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九界武帝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收藏

  《六界武帝》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苏辰,苏文寒,唐紫菱,碧落书院,练体,周中天,苏文轩,周闫明,黄鸭,很任性,苏庆轩,练体四重,周灵儿,魏长老,温海烨,战技阁,王老头,温海玉之间的故事。六界武帝约9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

九界武帝小说最新章节_九界武帝最新更新_九界武帝小说王老头苏辰

    王老头苏辰小说名字叫作《六界武帝》,提供更多六界武帝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六界武帝以及最新更新。六界武帝小说王老头苏辰摘选:王老头越听越心惊胆颤,这些材料可都是价值千金的不存在,这个大黄鸭居然狮子大张口要这么多,这可是要让自己倾家…...

    王老头苏辰小说名字叫做《九界武帝》,这里提供王老头苏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界武帝小说精选:“三两无根水,五两烈**,一斤紫熏叶……”长安城外一片无人居住的森林,坐落着几座破旧的木屋,大黄站立在树梢之上快速的报出材料名字。王老头越听越心惊,这些材料可都是价值千金的存在,这个大黄鸭竟然狮子大开口要这么多,这可是要让自己倾家荡产的节奏。“好了,就这五十味药材,你速速取来!”大黄鸭趾高气扬,命令王老头马上去照办。“你确定这些材料可以治好这家伙的断脉,要知道这可得花光我一半的储蓄呀!”王老头有些怀疑的看着大黄鸭,只听说过…

    “三两无根水,五两烈**,一斤紫熏叶……”

    长安城外一片无人居住的森林,坐落着几座破旧的木屋,大黄站立在树梢之上快速的报出材料名字。

    王老头越听越心惊,这些材料可都是价值千金的存在,这个大黄鸭竟然狮子大开口要这么多,这可是要让自己倾家荡产的节奏。

    “好了,就这五十味药材,你速速取来!”

    大黄鸭趾高气扬,命令王老头马上去照办。

    “你确定这些材料可以治好这家伙的断脉,要知道这可得花光我一半的储蓄呀!”

    王老头有些怀疑的看着大黄鸭,只听说过天阶神丹可以治疗断脉的,从没听过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就可以治疗人的断脉。

    “你敢质疑你鸭爷爷,还想不想突破凝丹境界了?”

    大黄鸭此刻真的是耀武扬威,抓住了王老头的痛楚,大声的呵斥道。

    “好好,我去,我去!”

    王老头心中不断的咒骂大黄鸭,行动上却没有丝毫的缓慢,转眼之间就消失在树林之中。

    “我亲爱的主人,你可要撑住,不然你死了我还要花千年才能再转世重修,我不要呀!”

    大黄鸭从树枝上飞下,落在昏迷不醒的苏辰身边。鸦眼之中流露出一抹伤感之色。

    王老头的速度很快,长安城乃是大唐国的中心,虽然这些材料贵,但却不稀缺,花了自己一半的积蓄,终于凑齐了。

    “记住现将无根水和山泉水按照一比三的比例调配烧热,先加一量百合花瓣,然后五两烈**……”

    熬制的方法极为复杂,王老头足足听了三遍才完全熟悉,生火,架罐,王老头开始熬制大黄所说的汤药。

    “好,现在用紫熏叶盖上,闷上半个时辰,起灌!”

    大黄鸭飞上树梢,如身经百战的将军一般指挥着王老头。

    “好了!”

    半个小时之后,王老头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膏来到了大黄鸭面前。

    “哎呀,这酸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大黄鸭轻轻一闻,便让王老头急忙端走,它怕自己多闻几下会昏倒。

    “好了,现在将这些东西喂给主人,然后输入灵气从百会穴起步,运转大小三十六周天后便没事了!”大黄鸭将步骤说出来便拍打着翅膀跑远了,这味道着实有点过头了。

    “真的行吗?”

    王老头虽然无法忍受这个味道,但为了能突破凝丹境界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一口一口喂入苏辰口中,然后按照大黄鸭的方法输送灵气。

    “好了,这个真的能行吗?”

