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重生女修仙传_第三十二章 无妄之灾

    一曲歇,久久地,心情平静下去,赤水才睁开眼睛双眼,望向远方。复活在这个世界,她始终去努力的生活着,从来不敢自我放纵自己,再回忆以前。一直到昨天,也可以得到了这支竹笛,这支仅有在她的家乡才有的乐器,终于等到让她的思绪有了一个发泄口,她也可以将心底的声音,通过这种方式倾述重生在这个世界,她一直努力的生活着,从来不敢放纵自己,回想从前。。...

    一曲歇,久久,心情平静下来,赤水才睁开双眼,望向远方。

    重生在这个世界,她一直努力的生活着,从来不敢放纵自己,回想从前。

    直到今天,得到了这支竹笛,这支只有在她的家乡才有的乐器,终于让她的思绪有了一个宣泄口,她可以将心底的声音,通过这种方式倾诉。

    现在,一曲之后,她感觉份外轻松,混身都舒畅起来。她的脸,溢出一抹微笑,将那竹笛斜插回腰间,然后,双手组成喇叭的形状,放在嘴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用力呼出,“啊——”

    声音响彻整片山林,惊起数只林里的小鸟。数秒后,更是伴着回音,往更远的地方传去。

    她持续了十多秒,直到胸腔里再也呼不出一点气,才停了下来。

    真是畅快!

    赤水望了望天色,差不多该回去了,她正准备抽出竹笛,起程回去,就在这时,她的背脊一紧,有危险!她忙转过身去,哪知,才只转到一半,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背后到底怎么回事,她整个人就被一股庞大的灵识威压镇住,半分都移动不了。

    她只能转动眼球,看向后方,只见从天际,一道赤红色的光芒朝她的方向冲射而来,眨眼间就停在了她后方七八丈远的地方。

    赤水这才看清,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着一身赤红色锦绣衣袍,上面绣着烈焰般的纹路,虽然是黑发,但满面怒色,赤红双目圆瞪,眼神极端凶恶,头发无风自扬,竟像是天上怒神,下至人间。

    赤水只看一眼,一股深深的恐惧就从心而起,往四肢散开,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她知道这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一万个她都对抗不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马上驾驭着竹笛,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可是,她现在半分移动不了。

    只见那个怒神并未往她这边瞧上一眼,只是头颅微扬,怒目瞪向她视线看不到的后方,然后那怒神嘴巴一张,如天雷般洪亮的声音在赤水耳边响起,“穹目,本尊终于找到你了。”

    “哦,我刚才松懈了一瞬,就被你察觉了,还能找了来,不错嘛。”有些低沉的声音,闲散而又带着一丝笑意,显示出说话的主人漫不经心的态度。

    “方圆百里,就这里有动静,本尊能找来,不稀奇。”那怒神见对方未有任何动作,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赤水听到这里,心里就是一惊,只有这里有动静?刚才这里除了她吹了一曲之外,只有她最后吼的那一声,难道他说的动静就是指这个?

    此时,赤水心里无比的后悔,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她绝对、一定、保证不会吼那一声,看看,这都惹来了什么人啊!

    显然,即使换了一个时空,仍然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时光无法倒流,她又听到那个怒神的声音再度响起,“穹目,闲话休说,当年,本尊只不过说了你三个字,你就将本尊的孩儿偷走,让本尊整整找了六年,现在总该还回来了吧?”

    “哦?你觉得你能要得回去吗?”那声音再度响起,连语调都没有变一下,但是只闻其声的赤水,却是大为惊叹,明明是一句疑问句,说话的主人却硬生生的说成了陈述句,翻译过来,就是:你就别想要回去了。

    那位怒神听之,就是一怒,赤水只感觉那镇住她的灵识威压又强大了几分,她的额头也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就听那怒神怒道:“那对你毫无用处,你留着做什么?”

    “你觉得呢?”那声音仍然带着一丝笑意,透着一点邪恶,让那怒神的怒气又膨胀了几分。

    那怒神右脚往地上猛力一跺,貌似就要开打。赤水就感觉整个地面都跟着一抖,带动她的身子也颤了一下。

    “耶?你要和我打吗?”这次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惊讶,还有一丝兴味,“你觉得,你能打得过我吗?”

