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三个月的漫长时光,在赤水的殷殷期盼下,终于过去。前一个月,她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婴儿时期,每日都是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变得极度的难熬。这样的...

    三个月的漫长时光,在赤水的殷殷期盼下,终于过去。

    前一个月,她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婴儿时期,每日都是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变得极度的难熬。

    这样的生活极其枯燥,唯一的一个意外就是,她额头上的小火苗图案,并没有在一个月之后消失,她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会出来这种情况?不过她缔结血契的情况本就特殊,所以在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情况下,她只好将之抛在一边。

    一个月后,她在秦襄的帮助下,从齐俊的洞府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本来赤水在躺了半个月后就想搬回来,那位救她的师叔也是说半个月就可以移动,但在齐俊的坚持下,硬生生的将半个月变成了一个月。

    接下来的两个月,她虽然还是无法离开小木屋,但是已经可以在屋内小范围的活动了。

    而她的身体,在她有意识的调养下,终于在三个月内完全恢复。

    但这并没有让赤水高兴多少,可以说,这三个月来,她的心情一直都是无比的沉重。

    她曾无数次的想起她当时被人掐住咽喉,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情景,想起那位红衣怒神威胁她的话,五年,五年之内必须要筑基,可这对身有五行灵根的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她从炼气期第六层突破到第七层,就花了近三年的时间,这越往上走,突破就越加的困难,若她没有猜错的话,她要修炼到第七层的顶峰,怎么也需要六七年的时间,这还是须不时辅以增进修为的丹药的情况下,保守的估计。

    并且,这突破之事,本就玄奥,需要机缘,有众多的修士,都是修炼至顶峰,却迟迟无法突破至下一层,虚耗年华,最终被留在了修仙的道路上。

    在千云门生活了数年,赤水早就了解这些,但她根本就不敢去想,若是她无法突破的情况。她只知道,她必须要努力,不只是因为那位红衣怒神的威胁,更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她需要的是力量,强大的力量!

    此时,赤水手里拿着一方黄色丝帛,正是当初从引魂竹里得到的天极真人遗留下来的斩魂决。

    她的神色极端复杂,她知道这是一场赌博,赌的是她的命,她能胜出的机率非常之小,但她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她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深思熟虑后,想到的唯一出路,她只有放手一搏。不然,五年后,她的命也将被别人取走。

    想到此,她的神色又坚定了一分,她将那张丝帛摊开,开始默记上面的法决,逐句体会,不时停下,细细思索。

    三日后,赤水的小木屋,秦襄正坐在圆桌前,神色严肃地紧盯着她,“你究竟在修炼什么?竟然需要我在旁边护法,是不是很危险?”

    赤水摇了摇头,状似轻描淡写的道:“我需修炼一门辅助功法,这炼功哪会没有危险的,我这不是把你请来,以防万一么?”

    说完,她不理秦襄仍是怀疑地望着她的眼神,又指了指她腰间的竹笛,说道:“这门辅助功法,需这竹笛相助,若我有事,这竹笛万不可拿离我身边。”

    她见秦襄点头答应,不由露出微笑,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她们之间,早就已经不是大小姐与小丫环的关系,而是一种类似于姐妹的感情。

    所以,姐妹之间,不需要言谢,她只需要将此默默的记在心底。

    她掏出禁制玉牌,交给秦襄,这能让她自由的出入小木屋,因为她这次修炼斩魂决,也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时间。

    待一切交代完毕,赤水走进内间,在床上盘膝坐下,她先用手轻抚过腰间的竹笛,这一次,她把大部分的希望,都是寄托在它身上,只要它能守护住她的元神不溃散,她就能撑得过那斩裂魂魄的痛若。

    数息过去,她将手收回,放至双膝处,进入修炼中,在她的下丹田,她的元神,大小也就和一枚鸡蛋差不多,正安静的待在一角,五行属性的灵力与它相连,滋养着它。

    她并没有马上斩裂元神,她需先修炼,将自己的精气神都调节到最佳的状态,以期能够多一分成功的可能。

    半日后,在赤水的体内,五行属性的灵力相依有一块儿,欢快地往前行进,竟是比起平常,要活跃三分。

    赤水觉得一切准备就绪,她开始默念斩魂决,调动体内的五行属性的灵力,不一会儿,随着斩魂决,五行属性的灵力开始在下丹田聚合,凝集,慢慢的,形成一柄闪耀着五色光彩的灵刀,斩魂决念完,那刀也终于成形,竟是化为了实体,犹如一柄用珍稀金属,经过千锤百炼,多方打磨凝炼而成的缩小版极品宝刀,刃口泛着沁人心魄的寒光,刀身被五色灵力萦绕,不停颤动,一股无形庞大的肃杀之气似欲喷薄而出。

    赤水看到这柄灵刀,止不住的颤抖,恐惧由心而生。这就好像是一个人,要拿着一柄利器,斩掉自己的双腿,其中的恐惧,难以用语言描述。

    赤水定了定神,勉强止住颤抖,驱动着那柄灵刀,缓缓逼近她的元神。

    她的元神好似感应到了危险,将自己紧紧的缩在下丹田的一角,似在瑟瑟发抖,她一狠心,举起灵刀,用力斩了过去,顿时,一股撕裂灵魂的痛苦,狂-风-暴-雨般袭来,她的整个身体剧烈的颤抖,衣裳被狂飙而出的汗水沁湿,全身青筋凸出,整张脸,迅速扭曲变形,完全看不出原先清秀的模样。

    在外听到动静的秦襄,急忙走进来一看,吓了一大跳,心里着急不已,可赤水正在修炼中,她又不敢打扰,只好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在一旁静坐,时刻关注着赤水的情况。

    此时的赤水,却是刚刚经历过最痛苦的阶段,在她的下丹田里,元神被斩成了两个,但大小不一,小的一个只有铜钱般大,也就只比那位叫穹目的男子留在她体内的那个元神大上一分。

    赤水鼓起勇气,继续驱动那柄灵刀,往那一个大的元神斩去,她知道,这需尽快完成,拖得越久,她痛得越厉害,恐惧也就越深。

    第二斩,第三斩,第四斩,终于,在第四斩后,那柄灵刀迅速崩溃,灵力四散,逐渐消失。

    此时的赤水,承受的痛苦,已经到达了极致,这并不像是身体所受的痛苦一样,超过了极限就会麻木,感觉不到。她这是灵魂的创伤,没有感官麻木之说,只有无边无尽的痛苦,一波一波的向她袭来。

    但是,她却仍然坚持着,保持一丝清醒,不能晕过去,她还有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还没有完成。

    她驱动着体内最后仅存的一点五行属性的灵力,开始与她刚斩裂的五个元神单独相连,让每一行属性的灵力,只滋养其中一个元神。

    这是她躺在床上三个月,唯一能想到的克服斩魂决最大缺陷的方法,五行本就相生相克,也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平衡斩裂出的五个元神,阻止其中某一个元神单独壮大。

    这也只是她的猜测,具体如何,她也只有在未来才知,即使出现问题,那也是比五年长久得多,那多出来的时间,也值得赤水这样拼命一搏。

    好在这工作并不是很复杂,她坚持到最后一刻,将最后一行灵力与最后一个元神连接完成后,她心一松,就被极端的痛苦推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她的身体,也无法再保持住修炼的姿势,一软,就往后方倒了下去,一旁的秦襄见状,一步上前扶住,看她昏迷不醒,便将她扶着仰躺在床上,盖上棉被。

    她自己,则在一旁的木凳上坐下,望着赤水的脸庞,忧心不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