    大汗淋漓的做完这一切,王老头看着苏辰双目之中仍是怀疑之色。

    “恢复断脉,接上手筋脚筋那有这么容易,我只是将这些必须的材料喂入了他体内,至于主人能不能撑过去那一段比死还难熬的痛,就看他自己了。”

    大黄鸭此刻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一但承受不过去,很有可能死在巨痛之中。

    “恩,听天由命吧!”

    众所周知,人如果被划出一道口子,其实最疼的不是被划开的那瞬间,而是在休息长肉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会痛不欲生,而要想断脉修复,所承受的痛楚要比这痛千倍万倍。

    夜漆黑如墨,天空乌云弥补,不见一颗星星,大黄鸭和王老头死死盯着床上的苏辰,面露紧张之色。

    此时的苏辰已经被止住了鲜血,换上了新衣服,用手臂大小的马绳死死困在了床上,而床的两头分别压着千斤重的巨石。

    “来了!”

    一直昏迷不醒的苏辰猛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主人,坚持住,只要坚持过去,你就能再次修行了!”

    大黄鸭飞到床头,看着开始挣扎的苏辰说道,它要在苏辰清醒的时候告诉他这一切。

    此时苏辰的嘴已经被抹布紧紧塞住,这是为了防止他承受不了巨痛而咬舌自尽。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你手筋脚筋,断脉将会修复,而且会变得更强大,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要保持清醒,自己去引导体内的那股热流修复。”

    大黄的话语刚落,苏辰就感觉自己腹部骤然升起一股热流,猛然向上冲击了过去。

    “呜!”

    一股剧痛猛然袭来,苏辰想要大声呼喊,嘴巴却已经被抹布死死堵住。

    “要引导他,主人,要引导他,去修复你的断脉,去修复!”

    大黄鸭大声喊道,修复断脉只能靠他自己,两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激励他。

    断脉,引导,修复,修行,苏辰眼中爆发出一抹求生的亮光,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享受家庭的温馨,岂能就此死掉。

    自己不要做个废人,自己还要查出是谁陷害了自己,自己还要让宁雨馨证明她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还有青叶书院,自己要在学院联赛上用倒数第一的学院学生身份去击败排名第一的青叶书院,自己还要进入宗门,然后风风光光的将父亲一家人接回苏府!

    自己不能死,不能废!

    苏辰心中疯狂呐喊,此刻心里头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熬过去,一定要熬过去!

    “先从腹部开始修复,记住要保持清醒!”

    大黄鸭一步步的提示苏辰,此时树林之中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紧盯着苏辰的一举一动。

    修复经脉,修复经脉,苏辰心中默默引导这股热流到达断脉之处,一股钻心的疼痛涌入脑中,仅仅是这一下便通的苏辰全身冒汗,瞬间打湿了长袍。

    “继续,继续!”

    苏辰面露坚定之色,继续引导热流冲击断脉之处,如万蚁噬骨,刀切心头一般,苏辰脸部青筋暴起,双拳死死握住,指尖没入肉间却丝毫没有意识到。

    一分钟,两分钟……

    苏辰从未发现时间竟然如此缓慢,剧痛连连,断脉修复的疼痛远远超出了苏辰心里的预期。

    此刻的他呼吸紧蹙,鼻息如雷,脑中几乎一片空白,只靠着一股意志在不断的推动。

    “继续,继续!坚持!”

    大黄鸭不断的呼喊,看着一脸狰狞无比的苏辰面露心痛之色。

    “呜!”

    一股经脉相融,如烈火焚烧,数剑插心,死一般的巨痛让苏辰忍不住大叫了起来,整个人骤然绷起,手臂般的绳子被他一下子磴紧。

    “加油,继续!”

    大黄鸭大声吼道,它已经看到苏辰因为这股巨痛,眼神已经有些涣散,这可是不好的征兆。

    断脉,引导,修复,修炼!

