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章 楔子

    “阿姒,快走,永远是离开了这里,来过你想过的生活!”“不,公子,要走一同走,以前,你总说宫廷生活不很适合我,而现在的,终于等到有机会带我离开了,而你却……”“阿姒,走吧,我会来找你的!”这时一红甲卫兵对着姬如烬恭谨的禀告道,“公子,申候要你答卷王后……“哎,该来的还是来了。”姬天烬颓废的道,他是周幽王的大公子,却不是嫡系,他记得在十八岁时,她的一舞惊鸿就舞到了他的心里,然而,她却是他父王的宠妃,他只能远远的看着。那时,申王后善妒,王后要害她,他喜欢她,怎么允许她受一点伤害。他帮她铲除了申后,可他最终还是被申后摆了一道,被父王草草的封了诸候,永生不得回京都,直到父王点燃烽火,他才见了她一面,而现在……。...

    “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不,公子,要走一起走,从前,你总说宫廷生活不适合我,而现在,终于有机会带我离开,而你却……”

    “阿姒,走吧,我会来找你的!”

    这时一红甲卫兵对着姬如烬恭谨的禀告道,“公子,申候要你交出王后……”红甲卫兵虽是一如既往的恭敬,眼中却多了一份平常不曾有过的视死如归。他心里明白,今日过后,有可能就是他命丧黄泉之时,他从未怕过,只是可怜了家中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罢了,罢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既然跟着公子走到了这里,只能对不起家中的老母亲了!

    “哎,该来的还是来了。”姬天烬颓废的道,他是周幽王的大公子,却不是嫡系,他记得在十八岁时,她的一舞惊鸿就舞到了他的心里,然而,她却是他父王的宠妃,他只能远远的看着。那时,申王后善妒,王后要害她,他喜欢她,怎么允许她受一点伤害。他帮她铲除了申后,可他最终还是被申后摆了一道,被父王草草的封了诸候,永生不得回京都,直到父王点燃烽火,他才见了她一面,而现在……

    “公子,我们一起走!”褒姒望着姬天烬温柔的说道。她从小不喜欢笑,在她看来,这世间没有什么值得她笑的,可是有一天,他像神一样从申后的手中将她挽救出来,他说“阿姒,你笑起来真好看!”从此,她每见到他,都会笑,后来,他被幽王封了候,她再也没笑过。幽王为了讨好她,博她一笑,所以点燃了烽火台,他来了,而她终于笑了!之后,幽王多次点烽火,她都能见他,她想,这样就足够了。可惜,西戎来了,却再也没有诸候前来救主,只有他,依旧来了,幽王大概是爱她的吧。幽王将她托付给了姬天烬。然而,幽王放过了她,申侯却是从未放过她,到底是因为她,申侯的女儿,申王后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风诈起,吹红了整片枫林,如同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红的耀眼,也红的嗜血。

    “哈哈哈……”姬天烬悲凉的仰天大笑,笑声里却藏着对命运的无可奈何,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护她最后一程。

    “你,叫什么名字?”姬天烬望着眼前的红甲卫兵说道。

    “公子,小人李季。”李季疑惑的望着他的主人,他是最低一等的卫兵,他的名字在主人们的眼里是最下贱的存在,而今天……

    “李季……”姬天烬嘴里呢喃着这个最不起眼的名字,心里却涌现了无数的希望.

    “噗通!”

    “公子,您?”李季震惊的望着眼前双膝跪倒在他面前的男子,三千黑发任由秋风萧瑟,俊美的脸上早已失了往日温暖的笑意,眼神折射出坚定的神色。

    “李季,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情吗?”

    姬天烬的此举早已吓傻了李季,他木讷的点点头。

    “带着王后安全的离开!哪怕丢了性命,也要护王后周全。”

    “公子,您起来,我,我李季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护王后周全!”他本来就是奴,用生命保护主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公子如此求他,他的内心更加坚定了用生命护卫眼前的这个女人!

    “谢谢!”

    褒姒被眼前的一幕早已惊呆,各种情绪从心底喷涌而出,在她的印象中,公子从来都是骄傲的,就算是对着周幽王,也从不折下他的双膝,如今却为了她……

    “公子,我不走!”

    姬天烬站起身,来到褒姒身旁,手指温柔的摩挲着她姣好的容颜,“阿姒,听话。”温柔的声音里掺杂了不容置喙的霸道。

    “哈哈,你们谁也逃不掉,今天,本王要亲手为女儿报仇!”策马追来的申候愤怒的吼道,他整整宠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因为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女,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姬天烬并未理会追来的申候,眼神温柔的看着褒姒,仿佛要将她的容颜刻进骨髓。

    “阿姒,相信我,我一定会来找你!”

