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目下,终于等到只余下赤水一个人,这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赤水竟会觉得漫长的旅程如二十年。她勉强撑起身子,将那只凶兽蛋揣在怀里,然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套她待用的金御阵阵旗,将之布在周围。布好后,她盘腿而坐打坐,打坐中,在她的脉络里,她看见了那男子临走前之后拍入她体她勉强撑起身子,将那只妖兽蛋揣在怀里,接着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套她备用的金御阵阵旗,将之布在周围。。...

    现下,终于只剩下赤水一个人,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赤水竟觉得漫长如十年。

    她勉强撑起身子,将那只妖兽蛋揣在怀里,接着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套她备用的金御阵阵旗,将之布在周围。

    布好之后,她盘腿静坐,入定中,在她的脉络里,她看到了那男子临走之前拍入她体内那个白色的小光团,正和着她体内的五行法力一起往前运行,它自成一体,并不与赤水体内的法力融合,难道,这并不是法力光团?

    赤水想到此,面上一丝惊讶之色闪过,如果不是法力光团,那么就是元神?那男子竟然留了一小团元神在她体内?难道他就不怕被她的元神吞噬掉吗?

    不过,很快,赤水就知道了,虽然那光团小,但也并不是赤水能吞噬得了的。那光团顺着五行法力,来到了她的下丹田,却像是在那里安了家,找了一个位置呆住,不动了。

    赤水在奈何不了它的情况下,也只有先放任它在她的体内呆着。

    她清醒过来,将阵旗收起,然后施加风御术,往千云门的方向跌跌撞撞的奔去,她不是要回千云门,而是要去齐俊那里,只有他那里离这最近,而她,身体已是无法负荷更多的动作,连御器飞行,都是不能。

    这一段路程,走得前所未有的漫长。

    当赤水到达齐俊洞府前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月亮已经爬上了梢头,温柔的将它的光华无私的洒向人间。

    而她,已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连结一个传音符,通知齐俊都做不到,只能任由身体斜倒在齐俊洞府外的禁制前,随即她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不知道究竟沉睡了多久,当她再次睁开眼时,不只齐俊在,连秦钰和秦襄也在,都围坐在屋里的圆桌前。

    见她醒来,秦襄最先上前来,喂她喝了一小杯水。

    她感应了一下,虽然她还是只能躺在床上,但是伤势好转了很多,疼痛也大幅度减轻,应该是有人用灵力帮她治疗过。看到三人疑问的目光,她努力扯出了一抹微笑,沙哑着嗓子,断断续续道:“值得高兴,看来我还活着。”

    听到她的话,齐俊率先没好气的道:“你是应该高兴,要不是我刚好交了任务回府,你就是在我府门前躺上十天半个月,看有没有人理?”

    说完,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恶劣,又补救似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弄成了这样?”

    秦钰秦襄二人点头,都在等着她的答案。

    赤水则是苦笑了一下,这让她怎么说,说她无缘无故惹到了两个大魔头么?说了不是更让他们担心么?

    她只好避重就轻的道:“遇到了一点意外,就成这样了。”现在嗓子好点了。

    看到听了她的话,三人明显不满的表情,她无奈,只好抬起右手,指着自己的眉心问道:“你们发现这个了么?”

    秦襄最先点头,道:“正想问你呢,究竟怎么回事啊?”

    赤水看了看自己的怀里,妖兽蛋已经不在了,就问道:“我怀里的那只蛋呢?”

    “你是说这个?”秦钰从旁边圆桌上拿起一个东西,递过来,正是赤水的那只妖兽蛋。很显然,他们也没把它当成妖兽蛋,看来,不只她一个人看走眼。

    赤水点点头,接了过来,然后指着它,对他们说道:“我就是和它缔结了血契。”

    “什么?”齐俊的反应最大,一下子从木凳上跳了起来,冲到了她床边,确认似的大声问道:“你说你和它缔结了血契?怎么缔结的?”