    苏辰心中不断默念这八个字,双眼渐渐恢复了一丝,感受着那股热流,苏辰打起精神再次向着另一处断脉冲了过去。

    汗水不断,此刻的苏辰已经绷成一个弓形,一股股眩晕感不断的涌入,双拳之中鲜血流出,染红了长袍。

    那股热流似一双无形的大手,冰冷无情,直接冲撞在苏辰的断脉之上,苏辰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炸开一般,非人般的疼痛让苏辰不停晃动。

    “继续,继续!”

    大黄鸭大声的嘶吼,它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苏辰不一鼓作气将断脉全部修复,那接下来就更不可能了。

    修复!修复!

    苏辰努力让自己保持清明,不断引导热流去冲撞那些断脉,汗水已经彻底打湿了苏辰的长袍,通过长袍,两人可以看到苏辰不停颤抖的躯体。

    “这是五脉交合的地方,只要忍过去,你就成功了一半!”

    大黄鸭的声音已经无比嘶哑,看着苏辰不停的说道。

    冲!冲!冲!

    苏辰没有犹豫,直接引导热流再次冲撞了上去。

    “呜!”

    紧紧是接触的一瞬间,巨大的痛楚就埋没了苏辰,眼中的一丝清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身身体猛然绷起,一直纹丝不动的巨石竟然开始疯狂摇晃,若不是王老头及时镇压,巨石就被苏辰摇晃了下来。

    “苏辰,苏辰!”

    大黄鸭看到苏辰双眼骤然失去了光彩,不由大叫了起来,疯狂摇晃着苏辰的身体,想要将苏辰从痛苦中拉出来。

    “不行了,巨痛已经将他淹没了,他现在已经承受不了了!”

    王老头单手镇压巨石大声喊道,一边让床纹丝不动,一边按住苏辰的躯体。

    “怎么办?怎么办?”

    王老头不停的呐喊,此刻的他已经束手无策。

    “速速拿针来!”

    大黄鸭朝着王老头大声喊道,现在只能用最后一个方法了。

    “好!”

    王老头单手一翻,光华一闪,一排细小的银针出现在了手中。

    大黄鸭快速的在苏辰头上一阵抚摸,眼眸流转,瞬间得出了答案。

    “现在用针插入他的头部,记住顺序和深度,一点出错,主人就会直接死亡!现在开始百会穴,没入两寸!”

    大黄鸭嘴中快速的说道,王老头用灵气镇压巨石,左手死死按住苏辰的头部,按照大黄鸭所说,银针没入。

    “神庭穴,一寸!”

    手中快速挥舞,王老头的银针尽数插入了苏辰的脑袋之上。

    “杀……了……呜……啥……了……我!”

    苏辰眼中渐渐升起一丝清明,死死的盯着王老头不停的呐喊,苏辰已经坚持不住了,五脉修复,即使两世为人的他,意志力如此之强,也无法坚持下来了。

    “这是最后一个难关,坚持过去,坚持下去,想想你的家人,他还需要你!”

    王老头大声吼道,如滚滚天雷,让苏辰的意识清醒了一息。

    修复,断脉,修行,父亲,母亲,不!

    亲情,一直是苏辰最向往的,穿越再为人,好不容易得到,岂能就此放弃,

    “呜呜呜呜!”

    全身弓起,苏辰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颤抖,自己一定要撑过去,撑过去。

    苏辰双眼通红,疯狂无比,血丝覆盖了整个眼珠,但在那一片血红之中,却有一艘轻舟,任凭狂风怒吼,海啸滔天,电闪雷鸣,依旧飘荡在这大海之上,不曾消失。

    夜依旧漆黑如墨,狂风骤起,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疯狂的击打着木屋,屋中的苏辰渐渐停止了颤抖,紧绷的躯体也缓缓舒展,软塌塌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熬过来了?”

    王老头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苏辰疑惑的问道。

    “我靠,累死你鸭爷爷了,明天老子要好好补一顿!”

    大黄鸭怪叫一声,直接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只余下一脸愕然的王老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