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2章 今宵酒醒何处

    寒冷的天气的北风肆无忌惮的在天空中四处游荡,落雪宫内,一女子躺在梅花树下的雪地里,一袭瘦弱的红衣,脚裸漏在外,脚踝处挂着一只铃铛,铃铛在冷风中已发出轻脆的响声,她手中拎着一坛酒,不停地地往嘴里灌着,腊梅刚吐露出出花苞,微小的雪片落在上面,凭添了一份犹抱琵琶半遮过了半响,女子许是酒喝多了,她微仰头,眼睛深邃的望着天空,她的眼神仿佛要穿越无尽的时光,回到很久之前的某的地方,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骊山香消玉殒的褒姒,她自出生那日便带着前生所有的记忆。而今生,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水烟。。...

    寒冷的北风肆意的在天空中游荡,落雪宫内,一女子躺在梅花树下的雪地里,一袭单薄的红衣,脚裸露在外,脚踝处挂着一只铃铛,铃铛在冷风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手中拎着一坛酒,不停地往嘴里灌着,腊梅刚吐露出花苞,细小的雪片落在上面,平添了一份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只是可怜了这种美景,拥有它的主人只顾着自己喝酒,无半点欣赏之意。

    过了半响,女子许是酒喝多了,她微仰头,眼睛深邃的望着天空,她的眼神仿佛要穿越无尽的时光,回到很久之前的某的地方,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骊山香消玉殒的褒姒,她自出生那日便带着前生所有的记忆。而今生,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水烟。

    说起她的身份,就有些尴尬了,她是莒国的七公主,却是在冷宫长大的公主,据说当年母妃极其受宠,她刚生下来那会身子弱,除非吃东西,不然一直是睡着的,有次莒皇来看她,不等回到住处便圣躬违和,从那以后,母妃就慢慢的被冷落,直到她长到五岁,身子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弱了,倒也经常在院里走动,不知道母妃怎么冲撞了莒皇最宠爱的妃子,她们母子便搬入冷宫。

    后来,母妃生了一场大病,最终病死了。自母妃死后,这几年里,她的记忆越发的清晰,今日酒醒,想来也罢,前尘往事如云烟,富贵荣华,倾城绝色,多少爱恨离别,终究会消亡在时间的长河中,活着随心便好。

    “公主,你又不穿鞋跑出来喝酒了!”

    声音惊醒了回忆中的己水烟,她望向匆匆而来的侍女,“奈何,不是说了吗,我不冷。”

    奈何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家公主的脾气她比谁都清楚,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和往常一样,依旧固执的为己水烟穿上了鞋子。

    己水烟望着比自己还要固执的奈何,心中划过一股暖流,五岁那年,母妃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这落雪宫待着,许是孤独太久了,十岁那年,她遇见了被其他宫女欺负的奈何,她无意中救了她,却换来她五年之久的陪伴。

    “公主,外面风大,赶紧进屋吧,你又穿这么单薄,身子骨本来就弱,生病了可怎么办?”奈何生气的说着,脸颊被冷风冻得通红,煞是可爱。

    不待己水烟启唇,忽一阵冷风袭来,将腊梅树上的残雪吹起,她默默的望着乱舞的雪花,嘴角却勾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在一旁的奈何看呆了,公主的笑很美,就像她小时候和娘亲在山谷中见到的六月雪一般,在她的记忆中,公主从未笑过,清醒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在腊梅树下喝酒,无论春夏秋冬,刮风或者下雨,她总是雷打不动,除非她自己喝足了,她便会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说酿酒,或者看书。她有时候就觉得公主就像饱经风霜的老人,可是在她眼前的,确实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子,公主在她眼里,就是一团谜雾。

    己水烟并未理会呆愣中的奈何,她抱着酒坛,向房间走去,脚踝处的铃铛随着脚步而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行至门口,她停住了脚步“真是风雨欲来花满楼,奈何,出去迎接客人吧!”

    奈何对于自家公主莫名其妙的话语已经免疫,她虽猜不透公主为何要她这么做,但她心中更清楚,只要是公主要她做的必有深意,落雪宫好长时间都没人来过了,不知今天会是什么人?她打开门,静静的站在门口等待着客人,眼见天越来越暗,一个鬼影都没见着,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她有点怀疑今天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怒了自家脾气古怪的公主,罚她出来挨冻的。

    此时的己水烟颇有几分闲情雅致,摆弄着梨花案上棋局,有时黑子略占优势,有时峰回路转,白子压倒黑子。

    “公主,曹公公来了!”奈何惊恐的说道,曹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权利大的几乎在整个皇宫能遮半边天,她曾经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了他处理一个触怒了他的妃子,他将那个妃子的眼睛,鼻子全部挖掉,砍掉了四肢,泡在酒坛子里!

