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1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寒冷的冬日本就昼短夜长,此时夕阳的余晖洒在积雪上,闪着片片银光。芙蓉殿内,一片冷冷清清,仅有刘公公在殿门口急切的到处四处张望,自从怎奈拿着东西离开了之后,了是日薄西山了,依旧未见人影,记得我怎奈临走前时说“若不出出乎意料,昨日公主便会回去。”刘公公心里闪现出一丝不芙蓉殿内,一片冷清,只有刘公公在殿门口焦急的四处张望,自从奈何拿着东西离开之后,已经是日薄西山了,依旧未见人影,记得奈何临走时说“若不出意外,今日公主便会回来。”刘公公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是不是两人都出事了?。...

    冬日本就昼短夜长,此时夕阳的余晖洒在积雪上,闪着片片银光。

    芙蓉殿内,一片冷清,只有刘公公在殿门口焦急的四处张望,自从奈何拿着东西离开之后,已经是日薄西山了,依旧未见人影,记得奈何临走时说“若不出意外,今日公主便会回来。”刘公公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是不是两人都出事了?

    就在刘公公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之时,己水烟踩着落日的余晖,从远处姗姗而来,铃铛的声音,为这落寞的黄昏平添一丝调子。

    刘公公喜极而泣,一双看尽世事沧桑的眼睛涌出一股清泉,还好,公主没事。

    己水烟望着眼前的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才值得他如此守候?

    “公主,你回来了?”一句简简单单的问候,仿佛是一位父亲对着远游的游子一声亲切的问候。

    “嗯,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刘公公开心的已经语无伦次了。

    “公主。”奈何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急匆匆的从远处奔过来,喘着粗气,细细的打量着己水烟,见己水烟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开心的笑了,公主没事就好!三日前,公主说,她可能会睡很长的时间,若是醒来之后,她还未回来,就将那件从落雪宫带回来的淡青色衣服送到她所在的地方。四个时辰前,她将衣服送去牢房,公主拿了衣服,还来不及说话,就被皇后的人带走了,公主临走前说,回去等她,只是她怕公主出事,便一路跟随,走到了半路,没想到跟丢了,也迷了路,她在皇宫绕了半天,才看到芙蓉殿,出乎意料的是公主就在眼前。她自然高兴。

    “进去再说,站在殿门口,你们不冷吗?”

    奈何一阵惊愕,她没有听错吧,平常公主一袭红衣,光着脚丫子都不觉得冷,今日倒还暖和的,公主竟然说冷。

    “呵呵,千年寒潭,不及人心冷啊。进去吧,勿被这夜里的寒风伤了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奈何不明白己水烟的言语到底什么意思,只是稀里糊涂的跟着己水烟进了寝殿。

    刘公公在一旁但笑不语,公主身边有这样一个丫头倒也不错,笨是笨了点,但也胜在忠心。

    “刘公公,其他人呢?”己水烟望着这冷清清的芙蓉殿,疑惑的道。

    “公主,奴才按照三日前你给的那药单子,按时给她们送药,气息倒也平稳,只是尚未醒来。”

    “快带我去看!”己水烟略显焦急的道,当日那药单子虽是解毒良药,只是会令人陷入昏睡状态,三天后自会清醒,今日唯独奈何一人清醒,恐怕。

    刘公公自然察觉此事非比寻常,倒也不敢耽搁,带着己水烟来到那些婢女的房子。

    房间内,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己水烟眉头微皱,一丝懊恼划过心头,她没想到水贵妃会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芙蓉殿上下五十多人,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人。

    己水烟离开了充满死气的房间,奈何本欲跟上去,刘公公将她拦了下来。

    己水烟一个人走在冷清的长廊,夜晚 的冷风将她的青丝扬起,天空中,不知何时升起一弯冷月,清冷的光辉洒在庭院中,仿若那千年人迹未至的孤坟。

    她穿过长廊,来到腊梅树下,抬头仰望天空中的那一弯冷月。

    这些宫女太监的命难道就该如此低贱吗?天地万物,自然归使,人生而难道真有贵贱之分?孔丘年少也贱,多能鄙事,却为何将人划为三六九等,尊卑有序?尊贵之人,就能随便抹杀这些世代无权无势之人吗?

    一个人,如何厉害,终究力量太过薄弱,倒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错的不是人,而是这千百年来所谓的忠君爱国,皇权至高无上的制度,当莒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那一刻开始,众人就已经被孔丘所传承的周礼所洗脑。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人性的独立。天子所言。对是对,错也是对。有权有势,随意杀人放火,活得有滋有味。无权无势,性命贱如狗,要打要杀,随主人心情,这就是孔丘所说的仁爱治国?

