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魔狱战神

作者:梧桐阅读 | 现代言情

收藏

  《魔狱战神》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武功高强,红衣女郎,星际,强盗,胡子,花尊者,穆巴斯,梅森,通灵之,星球,汉斯,强与尼娅,武功高强与尼,星海权杖,长老,血狼星,血狼公爵,风战士,金狼,金刚战神,安娜,森林,无数,巨蛇之间的故事。魔…

花尊者穆巴斯是哪部小说_花尊者穆巴斯是什么小说_魔狱战神小说花尊者穆巴斯

    花尊者穆巴斯小说名字叫作《魔狱战神》,提供更多花尊者穆巴斯是哪部小说,花尊者穆巴斯是什么小说。魔狱战神小说花尊者穆巴斯摘选:花尊者?”梅森祭司礼貌地的问着。“很不错,贫僧是布达拉宫宫的莲花尊者。”“秃头,你他不在地球上修炼,跑…...

    花尊者穆巴斯小说名字叫做《魔狱战神》,这里提供花尊者穆巴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狱战神小说精选:高强将头露出水面,见幻兽虫已经不再了,轻松的吁了口气。“那边有个男人。”水中传来女子的娇笑声,高强回头一瞧,差点再次沉入水中。几名漂亮少女正在湖中洗澡,晶莹如玉的肌肤在水中若隐若现,乌黑柔软的长发在水面上漂散,高强迫不急待的游过去。“你好。”她们对着高强热情的打着招呼。“大家好。”高强很快的游到她们中间,将厚重的太空头盔取下。“你为什么洗澡还要穿着衣服?”一个长头发的少女温柔的问。“我喜欢这样,你们不觉得这件衣服很潇洒?”高…

    高强将头露出水面,见幻兽虫已经不再了,轻松的吁了口气。

    “那边有个男人。”水中传来女子的娇笑声,高强回头一瞧,差点再次沉入水中。

    几名漂亮少女正在湖中洗澡,晶莹如玉的肌肤在水中若隐若现,乌黑柔软的长发在水面上漂散,高强迫不急待的游过去。

    “你好。”她们对着高强热情的打着招呼。

    “大家好。”高强很快的游到她们中间,将厚重的太空头盔取下。

    “你为什么洗澡还要穿着衣服?”一个长头发的少女温柔的问。

    “我喜欢这样,你们不觉得这件衣服很潇洒?”高强甩甩脸上的水珠,文雅的微笑。

    “是很有型。”少女们抚摸着高强潮湿的衣服说。

    高强感觉小腹升起一道**直冲脑门。

    轰……前面传来强烈的爆炸声,将高强从**中惊醒,少女们也鸟惊兽散般爬上了岸,向岸边树林里跑去,刚才隐于水中修长的大腿丰臀一览无遗,高强却无心欣赏,跟着潜入树林,估计海盗杀进来了。

    周围响起激烈的爆炸声、激光枪燃烧空气的咝咝声,强盗们似乎与什么人干了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总是盯着我,让你们狗咬狗。”高强好奇的靠近激战的地方,转过一颗大树,眼前豁然开朗,高高的铁丝网内,崭新的厂房矗立在一片宽阔的空地上,强盗们正向厂房中攻击,里面也激烈的还击,双方打得如火如荼。

    星系间有一些星球被富翁们从星际联盟买走,成为了私人财产,富翁们在星球上建立自己的企业、乐园,他们象国王一样拥有自己的卫队武装,势力不可小觑。

    高强想趁机溜掉,却发现厂房间边上,蜷缩着刚才在水中遇见的几位姑娘。

    “不能让他们伤害姑娘们。”高强毅然决定出击。

    高强擅长伏击,象影子一样沿着铁丝网,潜向正在开火的盗贼们。

    强盗们大都赤祼着上身,一边狂笑着,一边挺着机枪胡乱的向厂房里扫射,子弹壳象雨点一样遍地乱洒。

    厂房显然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尽管子弹密集的扫过,仍然坚固的屹立,成功的阻挡着盗贼们前进。

    高强无声无息的潜到最后一盗贼身后,左手迅速的捂住对方的嘴巴,右手中电子刀光芒一闪,将盗贼的咽喉割开,电子刀锋利无比可以自由伸缩,短的作刀,也能伸长作剑,当盗贼停止呼吸倒在草丛中之后,伤口才渗出血丝。

