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侠亡

作者:半只眼 | 修真小说

收藏

  大明始年,修佛之风繁荣昌盛。  道佛之说,儒道之言,广泛流传甚广。  亦有魔宗、血门,占山据地,霸主一方。  唯古武之术,其势渐微,泯然于世。  武道末代传人,欲于皇城开宗立派,使武极于天下!  这是一同摘花小贼卷进风云,再动八方的传说。  是一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伏诀小说作品_侠王在线阅读_第12章 怪山大王

    爽,她算什么东西!”苏瑶眼里浓浓的很优越感,“我看她就该去死。”  苏归溺爱孩子的看一看自己的女儿,“瑶儿,这种事情你但是做的太少,竟被她逃跑,下次要做的非常干净些。懂吗?除了昔诺也干不了什么大事,灵脉所以和她没什么关系,你别想太多,老祖宗出关后后,就“留下他们有用么?心已不在这里。”苏归一脸平静,“灵脉里面明明有化神修士,怎么会被元婴修士灭掉,这其中有大问题。”。...

      第12章怪山大王

      “爹!你都不管管么!”苏瑶走在苏归身边,气呼呼的责问。

      “留下他们有用么?心已不在这里。”苏归一脸平静,“灵脉里面明明有化神修士,怎么会被元婴修士灭掉,这其中有大问题。”

      “问题?”苏瑶皱起眉头,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爹,平日去杀昔诺再也没回来,不知生死,其余的人都已经找到尸体了。我怀疑……”

      “你去派人杀昔诺了?”苏归没有接话茬,反问道。“哼,看她这个家伙真是不爽,她算什么东西!”苏瑶眼里浓浓的优越感,“我看她就该去死。”

      苏归溺爱的看看自己的女儿,“瑶儿,这种事情你还是做的太少,竟被她逃走,下回要做的干净些。懂吗?还有昔诺也干不了什么大事,灵脉应该和她没什么关系,你别想太多,老祖宗出关后,就去寻找轻灵。努力去修炼吧,两年后的天藏龙会试要取个好名次,玉乾宗这才不会倒。”

      “好的!爹爹我知道了。现在十个弟子只剩三人了。所言也走了。”苏瑶不高兴的噘嘴,“所言真是个混蛋,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跑路了,还有那个书愿,竟然离奇死亡,哼,真是外来人靠不住!”“我知道了,我会去重新收些徒弟,尽量提到筑基中期,好争取到前一千名,而你要修炼到筑基后期境界,再次证明玉乾宗之强!知道吗?”

      “嗯,知道啦,爹放心!我保证杀入前50名。”

      ……

      怪山山下,烧尽的柴火旁,九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着。酒杯,烤肉扔了一地。

      昔诺被一阵喧嚷声吵醒。“老子们巡山,他妈的这点家伙居然在这里睡觉!喂!你们醒醒!起来下山!”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干瘦的中年人一边愤愤的说着,一边抬起脚向飒无于的脸上踩去。昔诺的怒火腾一下升起,“滚。”瘦干汉子只听得一个压抑的粗声响起,来不及反应,腿上传来一阵剧痛,身子被远远抛起,落在一旁。“我的腿,啊啊,我的腿断了!老大!收拾他!”瘦干汉子**声不断从远处传来。

      “小兄弟这是想干什么!难不成要打么?”挑衅的声音响起。

      “请你们搞清楚情况行吗?昔诺用神识探查到是个五人的队伍,说话的人有练气一层的修为。

      “呦,侦查一小队什么时候这么牛了?”练气一层的人冷笑着。“你若想打,我乐意奉陪。”昔诺眼里出现从未有过的杀意,下一秒,昔诺不介意拿出九天杀了他。

      “你找死!”说话之人怒喝,拿出一柄斧头,向昔诺冲来。

      “咣当。”一声脆响,斧头掉在地面,“大,大王?!”

