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作者:冰璃公子 | 穿越重生

收藏

  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再次穿越复活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由作者冰璃公子创作,妃来横祸,公子请出招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周幽王,后宫佳丽三千,集疼爱于一身,因其不苟言笑,虢石父为闻倾世一笑,遂有烽火戏诸侯的荒唐的行为,因而周幽王被后人称作一代妖妃。却,命运好像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本所以在骊山烟消云散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个她所不陌生的朝代……作品主角:“阿姒,快走,永远离开这里,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5章 鱼肠初现情渐起,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15章 鱼肠初现情渐起免费阅读

    “莒皇,本太子今日过来自是告别的,明日便要启程回虞国。”莒皇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到了,废了一步棋,另一步还未安排好,他皱了皱眉头“太子,不多留几日?朕的六公主近几日身子也大...

    “莒皇,本太子今日过来自是告别的,明日便要启程回虞国。”

    莒皇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到了,废了一步棋,另一步还未安排好,他皱了皱眉头“太子,不多留几日?朕的六公主近几日身子也大好。”

    “这倒是不用,本太子觉得这七公主甚和我意,也就不用莒皇费心了,过了这年,本太子便会再来。”说罢,便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来到己水烟跟前,“七公主,此乃我虞国的镇国之宝,今日就送与公主了!”

    己水烟望着姬青娐手中的匕首,心中思绪万千,眼里划过不可思议,她拿过匕首,只见匕首上印刻着‘鱼肠’二字,这把匕首正是前世公子去封地之时,送与她防身,后来,她用这把匕首杀了申候,兜兜转转,现在又回到她的手里,这到底是宿命轮回还是。

    莒皇心有不甘,继续说道“太子,七公主一直生活在冷宫,不懂礼数,恐难登虞国之堂。”

    “莒皇,本太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很少有转圜的余地,甚至我父皇。更何况作为战败国的莒国呢?又有什么资格呢?”姬扶桑眼中划过怒意,作为一个父亲,如此诋毁自己的亲生女儿,还配做一个父亲吗?她欣赏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她也同样怜惜这个女子,就算是不为当初的约定,今日,她也要护着这个女子!

    姬扶桑如此不留余地的羞辱莒皇,莒皇的怒意自然不少,只是这怒火也只能憋着,和亲,已经是唯一能保住这祖宗留下的江山的唯一办法,倘若惹怒了虞国太子,他的江山又岌岌可危。

    “七公主。”

    姬扶桑的声音将己水烟从回忆中扯了出来,她抬头望着姬扶桑,只见他挑了挑眉角,眼神仿佛再说,‘本太子帮了你一次,你如何谢我?’

    陷入回忆中的己水烟根本就不明所以,她迷茫的望着姬扶桑,仿佛再说‘什么时候替本公主出恶气了?本公主怎么不知道?’

    姬扶桑无力的笑了笑,这半天白忙活了,罢了,谁让他自作多情呢。

    “莒皇,本太子怕这一走,有人对我这未来太子妃图谋不轨,所以,本太子决定不走了。不如让三弟回虞国向我父皇禀明情况,莒皇意下如何?”姬扶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忽然不想走了,他就想留下来看看,不为什么。

    莒皇气得脸色煞白,明着征求他的意见,暗着是在警告他莫要动歪心思,真是岂有此理,只是若他不答应,国灭家亡迟早之事,他只能打掉牙,将这份屈辱往嘴里咽。

    己水烟才不管莒皇有有没有受屈辱,身为皇帝,不懂恩惠百姓,只在这深宫之中,争权夺利,固然是这百年来制度的问题,可又有几个当权者想过改变呢?

    “莒皇,天色已晚,本太子就不打扰了,告辞!”言罢,便独自一人离开了。

    己水烟见姬青娐离开了,并未给莒皇打任何招呼,转身就走,姬扶桑自然紧随其后,他现在可是七公主明面上的夫君。

    皇后望着离去的二人,心中五味杂陈,若是一年前有这一位足智多谋的公主,何愁不能颠覆这莒国的天,只是可怜她那女儿,本该可以出那如囚笼般的锁月宫,奈何她自己不愿意原谅自己,唉。

    己水烟出了乾清殿,踏着冰冷的月色,脸上出现一丝倦色。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虽然她早有预料,只是这人心比她想象的还可怕。

    “七公主累了吗?”紧随其后的姬扶桑关心的问道。

    “桑子,假如这世间少一分自私,也就不用有那么多无辜之人而离开,大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难道人道也该无情吗?”

    “七公主,豁达如你,天道,人道,无情,有情,你又何必执着,做自己,守住初心就好。”姬扶桑望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拥她入怀,给她一个肩膀,终究是理智将他拉回了现实。

    己水烟望着这冰冷的月色,将心中那份怅然压在心底“桑子,你不是一直想要娶那六公主吗?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如何?”