    咔嚓,尽管高强极力做到神鬼莫测,仍然让盗贼们发觉了。

    “你是谁?”一个盗贼们看着身后的高强惊讶的问。

    “我是你大爷。”高强一刀制穿了敌人的心脏,再掣出激光枪,嗖嗖嗖,红光闪过,附近的几个盗贼胸口开了个大洞,鲜红的心脏清晰可见。

    厂房内的守卫知道有人相助,趁机冲了出来,盗贼们两面受敌很快的被消灭,只留下一地外表剽悍的尸体。

    一坐钢铁塔上发出强烈的电子脉冲直射天空,击中了一船停悬在近轨道的强盗太空船,空中亮起了绚丽的火焰,无数鲜艳的火流星划过天际,在森林各处爆炸开来,燃起了熊熊大火。

    “快救火。”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矮胖子对着守卫们大喊。

    两艘救火飞船凌空飞起喷洒出大量的水雾,不一会将森林里的明火全部扑灭了,为了死灰复燃,继续出动了七八个架次,将周围的森林全喷了一遍才罢手。

    “小伙子,谢谢你帮助我们,我是斯坦博士。”胖子头发乱糟糟的戴着黑边眼睛,眼光纯正的象知识分子,与高强握了握手。

    “我也是路过这里,看见有强盗船,本想避开他们,见他们向你们攻击,我忍不住就出手了,这都是我太有正义的感的缘故。”高强自我吹嘘道。

    “我喜欢你这样直爽的青年。”斯坦博士邀请高强进入自己的工厂休息室。

    “你们工厂好大,做什么的?”高强好奇的问。

    “我这里做生物机械人。”斯坦博士胖脸上绽放出笑容。

    “为什么不请星际联盟给你们守卫,那样强盗们就不敢来了。”高强疑惑的问。

    “我这里属于盗版,因为五个世纪前,机械人与人类大战后,联盟对机械人的生产控制的非常严格,我的发明他们总说会威胁到人类安全,禁示我生产。所以我就跑到这儿来了,这可是鸟不生蛋的地方,连强盗都不愿意来。今天居然破天荒来了强盗,他们真是群笨强盗,只要我有足够的时间,我很快就可以组成一支机械人大军,再多的强盗也是白搭。”斯坦博士自豪的介绍说。

    “是么,那可真太好了。”高强可不好意思说强盗是追着自己来的。

    “你这里美女真多。”看着窗外随意走动的,露着纤细大腿的女孩子,高强羡慕的说。

    “你是说她们?”斯坦博士开心乐起来。

    “对啊,有什么好笑的?”高强不解的问。

    “她们都是机械人。”斯坦博士神秘的笑说。

    “啊……”高强惊讶,怪不得湖中那几个女子非常开放,一点也不在乎被吃豆腐。

    “她们非常听话,比古地球上的日本女子还要温柔听话,你让她们吃屎都没问题。”

    “我可不想让她们吃屎,最多……嘿嘿……”高强邪笑道。

    “完全可以,各个星球的机械妓女大都是我的产品,跟她们不用担心感染疾病,她们本身就是消毒器,而且材料全是仿人体肌肉皮肤高等材料,要不要找一个美女让你试试。”斯坦博士很愿意别人夸奖自己的产品。

    “我可不想摸。”从湖里到现在,那柔软细腻的肌肤一直在在头脑中挥之不去,谁想过会是人造皮肤,兴奋的热情立刻烟消云散了。

    “我明白你的感觉,她们不是人,只是玩具,当你和她们做爱时,虽然身体上可以达到需要,心理仍然很空虚,没有爱情的性爱确实很下贱很空虚。”斯坦博士扶着眼镜无奈的说。

    “哦,你的感觉那么深?”高强坦承的问。

    “我爱过一个女人,她很漂亮,有着美丽的金黄色头发,一对深蓝色眼睛,我很爱她,可是,她死于一次车祸。我克隆了她,当再次面对一模一样的她时,却没有了爱的感觉,也许爱只是某种特定环境下的产物,一旦时过境迁,爱只能进埋藏在心底,成为甜美的回忆。”斯坦博士略为伤感的说。

