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5章 万里棋局终始现

    昨日很难得一个好天气,太阳从万里云层跳了出,风也完全停止了它肆无忌惮的呼啸,相较于落雪宫,芙蓉殿极致奢华了不少,奴才婢女更是一个也不少,虽然是关禁闭,倒倒不如说己水烟真正的当了一回公主。却这这东西对于己水烟来说,有和也没也没什么差别,她依旧是那长年未变然而这这东西对于己水烟来说,有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她依旧是那常年不变的一袭红衣,今日倒没喝酒,躺在贵妃榻闭目养神。。...

    今日难得一个好天气,太阳从万里云层跳了出来,风也停止了它肆意的呼啸,相较于落雪宫,芙蓉殿奢华了不少,奴才婢女更是一个也不少,虽说是关禁闭,倒不如说己水烟真正的当了一回公主。

    然而这这东西对于己水烟来说,有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她依旧是那常年不变的一袭红衣,今日倒没喝酒,躺在贵妃榻闭目养神。

    “公主,今日天气大好,屋外的梅花也开了,不如出去走走?”搬来芙蓉殿已经十几日了,公主却从未出去走动走动,她生怕自家公主闷出病来!

    己水烟睁开眼睛,望向窗外,阳光从窗户透进来,为这无聊的日子添了一丝生气。只是今日她懒病又犯了,实在不想出去走走,许是今日起的早了,已经到了晌午,她还在犯困。

    “奈何,你出去玩吧,我困了!”

    奈何看着自家公主恹恹的神情,心里不免着了急。“公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己水烟实在有些无奈,本来身体挺好的,被奈何这么一说,都觉得自己像生病了。“奈何,你且出去将刘公公寻来!”

    奈何对于自家公主实在无法,便依照己水烟的吩咐去寻找刘公公了。

    己水烟目送奈何出了门,困意全无,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那日在乾坤殿里见到的公子?他现在是虞国的太子,不知来这莒国是何意?令她更加意外的是,今生的父皇竟然是前世要杀她的申候。

    前世,申候杀了她喜欢的公子,而她也杀了他,这孽债也算是还完了,前世事前世已了,也没必要在今世还去耿耿于怀。只是他终究欠了她母妃,这些债,总归要还的,等这些债了之后,天涯海角,公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此时的刘公公正指挥着一众太监清扫庭院里的积雪,一头银发比地上的积雪还要白三分,岁月将他年轻的脸上刻了许多褶皱,一双眼睛早被时光折磨得混沌不堪,他是这芙蓉殿的老人,当年先皇最宠爱的妃子也是他伺候着,后来先皇驾崩了,那个妃子当了陪葬,本该他也要陪葬的,却被莒皇从宫外带回来的民间女子救了,而那个民间女子从此便入住了这芙蓉殿,可惜他只是个奴才,没什么能力保护她,她最终还是被这皇宫里的明争暗斗伤了性命。

    “刘公公?”奈何的声音将回忆中的刘公公惊醒了过来。

    刘公公用那只布满褶子的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转过身道“姑娘,有事吗?”

    “公主找您。”在这个皇宫里,丫鬟和太监的命运从来都不由自己掌控,有时候,甚至连主人家养的金丝雀都不如,幸得她遇到的是公主。而眼前的这个老人,从来都不会为了活命,而捧高踩低,是值得人尊敬的。

    刘公公听闻公主找他,嘴角扬起一抹和善的笑意,他拍了拍本来一尘不染的衣服,向己水烟的寝殿走去。

    刘公公还未到寝殿,被莒皇身边的曹公公拦了去路,曹公公轻蔑的看了看刘公公,“咱家是奉皇上来传旨的。快让七公主出来接旨!”

    在这个皇宫里,刘公公最不喜欢的就是眼前的这位,阳奉阴违,仗着莒皇的宠爱,缺德的事情没少干。平日里,他从未给过他一丝好脸色,只是今日碍于莒皇的圣旨,也不得不将弯了半辈子的腰又往下弯了一点,说了声是。

    在寝宫内的己水烟虽能听见曹公公的声音,但依旧无动于衷,在她心里早在莒皇将她和她母妃打入冷宫之时,她和他的父女情也就断了。

    “公主。”

    “公公,会下棋吗?”不待刘公公将话说完,己水烟便打断了他将要出口的言语。

    刘公公眼睛浑浊,心却一直亮堂着,不免有着替己水烟担心了。他心里也明白,既然她想做,那就由着她,金龙又岂非池中之物?

    站在殿外的曹公公急了,他来这芙蓉殿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不但一个人影没看见,就连刚才姓刘的那个老东西也不见了踪影。他不得不拿着圣旨闯入了己水烟的寝殿。

    寝殿内的己水烟手执黑子,刘公公执白子,两人在棋盘上你追我赶,杀的不亦乐乎,进入寝殿内的曹公公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一张老脸变的铁青!

