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侠亡

作者:半只眼 | 修真小说

收藏

  大明始年,修佛之风繁荣昌盛。  道佛之说,儒道之言,广泛流传甚广。  亦有魔宗、血门,占山据地,霸主一方。  唯古武之术,其势渐微,泯然于世。  武道末代传人,欲于皇城开宗立派,使武极于天下!  这是一同摘花小贼卷进风云,再动八方的传说。  是一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伏诀小说作品_侠王全文免费阅读_第7章 灵魂灵脉

    朋友。评论交流,回到我岳德老怪的家。”一个沧老的声音响了,看起来很是身心愉悦。寺柠大惊,看向昔诺。她摘下来了面罩,笑嘿嘿的说:“岳德大人,对我是个女的是也不是很失落呢?”“嘿嘿呵,没关系,这么好看,老夫不喜欢的很呢,那小子是剑神体,也不算有辱我岳德老怪的“原来如此,这里藏了一个化神境的老鬼,想要夺舍重生啊,那么所谓掌门,八鬼,老祖宗什么的,都是来灭杀他的,怪不得没人看管,原来是这样。”寺柠看向昔诺,“你怎么知道的?”“我又不知道啊,刚刚想明白。”昔诺无辜的道,“我一开始只是在瞎说啊。谁想到真有人蹦出来。”“......”寺柠转身就走。“干嘛去啊?”昔诺大喊。“离你远点。”幻阵外,“叮铃。”手扶过铃铛一阵清脆的响声。山洞外之人全都表情一僵。“轻灵?!你怎么会来!”一个沉不住气的黄衣男子张嘴问道。一个黑衣女子光着脚,一步步走来,绝美的容颜上清冷与高贵相依相存,一直到了山洞口,抬起灰蒙蒙的双瞳,盯着藏在洞中的灵魂,樱唇轻起:“放弃吧,你打不过我。”“哈哈哈,姑娘年纪不过两百岁,便到达了元婴境,可谓天赋过人呐。”岳德老怪爽朗的笑声传来。“老东西,别拖时间,我知道你找下了替身。”轻灵说罢,一柄白色长剑出现在手中,举起剑,直劈向岳德藏身之处。“小姑娘家家的,不要这么残暴。我在山洞里等你。”岳德的声音越来越淡。“轻灵前辈!请您等一下!”一个中年男子站出来,面容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候是个美男子,与苏瑶竟有几分相似。轻灵不语看向他的目光明显多了份不悦。男子压制中心中的不爽,大声说道:“在下乃是此灵脉的主人,苏归。您可否带我们这些人进入?”同时暗暗传音:“这些人都是听说此处仙脉躲入了一个受伤化神境的灵魂,特意前来想要拿来炼化,炼化不成,也可以那些灵石。您可以拿他们当炮灰啊,虽说山洞内灵魂已经受伤,但若没呢?难道不应该留个后手吗?”轻灵盯着苏归,忍不住嘴角上扬一下,也传音道:“你这人好生有趣,恐怕我们听到的所有消息都是来源于你吧。”“呵呵。”苏归笑而不语。“走吧。”轻灵淡淡说了一句,率先进入洞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冲啊!”一个人大喊一声。所有人都忍不住,蜂拥而上,反倒是苏归落在了后面,“宗主?”旁人焦急的催促,“不急不急。”苏归淡然的慢慢踱着步,轻灵,你实力再强又如何?依然是炮灰一个。幻阵内,二人早已失去了耐心,昔诺直接躺在了地上:“外面的人怎么还不进来!烦死人啦!”“小朋友,放宽心,我布置下了好多个幻阵,你们这个可是最强大的,呵呵,从未有人可以从内部打开这个阵法,可惜哟,就是......”声音就此断掉,转成呵呵的笑声:“你俩太聪明了,接下来的话我就不说了。乖乖等着我哦,哈哈哈。”寺柠愤怒的握紧了拳,“可恶......”“寺柠你冷静点!”昔诺按住暴动的寺柠,皱起眉头,“别急,他的前一句已经告诉我们出去的方法了。”“恩?”“只有,人,出不去。”昔诺一字一句的说道,露出狡猾的笑容,“那,剑呢?”对啊,寺柠愣住了,可是,人剑合一才能做到,人剑合一只存在于传说中啊。昔诺并不做解释,从衣服上扯下一条布,拴在剑柄上,看着寺柠阵阵无语。另一边,众人彻底迷失在了各种幻阵内,丑态毕现。有的满脸放光,嘴里喃喃道:“灵石,好多灵石!”;有的肆意大笑,”终于杀了你了“;有的当众脱下衣衫,不住亲吻着空气,做出各种不雅的动作。走在最前端的轻灵紧锁着眉,她来之前想过各种场景,唯独没有想过竟然全是幻阵,幻阵攻心,道心不稳者完全不可能闯过。这些炮灰怕是见不到布下阵法之人就要死在这里了。幻阵的布置需元神极为强大方可,可一个受伤的灵魂怎么可能布下?不对,这是个陷阱!轻灵想明白后,心中杀意渐起,自己竟被小小的金丹修士当了炮灰!难怪敢拿灵脉做赌注!他之前还说了也许没受伤!轻灵一咬牙,转身向后逃去。“呵呵,姑娘,别逃呀。”岳德的笑声响起,“难得有元婴境的送上门来,我岂有不要之理?”“你干什么呢!”寺柠看着昔诺忙来忙去,烦闷的说话。“嘘!别吵!”昔诺摆摆手,任专注做自己的事。扯下的布条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再扯下一条继续试验。用心感受着身体内灵气的流动,引出身体内的一点点灵气小心的注入布内,“碰!”昔诺再扯下一块布,继续灌注灵气。“呼呼。”浓重的喘气声响起。轻灵一脸不甘的看着灵魂体的岳德,今天竟然要交代在这里了么。轻灵绝望的闭上眼。“老头!受死吧!"一个女声响起。。...

