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阴邪入侵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收藏

  《阴邪侵入》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张照片,韩萧,刘丽之间的故事。阴邪侵入约3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阴邪入侵_阴邪入侵小说阅读_阴邪入侵小说韩萧

    韩萧小说名字叫作《阴邪侵入》,提供更多阴邪侵入,阴邪侵入小说深度阅读。阴邪侵入小说韩萧摘选:韩萧靠了靠,而韩萧则是始终高度警惕的盯着对面的那片林子,放佛那道黑影随时随刻都要从林子里蹿出。远处的天边终于等到显出了第几道鱼肚白,看…...

    韩萧小说名字叫做《阴邪入侵》,这里提供韩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邪入侵小说精选: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喉咙里越来越干,身体也不自觉的朝着旁边的韩萧靠了靠,而韩萧则是一直警惕的盯着对面的那片林子,仿佛那道黑影随时都会从林子里蹿出来。远处的天边终于现出了第一道鱼肚白,看到天亮了的那一刻,我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于慢慢的缓了下来,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对身边的韩萧说,“天亮了。”韩萧却还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轻哼了一声说,“还没有,你没听老人说过么,只有鸡叫了才算天亮,按照八卦阴阳的说法现在应该是阴邪最重…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喉咙里越来越干,身体也不自觉的朝着旁边的韩萧靠了靠,而韩萧则是一直警惕的盯着对面的那片林子,仿佛那道黑影随时都会从林子里蹿出来。

    远处的天边终于现出了第一道鱼肚白,看到天亮了的那一刻,我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于慢慢的缓了下来,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对身边的韩萧说,“天亮了。”

    韩萧却还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轻哼了一声说,“还没有,你没听老人说过么,只有鸡叫了才算天亮,按照八卦阴阳的说法现在应该是阴邪最重的时候。”

    韩萧眼里那冰冷的目光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我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刚伸出去准备活动下的手脚立刻就僵硬住了,韩萧发现身边的我突然没声了,就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喉咙里却哽咽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韩萧看着我那副窘迫的模样突然笑了,然后站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草,你还真信了啊!”

    这尼玛给我气的差点没一拳呼他脸上,他笑了几声发现我的鼻子都快气歪了才勉强的憋住了笑,然后对我说,“你小子真是一点都没变,一遇到点事儿就紧张的不行!”

    我瞪着那双因为一宿没合眼而变得通红的眼睛差点没用眼神把韩萧这小B用眼神给杀死,大声的冲他吼着说,“你他妈的以后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别怪老子一巴掌呼死你!”

    我说着就举起了自己那斗大的巴掌,韩萧就跟我嬉皮笑脸的道歉说错了,我则一点都没有听他说这些的兴趣,只是问他接下来该咋办,是不是把他所里的兄弟都叫过来把前面的那片林子给包围了,然后把那东西给逮着。

    韩萧听了我的话却摇摇头哼了一声说,“你觉得那东西会在林子里一直躲着,等着咱们去抓么?”我听了韩萧的话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是我马上就跟他争辩说,“万一那东西要是还在里面呢,而且就算抓不到找到点线索也是好的啊!”

    韩萧被我说的一下愣住了,眨眨眼睛看着我说,“那一会儿等小刘来了,我带着她去林子里看看。”我使劲儿的点点头,但是我马上不解的看着他说,“为啥不把你的所里的那些兄弟都叫来把那林子给包围了,来个彻底的大搜查?”

    韩萧摇摇头跟我说,“一是我呆的那派出所根本就不是管你们这片的,如果报警也轮不到我们那里管,也是你们这里的警察管,二是你觉得昨晚咱俩遇到的那东西警察们会信么?”但是我马上就不服气的大声问他,“草,你不是警察么,他们不相信我说的,总会相信你说的吧?!”

    没想到韩萧淡笑了下说,“我算个屁啊,我现在都没编制连个真正的警察都算不上,谁他妈的会信我一个临时工说的话?”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明白了韩萧现在也是人微言轻的处境,再加上昨晚我俩遇到的情况着实诡异,确实那些警察不太可能相信我俩的话。

    想到这儿我就只能同意了韩萧的意见,不过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问他,“那你怎么跟小刘说啊?”没想到韩萧只是轻轻的笑了下说,“她是女的。”

    我愣了一下马上脸上就带着异样的笑容看着他,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这么人见人爱,但是韩萧好像一点都没有跟我讨论这件事儿的兴趣,摆摆手跟我说,“咱们去你家房上看看。”

    韩萧的话立刻就把我从刚才那短短的轻松之中拉回了现实,我的脸色又变成了铁青,然后点了点头。我俩再次一同踩上了大缸,接着爬上了房顶。我一眼就看到了房顶赫然立在那里的屏蔽器,一看到那东西我马上就跟身边的韩萧大喊了一声,“在那儿!”