    褒姒盯着姬天烬,沉默良久,轻声的说:“好,阿姒相信公子。”

    “王后,走吧,再不走,真的就来不及了!”李季焦急的在旁边催促道。

    “哈哈,想走?想都别想!来人,将他们拿下!”

    申候一声令下,手下的兵士像洪水一般向三人冲去,李季早已顾不得什么礼仪教条,抓着褒姒的手腕奔向旁边的小径。姬天烬欣慰着望着褒姒离开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只要她活着就好!

    此时,冲到姬天烬身旁的众兵士执起手中的长戈向他刺去,而他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用手中的剑抵挡着来势汹汹的兵士,他仿佛面对的不是几百号兵士的长戈,而是在风中飘荡的丝绸。几百号兵士不管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突破他用自己的肉体为褒姒设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一旁的申候早已急了,一百多人都攻不下一个人,怒火攻心的申候提剑向姬天烬砍来,姬天烬心里明白,在一百多人的围攻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而现在又来一个武力不在他之下的申候,恐怕……不待姬天烬细细思量对策,申候锋利的剑身已经来到他的脖颈之处。

    “公子!”还未走远的褒姒回头看到如此惊险的一幕,喉咙里担忧的声音早已控制不住的释放了出来。

    正在与申候缠斗的姬天烬听见褒姒的声音,以为她被擒住,担忧的向后看去,申候趁此机会一剑便刺向姬天烬的心窝,殷红的血液顺着剑尖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像极了迎风招展的罂粟花。

    “不!”褒姒双膝无力的跪在地上,是她,是她害死了公子!

    见血就眼红的申候拔出剑,又狠狠的向姬天烬胸口刺了十几下,直到站得笔直的姬天烬像一片被风吹落的枫叶一般落入了尘埃,申候才止住他疯狂的动作!他提着流血的剑,一步一步向褒姒走来。

    “王后,快走!”不论李季怎么呼喊,褒姒都没有反应,而她的脑海,却一直重复着姬天烬被刺死的一幕,她沉浸在自己自责的世界里。

    “你们跑啊,怎么不跑了?”

    “想要杀王后,先踏过我的尸体!”李季无畏的站到申候跟前,他答应过公子,用生命也要护王后周全,他是山野粗夫,对于周公的的礼乐他不懂,但他知道,做人就要信守承诺!

    申候见挡在眼前最低贱的士兵,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明明已经到穷途末路,还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真是可笑至极!他扬起手中还在滴血的剑刺向李季,李季本身武功不是很高,对于申候的全力一刺,自然抵挡不了,很快便倒在血泊之中。申候连杀两人,自然杀红了眼,如此,便将目标移到褒姒的身上,他望着眼前披头散发的女人,此时的褒姒,因为逃亡的缘故,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已毁掉,一身华贵的衣裳破烂不堪,就像是从乞丐窝里跑出来的疯女人,哪里又像是当初那个不苟言笑,集宠爱万千于一身的褒姒?

    夕阳的余晖洒在骊山的枫树上,火红的枫叶仿佛在血里浸泡过的一般,散发着阵阵腥味,混合着泥土的味道,顺着风,钻进了褒姒的鼻间,将她从自己的世界拉回了现实。

    她望着四周,便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她也不想在逃。她摆动着自己那双麻木的腿,颤抖的站了起来,嘴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意,她望着申候,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妖女,你可知你也有今天!”

    对于申候的话语她并未理会,她依旧笑着,她的笑在申候眼里,就像地狱里的曼陀罗,让他的后背升起了阵阵凉意,内心深处,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慢慢着弥漫全身。他下意识的提起手中的长剑,只是未等他刺向褒姒,一柄匕首已经插进了他的心口。

    “哈哈……”褒姒看到如此一幕,大笑了起来,眼睛里的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她替公子报仇了,这一生,荣华富贵,百般宠爱,却怎么敌不过他的一句“你笑起来真好看!”

    她从申候胸口抽出匕首,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匕首,像是在抚摸着多年的恋人,这把匕首,是当年她初入王宫,公子送给她的,公子说“鱼肠,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而今天,她用这柄鱼肠,为公子报了仇!

    这时,申候带来的几百兵士将她围住,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褒姒,却忌殚她手中的匕首,并未轻举妄动,褒姒凄凉的笑着,她将匕首反握在手中,不待兵士的长戈刺向她,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插入了自己的心窝,血液喷涌而出,滴落在申候的长剑上,四个人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红的妖艳……

    夜晚悄悄的来临,秋风吹的树叶莎莎作响,荧惑星悄悄的靠近心宿,天空中出现了罕见的荧惑守心,星光照耀在长剑半凝固的鲜血上,闪着妖艳的红光,此时,他们四人的命运紧紧的相扣在一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