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重生女修仙传_第三十一章 临崖弄笛

    (理想中,赤水吹的乐曲是《故乡的原风景》,轻音乐陶笛曲,有兴趣的大大地也可以去找来听一听!)------------------对于第一次驾驭它法器的赤水来说,这是一次十分很新鲜剌激的体验,她歪歪斜斜的驾驭它着法器冲进千云门,跨过众山,往远方飞去。她并她并不是直线般飞行,而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没有办法,她还不能熟练控制方向,有好几次,都差点撞到高山石壁上。。...

    (理想中,赤水吹的乐曲是《故乡的原风景》,轻音乐陶笛曲,有兴趣的大大可以去找来听听!)

    ------------------

    对于第一次驾驭法器的赤水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新鲜刺激的体验,她歪歪斜斜的驾驭着法器冲出千云门,越过众山,往远方飞去。

    她并不是直线般飞行,而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没有办法,她还不能熟练控制方向,有好几次,都差点撞到高山石壁上。

    待稍微熟练后,她也并没有直线般飞行,而是有意识地让竹笛往各个方向飞行,以此来锻炼自己的驾驭水平。

    因此,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她飞行这么久,并没有一点长进。

    当然,这并不是真的。反而,因为如此,她很快就克服了第一次驾驭法器的生涩,操作开始熟练起来。

    直至现在,她已经能够驾驭着这竹笛在距离地面三尺高的地方飞行,并且能跟随地势的变化,同时变换着飞行法器的高度。

    这样的成绩,应该算是不错,她熟悉得很快,不过,这个高度应该还可以缩小,但这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事情,以后得多加练习才成,她心里默默的想道。

    她也大概了解了这支竹笛的飞行速度,一分钟大约能够飞行一里,这速度相当于一个人在最佳状态,极速奔跑的速度。

    但对于赤水她们这样的修仙者来说,这样的速度,就不怎么样了,也就相当于一件普通的中阶飞行法器的速度。

    更是跟秦师祖的灵云舟没法比,在速度上,也就是十比一的比率。

    不过,这对于赤水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她又驾驭着法器飞了一会儿,法力开始有些支撑不住了,她往下方看了看,找了一座最高的山峰,在山顶处一块平地降落,这平地大约有二十来个平方,被半米高的杂草所覆盖,除了赤水停落的那一边是万丈悬崖外,其余的三面都被茂密的丛林包围,在悬崖边上,还列着一块巨石,约有两人来高,两人来宽,一半被丛林包围,另一半则露了出来,占据这块平地的一角。

    赤水降落的位置,就在悬崖边,距离那块巨石大约十米左右。

    因为这样的巨石随处可见,模样也是普通,赤水并没有太多注意。她现在的目光都胶着在她降落后就收回手里的竹笛上。

    此时,竹笛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

    赤水现在才仔细的观察着这支竹笛,虽然一团黄、一团褐的颜色让这竹笛并不怎么好看,但两块妖兽谷头炼制成竹笛的镶口,镶在两端,呈银灰色,约有三厘宽。竹笛两端往内五厘处,竹身各嵌入了一圈二厘宽的丝弦,此丝弦呈暗银色,与那镶口颜色相近,正是那用深海原铁炼制而成,除了这两圈显露在外以外,其余二十二圈丝弦都是完全没入了竹身,从外一点瞧不出来。在笛身内膛,吹孔上端竹身内,则装有那软木结巴炼制成的软木塞。

    整体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

    只是,怎么总觉得有点怪异呢?她有什么地方没有注意到吗?

    她将整个竹笛又从头至尾的打量了一遍,啊?她知道了。

    没有飘穗,也就是没有装饰品。她说怎么感觉这么怪异呢!光秃秃的就一根竹节,当然怪异了!

    她将竹笛斜插在腰间,从储物袋里取出备用针线,将正红色的绣线全部找出来,其余的又放回储物袋里。

    她先将绣线拿出数根,然后按照中国结线材的结构,将那几根绣线编织成一根约有一厘粗的线材。

    若是从前,这工作是十分繁琐的,必须依靠机器编织,但现在的赤水手指灵活,又有感知帮助,并不是太困难。

    待全部编织完成后,她开始用这线材编制中国结中的团圆结,这是她最喜欢的花样。四个小结犹如四朵小红花,围在一起,组成一个似圆形的中国结,下方再系上约三寸长的单个流苏,编制简单,又极有喻意。

    赤水手里不停的编制,心里则微微发酸,她想起了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的亲人,前世的。

    曾经,她编制这种花样的中国结时,还笑称,这结上的四朵小红花,就像是她们一家四口,难怪取名叫做团圆结呢!

    一时间,众多的回忆又重新被翻了出来,一一展示在赤水面前,让她的眼眶渐渐的湿润,开始有些哽咽。

    终于,团圆结编制好,她将它系在竹笛的助音孔上,让它自然下垂,流苏随风摇曳。

    她将手轻轻从笛身上抚过,这是只有她的家乡才有的乐器。

    半晌,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片银白色透明如纱的笛膜,用感知将它往膜孔上轻轻一压,那笛膜与笛身之间的空气就全被排出,二者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她面向那连绵众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慢慢的调匀呼吸,将手指放在竹笛音孔上,缓缓举起,轻轻的放在唇边,悠悠闭上双目,想着曾经的一切,开始吹着曾经最熟悉的旋律。

    笛音清新、悠扬而又带着丝丝的悲伤和无奈,吹出故乡的大山,吹出故乡的江水,吹出故乡的那人那景……,往事一一浮现,她的眼角也滑下两行清泪。

    笛音也带着她想表达的所有,往四周扩散开来。

    渐渐的,笛音开始带着浓浓的思念,思念那山,那水,那人,那景……

    仿佛,整片山林,整个天地,就连那在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都在听她的吹奏。熟悉的旋律,犹如温柔的海洋,将她轻轻的拥抱,让她肆意的徜徉。

    在她身后,一颗参天巨树上,斜依着一位身着银色刺绣锦袍的青年男子,面貌普通,神态慵懒安逸,眼里却闪着点点精光,注视着不远处赤水的身影,微风带着悠扬的旋律轻轻吹过,带动他的发丝和衣角微微飘扬,也让那枝头的枯叶,挣脱束缚,片片纷飞,凭风而舞。

    这一刻,美好如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