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侠亡

作者:半只眼 | 修真小说

收藏

  大明始年,修佛之风繁荣昌盛。  道佛之说,儒道之言,广泛流传甚广。  亦有魔宗、血门,占山据地,霸主一方。  唯古武之术,其势渐微,泯然于世。  武道末代传人,欲于皇城开宗立派,使武极于天下!  这是一同摘花小贼卷进风云,再动八方的传说。  是一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人一口气小说作品_侠往全文阅读_第九回 上 (天下缉拿)

    山那绿色,走将近,两旁的枫叶妖媚如血,清风里化为了漫天的蝶。  “原来是是两块大青石。”何承有些失落。走进了,那山原来是不高,那抹绿色也非苍翠欲滴的高枝。  篝火噼里噼烧灼着枯枝落叶,火光映在脸上,随着灰烬火舌愈加绚烂,觉间便痴了。满眼的已经入秋,天高气爽,即便是北国的风光,也不见得全是黄的。何承只望着那远远山头的那抹绿色,田里金子沉甸甸,麦香围着他,他转头看破敌,笑道:“林师兄,今年想必又是丰收年了!”他觉得那些弯着的腰定是快乐的。。...

      第九回彳亍行万里救赵挥金锤

      马蹄轻快,马上的人儿也是轻的。再几日,便能见了。

      已经入秋,天高气爽,即便是北国的风光,也不见得全是黄的。何承只望着那远远山头的那抹绿色,田里金子沉甸甸,麦香围着他,他转头看破敌,笑道:“林师兄,今年想必又是丰收年了!”他觉得那些弯着的腰定是快乐的。

      破敌笑了笑,“或许吧。”他的马也很轻。可到了田头,那乌蹄便放缓了。他只是苦笑,他希望那些弯着的腰会是快乐的。

      山那绿色,走不到,两旁的枫叶妖冶如血,清风里化成了漫天的蝶。

      “原来是一块大青石。”何承有些失望。走近了,那山原来不高,那抹绿色也非苍翠欲滴的高枝。

      篝火噼里啪啦灼烧着枯枝落叶,火光映在脸上,随着灰烬火舌愈发灿烂,不觉便痴了。满眼的红光晃动,不见旁的颜色。

      “小承子?你又贪睡了!你不能通内力,要想在江湖上立足自保,外功是不可拉下的!”何承闻了声响蓦地一惊,干瘦的手搭在肩上,急回头望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正捋着长须的老道,可不是师傅吗?

      “师傅?你却从哪来?”何承迷迷登登,自觉自己原在林中空地看篝火,此番好似从未下过山。

      “又做梦做糊涂了吧!你小子要气死老道我吗?”玉陵散人吹胡子瞪眼,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的模样让何承也不禁低头,“老道我不是一直在这山上!难道你认为为师会下山偷酒喝?”言罢却低头看胡子,又往掌心上呵气,嘀咕道,“没露什么破绽啊?”

      何承笑了,起身要去揪那胡子。眼前人影一晃,却不见了。四周也不再是山上那练武的空地,风从四面吹来,头发乱糟糟扑了满面,何承伸手去拨,却反应过来:束在脑后的长发,不知何时竟披散下来。

      手上都是红的。

      “老道儿,你端的不肯投降?”崖上有一个童子,身后一丐一僧一妓。没人理会何承。

      “老道我为何要降?”散人背着手立于崖边,看也不看那四人,望着那崖下奔腾的江水,须发张扬,长袍飞舞。

      “朝廷的人马都在山下了。老道儿,你知道的,只要这大会散了,大家就都好了,你只要一句话。”小童弓着身,语气低弱了许多,“只要一句话。”好似恳求。

      “大会散了,”散人闭上眼,长袍猎猎作响,起起落落,“人心就散了。”

      风向忽然变了。散人眼一睁,“却不知你身后是些什么人物。”

      “老头儿,你既然猜出来了,爷爷我也不怕你知道!”那乞丐沉不住,颠着一脚往前蹦了几步,叫道,“你爷爷我便是江湖上有名的瘸脚毒丐盖天堡。”