    韩萧跟我一样眼睛一亮,我俩几乎是同样的速度朝那个屏蔽器跑了过去,不过我刚想把那屏蔽器拿起来看看的时候,却被身边的韩萧一把就给制止住了,然后对我说,“先别动,等小刘来了让她带回去好好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上面发现什么指纹一类的线索。”

    我那只已经伸出去的手只能又讪讪的缩了回来,只能有些着急的跟韩萧说,“那你赶紧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啊!”韩萧却冲我摆摆手,然后一边把着房檐踩着大缸往下跳一边对我说,“现在让她过来有啥用,总得让她去单位把取证工具拿来吧!”

    我一听韩萧这么说就只能闭口不言了,我俩又再次的回到了墙根迎着太阳坐了下来,虽然我们俩个都是一宿没睡,不过此刻却都没有一点困意,因为昨晚经历的那一幕幕还都在我的脑袋里不停的徘徊,让我忍不住一直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而身边的韩萧也从兜里掏出了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我平时是不抽烟的,因为小落不喜欢烟味,但是此时我看见韩萧手里的烟就朝他要了一根,然后俩个人一起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抽了起来。

    我看着从自己嘴里吐出的那一个个的烟圈,不禁想到了跟小落刚认识的时候,那天晚上我是跟朋友一起去的酒吧,正坐在吧台边上跟朋友聊天呢,就过来个女生坐在了我的旁边,自己一个人要了一个大杯的血腥玛丽,然后直接仰起脖子一口干了。

    喝过血腥玛丽的人都知道,那酒的味道其实挺重口的,一般就是喜欢喝的也没有直接一口干了这种喝法的,何况还是一个女生,所以当时就给我看傻了,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她,但是她却特别不以为然的转过头问我你看啥呢,我当时也感觉到自己刚才那么盯着人家女生看有点太没礼貌了,就跟她说对不起,但是没想到她却不屑的哼了一声说,说对不起有屁用,都不如陪老娘喝几杯酒!

    当时我那几个狐朋狗友一听就在旁边起哄,我也因为喝了点酒在兴头上就跟她喝了起来,其实她的酒量并不好,喝了几杯就不行了,当时我那几个狐朋狗友就在旁边冲我挤眉弄眼的让我送她回去,而且她确实也醉的差不多了,我一看没办法只能扶着她出了酒吧,然后打车准备送她回家,可是问她家在哪里的时候,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愣愣的看着我,然后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的吻了我,就在那辆出租车里。

    后来的事儿就显得有点顺理成章了,我让司机找了家如家,然后扶着她下了车在如家开了一间房间,其实我当时也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着先把她扶进房间再说,因为我以前有次跟喝多的女孩开房的经历,做到一半那女孩直接吐我身上了,所以我一直对喝多的女生有点心理阴影。

    不过让我有些没想到的是,当我把她扶到房间之后,她好像立刻就清醒了不少,两只手恣意的环着我的脖子,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你记得我么?我当时就被她问的一愣,傻乎乎的摇了摇头,但她却只是轻轻一笑,当然是我见过的最妩媚的笑容,然后就吻住了我的嘴谁都没有再说话。

    那天晚上或许是我有生以来最疯狂的一晚,我直到早上九点才从酒店的床上醒过来,只不过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她已经不在了,偌大的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要不是地上一地的安全套,宿醉加上陌生的环境可能真的会让我以为昨夜只是一个梦,当然我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子和钱包,都在,她不是坏人。

    本来我以为这只是我漫长的人生中一段美丽的插曲而已,虽然她那句你记得我么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直到第二天我去公司交稿的时候看见她穿着正装坐在楼下的大厅里,我当时只想到了四个字,命中注定。

    我走过去跟她自然的打了招呼,她却好像完全忘了那天晚上的事儿,我却在心里笑笑想着也好,谁都不愿意和自己一夜情的对象在工作的场合见面,我和她寒暄了几句才发现原来我们早就见过,她是另一个公司的企划,曾经在我们公司的选题会上见过我,当然我是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毕竟白天的她和晚上的她判若两人,不过我还是会心一笑,因为我终于知道她那句你记得我么的意思了,我们交换了名片,我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一个好听的名字,陈落。

    我的小落。

    烟头烧到了我的手指,回忆也戛然而止,我把烟头扔在了地上,用力的踩灭,然后转过头对身边的韩萧说,“差不多可以打电话了吧?”韩萧点点头,掏出了兜里的手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