    秦钰和秦襄听了也是惊讶不已,虽然他们发现了赤水缔结了血契,但却没有想到缔结的对象,居然是一只妖兽蛋。

    齐俊的问话,却是正正问到了关键点上,赤水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可怜巴巴地答道:“因为一点意外,我和这只妖兽蛋缔结了血契,被这妖兽蛋的爹发现,我就被打成这样了。”

    “意外?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齐俊有些无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摇头叹息道:“你找只什么妖兽不好,怎么就偏偏找了一只蛋呢?而且还被打成这样。”

    你以为我想么?我也是有苦说不出的好不好!赤水觉得自己好无辜。

    秦襄倒是从听到赤水的话后,就盯着那只妖兽蛋仔细的看,这下听到了齐俊的话,才开口说道:“这妖兽蛋看着如此怪异,应该不是普通的妖兽蛋吧?”

    齐俊一听,说话的声音又扬高了三分,“不普通?不普通有什么用?不知道哪年哪月才会孵化出来?即使孵化出来了,一只小不点,能干啥?”

    秦襄不说话了,她原本对这了解就比较少,而且,她也认同齐俊说的话,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赤水有些哀怨,“我说了是意外嘛,你们就不能同情我一下,不揭我的伤疤么?”

    也是,都已经成为即定的事实了,他们说再多也没有用。

    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对了,齐大哥,你有血契的咒语书么?我怎么把它收起来啊?”赤水捧着那只妖兽蛋,有些头痛地说。

    “你等下,我去帮你找。”齐俊边说着,边往屋外走去。

    见齐俊已走出房门,秦襄才转过头,对赤水说道:“你可把我们吓得够呛,还好被救得及时,不然后果难料。连那位被请来帮你疗伤的师叔,都说你是个奇迹,胸骨断了两根,五脏六腑俱是被震得重损,元神却没有溃散,那位师叔耗尽了灵力,才把你治疗成这样。”

    她能被救活,是因为元神没有溃散吗?

    让她元神没有溃散的原因,是因为那支竹笛吗?赤水想到此,往腰间一摸,那支竹笛果然还在。

    现在,她相信天极真人提到的,这支竹笛有守护、滋养元神的能力,应是不假了。

    她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秦襄的话,然后才问道:“我昏睡多久了?”

    “今日已是三月初五,救你的那位师叔说,你今日会醒。”秦襄答道。

    原来她在床上都已经躺了八日,真是有够久的。

    “那救我的那位师叔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好啊?”总不会让她就这样一直躺在床上吧?

    秦襄同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道:“师叔交代了,你醒来后必须在床上躺半个月才能移动,要想完全康复,可能得静心休养三个月。”

    不会吧?要那么久?那么也就想当于,她在之后三个月的时间,什么都做不了?赤水不由得跨下小脸,这不就等于是要了她三个月的命么?

    突然,她似想起了什么?掏出了一面小水镜,往自己的额头上照了照。

    果然,在眉心处,有着一个浅粉色的小火苗图案,约有小指指甲那么大,颜色很淡,只比她的肤色深上一点,像一个扭曲的山字,有三个火焰尖,只不过底部是成圆弧状,看上去,那团小火苗就像是正在燃烧一样,很是逼真。

    “还不错啊,挺漂亮的!”秦襄在一旁,看见她的动作,插嘴说道。

    光漂亮有什么用啊?而且,一个月过后,不是也会消失么?

    赤水还没有来是及答话,齐俊已是回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塞到了她的手里,道:“你就在这安心养伤,这段时间,秦襄会过来照顾你的。”

    赤水默默地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又要麻烦他们了。

    齐俊三人见她才刚醒过来,身体本就虚弱,虽然他们心里还有颇多疑问,但要问话以后有的是时间,也就未再多言,各自先后离开,让她安心休息。

    待他们都走后,她翻开书页,找到召回契约兽的咒语,刚一念完,那只妖兽蛋晃动了一下,就化为一道红光,眨眼间就没入了赤水的眉心。

    做完这一切,她也确实累了,就闭上双眼,安心睡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