      “从外面打开?”昔诺哭丧起了脸,“根据平日所说的,今天这里绝对没人的啊。不会吧,我就是这么死的?”“行啦!拜托,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寺柠被吵得心烦,不耐烦地回话道:“我还没哭呢。想开一点啦。而且,你稍微动脑想一想,咋俩合计合计,说不定就找到方法出去了。”“对啊。”昔诺低头作思索状,“寺柠,我好像,猜到了什么不该猜的。”“恩?”寺柠皱眉:“你什么意思。”“灵脉很珍贵吧?”“是很珍贵呢,两位小朋友。欢迎,来到我岳德老怪的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显得很是愉悦。寺柠大惊,看向昔诺。她摘下了面罩,笑呵呵的说:“岳德大人,对我是个女的是不是很失望呢?”“呵呵呵,没关系,这么漂亮,老夫喜欢的很呢,那小子是剑神体,也不算辱没我岳德老怪的名声,好啦,两位小朋友,老夫我先去会一会其余来者,要等着我来哦,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放心,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这里藏了一个化神境的老鬼,想要夺舍重生啊,那么所谓掌门,八鬼,老祖宗什么的,都是来灭杀他的,怪不得没人看管,原来是这样。”寺柠看向昔诺,“你怎么知道的?”“我又不知道啊,刚刚想明白。”昔诺无辜的道,“我一开始只是在瞎说啊。谁想到真有人蹦出来。”“......”寺柠转身就走。“干嘛去啊?”昔诺大喊。“离你远点。”幻阵外,“叮铃。”手扶过铃铛一阵清脆的响声。山洞外之人全都表情一僵。“轻灵?!你怎么会来!”一个沉不住气的黄衣男子张嘴问道。一个黑衣女子光着脚,一步步走来,绝美的容颜上清冷与高贵相依相存,一直到了山洞口,抬起灰蒙蒙的双瞳,盯着藏在洞中的灵魂,樱唇轻起:“放弃吧,你打不过我。”“哈哈哈,姑娘年纪不过两百岁,便到达了元婴境,可谓天赋过人呐。”岳德老怪爽朗的笑声传来。“老东西,别拖时间,我知道你找下了替身。”轻灵说罢,一柄白色长剑出现在手中,举起剑,直劈向岳德藏身之处。“小姑娘家家的,不要这么残暴。我在山洞里等你。”岳德的声音越来越淡。“轻灵前辈!请您等一下!”一个中年男子站出来,面容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候是个美男子,与苏瑶竟有几分相似。轻灵不语看向他的目光明显多了份不悦。男子压制中心中的不爽,大声说道:“在下乃是此灵脉的主人,苏归。您可否带我们这些人进入?”同时暗暗传音:“这些人都是听说此处仙脉躲入了一个受伤化神境的灵魂,特意前来想要拿来炼化,炼化不成,也可以那些灵石。