    “我还没有真正爱过一个女人,虽然我的女朋友多如天边的星星。”高强微笑的说。

    “我的探测器,探测到你的飞船,上面还有人?”斯坦博士看着一块嘟嘟作响的仪表盘说。

    “是我的老婆,我的飞船受到强盗导弹的袭击出了点小问题,她正在修理。”高强蜀犬吠日答。

    “请她来一直吃个晚饭吧,这里夜长昼短,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吃顿丰盛的晚餐。我有好多腊肉,还有香槟……”

    高强听得口水都流了出来,赶紧去找尼娅。

    “等我将飞船修好就去。机械人工厂?肯定是个走私犯。”尼娅不屑的说。

    “管他是谁,我们何尝不是强盗与抢劫犯。”高强不在乎的说。

    当斯坦博士看到尼娅时很高兴,尼娅是真正的人类美女,与机械人美女的感觉可不一样。

    “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们抢了火星联邦银行?”斯坦博士一付无所不知的表情。

    高强先干了两杯香槟,才清清嗓子,试探的说:“是我们,博士是否想去领赏?”

    “领赏?哈哈笑话,我的一个机械人就卖一百万联邦币,那点钱我才不在眼里,我到欣赏你们的勇气,敢从黑面杀手那儿虎口夺食,为这一点,我敬你们一杯。”斯坦博士一口喝光。

    “我可没参加他的银行抢劫。”尼娅冷冷的说。

    “我明白,年青人难免精力过剩,多淡几个女朋友可以理解。”斯坦听出尼娅语气中包含关醋意。

    “他要是多谈几个女朋友,我会杀了他。”尼娅并不领斯坦博士的情,高强只好拼命喝着酒装作没听见。

    “那我送几个漂亮的女机械人给你吧,算是你今天帮我的忙。”斯坦博士故意触动尼娅警戒线。

    “我……我不是不要了,明天一早我们就要走。”想到女机械人惹火的身材,高强想要一个,但是看到尼娅射过来的警告的目光,只好放弃。

    “我是个很好客的人,我给你一块大力芯片,它们对你可能很重要。”斯坦博士微笑说。

    “大力芯片?”高强不解的问。

    “过来,珍尼。”一个窈窕的西方美人摇曳着腰姿,走了过来。

    “与这位尊敬的客人比拗手腕。”斯坦博士神秘的笑说。

    珍尼的手摸起来光滑细腻,手指纤细如葱笋,与美女的手没有两样,却将高强的手腕轻易的扳了过来。

    “她是个机械人,我当然比不过她。”高强讪笑说。

    “我没说她是机械人,她是我的秘书,一个真正的活人,你可以摸摸看。”

    高强本想在珍尼身上摸两把,碍于尼娅盯着自己,最后放弃的说:“我相信。”

    “只要你的胳膊肌肉中扎入这枚小芯片,就可增强二十倍的臂力,比得上狂风战士。”斯坦博士微笑的拈着枚指甲大小的芯片说。

    “它真的管用?”高强让珍尼扎了一枚给肩二头肌的肌肉中,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

    “这是根真正的铁棒,我们是无法拗弯它的,就连狂风战士都不行,你试试。”斯坦博士递给高强一根短而粗的铁棒。

    高强双手用力,感觉双臂一麻,植入芯片的位置源源不断的放射出电流,使自己双臂充满了奇怪的力量,将铁棒拗弯了。

    “真了不起,你的发明都很实用。尼娅,你也植一颗。”

    “借助外力,会让你懒惰,忘记锻炼自身的力量,我才不要呢。”尼娅强烈的拒绝。

    “你可以想象一下,我设计出无数佩带着这种芯片的狂风战士,我的军队是不是所向披靡?哈哈,我的军队,哈哈。”斯坦博士得意的笑着。

    “这家伙是个野心发明家,少与他来往。”临行前,尼娅劝告高强说。

    “至少他对我没有敌意,还很友好。”

    “也许他别有用心,我们应该走了。”尼娅发出了开船的命令。

    火星城夜晚的天空出现了奇异的天象,火红的天空不知何时聚集一块足球场大小的乌云,里面电光缭绕,雷声隐隐。

    乌云开始开始急剧的旋转,电流噼啪作响,无数耀眼的电弧连贯天地,仿佛化成了一只光洞,一道黑影从中悄悄的飞出,落在了颓废的贫民窟中,天空随即恢复了红色的宁静。

    一位全身都隐藏在黑袍内的怪人,从天空冉冉降落,象一只孤影走在破烂不堪的街道上。

    “你这个家伙,夜晚敢一个人在贫民窟大街上亲逛,当我们不存在?”一帮地痞将黑袍人围在中间,贫民窟中隐藏着十几支黑帮,夜幕降临大地后,他们就是这儿的主宰。

    “死定了。”黑袍人发出一种奇怪的语音,它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嗡嗡的很空洞难听。