    “奈何,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每次都大呼小叫,一个人而已,又不是那什么林间猛虎,难道还能吃人不成?”己水烟不慌不忙的教育着奈何。

    紧随而来的曹公公一张老脸变了好几种颜色,他在这皇宫呆了半辈子,什么弯弯绕绕的话没听过,明着己水烟教训婢女,实则说他就是一只大虫,狐假虎威而已,在这皇宫里,连皇后都不敢用如此语气说话,一个不受宠的公主,竟敢如此大胆,一股怒火袭上心头。

    “七公主,真是好兴致。”

    “嗯!”己水烟并未因曹公公的到来而毁了雅兴,依旧专心致志的下着棋,只是随口应了曹公公一声。

    曹公公见己水烟如此不重视自己,脸色一片铁青,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旺盛,幸亏一丝理智尚存,他强压下怒火,阴阳怪气的说道:“七公主,奴才是奉旨而来。”

    “公公,会下棋吗?”

    曹公公脸上的表情此时又丰富了一些,咬牙切齿的道:“公主,莫要折煞了老奴,奴才哪里会这些高雅的玩法?”他本意是说,这些东西是属于那些高贵之人玩的,一个落魄的公主,根本就不配玩!

    己水烟无视掉曹公公的言外之意,淡淡的说道“公公,你看这黑子,现在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了,它却还要垂死挣扎呢?”

    “公主,到了穷途末路就要认输,老奴懂!”

    己水烟仿佛根本没有听见曹公公的话语,她执起一枚黑子,放到众多白子中间,“公公,这棋场千变万化,不到最后,永远都不知道谁输呢!”

    曹公公望着棋盘,之前白子将黑子逼到了末路,现在却反了过来,几乎所有的白子都被黑子困死,一股冷风袭上了他的后背,内心建立起来的自信一点点的崩塌,他伸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年过半百的他,内心从未有过的恐惧在此刻侵蚀着他的心。

    “奈何,公公来了这么久,怎么不上茶?”

    “公主,咱们哪里有茶啊……”奈何小声的对着己水烟说道。

    “噢,原来是没茶啊,看来也只能怠慢了公公!”

    曹公公这才缓过神来,忙道“公主客气了,奴才是来传旨的!”此时的曹公公,哪里还有刚进落雪宫那盛气凌人的模样?一根翘起来的尾巴夹的紧紧的,哪敢露出半分?

    “噢?”

    “七公主,明晚是皇上的寿宴,皇上特许您去参加!”曹公公望着己水烟,试图想从她的脸上找出一点除了冷淡之外的表情,半晌过后,己水烟依旧不咸不淡的玩着手中的棋子。曹公公此时倒有些不自在,这落雪宫总让他觉得压抑。

    “公主,旨已宣完,老奴也该回去了!”说完,便落荒而逃。

    己水烟望着曹公公的身影,眉头微皱,很快又舒展开来,恐怕这宴无好宴!当年她还小,一些事情心里再明白,却也是无能为力,而现在,有些事情是该了结的时候了。说起来有点可笑,她的那位父皇,从出生到现在,却从未见过一面。

    “公主,皇上终于想起您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在这冷宫里看人脸色了!”奈何像一只饱食后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在她单纯的世界里,公主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子,就不应该被人欺负,看人脸色。

    己水烟在心里叹了口气,奈何终究是太单纯了,熟不知,凡事得到了一些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有时付出的比得到的更多。这座皇宫太过压抑,总有一天, 她会离开这里,只是她有点不放心奈何,也罢,在她在的这些日子,便好好的教导一番,以后免得被人卖了也不知。

    “奈何,你就没想过皇帝为何要我参加宴会?”

    “这?”

    “你看这棋盘上的棋子,总有一颗会受到冷落,但当敌人落入这颗棋子包围的范围之内,它就变成了可用之棋,背后操纵的人便又会重新利用它来挫败对方!人生如棋,你我又何尝不是棋盘中的棋子呢?”

    奈何看着棋盘,第一次感觉到慌乱,在这男尊女卑的时代,公主只是一颗棋子,而这颗棋子多年之前就被人遗弃,现在又变成了有用的棋子,而她,只不过一个奴才,主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奈何,这世间事,大多都是不公的,命运也从来如此!有些人天生就是那站在高处,指点江山之人,有些人,就如同路边杂草,无人问津!或者任人践踏。你若不喜欢做这棋子,那就站起来奋力反抗,哪怕遍体鳞伤,哪怕万劫不复。”

    奈何震惊的望着玩弄棋子的红衣女子,那她是选择做棋子还是选择做操控整个棋局的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