      旁边和尚也打个问讯,慢条斯理,须发皆花,一脸慈悲,“阿弥陀佛!老衲有疾,老衲好杀人。施主,好个大好人头,与老衲行个方便吧。”

      “嘻嘻!老和尚,你好不晓事!”那春衫露出好大一截雪白,大好景色竟被那薄薄一匹蜀锦掩住了!“奴家可是知道盟主和小皇帝说好了,不能伤了这老头。”

      “阿弥陀佛!不杀他,如何挫伤正道锐气。趁大会未开,一干掌门未齐,先拿下一些才是正理。”

      “胡乱不是我等该关顾之事,须知盟主面前不好交代。”

      小童却讷讷开口了:“要知道,我现在是朝廷的。”

      乞丐只是哧哧笑,和尚垂目只是诵佛号,女子扭头望别处。

      “你降了,朝廷自会助正道抗衡魔道。”小童不理会,只低头念诵一般,“你不降,朝廷只能等魔道重创了正道,才会出手。”

      “哼哼!老头儿!你不降也没干系!总有人会降!”乞丐哈哈大笑,“莫不是你以为我们只与你接触吧?哈哈!”

      “想想你的徒儿。”小童抬起了头。

      山上钟突然响了,满山的鸟齐齐飞起,望着夕阳扑去。天上流淌着。

      “我若降了,我徒儿便是你们捏在掌心的筹码了。”老道浑身披上了火光,“我若死了,你自然知道如何安排。”

      “不要!”何承大叫。身也扑去。

      长袍在空中展开,如同天上的飞鸟,直直扑向那抹血红。

      他仿佛望见了何承,笑道:“你懂了吗?”

      何承呆呆望着那天上的红光,他拉住老道的手,一颗泪掉在手背。他摇摇头。“不懂!”他的心很痛,他以为是梦,又害怕,这便是真的。未曾有下过山的何承,未曾有弄清春娘下落而沾沾自喜的何承,只有在山上瞌睡的贫弱少年。

      “好!好!不懂最好!不懂最好!”老道哈哈大笑,“你心里定怨恨朝廷吧?”灌满风的道袍,长须却依旧齐整。

      “你会懂的。”探手排出。他往那满江的血色里落去。他往漫天的飞鸟里腾去。

      “师傅!”火光还在眼前跳动,没有夕阳。没有飞鸟。没有那咆哮的大江。

      “怎么了?”破敌揉着眼。

      “不知道······”只知道手背的泪,心头的血。“只是有些想山上了。”

      破敌没有说话,只拍拍他的背。

      马变得很快。千里地要眨眼就飞到。

      玉陵山很安静。饮马江一直在砸。

      人都不见了。山下村庄空荡荡。山上那钟却悠悠的响。

      “大师兄?”正殿里人有些少,一脸倦色。安泰和一众师弟师妹站在殿头,脸色黯淡。

      “你?”在人群里,何承望见了一人!

      小童!

      “师傅呢?”何承扭头大声问道。

      “你快走!”安泰脸色变了。

      “你知道?”童子脸色也变了。

      “不许伤了他!”

      人群里一阵涌动,身上劲装长袍齐齐飞起,露出底下银晃晃的盔甲来!天网司银甲卫!

      “尔敢!”破敌拦住身前,豹眼圆睁,怒吼一声。

      “林少教头,你看这是什么?”童子手上握着一饰物,微微一笑。

      “你!”不待破敌反抗,银甲卫团团围上,亮出银锁飞锤。

      “何承!你走!去燕寒找蒋师弟!到源仙洞去!”破敌长枪一抖,将何承挑出殿外,高声喊道。

      “我、”何承还待上前。

      “快走!这是师傅的命令!”安泰大声吼道。

      “哪里去!”童子已经飞身跃来。

      走!走!何承只剩一个念头:去找蒋师兄!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

      山黄、水黯。

      “当今皇上明令!活捉何承!不得伤他!擒住何承者,赏黄金千两,食户千邑,官升三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