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侠亡

作者:半只眼 | 修真小说

收藏

  大明始年,修佛之风繁荣昌盛。  道佛之说,儒道之言,广泛流传甚广。  亦有魔宗、血门,占山据地,霸主一方。  唯古武之术,其势渐微,泯然于世。  武道末代传人,欲于皇城开宗立派,使武极于天下!  这是一同摘花小贼卷进风云,再动八方的传说。  是一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人一口气小说作品_侠往完整版_第十一回 上 (遇刺)

    !”上上下下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却又地说,“我师傅在此,他当过皇子的老师,他必然不认得!”扯着何承便往里走。  那脚依旧跛着。  那眼依旧有些垂着。  待进了后院一间厢房,何承更是大吃一惊,晃坠梦中!  眼前竟耆老!  何承鼻头一酸,眼泪哗哗“我不是你那什么大手哥,我叫张狩。我是这临渊馆的管事,自然在这,你却怎么在这?”一个激灵,何承回过神来,哪里是湖西村,依旧在长廊里。秋荷萎顿。。...

      第十一回救危难一探源仙陷迷惘三逃临渊

      “大手哥?你怎么在这?”何承恍惚间又回到湖西村,依旧跟着张大手在林间游猎。

      “我不是你那什么大手哥,我叫张狩。我是这临渊馆的管事,自然在这,你却怎么在这?”一个激灵,何承回过神来,哪里是湖西村,依旧在长廊里。秋荷萎顿。

      “哦,”何承叹了口气,“他们说我是九皇子,当今皇上的兄弟,是王爷,是这临渊馆的主人!”意兴阑珊。

      张狩瞪大了眼,“你是皇子?我不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却又说道,“我师傅在此,他当过皇子的老师,他必定认得!”扯着何承便往里走。

      那脚依旧跛着。

      那眼依旧有些低垂。

      待进了后院一间厢房,何承更是大吃一惊,晃坠梦中!

      眼前竟是耆老!

      何承鼻头一酸,眼泪哗哗掉下,伸手要去摸那衣袖,却举着不敢再前。

      犹豫再三,方才轻轻唤道:“耆老?”

      “九皇子。”何承听了却如坠冰窟!眼前曾摩挲过头顶的老人如今却一脸冷漠。

      原来只是路人。

      心凉了半截。

      我是皇子,他是皇子的老师。

      却如此冷漠?

      “先前耆老不是不认得我,为何如今···”何承含着泪,伸手却抓。

      “只是不想罢了。”耆老面无波澜。任他抓了个空。

      “原来如此···”他一点也不懂,但他知道,他不再有机会叫出那两个字了。

      “老师。”何承木木地垂着泪,低头叫出曾一直不能叫出口的两个字。“弟子告退。”

      可他宁愿不要。

      这味道不对。

      泪掉在嘴里。

      也洒在光鲜华贵的毯上。

      “真是皇子啊。”只有张狩犹自不信,大梦初醒般喃喃,“你该高兴才是,多少人羡慕啊。”像极了金鱼,一张一张吞吐,又有些羞赧,低着头跟在后面,“该高兴点,高兴点。”

      何承越走越快,张狩瘸着腿,很快便被甩下了。

      我不是皇子。

      何承望着铜镜里那少年,连眼中的光彩也不见了,他很惶恐。

      我要离开这里。

      “皇子,您这是上哪去?”那门口的小厮恭恭敬敬拦住何承,哈着腰觍着脸笑道,“莫为难小的了,公公说了,皇子您旧伤未愈,这一去,怕是迷了路,不能够的。”

      何承想甩袖,可怎么也甩不好。他只得转身走了。

      转了一圈,假山上水哗啦倾下,好似瀑布。院墙好像并无人看着。

      夜里,何承将自身物件裹了,悄悄推窗,攀过了院墙。

      我还是何承。

      他心里想着,不由笑了。

      那高高的屋檐上,他望不见,一席长袍,“何苦呢?九皇子。”

      新月。

      蒋劲三人终于赶到渡口,却教一少女拦下。

      “蒋大侠、蒋大侠!”那少女手舞足蹈,拽着马辔,神色焦急。

      “可算是盼到了!”少女掏出块布,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松了口气。

      蒋劲瞥了眼那布,脸色陡变,一把捏住少女的肩,“你这布哪来的!”

      “疼!疼!”少女泪眼朦朦,将那布塞到蒋劲怀里,央求道,“你快去救何承吧!”

      蒋劲心里一紧,松了手,忙将布展开,那血迹有些模糊了。

      “玉陵危险,未见师傅,源仙洞,求救!愚弟承。”

      那字歪歪斜斜,断断续续。

      “我那兄弟呢?”蒋劲抓着少女急问。

      “何承让官府的人捉走啦。”少女只带着哭腔,摇头道,“现在却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找不到他了。”

      “这可如何是好?”蒋劲头如乱麻,揪着发进退不得。

      “且进山一看,再见机行事吧。”少女听得嘶哑,抬头一看,吓了一跳,高刹紧了紧兜帽,微微点头。

      “慢来!慢来!”那渡口忽然一声高喊传来,带着几分醉意。

      一个酒鬼跌跌撞撞钻出来,一手搭在蒋劲肩上,打了个酒嗝,“去不得,去不得,玉陵如今教官家的人把住喽!”

      “王子纠?!”“酒鬼是你!”蒋劲和方元皆讶然。

      “可不是我!”酒鬼笑了,又满饮了一口。方元望着葫芦吞口水。

      “我师门可好?”蒋劲急切拉住酒鬼。

      “你师傅还没死!”酒鬼将酒葫芦在方元眼前一晃,兀自又吞了口,“你师兄师姐也无事!官家一时半会儿不会动的。”

      蒋劲瞪了眼酒鬼,松了口气,伸手夺下葫芦,倾了一口,抛给方元,“你怎地在这?”

      “哎!我的酒!”酒鬼一扑,挂在方元身上,嘻嘻笑道,“这儿酒不错,我自然在这儿。源仙洞的酒仙听说也有好酒。”

      “你是要跟我们去源仙洞?”蒋劲哭笑不得。

      “可不是。”酒鬼嘻嘻笑着。

      “慢着慢着,还有小爷我呢!”人群里又分出个公子哥,撩着长摆,挤了过来。见了少女,忙将下摆一甩,上上下下拍了个遍,凑上前,色眯眯嗅了一口,肃然正色赞道:“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美人,可否与在下同游这饮马江,观这一江碧水?”却伸手作邀。

      离墨理也不理,只问:“那何承怎么办?”

      蒋劲未及答,又闻得天上一声懒洋洋,吟道:“懒梦听蝉不觉浅,飞红摘来换酒钱。平生双眼看世人,一目青睐一目白。”飘下来一人,只觉神仙下凡。

      可惜往上看却又跌落人间。

      还是蓬着头。

      抠着眼坐在马上怡然道:“你们尽管去吧。这里有我了。”伸手点点那布,指指那山。

      蒋劲等人大喜。“如此最好!”

      何承难得睡了个好觉。低声

      “窗外秋声小,应是一夜春来到!”

      客栈里小窗里投进来秋日的暖阳,恍惚间是春天来了。

      “铛铛”

      门外传来敲门声。

      “客官,你的早点。”

      “进来吧。”何承闭着眼去感受那光亮。

      “吱呀”

      店小二推门进来了。

      但何承睁开了眼,晴空忽然打了霹雳!

      “你!”他露出一丝惊恐。

      “嗯。”小二笑了,盘下一柄匕首扎在何承腹部。

      一痛,眼前黑了。

      门外嘈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