    “大胆!”曹公公气的一声怒吼!

    “刘公公,注意了!你的白子可要被本公主的小黑困死了!”

    刘公公将白子放在己水烟众多黑子的中间,道“公主,您瞧,病树前头可是万木春。”

    两人完全无视掉气得跳脚的曹公公,此时的他觉得己水烟就是他的克星,每次见到她,他所有的沉着冷静都化成泡沫。就算他再怎么生气,手中的圣旨是要传的。他努力的压了压火气。

    “七公主,皇上有旨!”

    “噢,是曹公公啊,实在不好意思,没看见!上次教你的棋,你可学会了?莫非今日是找本公主讨教的?”

    此时的曹公公脸色就如同换脸一般,赤橙黄绿青蓝紫竟没落下任何一种。他心里也明白,对于这个不按寻常路走的七公主,恐怕再呆下去,他就要折寿了,再说现在也不是口舌之争的时候。

    “七公主,这是圣旨,奴才告退!”曹公公将手中的圣旨像丢瘟疫一样丢给了己水烟。自己却是落荒而逃。

    刘公公望着己水烟,眼睛里划过欣慰的笑意。就这一份心境在这世上也没几人可以比的,若是落妃在天有灵,也应欣慰,生女若如此,也不枉此生!

    己水烟将放在棋盘上的圣旨丢在地上,继续研究着棋路。

    “公主就不想知道里面的内容?”

    “公公想知道?”

    刘公公尴尬的笑了笑,圣旨是公主的,又不是给他的,还真是公主不急太监急!

    “不过也无妨,过不了多久,恐怕这天下人也会知晓!听说边关又吃了败仗,连丢十五座城池?”

    “是啊,许多难民都不断的向皇城走来,皇上为此事更是伤神不已!”

    “想来也是,莒国以儒治国,文兴武衰,能用得上的武将寥寥无几,更何况朝中保守派居多!”

    “难道。”

    “公公真是睿智,此事非我其谁?”

    “公主冰雪聪明,只是这棋局好入,出来却难啊。”

    “为何要出来,再说,谁执棋还不一定呢?”

    刘公公震惊的望着眼前这个素手扬棋的红衣女子,若她是男儿身。只可惜是女儿身,在这个时代女子从来只是男子的附属物,如同身上穿的衣服,可换其他,也可有可无!以她一己之力,怎可能颠覆?这让他忽然想起一年前的一个傍晚,那个女子同样如此说,只可惜,她自己却永远住进了锁月宫!

    “如此说来,公主是决意抗旨,不去虞国和亲?”

    一旁的奈何终于从两人的偈语中听出了最重要的信息,她也明白了皇上为何要让这个在冷宫自生自灭的公主参加寿宴,还任由公主狂妄嚣张,原来在冷宫见到曹公公的那一刻,她们早已入局。

    己水烟来到窗前,冬日的暖阳洒在身上,仿佛为她渡上了一层金光,是的,她要抗旨,只不过,此抗旨并非真正的抗旨,等母妃的大仇报了之后,这圣旨才算管用而已。

    奈何望着沐浴在金光下的己水烟,在她的印象中,公主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对任何人或者任何事都是冷淡的,然而此刻,她的身上散发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就像春天里的湖水,暖暖的,却带着一点点涩涩的味道。

    自从曹公公从芙蓉殿落荒而逃之后,并未去明云殿侍奉莒皇,而是来到了水贵妃所居住的娴吟宫。

    “娘娘,奴才实在不明白为何要将七公主从冷宫救出来?让她在冷宫悄无声息的消失岂不更好?”

    水贵妃闻言,嘴角闪过一抹狠戾,“这人啊,永远的活在清贫之中呢,便会习以为常,倘若给她荣华富贵,无上荣宠,心也会跟着变大,想要的也会更多,当她得到这一切,然后再剥夺掉,看着她不断的痛苦,岂不快哉?”

    曹公公看着如此狠辣的水贵妃,心里不免一阵唏嘘,原来所有的东西都在变,或许这世上唯一不变的便是变吧。当年那个在雨中狂奔只为送他一个续命馒头的小姑娘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但是,他已经选择了水贵妃,也就再无回头的可能,贵妃娘娘和七公主之间的恩恩怨怨总归是要解决的。

    阳光折射到水贵妃的发鬓上,几根银丝被映衬的更加明显。

    “娘娘,停手罢,这么多年造的孽够多了!”

    水贵妃闻此言,脸色大变,愤怒道:“停手?为什么要停手?这么多年我承受的难道要这么轻易的放开?落叶雨凭什么?”

    曹公公望着发怒的水贵妃,暗叹一口气,悄悄的出了水贵妃的寝殿。

    水贵妃看着曹公公离开的背影,颓废的坐在地上,她又何尝不想回头?做回以前那个小姑娘,只是,她能回头吗?局以开始,回不去了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