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9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臧,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9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臧免费阅读

    姬扶桑定是心里很清楚,倒也不揭穿仅有在他面前的女儿家的小心思,用己水烟自己的话来说,当一个很聪明人太久了会累,还倒不如愚不可及一点儿。他眼睛里满满地都是溺爱的望着己水烟,任凭这位公主殿下的胡作非为。“昨日是除夕夜,早上有宴会,皇上下旨肯定要您去报名参加。”““今日就是除夕,晚上有宴会,皇上下旨一定要您去参加。”。...

    姬扶桑自是心里清楚,倒也不拆穿只有在他面前的女儿家的小心思,用己水烟自己的话来说,当一个聪明人太久了会累,还不如愚蠢一点。他眼睛里满满都是宠溺的望着己水烟,任由这位公主殿下的胡作非为。

    “今日就是除夕,晚上有宴会,皇上下旨一定要您去参加。”

    “你去告诉曹公公,本公主会去的。”

    “水烟,你的伤还未好,且这宴也并不是好宴,为何还要去?”姬扶桑担忧的道。

    “我自然知晓,只是若我不去,恐怕再难寻到机会。”

    姬扶桑内心闪过一丝心疼,却也夹杂着一丝不悦“这天下之事,本就该我男儿去操心,你一个女儿家,为何就不能多依靠我一下?我为你撑起这半边天不好吗?”

    己水烟眼神平静的望向姬扶桑,内心一阵嘲讽,“难道这就是你们男人的通病?你们男人若喜欢一个女子,总是希望她们躲在你们羽翼之下,倘若不喜欢,就将她们无情的抛弃,曾经的榖则异世,死则同穴都将如一缕炊烟,而消失在天地间。殊不知,你们最讨厌女子对你们的攀附,又何尝不是你们惯出来的呢?假如有一天,我不再入你的眼,你是否像丢弃一件旧衣服一般,将我抛弃,到那时,纵使我足智多谋,我却没有丝毫的资本,我拿什么为我谋一份不一样的人生?假如我用同等的身份站在你身旁,纵使你弃我与不顾,我终究还是活的很精彩。不是吗?”

    “水烟,我。我怎么会对你弃之不顾?既然喜欢,为何不能举案齐眉至鬓白?”

    “我要的,不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臧,一生一世一双人,在这男权至上,男人三妻四妾的时代,况且你是虞国的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你能保证你不会后宫佳丽三千?即使你不改初心,虞国的臣子能答应吗?千里之堤尚能毁于蚁穴,更何况你只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你能保护我多久?”

    己水烟的话,像一阵阵狂风暴雨,敲击着姬扶桑的内心,他从未想过这些,而眼前的这个女子比他看得更加通透,也更加现实。在现实面前,爱情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过了这年,我就回虞国!”姬扶桑温柔的望着这个无比现实的女子,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适合与他共赏这如画江山。

    己水烟灿然一笑,“你早该如此,我用得着费那些口舌?”

    “照你这么说,我倒是不通透了?”

    “人贵在自知,你这觉悟的还不算太晚,果然孺子可教也!”己水烟挑挑眉,得意的说道。

    姬扶桑笑而不语,也就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入的他的心。

    “公主,宴会要开始了!”奈何在一旁提醒道。

    己水烟望着窗外,夜色渐浓,一阵感慨袭上心头,到这个不熟悉的朝代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间,时而浑噩,时而清明,幸而遇见了公子。

    平日里,乾坤殿除了洒扫的宫女之外,一般都很少有其他人进入,而今天一改往日的冷清,灯火通明,人潮蹿动,热闹非凡。今日是除夕夜,依照惯例凡是五品之上的官员必须带着家眷在这乾坤殿一起守岁。而三大家族家主更是朝中重臣,自然已经坐落于属于他们的位置。

    “孔兄,这七公主不知要那兵符何意?”孟家家主紧锁眉头,忧心忡忡的道。

    “这,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女子,说是要上战场,这可是千古奇谈,但若说向皇上借机提要求,这段时间一直待在那芙蓉殿,从未出来。”

    “管那么多作甚?老夫受的那奇耻大辱终归是要还回去的!”荀家家主一脸怒意,回想起当日,这几十年的脸面都丢尽了,甚至连自己最钟爱的琴也毁了!

    “你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用点脑子,也不至于输的如此惨!”孟家家主轻蔑的道。

    “我不用脑子?那当日你们都干嘛去了?还不是照样入了人家的圈套!”