您可以拿他们当炮灰啊,虽说山洞内灵魂已经受伤,但若没呢?难道不应该留个后手吗?”轻灵盯着苏归,忍不住嘴角上扬一下,也传音道:“你这人好生有趣,恐怕我们听到的所有消息都是来源于你吧。”“呵呵。”苏归笑而不语。“走吧。”轻灵淡淡说了一句,率先进入洞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冲啊!”一个人大喊一声。所有人都忍不住,蜂拥而上,反倒是苏归落在了后面,“宗主?”旁人焦急的催促,“不急不急。”苏归淡然的慢慢踱着步,轻灵,你实力再强又如何?依然是炮灰一个。幻阵内,二人早已失去了耐心,昔诺直接躺在了地上:“外面的人怎么还不进来!烦死人啦!”“小朋友,放宽心,我布置下了好多个幻阵,你们这个可是最强大的,呵呵,从未有人可以从内部打开这个阵法,可惜哟,就是......”声音就此断掉,转成呵呵的笑声:“你俩太聪明了,接下来的话我就不说了。乖乖等着我哦,哈哈哈。”寺柠愤怒的握紧了拳,“可恶......”“寺柠你冷静点!”昔诺按住暴动的寺柠,皱起眉头,“别急,他的前一句已经告诉我们出去的方法了。”“恩?”“只有,人,出不去。”昔诺一字一句的说道,露出狡猾的笑容,“那,剑呢?”对啊,寺柠愣住了,可是,人剑合一才能做到,人剑合一只存在于传说中啊。昔诺并不做解释,从衣服上扯下一条布,拴在剑柄上,看着寺柠阵阵无语。另一边,众人彻底迷失在了各种幻阵内,丑态毕现。有的满脸放光,嘴里喃喃道:“灵石,好多灵石!”;有的肆意大笑,”终于杀了你了“;有的当众脱下衣衫,不住亲吻着空气,做出各种不雅的动作。走在最前端的轻灵紧锁着眉,她来之前想过各种场景,唯独没有想过竟然全是幻阵,幻阵攻心,道心不稳者完全不可能闯过。这些炮灰怕是见不到布下阵法之人就要死在这里了。幻阵的布置需元神极为强大方可,可一个受伤的灵魂怎么可能布下?不对,这是个陷阱!轻灵想明白后,心中杀意渐起,自己竟被小小的金丹修士当了炮灰!难怪敢拿灵脉做赌注!他之前还说了也许没受伤!轻灵一咬牙,转身向后逃去。“呵呵,姑娘,别逃呀。”岳德的笑声响起,“难得有元婴境的送上门来,我岂有不要之理?”“你干什么呢!”寺柠看着昔诺忙来忙去,烦闷的说话。“嘘!别吵!”昔诺摆摆手,任专注做自己的事。扯下的布条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再扯下一条继续试验。用心感受着身体内灵气的流动,引出身体内的一点点灵气小心的注入布内,“碰!”昔诺再扯下一块布,继续灌注灵气。“呼呼。”浓重的喘气声响起。轻灵一脸不甘的看着灵魂体的岳德,今天竟然要交代在这里了么。轻灵绝望的闭上眼。“老头!受死吧!"一个女声响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