    那怒神的身体就是一顿,脸色变幻不定,勉强忍着高涨的怒气,洪声问道:“那你待怎样?”

    可能是见这怒神没动了,那声音的主人又变回原来的漫不经心,但邪恶依旧,说道:“不怎么样,我觉得有你在后面追着跑,也挺不错的。”

    好欠扁的声音,连赤水这个无关人士听了,都忍不住的想动手。

    那怒神听到此话,身体开始颤抖,显然已是被气到了极致。

    但是,他仍然没有选择动手,只是在拼命的压制自己的怒气,可是,他做得并不成功,连赤水都能感觉到那灵识威压的起伏不定。

    突然,那怒神的头一转,一道凶怒的目光射向她,顿时,那汹涌的怒气好似有了突破口,她顿时一惊,暗叫不好,看来她要被当作出气筒了。

    果然,那怒神的手举起,朝她的方向用力一挥,动弹不得的她就被那一股强横的力量横扫,身体成抛物线往后方飞去,重重的砸在那块巨石上,接着缓缓的滑落至地面。她感觉全身剧烈的疼痛,后脑勺更甚,撞得她头昏眼花,意识开始模糊,忍不住就要晕过去,但是她不敢,这个时候,她要一晕过去,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只有咬紧牙关,死命想睁开眼睛,强迫自己,不能晕过去,不能!可能是由于她坚强的意志,已经渐渐模糊的意识,好像见到了一丝光明,开始清醒过来,很好,她又能看见了,虽然她的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她又能听见了,虽然脑里还有着阵阵的轰鸣声。

    然后,她就听到那位怒神的声音响起,“区区一个炼气期只到第七层的小爬虫,也想来看本尊的笑话。”

    她现在背靠住巨石,因为位置的改变,她的视野也相应的变化,她终于见到了一直在她背后说话的人,只见他坐在一颗参天巨树的一粗枝上,背靠着主枝干,一条腿屈起,踩在枝干上,另一条腿悬空,随意晃动。

    他的五官只能说是平凡,并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但赤水就是不敢小视,明明整张脸都在微笑,眼里却是一片冰冷,更是透着一丝邪恶。

    只见他在听了那怒神的话后,眼神随意的往她这边扫了一眼,然后,他的脸又开始微笑,好似找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呢喃道:“小爬虫吗?”

    只见他踩在枝干上的那只脚轻轻一点,他整个人一跃,就站在了赤水的面前。

    赤水摊坐在地上,只有后背靠着巨石,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昂起头颅,仰望着他。

    他又将赤水仔细的打量了一遍,“耶?”像是发现了什么。就见他蹲下身体,与赤水平视,然后对她说道:“你居然还没有死?”

    你才要死,赤水咬紧牙关,拼命坚持住,不能晕,绝对不对晕。

    就见他的脸,缓缓的靠近她,她想向后躲,可是她动不了,也无处可躲。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她都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拂在她的脸上,然后,他朝她露出了一个微笑,头一侧,移至她的耳边,低语道:“你会感谢我的。”

    赤水根本反应不过来,感谢他?他在说笑话吗?就是白痴都知道,那个怒神,就是他招惹来的!

    只见他在说完那句话后,身子就往后一抽,人也退离了她的身边,突然,他的手变换成掌,一团紫色的灵力出现,并将他的手掌包裹,那手掌似燃着紫色的火焰,猛力的往她的胸口就是一击。

    她再也忍不住,咽喉一甜,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就在她对面的他却没有躲,那一口鲜血在喷向他的同时,他迅速的掏出一个像鸵鸟蛋那么大的椭圆形物体,那血喷在椭圆形物体上,但并没有滑下,而是缓缓的没入其中。

    那物体竟是能吸人血,赤水见了就是一惊。

    那男子一见血没入其中,马上手一掐决,一团紫色的光球就出现在他的手指尖,他轻轻的一弹,那团紫色光球就幻化成一张网,飞过去,将那椭圆形物体团团包裹。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将那个椭圆形物体一下就抢走了。

