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一夜无梦,第三日大大地清早,赤水就已睁开眼睛双眼,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地的懒腰,更是神轻气爽。她手脚麻利的跳一下床,洗簌之后,就出了小木屋,使了一个飞驰术,往千云山旁边的一个小山峰奔去,在那里,也可以看见早晨初升的朝阳。所以飞驰术的缘故,赤水并也没费太大的劲,她麻利的跳下床,洗漱过后,就出了小木屋,使了一个疾驰术,往千云山旁边的一个小山峰奔去,在那里,可以看到清晨初升的朝阳。。...

    一夜无梦,第二日大清早,赤水就已睁开双眼,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更是神轻气爽。

    她麻利的跳下床,洗漱过后,就出了小木屋,使了一个疾驰术,往千云山旁边的一个小山峰奔去,在那里,可以看到清晨初升的朝阳。

    因为疾驰术的缘故,赤水并没有费太大的劲,就已经来到了峰顶。

    此山峰虽小,却最是陡峭,整个山峰,就像是一把倒插入地面的巨大长剑一般,剑尖尖锐,直指青天,峰顶除了赤水站立的地方以外,其它基本没有能站人的地方。四周如同悬崖一般,未生长出几株植物,就这么直通到峰脚。

    若是平常,这么危险的地方,凡人是万万登不上这山顶的,但这当然不包括像赤水这样的修仙人士。

    赤水就这样,笔直的站在山顶尖,不管清晨的微风缓缓吹过,带动她的衣袂飘飘,若翅欲飞。她只是望着清晨的朝阳缓缓的从地平面升起,发出的炫烂光芒,缓缓洒向大地,由远至近,给地面万般景物渡上一层金亮色的光辉。

    最终,金灿的阳光也将她包裹在其中。

    她闭上双眼,感觉到丝丝的温暖,不像午日的阳光那么热烈,也不像傍晚的夕阳那么沉重,犹如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柔,让赤水有些燥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炼阵遇到了难题不怕,有什么了不起?就怕遇不到难题,有了难题才好想办法解决不是么?这样炼阵的技术也才能够得到提高不是么?赤水心里这般自问着,同时身子一震,又开始重新有了信心。

    直至日上二竿,她才睁开双眼,眼里一抹流光掠过,熠熠生辉。她身子微微一顿,使了一个疾驰术,瞬间跃下了山峰,往峰底奔去。

    她要重新去千云门商盟买些土系属性的空白阵旗,她要重新凝炼,重新开始。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迫切,给自己施加了疾驰术后,快速的掠过峰底的丛林,往千云山奔去,旁边的任何美丽景色,都不能够留住她一丝的注目。

    不多时,她就来到了千云山脚下。

    那千云梯依然像赤水初次见到的那样,层层石阶往上,直通往山顶,石梯棱角被磨损的圆滑,几片落叶点缀,现出丝丝苍桑。她就是要爬着这石梯上去,话说这千云梯赤水自从第一次走过,以后再走,再也没有出现过幻景了,只是普通的石阶梯。

    而现在,赤水并没有太注意千云梯,她的身子,忽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正是秦师祖洞府的方向。赤水去过两次,已是熟悉。

    她刚才脑里灵光一闪而过,突然想起,秦师祖曾经说过的那位碧云师姐,上古专擅于炼阵的修仙家族出身,对法阵很有研究,可以向她讨教。赤水这样一想,不由得兴奋不已。

    可是一会儿,她又开始犯难了,她要怎么样才能认识她呢?

    不管了,她平时活动的范围狭小,那找得到机会能够认识碧云师姐啊?不如直接找上门去的好,直接而又干脆,也不会让人觉得她是有预谋的接近,图谋什么。

    她想到这,身子立马转了一个方向,依然是爬上千云山,但不从千云梯走了,她钻到丛林里,东窜西跳,不多时,她的手里就出现一束大大的鲜花,各种颜色的都有,五彩缤纷,鲜艳欲滴。

    她从袋里找了一根红色的丝带子,将之整成一束,挽了一个蝴蝶结。就带着它,往执事处的所在地走去。

    待从执事处打听到了碧云师姐的住处,她就直直的往那里奔去。

    不一会儿,她就来到了碧云师姐的住处,也是一座小木屋,只是那木屋,和秦钰秦襄的一样,搭得比较精致,像是一栋小别墅。

    她在门前站立,犹豫了一会儿,终还是掏出了一张传音符,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说明了来访的原因后,将那传音符往木屋的禁制上一推,那传音符就穿过了禁制,入了木屋。