    “闭嘴!被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就弄得如此自乱阵脚,亏的你们还是一家之主!”孔仁一双睿智的眼睛扫向争吵中的两人,心中不免一阵叹息,孔,孟,荀,三家的历史足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他们本是孔子,孟子,荀子三个大儒的后代,自东汉末年之后,天下三分,东莒,西荆,北虞,且各国治国的政策各不相同,而莒国延续汉武帝的罢黜百家,以儒治国,儒家就渐渐的崛起,而现在,儒家传到他们手中,莒国渐渐的衰败,儒家更是腐朽不堪,前段时间,甚至连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都被一个女子给破了。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一声公鸭般的嗓音从殿外传来,众人自然知晓这是属于曹公公独特嗓音。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众臣跪倒在地齐声恭迎皇帝和皇后二人。

    帝后二人纷纷坐落,这才让众平身。众位大臣对于这繁琐的礼节自是最熟悉不过了。

    最先起身的自然是位高权重的三大家族族长,而三大家族族长并未落座,他们呆愣在原地,震惊的望着坐在皇后下首的白衣女子,心中甚是疑惑,这位六公主被困在锁月宫,他们自然知晓全所有的内情,作为一个皇帝能留下她的性命已经不错了,而今天却堂而皇之的来参加除夕宴,这到底是何意?一个七公主已经够他们头疼了,现在又出来一个试图把持朝政改革国体的六公主。

    “今日这宴会难道本公主是主角?众位大臣站着是为了迎接本公主的吗?”依旧是一袭红衣,脚踝处的铃铛随着主人的步伐不停的欢唱,只是今日身后多了一青袍男子,此人正是那虞国太子姬扶桑。

    莒皇一改往日的的怒意,和颜悦色的道“小七,你来的正好,晚宴才刚刚开始,父皇今日可为你准备了宫里珍藏的美酒!”

    众臣一阵疑惑,这皇帝到底唱的哪一出?

    “多谢皇上抬爱,只是我这孽女不污了您这双眼就好!”己水烟嘲讽道,若不是她手中握着这三块兵符,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会如此的和颜悦色?

    “小七这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朕是你父皇!”莒皇怒道,作为一个皇帝,如此被人挑衅,心中的火气自然不小。

    “小七,赶快坐下吧,这晚宴也要开始了,这可是你第一次来共同守岁,意义也是不同的。”皇后忙站出来打着圆场,毕竟今日文武百官都在场,皇家的颜面还是要顾及的。

    己水烟并未理会皇后,她自顾自的寻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坐下来,本欲喝酒,却被一旁的姬扶桑拦住了,“公主殿下,若是还想多痛几日,那就尽管喝吧。”

    己水烟只好无奈的放下手中的酒樽,这段时间因为伤口的缘故,一直被桑子看着,一口酒都未曾饮,现在伤口已经好多了,还不让喝,想到这里,她的内心已经将那己泽溪吊起来,抽了好几十鞭子,可惜还是难解她心头之恨。

    “皇上,前段时间,七公主在明堂可是大展琴艺,想必其他五艺定是不错的,今恰逢除夕之夜,文武百官都在,不如让七公主出来展示一番以附雅兴?”孟家家主不怀好意的道。

    莒皇并未理会孟家家主,低着头望着手中的酒樽,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幽光,心思却是百转千回,早在太祖皇帝建国初期,知因孟子当年说过,夫明堂者,王者之堂,它代表着皇权的至高无上,所以太祖下令修建了明堂,这几年,皇权旁落,明堂却成了儒家的尊荣。

    “孟家主这是要本公主和你比试一番吗?还是孟家主也想和荀家主一样,想丢掉你们引以为豪的技艺?”

    “七公主莫要折煞老臣,与七公主比起来,老臣的技艺恐怕难登大雅之堂。”孟家家主谦卑的道,眼睛里却划过一丝狠毒。

    众臣自然不知晓当日己水烟琴挑荀家家主,俱都眼中嘲讽的望着己水烟,三大家族家主对于六艺的造诣可谓是登峰造极,孟家家主如此说不过是谦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七公主到底是太过狂妄,如此狂妄的女子,就不怕世人所耻笑吗?

    己水烟嘲讽的望着众臣,为什么一定要活在世俗的眼光之中呢?人活一世实属不易,还要看世俗的眼光,不累吗?还是觉得这样才算活着?

    “本公主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和你们玩。”

    “既然七公主心情不好,那就算了。”莒皇一双晦涩的眸子望着己水烟说道。

    他现在最想将这个孽女赐死,只是那三块兵符在她手中,这关系着莒国的生死存亡,即使再生气,他也不能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事事还须顺着她。

    “皇上,今日臣办理事务,有一件事不得不说!”孔仁严肃的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