    “公主,夜深了,您该休息了!”站在一旁的刘公公实在不忍心己水烟站在寒夜里,当年若不是七公主身子弱,也不至于让莒皇如此不喜,甚至连名字都不知晓。

    此时,月已西斜,乌云将那弯冷月遮挡。空气中弥散着地狱中爬上来的阴气。

    “公公,一年前,六公主为何进了锁月宫?”

    刘公公脸色微变,六公主的事情,已经成了这皇宫的禁忌,触碰不得,凡是提及之人,无不丢了性命。“公主,好端端的,为何要提六公主。夜都这么深了,公主还是快休息吧。”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事情的真相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现出来,它不会因为你的刻意掩埋而真正不见天日,从此销声匿迹。”

    “唉。罢了,罢了,公主既然要知道,老奴自当告知,只是公主,这天下苍生之事,与你又有何关系?人各有命,生而不平等,你又何必。”

    “公公难道还不明白吗?天道无情,命里就该如此吗?倘若本公主要跳出这牢笼,丢掉这枷锁,过自己想要过的人生,纵使我千谋万算,一个人终究是力量太小,多一人,便多一份胜算。”

    刘公公震惊的望着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子,她要做的,是与这莒国百年的制度抗衡,若说这制度是莒国的天,那么,她便是逆这天的人。

    “六公主自从生下来就得了一种怪病,皇后便差人到处寻名医,最后知晓纵横派的鬼谷子是的医道大家,便暗中让六公主拜其为师,这些年,跟着鬼谷子各处游历,倒也学了不少本事,见识了常人无法见到的一些事。两年前,六公主病痊愈了,皇后便将其接进宫来,当时,她的想法和公主的想法所差无几,筹谋了一年,第二年,便发动了一场宫变,本欲囚禁莒皇,六公主掌权,想改变这莒国百年的制度,只是终究是太过年轻,以失败告终,莒皇想要杀她,奈何皇后与孔仁暗逼莒皇,莒皇只好作罢,这才将六公主终生囚禁于锁月宫。”刘公公望着冷月,终于将六公主己想月的事说了个大概。

    锁月,大概只是想永远禁锢住这位想要颠覆皇权的公主,若真能禁锢,莒皇还要布下孟家的那步暗棋?

    己水烟现在对那素未谋面的六公主越来越感兴趣了,不知何时能见上一见这位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发动政变的妙人儿。她心里不免佩服起来。这莒国,有此女子,也算国之大幸。不过今日皇后的出现倒出乎了她的意料,现在想来,也无可厚非,六公主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莒皇与水贵妃合谋,让自己的女儿与虞国和亲。

    和亲之事,说好一点,巩固两国邦交,说到差的,只不过白白给人家送了一个人质,倘若一旦开战,最先死的肯定是和亲公主。这份苦差当然没有人愿意去干,也就只有她这种不受宠的公主此刻便变成了香饽饽。她也倒能理解皇后作为一个母亲的心,只是,她也不是那种吃亏不占便宜的人,既然皇后能如此利用她,她为何就不能利用她们呢?

    己水烟看看天色,已经是丑时,困意也袭上心头,便给刘公公说了声,自己去寝殿休息去了。

    刘公公望着己水烟离开的背影,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当年一袭青衫的女子已经化成一捧黄土,而她的女儿已经足够顶起半边天了。此刻的他有点想她,他从怀里摸出酒壶,往嘴巴里灌了两口烈酒,酒顺着喉咙,流进胃里,辣的他眼泪直流,几根银丝被冷风吹起,映入他的眼球,时间真快,他已经是个白发发苍苍的老人。说是老人却有些冤枉,他不过与莒皇的年龄相仿,只不过他是残缺之人,人老的快是正常。若是那青衫女子还活着,肯定依旧是当年那样貌美。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酒过三巡,刘公公有些微醉,不知不觉哼起歌来

    野有蔓草,零露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歌声带着一丝苍凉,又有些许思念,只可惜,在这静谧的冬夜里,无人欣赏,他也不需要有人欣赏,他心里明白就好,他是个低贱的人,配不上那么美好的女子,反而拥有她的人,却不知去珍惜。

    夜悄悄的过去,当清晨的第一缕的曙光洒向大地,喝了一夜酒的刘公公醉醺醺的合上眼睛,安静祥和的进入了梦乡,却不知一场更大的危机等着芙蓉殿里的所有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