    姬扶桑沉吟半晌:“也好。”

    两人一路沉默着来到锁月宫门前,恰逢值勤的侍卫在换班,两人趁着这间隙一路通畅的来到己想月的寝宫内。

    寝殿内静悄悄的,只有梨花案前一白色衣衫的女借着微弱的烛火看着书,女子时而蹙眉,时而深思,仿若那溪水边浣纱的西子,在她的身上,己水烟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静谧。

    “两位既然来了,不如陪想月吃杯茶如何?这偌大的锁月宫,好久都不见客人!”

    她的声音就像那山间的清泉,清脆而又平和,己水烟望着己想月道:“有好茶,自当陪着六公主品上一品。”

    己想月放下手中的书,亲手准备自己需要的茶具,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个皇家公主该有的华贵与优雅。

    反观己水烟,她拿起己想月刚看的那本书,饶有兴趣的翻了几页。“不知六公主这一年可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恐怕要让小七见笑了,哪有寻什么答案,不过无聊时随便翻翻,打发时间而已。”

    “《论语》,书倒是好书,只是书终究是死的,人的欲望却是无止境的。”己水烟嘲讽的说道。

    说话间,己想月将煮好的茶递给两人,己水烟闻着从茶杯中散发的清香,一阵神清气爽,“素闻茶能解困,往日我倒是尝试了不少,可惜依旧无果,本以为书中那是糊弄人的,今日得见六公主的茶艺,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六公主可莫要笑话我。”

    “小七见外了,你我姐妹,哪有什么笑话之理?”

    “姐妹。”己水烟手捧着茶杯,呢喃着,却并不知道这两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

    “小七,就算不承认又如何,血脉之亲,是你永远割不断的。”

    “呵呵,六公主,这可是我听过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若不是当日你因这份血脉的牵绊,你也不至于此。”己水烟望着己想月,眼睛里盛满讽刺。

    己想月并未理会满眼嘲讽的己水烟,她看向一直当隐形人的姬扶桑,疑惑的道“小七,不知这位是?”

    “虞国太子。”

    己想月皱了皱眉头,望着姬扶桑,他通体贵气逼人,眼睛里流着她看不懂的光芒,直觉告诉她,这位太子今日来肯定有所谋,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由得一紧,虽说这个被父皇统治下的国家,已经腐朽不堪,但这毕竟她的家就在这里,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去毁掉,哪怕。她眼神凌厉的望向姬扶桑“莒国就算再腐朽,本公主也不允许外人践踏分毫。”

    己水烟眸中闪着一丝欣赏,这样巾帼不须眉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六公主,己想月吧。

    “六公主多疑了,本太子不过是随着七公主。”

    己水烟见茶杯的茶水也到底了,便道“六公主,这茶也喝完了,我也该走了!

    己想月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小七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是只是过来讨杯茶喝?

    己水烟放下手中的茶杯,与姬扶桑向门外走去,行至门口,她转过头望着己想月,粲然一笑,“六公主,你若不想让这百年来的基业葬送在本公主手中,你也该出来走动走动,别让本公主在这冰冷的皇宫翻云覆雨,毁了你这心中的执念。”

    说罢,两人扬长而去。独留己想月一个人在大殿内发呆,这一年的时间,她翻阅先祖所留下的经典著作,试图想寻找拯救莒国的方法,只是书都读烂了,却终究不得其法,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儒家治国是否真的合理?仁爱治国,将君王捧上了最高位置,倘若君王不贤,君贵民轻,百姓将以何度日?然而,孔,孟,荀三大家族近年来又出伪君子,致使皇权旁落,在她随师傅游历那些年,民不聊生,街头恶霸横行,就因为如此,一年前她发动宫变,想要改变这一切,终究是失败了。

    己水烟临走时说的话还在她耳边不断的徘徊,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找寻答案,待在锁月宫,倒也不是长久之计,看来,她得出去寻找师傅了。

    两人出了锁月宫,便一路缓缓而行,两人如同生活在一起的平凡夫妻一般,踏着这浓浓的夜色向“家”而去。

    “桑子,六公主还合你意?你可要想清楚,她今日已经表明,她心一直在莒国,就算你娶她,终究会回来!”

    姬扶桑望着行走在夜色下的己水烟,一阵沉默,他的心泛起一丝涟漪。

    ……

    姬青娐离开也有三日的光阴,姬扶桑也就常留在这芙蓉殿,日日与己水烟吃茶喝酒论道,日子过的倒也逍遥,只是今日清晨,己水烟一改往日赖床的毛病,大清早就起来,跑都姬扶桑的房间,翻箱倒柜的不知寻找着什么。

    “七公主,你一个女儿家,何故大清早跑到我的房间?”姬扶桑微怒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