    “你是说你死定了?哈哈哈,跪下来学狗爬,我们说不定会放了你。”地痞狂笑着,将手中的酒瓶摔在马路中间。

    突然,黑光闪过,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好象人们都离开了城市,地痞们缓缓的倒下,口里鼻子里向外涌出大量的血液,形成了血的河流流进下水道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黑袍人缓缓的从死人堆里走过,远处零星传来几声狗叫,似在为死去的人们默哀。

    尼娅的小商店的门,吱哑一声默默的开了,并没有推动它,它却很听话的开了。

    黑袍人在屋里面转了一圈,除了到处都是粉碎的水晶外别无所获,任何值钱的东西早被无赖光顾了。

    看着断裂的电线,黑袍人愤怒的狂吼,整个贫民窟都在颤动,狗也畏惧的停止了吠叫,婴儿在襁褓的啼哭,大人也被这奇怪的吼叫,惊的四脚冰凉。

    一道黑光闪过,整栋大楼轰然倒塌,满天的灰尘中,黑袍人却象空气一样浮在空中,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穆巴斯,你不应该来银河系?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一个身穿白袍须眉皆白的老人柱着拐杖,从一栋房子里走出来,仰望着黑袍人。

    “梅森大祭司,你是不是早就察觉我要来了?”穆巴斯嘴没有动,肚子中传出声音。

    “星际联盟与你们黑巫族签了协议,绝不入侵黑巫星系,你们也不进入银河系,为什么你要到达人类的星球?”梅森的声音苍老却铿锵有力。

    “这个不管你的事,我只是来看看就走。”穆巴斯冷冷的说。

    “你是来找你们的圣女?”梅森微笑的说。

    “我们圣女早在千年前被你们烧死了。”

    “她不是已经转世了?”

    “谁知道。”穆巴斯不想与梅森谈论这个问题。

    “你作为黑巫族长老会不知道。”

    “梅森,别惹我,否则我要你死得很难看。”穆巴斯威胁说。

    “人类星系还不允许你放肆。”一个骨瘦如柴的秃子从空中缓缓落下。

    秃子穿着青色布衣,赤着双足,身子又细又长,象一支竹竿,肩上扛一柄顶端似莲花的大锤。

    “你还活在世上?”穆巴斯语气中透着惊奇。

    “当然,老衲还舍不得死。”

    “是古地球佛教的莲花尊者?”梅森祭司礼貌的问道。

    “不错,老衲是布达拉宫的莲花尊者。”

    “秃头,你不在地球上修练,跑来这里干什么?”穆巴斯冷笑。

    “那么大一股能量,从外星系突然来到太阳系,身为通灵宗师,自然要来查看一番。”莲花尊者淡淡的笑着说。

    “恭喜尊者,练成了通灵之门。”

    “梅大祭司一眼就瞧出我来的方向,显然技高一筹。”