      “同是一家人,竟然拔刀相见,成何体统!罚你面壁思过一个星期,去!”一个女声响起,充满了霸道。

      那些人练声诺诺的退下了,昔诺心中却惊涛骇浪,娘啊,居然是个女的,我说呢,怎么会喜欢男的。转过身,大王的面孔倒映在昔诺的眼中,大王是一个瘦瘦弱弱的白衣女子,脸色苍白,像一位大病初愈的人。“拜见大王。”昔诺压住心中的惊讶,弯腰行礼,压低声音。

      “小妹,怎么会加入我们土匪妹呀?看你的样子可不像土匪,更像是一个官兵呢,呵呵。”大王看着昔诺,咯咯的笑了起来,“真有趣!小妹是想灭了姐姐这土匪山嘛?”

      “姐姐真爱开玩笑。”昔诺也笑道,“小妹可不敢干这种事情,而且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啊。我不过是因仰慕姐姐,特来投奔的。”不愧为练气七层!竟然一眼看穿她的伪装。

      “哈哈哈,小妹妹,今晚要干笔大的,你可别瞎管噢!”大王笑着离开,远远的留下一句话,“我看你蛮珍惜他们八人的嘛,可别最后……呵呵呵。”

      昔诺心里一紧,眼里的杀戮之气越来越重,威胁我?练气七重又怎样!看来大王真是不给她

      大王离开后,其余人都醒过来。看到昔诺一人站立着,飒无于疑惑的问:“小子,想什么呢!”

      “没什么。”昔诺想到大王最后的话语,心情沉重,“于哥,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当土匪么?”

      飒无于一怔,“为什么当土匪?不当土匪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家里世代为农,自给自足,日子幸福。可在那一天,我的家园里闯进了官兵,男的被捉去当兵,女人先奸后杀,老人小孩活埋,我能怎么办?我能。我怎么办啊?我只能来当土匪!呵呵,呵呵……我能怎么办啊。”飒无于的声音蒙上了哽咽,抱着头,坐在一旁,落落寡欢。

      给昔诺倒酒的石仔走在飒无于身边,“我的理由更简单,就一个字,穷!”说着,从随身的葫芦里喝了一口闷酒。

      “哈哈,你们这些家伙,过去的是伤心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走出来,“我葵寄更惨!因为帮人家富家公子抵罪,坐了17年的牢狱,出来早就物是人非。就来当土匪啦!”

      “葵寄你这些可没和我说过!”一个高瘦的黑脸男子笑嘻嘻的说道,“我鼓谢日是个实在人,也不怕小兄弟你笑话,我当初是因为穷,去劫了官府,结果被捉住,在路上逃跑了,来到这怪山,当了土匪。”

      “鼓谢日!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一个类似于弥勒的胖子走出来,哈哈大笑,“当初还带上我去抢!”

      “斯鞑,你还敢笑我?当初谁啊被卡在洞里,要不是你咋俩怎么会被捉住?”鼓谢日毫不客气的揭穿了过去。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另外俩个是亲兄弟,哥哥热情的自我介绍着,“我叫稻清,我弟弟叫稻乐,说来丢人啊,我俩是因为我爱上一个女人,失手杀了她的心爱之人,被迫逃亡至此。”

      稻乐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们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昔诺问。

      “诺系小兄弟啊,我们虽然是土匪,可我们可没那颗土匪的心。”鼓谢日依旧微笑,“世界上那么多人名声或许不好,可心不会变,每个人都有善面,身份不同罢了。”

      “每个人的善面吗?”昔诺喃喃自语。

      黄昏时分,一个黑衣人跑来叫飒无于等人与大部队一起离开怪山。队伍里,大王是七层,二王是练气五层,五个练气二层,七个一层,其余皆平民。昔诺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心中不断估算着,缓缓前行。飒无于等人也陪着昔诺走在最后面,看到昔诺忧心忡忡的模样,不断讲着笑话逗昔诺开心。

      很快,队伍到了一片略高的空阔之地,居高凌下的看着即将陷入黑暗的村庄。

      “兄弟们!今天咱,来个大的!这个村庄今夜有四个大宗们的练气层的修士入住!咋们发啦!吼吼!冲啊!”大王嗷叫一声。“冲冲!”所有人举起手中的武器,连飒无于都大声呐喊起来,大声呐喊着,声音惊动了村庄,村里隐约看到混乱一片。“来吧!练气层由我们七人对付,其余人,村庄里无论是谁,都不能放过。”“好!”一声齐呼后,所有人冲进了村庄。

      昔诺走在最后,掏出九天,今夜,逃不过的一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