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9章 前尘往事重新忆

    自己水烟被关进牢房时,就了闹得人尽皆知,斜阳居里,姬青娐皱着眉头却在沉思,这位很聪明机智如我的七公主究竟闹的哪出戏?她不我相信,能被太子哥哥去欣赏的人,还能迈入别人陷阱?“皇兄,这七公主究竟要干什么?”姬扶桑拭擦着手中的的佩剑,像是在抚摩着爱人通常姬青娐气结,她变蠢了?她望着姬扶桑,此时的姬扶桑如同冬日的冷月,一袭白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袭红衣的己水烟坐在哥哥对面,手执酒坛,对酒当歌,两人一白一红,形成极致的对比,却又分外的和谐。若是己水烟真成了她皇嫂。。...

    自己水烟被关进牢房时,就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斜阳居里,姬青娐皱着眉头却在思索,这位聪明机智的七公主到底闹的哪出戏?她不相信,能被太子哥哥欣赏的人,还能步入别人陷阱?

    “皇兄,这七公主到底要干什么?”

    姬扶桑擦拭着手中的的佩剑,像是在抚摸着爱人一般。“明日便会知晓,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半刻?青娐,自从来到莒国,你的脑子怎么越发的不灵光了呢?”

    姬青娐气结,她变蠢了?她望着姬扶桑,此时的姬扶桑如同冬日的冷月,一袭白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袭红衣的己水烟坐在哥哥对面,手执酒坛,对酒当歌,两人一白一红,形成极致的对比,却又分外的和谐。若是己水烟真成了她皇嫂。

    “脑子里又在乱想什么?”

    姬扶桑的声音惊醒了胡思乱想的姬青娐,她用手砸了砸脑袋,看来真的是变蠢了。锁月宫里的那位,才是最好的选择。

    两人心思各异,而关押在牢房中的己水烟仿佛是在自己的芙蓉殿一般,抱着酒坛与牢房侍卫对饮。

    “公主,真怕你不习惯这酒。”一个四十来岁的侍卫大叔不好意思的道。

    “也没有什么不习惯,本公主倒觉得挺好喝,所谓‘二锅头’就是原材料在经过第二锅的烧制时的“锅头”酒,这酒最为纯正,无异味,浓度虽高但不烈,真的醇厚绵香。若将此装坛密封,经过长时间的醇化,就会变成‘窖酒’本公主说的可对?”

    侍卫大叔惊讶的望着己水烟,这酒本就是他们这些老百姓在冬天取暖常喝的贱酒,富贵人家从来都是嗤之以鼻,更有甚者,从未听过,在达官贵人眼里难登大雅之堂,如今,却被金枝玉叶的公主说的头头是道。

    己水烟望着惊讶的侍卫大叔,尘封已久的记忆瞬间打开,前世,在她还未入宫之前,她只是褒国的一名普通女子,她的父亲母亲开着一个小酒馆,给客人喝的酒都是自家酿的,当年父亲最喜欢喝的便是这二锅头。

    两人正喝的尽兴,水贵妃却突来到访,她见如此场景,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根本见不得己水烟过的如此舒坦,她就想要狠狠折磨她!

    “来人,将这玩忽职守的侍卫拖下下去丢进百兽园!”

    水贵妃的话,吓得侍卫大叔连忙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嘴里不断的喊着“娘娘饶命。”

    水贵妃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她看向目中无她的己水烟,眼里划过一抹狠毒,“想要本宫饶你狗命,可以。”

    “多谢娘娘。”

    水贵妃将架子上的皮鞭拿起来,细细的打量着,道“不过,你得用皮鞭抽她呢!”

    侍卫大叔听此言,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去百兽园是死,抽打公主,更是以下犯上,同样是死罪,他不知该如何抉择。

    “你可要想清楚噢,她可不是什么公主,只不过一个阶下囚而已。其实,你死了也没关系,你家中的妻儿可能要流落街头,饿死,冻死,或者被人买了也不一定!”

    侍卫大叔眼眶里蓄满了眼泪,他的双手紧握成拳,心里填满了悲哀,他不是孟家的信徒,他只是一个人,只想保护好家中的妻儿,生与义,他选择义。他望着己水烟,眼睛里划过无可奈何却又坚定的神情。

    己水烟暗叹一口气,生在帝王之家。荣华富贵,金枝玉叶又如何,连最基本的父爱母爱都无法得到,不可谓不悲哀,反倒是寻常百姓家,吃饱喝足其乐融融,心中若说没有羡慕,那肯定是假的。她不怪这位侍卫大叔的最终抉择,人性本该如此,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将自己当做棋子,更何况还是一个仅喝过一次酒的酒友呢?

    “贵妃娘娘确定要对我使用私刑吗?”

    “哈哈,动用私刑?难道不是你嘴硬,不供认你自己所犯的罪吗?”

    己水烟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意,“贵妃娘娘,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噢!”

    水贵妃疑惑的望着己水烟,她忘了什么?