    “一个通灵之门有什么了不起,也沾沾自喜,通灵之门只能在星系内游走,算不上什么本事。”穆巴斯冷笑说

    “你不也是个通灵宗师,有什么好骄傲的。”莲花尊者教训道。

    “通灵宗师也分三六九等,你们这些不入流的老东西,我才看不上眼。”穆巴斯狂傲的说。

    “我们是老了,你却不能说我们不入流,五千年来,只有一个阿克鲁能有资格这样说。”梅森祭司不服气的说。

    “阿克鲁战神,是我们黑巫族的骄傲,他一个人战败了你们十万大军。”穆巴斯冷笑。

    “那是他借助了金刚型机器人金刚战神。”莲花尊者淡淡道。

    “阿克鲁五千年前以战神称雄宇宙,发动了星际之战,最后被我们逼入了黑洞,那个时候你还没出生,虽然你做了族长,比起阿克鲁来还幼稚的很。”梅森祭司讥讽的说。

    穆巴斯双瞳绿光大炽,似乎已经发怒,双手从袍中伸出,双手宛若枯骨,肤色浓黑如墨。

    “阿克鲁的黑巫神功,你已经修行了七成。”梅森与莲花尊者都面现惊容。

    穆巴斯双手一绞,黑光如幕向地面上两人笼罩而来,黑幕四周电纹密布,肆虐的能量惊起了满天劲风,刮得飞沙走石,墙倒屋塌。

    梅森手舞拐杖,拐杖发出淡淡的光晕,梅森的一头白发也如倒刺飞向半空,身体在狂风中轻轻浮起,拐杖散发出潮水般的白色光芒,迎向落下的黑幕。

    莲花尊者不敢枉自尊大,双手紧握金莲锤,金锤金光万丈与白光一起堪堪抵挡着,重若万钧黑色光幕。

    “哈哈,通灵宗师们,怎么样?是不是很吃力?”穆巴斯狂笑着,双手向下猛挥。

    黑色光幕陡然下沉几分,莲花尊者高高身子业已弯成了弓型,金锺的光芒也被黑光压成了弧线,只要黑光幕再下压一分,莲花尊者的身体就要象琴弦一样折断了。

    梅森大祭司,双目圆睁,在黑幕的重压下拐杖首端猛的裂开,它不是被压碎了,而是自然的张开,象是猛虎露出了尖牙利齿一般,喷出了无数细细的炽热光针,穿透了浓浓的黑幕射向高空的穆巴斯。

    “圣光之针?试试我的黑暴之球。”穆巴斯冷笑,双袍一拂,一道道黑色光球在空中爆炸,狂猛的气浪将白色光针悉数卷起,吹得无影无踪。

    莲花尊者趁机挺直了身体,金色莲花锤凌空乱击。

    咚咚咚,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战鼓声,金色的蕴含着强大能量的金球,将穆巴斯的黑幕击得粉碎,然后如泰山压顶一般砸向穆巴斯。

    穆巴斯正对付着梅森的圣光之针,对紧接着攻来的金莲之锤有点忌惮,身子一转,飞回了乌云之中,高声狂笑:“哈哈哈……我即将成为下一个宇宙战神,到时候我会回来,扫平你们银河系,就让你们老家伙多活几日。”

    穆巴斯象光一样消失了,天地一片安静,光的黑洞逐渐愈合。

    “黑巫神功再现世界,世界又要陷入危险之中。”莲花尊者轻叹道。

    “但愿人类能出个战神对付穆巴斯。我们都老了,恐怕是没希望了。”梅森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双眼无力的闭上,扶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

    嗡,天空中出现了几艘巨大的星际联盟的飞船,一道光柱投射在地上,地面凭空出现一位中年将军,身材魁梧,威风凛凛的走向梅森。

    “梅大祭司,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黑巫族的人出现了。”梅森渐渐恢复过来,无奈的说。

    “啊?他们在哪。”中年将军向四周警惕的观察。

    “你不是他的对手,他已经是高级通灵宗师,我们两个人族通灵宗师才勉强抵挡得住他的攻击。”

    “啊,”中年将军眉头紧皱,略思片刻说:“要不要动用星际军队?”

    “暂时,他还不会来,如果他有了战神的实力,只怕我们动用全部的军队,也很难对付他。”梅森轻叹。

    “几个世纪前,黑巫战神阿克鲁不是被我们消灭了吗?即使再出来一个战神,我们也不怕。”中年将军面色坚毅的说,目光中有着军人才有的野心。

    “阿克鲁嚣张跋扈,有勇无谋还是好对付的,尽管这样,与他一战,我们损失了全宇宙近百个最优秀的通灵宗师。穆巴斯不是阿克鲁,阴险狡诈,足智多谋,是个最可怕的敌人。”梅森干咳了两声,刚才的全力而为,让他的老骨头差点崩溃。

    “不用担心,大祭司,我们已经秘密培养了百名海沙武士,他们功力进展神速,很快就可以进入宗师级。”

    “但愿上帝保佑。”大祭司划着十字走了一处荒凉的教堂,莲花尊者也向空中缓缓飞起,幻画一扇通灵之门,返回了修练之所。

    航空战舰缓缓升空,巨大的喷射气浪将街上的垃圾与石块吹得干干净净。

    当贫民窟恢复平静之后,一处楼房轰然倒塌,穆巴斯灰头土脸的从瓦砾中钻出,掸掸身上的尘土,气愤的说:“妈的,走错路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