本皇子你也敢拦!”

    “大皇子,末将是奉皇后懿旨至把守此处,还望皇子原谅!”

    “哼,堂堂皇子,还需你教训不成?让开,本皇子今日倒要看看这芙蓉殿到底住了什么样的妖女,竟让父皇昏迷到今。”

    奈何慌慌张张的跑到己水烟的寝殿,此时的己水烟还躺在床榻上,安静的睡着。奈何纠结的望着己水烟,到底要不要叫醒公主?自家公主一向将睡觉看的最重要,她今天打扰了公主的睡眠,公主会不会公报私仇,想到这里,奈何打了个哆嗦,还是不要吵醒公主,她是被自家的公主整怕了,不过什么事只要公主睡饱了,所有的事便都不是事。

    “奈何,你看着本公主干什么?难道本公主脸上有花不成?还是。”

    奈何内心本就焦急得火烧眉毛了,自家公主醒来还打趣她,一时间,一阵无力感袭上心头。

    “说吧。什么事让本公主的奈何如此焦急!”

    奈何将之前所看到的向己水烟复述了一遍。己水烟平静的只应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反而摸着肚子道:“奈何,有没有吃的,本公主饿了。”

    此时的奈何心情无限复杂,无力的说:“公主,外面重兵把守,根本无法出去。”

    “奈何,这是好事啊,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刺客啊什么的牛鬼蛇神。”

    奈何被自家公主这无敌的淡定彻底打败了,她已经无力到虚脱“公主,奴婢想说,不让出去,我们今日任何吃的都没有!”

    “好狠!”己水烟恨恨的道,在她的世界里,睡觉,美食,美酒,这三样绝对是不能少的。如今倒好,不但囚禁,反而连吃的都不送,好歹她也是个公主。这水贵妃为了对付她还是无所不用。这皇后也真是的,要利用她,没给吃饱,唉。难道她堂堂七公主要饿死在芙蓉殿不成?

    “妖女,你给本皇子滚出来!”一阵叫骂声从己水烟的寝殿外传进来,声音格外的刺耳。

    己水烟大清早没吃东西,本来就心情不好,懒懒散散的,如今听见有人叫骂,不舒服归不舒服,就是懒得动。“奈何,你去将门口那两个守门的叫进来,把这烦人的苍蝇带走,顺便告诉他,芙蓉殿内,任何人不准踏进半步,否则后果自负,嗯,让门口那小子转告水贵妃,别把我们饿死了,饿死她那小儿的命焉能保住?”

    奈何从寝殿出来,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粉琢玉砌,脸颊被冻得通红,煞是可爱。只是说出来的话让奈何对这位大皇子的印象一落千丈。

    “妖女,你终于出来了,说,为何要给父皇下毒?”

    奈何皱了皱眉头,道“大皇子,公主今日不舒服,请回吧!”

    大皇子本欲出口,只见许多侍卫抬着许多尸体向外走去,大皇子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死人,第一次却见了这么多,这对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小。只听哇的一声,之前那个气势汹汹的大皇子眼泪鼻涕瞬息而下,哭着便跑开了。

    奈何舒展开眉头,扯出一丝苦笑,几日之前,这些人还和她说说笑笑,如今却是阴阳相隔,连尸体都无法入土为安,只是被丢弃于乱葬岗,任那野狗食其肉,吞其骨!当权者,为达目的,如此轻贱人命,就不怕报应吗?

    奈何收拾好心情,来到门口,只见门口那两将士拦了去路,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这一次,倒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

    “公主让奴婢带句话给将军,公主说,芙蓉殿内,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许踏进一步,否则后果自负!还有让您转告水贵妃,别把我们饿死,不然大皇子或许有生命危险也说不定噢”说完,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她现在一点也不怕,有公主在,肯定不会有事的。

    大皇子跑出了芙蓉殿,直奔嫻吟宫。

    此时水贵妃怀中抱着琵琶心不在焉的挑来挑去,大皇子一看见自己的母妃,哭的更凶了。

    水贵妃丢掉琵琶,抱住大皇子,温声细语的问道:“泽溪,怎么了?”

    “母妃,死人,好多死人!”

    水贵妃眉头紧紧皱起,“你是不是去芙蓉殿了?”

    “呜呜。是,母妃。”

    水贵妃看着己泽溪,脸色微变,怒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准去芙蓉殿,你为何就是不听?”

    “母。妃。可是宫女们都说父皇是被七公主下毒了,我就是想过去教训一下那个妖女!”

    “娘娘,林将军求见。”

    水贵妃并未理会刚才通报的丫鬟,她温柔的安慰着被吓坏的己泽溪,此刻的她,少了平时里的阴狠,现在只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安慰着受伤的幼儿。

    过了许久,己泽溪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便叫自己的贴身婢女带下去休息,这时才将在门外恭候许久的林将军宣了进来。

    “参见贵妃娘娘”

    “免了,说吧,什么事。”水贵妃又恢复了往日威严的模样,面色平静的道。

    “这。七公主。”

    水贵妃并没有理会纠结中的林将军,重新将放在一旁的琵琶抱在怀中,胡乱的挑着弦,声音传入林将军耳朵里,心里一阵烦躁,只想离开这里。

    “娘娘,七公主让末将给您带句话,她说‘若今日我们饿死在这里,大皇子命。’”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林将军话还未说完,就被慌慌张张闯进殿内的婢女打断。

    “如此不懂礼数,乱吵乱叫,成何体统?来人,拖下去痛打五十大板!”

    “娘娘饶命,奴婢知道错了!是大皇子。”

    水贵妃一听,事关大皇子,心里的怒气消了一半,焦急的道“大皇子怎么了?”

    “大皇子昏倒了。”

    “废物,赶紧去请太医。”

    水贵妃这一发怒,嫻吟宫内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就怕惹祸上身,众人做事更加严谨了,办事效率自然是高了不少。很快太医便来了。却如何也查不出己泽溪到底是如何昏倒的。

    “其他太医呢?都死光了吗?大皇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要你们陪葬!”

    站在一旁的林将军皱着眉头,反复琢磨着己水烟的那句话,‘今日我们饿死,大皇子焉有命乎?’他望了望躺在床上的大皇子,背后冒起一丝寒气,原来那个女子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想而知,这女子究竟有多可怕。

    “娘娘。末将知道怎么救大皇子!”

    此话一出,水贵妃仿佛像扎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带着希冀的眼神望着林将军。

    “娘娘,这。”林将军迟疑的望着左右。水贵妃本就是聪明之人,便挥退了左右。

    “将军,如何救大皇子?”

    “娘娘,七公主说‘今日若我们饿死在这,大皇子焉有命在?’,末将想,或许,或者七公主是唯一救大皇子的人。”

    “己水烟。本宫和你势不两立!”水贵妃气红了双眼,恶狠狠的道,她千算万算,算漏了自己的儿子会如此不听话硬闯芙蓉殿。

    林将军不解的望着水贵妃,到底是怎样的仇恨,一妃子,一个公主,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