    赤水顺着目光一看,正是那位怒神。

    只见他双手不停的掐决,一团红色的光球就出现在他的掌心,他将那团红色光球也射向了那个椭圆形物体,顿时,那椭圆形物体上红紫两色光芒闪烁,竟似在互相争斗般。

    同时,赤水感觉自己的眉心一痛,像是被人用尖锐的利器刺穿了一般,疼痛刺骨。

    可她全身已是动弹不得,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伤痕,但内在,已经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之所以还没有昏倒过去,全在于她坚强的意志。

    她现在只能将头颅紧紧的抵在巨石上,紧闭双眼,全身不停的颤抖,这是要硬抗下这莫名的疼痛了。

    良久,就在赤水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的时候,那疼痛终于开始慢慢的减退,直至完全感觉不到。

    她再睁开双眼,却见那男子,带着满脸的笑意,望着她。而那位怒神,则是怒瞪双目,极其凶残的盯着她,竟是想致她于死地。

    果然,那位怒神,手一伸,手臂就像是被拉伸似的不停变长,眨眼间,就伸到了赤水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道:“一个卑贱的小爬虫,也配?”

    赤水的身体本就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只靠着坚强的意志支撑,现在又被掐往咽喉,无法呼吸,更是雪上加霜,因为缺氧,她的嘴巴大张,想吸取哪怕一点空气,她的脸,慢慢的变青,青筋浮现,开始扭曲,她的眼,死命的瞪着那位怒神,她不要死,她辛辛苦苦的长到这么大,不是就为了让他在这儿掐死的。

    虽然,刚入千云门时,秦师祖就告诫过她们,修真界的残酷血腥,赤水知道了,但在千云门的保护下,她并没有亲眼见过,亲身经历。

    而现在,她真实的体会到了这种残酷血腥,明明她并没有做错事,并不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却要致她于死地,这不是她所认知的那个杀了人就会被抓去坐牢的世界,而是一个没有法制的社会,强者为尊。

    而弱者,就比如她,毫无人权,卑贱如娄蚁,别人一脚就能把她碾死。若是不想死,不想被别人杀死,就必须要强大,只有自己拥有了力量,才能保护自己,才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这一刻,她对于力量的渴望,达到了极致。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已经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听不到了,看不到了,就连那一直折磨着她的剧烈疼痛也不痛了,脑中一片空白,她现在是要死了吗?

    想到此,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她的嘴角扯出了一抹笑,笑她从来没有想到,这就是她的结局。

    那位怒神,见到她死到临头,居然还笑了,面上一抹惊讶之色闪过,手不自觉的就松了开来。

    而另外的那位男子,则始终站在一旁,微笑地观看着,好像在看一出精彩的戏剧。

    赤水在那位怒神松开手一瞬间,身体本能反应,大口的往内吸气,连续吸了数口,呼吸才开始平缓过来,脸色也略有好转。

    她将目光移向那二人,虽然不知道那位怒神为什么要杀她,又为什么要放了她,但她现在的小命,还是握在这二人的手里。

    那位怒神,将她仔细的打量了一遍,才哼道:“炼气期第七层,五行灵根。”然后,他上前一步,蹲下,一手抓住她的衣襟,恶狠狠地对她说道:“记住,五年后,本尊会再来,若到时候,你还没有筑基的话,本尊就杀了你!”

    话落,那只手放开了她的衣襟,收了回去,在收至一半时,却凭空一捏,竟是又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威胁之意尽显,赤水见此,瞳孔一缩,身子止不住就是一抖。

    然后,他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那个椭圆形物体往赤水怀里一塞,站起身,面向另外那位男子,道:“穹目,本尊说了你三个字,你也算是害了本尊的孩儿,本尊打不过你,也不再与你纠缠,此事作罢。”

    他说完,也不待那位男子反应,一道赤红光芒一闪,人已至天边,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

    (眷念:二章合一,今天只有这一更。那啥,这几章一出来,就怕被你们拍砖,每次都是顶着锅盖上阵的,若有拍砖,还请温柔一点,最后,弱弱的吼一声,求推荐,求收藏,求留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