    不足片刻功夫,那禁制就被打开,露出了一道刚好够一个人穿过的门洞。

    赤水心里有些忐忑,鼓足了勇气,方抬腿跨了进去。

    只见一个红衣粉面的年青女子,站在一张圆桌旁,她的脸庞带着丝丝笑意,明亮的双眼望着跨了进来的赤水,正正是碧云师姐。

    赤水手里捧着的鲜花,向她行了一礼,“赤水见过碧云师姐。”

    然后才上前,将鲜花递给碧云师姐,边说:“这花是我在路上采的,师姐可喜欢?”

    碧云师姐双手接过了鲜花,抱在怀里,轻轻的嗅了嗅,“好香!”

    然后就见她转身去多宝格上拿了一个彩釉大肚球瓶,返回圆桌旁,将那一大束的鲜花插入其中,然后双手将那些鲜花理了理,让它们呈放射状散开,她点了点头,觉得满意了,又从一旁的茶机上,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清茶,放在赤水面前的圆桌上,请赤水坐下后,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才在一旁的雕花木凳上坐下,目光平视赤水,开口道:“听说你想学炼制法阵?”

    赤水坐在木凳上,双手捧着茶杯,有些局促,“是的。我很早就听秦炎秦师祖提起师姐了,只是我一直找不到机会拜见。”

    碧云师姐听了,就是微微一笑,道:“那现在是找到机会了?”

    赤水脸就是一红,头一低,目光盯着茶杯,右手拇指无意识的摩擦茶杯的边缘,“我前日见了师姐的比试,再加上昨日我炼阵又遇到了困难,所以今天就冒昧的上门了。”

    “遇到什么困难了?”碧云师姐看着她低着的头颅,就有些想笑。

    赤水听碧云师姐一问,又是正困扰着她的问题,马上抬起头,急匆匆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了数个她凝炼破损掉的阵旗,放在桌上,往碧云师姐面前一推,道:“我昨天凝炼的,全都破裂了,我却找不到原因。”说完,她目光灼灼,一脸期待的望着碧云师姐。

    碧云师姐先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才将目光转移到桌上的阵旗上,纤纤素手拿起一支阵旗,仔细的将碎裂之处看了看,才轻轻的放在一边,又拿起另一支,看了看又放下,一直重复看了五支,她才将手放下,目光扫向赤水,问道:“你都是怎么样凝炼阵旗的?给我演示一下。”

    赤水一听,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空白阵旗,按照她之前凝炼的步骤,将之放入左手中,心里默念法决,将法力凝在指尖,然后将那团法力推入空白阵旗,果然,不一会儿,那个阵旗又崩溃龟裂掉了。

    她将视线从那阵旗上转移,再度望向碧云师姐,一脸期待,心里想道,若是她能帮她看出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那来这一趟也就值了。却见她已经沉下了脸,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却是默然无语。

    赤水在她灼灼的目光下,有些抗不住了,她是不是在鲁班门前耍大斧头了?想到这,脸又是一红,头开始越垂越低……

    半晌,耳中方听到碧云师姐幽幽的声音,“你都不讲究炼阵的姿势吗?”

    赤水有些惊讶,微抬起头,看向碧云师姐,一脸的茫然,炼阵还有什么特殊的姿势的吗?书上没有说啊!

    碧云师姐一看赤水的表情,就知道她完全不知道。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从茶机上端起茶壶,放在圆桌一边,方坐下,开口,从炼阵的姿势,讲到应该注意的事项,再提起法阵中法决的玄奥,又说起她们先辈对此的理解……

    期间,她的茶杯续了数次,直到茶壶再也倒不出来一滴水。

    直至午时三刻,赤水拜谢了碧云师姐,从她木屋里出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自己的小木屋走去,带着一脸的恍然。

    原来炼制法阵还有这么多的规矩啊?

    她再一想到她以前是怎么炼制法阵的,而且还全程被碧云师姐看到了,她的脸就止不住的涨红,恨不得挖一个坑,将自己埋在里面,百年不再出来。

    一句话,丢人啊!!!

    --------------------------

    (眷念:求推荐,求收藏,求留言啦!各位大大有多余推荐票票的,给眷念投上一张,眷念也会加倍努力,天天更新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