    “难道贵妃娘娘忘记了本公主是和亲的人吗?本公主好像记得,若不是因为此事,还出不了冷宫呢?”

    己水烟的话就像是一个巴掌,狠狠的砸在她的脸上,若不是当日她在莒皇跟前献计,己水烟也就出不了冷宫,也不会有这之后的一系列麻烦,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贵妃娘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重要的事都会忘记,本公主是应该夸你蠢呢,还是夸你聪明呢?当年我母妃败给这么蠢的你,真心的替她不值。”

    水贵妃怒火中烧的心一下子被几句话浇灭了,她失落的走出牢房,站在空旷的乾元路,北风呼啸,纷纷扬扬的雪花随着冷风肆意的乱舞,她一袭紫衣,站在风雪之中,任由北风刺入脸颊,而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冷意。

    当年的她十五岁,落叶雨也是十五岁,她们两个是清和郡最美丽的女子,水家和叶家在祖辈是故交,她们两人从小玩到大的闺房密友,有一天,爹爹寻得媒婆为她找了门好亲事,父亲疼她,允许她去见那男子,见他的第一眼,他的眉眼便刻在她的心里,她给落叶雨分享着她的小秘密,有次她带着落叶雨出去游湖,恰巧遇见了他,而他的眼神从此便不在她的身上,她以为,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他便回心转意,就在成婚当晚,他竟然逃婚去见落叶雨。而她自然也成了清河郡的笑柄。落叶雨和他两人不知去了何处,她心有不甘,便背井离乡,四处去寻她们,却路遇坏人,将她拐卖进烟花柳巷之地,所幸遇到水家家主,因其不忍让水家千金入宫为妃,便收她为义女,从此,一入宫门深似海,宫墙之外,萧郎成路人,然而,她却在芙蓉殿遇见了她最恨的人,落叶雨,既然遇见了,她怎么可能放过她?

    然而,落叶雨总是一副淡淡的神情,不争,不怒,不解释,偶尔会对着她和善的笑。看在她眼里却是无比讽刺,她恨落叶雨的不解释,也恨那个男子的绝情,仇恨的种子在她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后来,她设局惹怒莒皇,落叶雨被打入冷宫,好几次她都想问她为什么,然而,她总是笑着说“不为什么,就是喜欢。”

    她下了慢性毒药,她的生命渐渐的走到尽头,她又一次去问她,她依旧说:“不为什么,就是喜欢。”

    落叶雨望着她,她的眼神依旧澄清,透亮,唯一有所改变的是她好像明白她所做的一切,却又不戳穿,像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她,甚至是死的时候,她都未曾闭上眼睛。

    午夜梦回,她总是从噩梦中惊醒,眼前浮现出那双未曾闭上的双眼,多少年了,她也记不清楚了,落叶雨的女儿长大了,和她一模一样,总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她讨厌看到这样的表情,但凡宫里有人像落叶雨一丝一毫,她总是残忍的杀了那些人,她自己都觉得已经丧心病狂了。

    可是,有时候她很想她,想起从前那些快乐的时光,她便忍不住去冷宫看看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拥有和她一样的脸庞,这些年,往事慢慢的折磨着她,有时候,她很想去死,逃离这座冰冷的皇宫。

    “阿雨,你可曾恨过我?是我夺了本该属于你的宠爱,也是我害你失去了皇上,甚至是夺走了你的生命,现在,我要设计杀害你的女儿!你恨我啊。为什么到死的时候都不曾恨过我丝毫?”

    风雪漫过了她的脚踝,一袭紫衣也变成了白色,她像一尊佛像,静静的待在路中央,任凭狂风霜雪侵蚀着她的身心。她的心里一片茫然,这条路,到底要走多久,才会走完?

    这座皇宫终究是太过冰冷,比这寒夜里的风雪更加冷冽彻骨。阴谋,算计,目不暇接,从前,阿雨是宠妃,替她挡着这宫里的明枪暗箭,阿雨死了,她自己一个人挡。她想她了。

    水贵妃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她整理好凌乱的华服,进了自己的嫻吟宫,宫里的宫女太监自是免不了一阵关心,而她伪装的和平时一样,并无任何差别,她挥退左右,向独属于嫻吟宫后方的梅园走去。

    嫻吟宫的太监宫女都知晓,梅园是禁地,却不知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水贵妃来到梅园,一棵白梅树下有一个山丘一样的土堆,她扑到上面,眼眶里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阿雨,我好想你,你在这里都躺了十几年了。为什么不醒来。阿雨。这条路好累,我不想走了,如果当年没有那个男人,你我的命运会不会和现在不同?”她爬在叶落雨的坟上,诉说着,过了很久,许是哭累了,也不想再哭了,她擦掉了眼角残留的泪痕。

    倘使人生只如初见,哪有之后的痛苦折磨,爱恨纠缠,当初若 无情,百般的恨意也不会滋生。

    明日,又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