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重生女修仙传_第十三章 门内小比(一)

    果真,几天后,千云门内就正式公布了门内小比的消息。一时之间众人滚烫不己,筑基期、金丹期的修士还好,而练气期的弟子,绝大都数都兴奋出来,当然筑基丹,对于那些了修练到了第九层顶峰,始终难以再次突破的弟子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好的机会,当然会想方设法的去努力争取一时间众人沸腾不已,筑基期、金丹期的修士还好,而炼气期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激动起来,毕竟筑基丹,对于那些已经修炼到了第九层顶峰,一直无法突破的弟子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的机会,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争取。。...

    果然,几天后,千云门内就公布了门内小比的消息。

    一时间众人沸腾不已,筑基期、金丹期的修士还好,而炼气期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激动起来,毕竟筑基丹,对于那些已经修炼到了第九层顶峰,一直无法突破的弟子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的机会,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争取。

    门内一千三百余名炼气期弟子,就有一千余人报名参加比试,当然,秦钰秦襄也在其中。余下的,要么就是像赤水这样修为层次低微的数十人,要么就是有自知之明自认不敌不想进去参合的数百人。

    而赤水,在那天回木屋后仔细看了看那本法阵初解,还真就没有找到什么她能炼制的而又能让秦钰他们能用得上的法阵。无奈,只好将避水阵和避火阵的阵旗各炼制出来四套,分别给了秦钰秦襄一样两套。

    这两个基础的法阵,赤水都试过的,她炼制的时候,都是将体内该属性的法力全部用完才炼制出来的。这两个法阵都可以提升原本法力的三至五倍威力,可以抵挡其他炼气期弟子的大力一击。虽然只能维持几秒时间,但在战场上,一秒就可以改变战局,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万一指不定就用上了呢?

    至此赤水认为,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毕竟这之后就要看秦钰秦襄的表现了,她也再帮不上什么忙。

    日子很快就来到了比试开始的那一天。

    赤水早早的就来到了千云门广场,在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门内弟子,或独自一人站在一旁,或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赤水往广场周围一看,只见那一面大鼓和左右几面小鼓都还在。在两边都是悬崖的两侧,分别各搭了五个比试台,现在台上还没有人。

    她挑了一个面对路口方向的一偏僻处,边打量着广场上聚集的众人,边等着秦钰和秦襄。

    不多时,就见秦钰秦襄两人,已结伴往这边走了,赤水忙向他们挥了挥手,就见他们往她这里走过来。

    他二人都是着门内储备弟子的青衣,并没有特殊装扮,表情也很平静,沉着冷静,不骄不躁,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区别,赤水不禁暗暗点头,心里也放下心来。

    赤水可是最了解他二人的人,知道他们虽然修为已经是炼气期第九层,但一直都是在门内专心修炼,并没有出去历练,实际对战经验全无,不由得暗暗担心。

    现在看到他们平静的脸庞,赤水终于承认自己想得太多了。

    这时,广场上已经聚满了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亥时正,就听一声大鼓响,响彻天际,轰鸣如雷,众人纷纷停止谈话,齐齐往那鼓声响的地方望去。

    只见在那大鼓的位置前方,已经站立了数位中年修士,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目光翟烁。

    其中一名灰衣中年修士站上前来,目光扫视了一遍众人,方高声言道:“今天是本门一年一度的比试,先从炼气期弟子开始,由我来给大家宣布比试规则,比试时间不限,直到分出胜负为止,因这是门内弟子的切磋较量,严禁使用各种伤及性命的功法或法术,若是一方已认输,不可再下毒手,否则,轻则取消比试资格,重则逐出师门。现在,请报了名的弟子依序上前抽签,抽到同一个号码的两人就是各自的对手。因为报名人数为单,若抽中空白竹签,则自动晋级。”

    就见一位青衣弟子托着一个正红色、全部密封的如木凳大的木箱走上前来,赤水心下一动,用探灵术一扫,郝见那个普通的木箱,竟已是被下了厉害的禁制,以普通的探灵术,是无法穿透木箱壁,探入其中的,这样,也防止了其他修士作弊的可能。

    众修士开始往青衣弟子旁边靠近,都自觉得排成一列,因为炼气期弟子众多,秦钰、秦襄并没有立即靠过去,好似在观望。

    赤水就见那些排好队的弟子开始依序将手从上往下伸入红木箱中,明明那红木箱上没有开口,可他们的手却像是没有任何阻碍就伸了进去,然后摸出一张刻有号码的细小竹签,然后移往旁边,在那里专门有一位修士登记他们抽到的号码,以防止他们互换竹签。

    这抽签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大部分人手中已经拿到了竹签,秦钰和秦襄也上前排队去了。

    片刻,他们就又回来了,秦襄手里拿着一支八十七号的标签,秦钰手里的则是三百二十八号。

    这时,全部报名的弟子已经抽签完,只听那位灰衣中年修士又道:“现已抽签完毕,广场左右各有五个阵台,分别为一至十号,请抽到签的弟子,按照号码的末位数,分别到相应的阵台处等候,叫到号码时上台。现在,比试正式开始!”话落,震雷般的鼓声再次响起。

    只见那灰衣中年修士身后的数位修士同时遁入空中,然后分别停在每一个阵台上方,这应该就是比试的裁判了。

    赤水跟着秦钰两人也来到了七号阵台旁边,因为前面有很多人,所以并没有离得很近。

    在这时,第一组,也就是分别抽到了七号竹签的两人已经站在了阵台上。两人都着青衣,都是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只是一个年龄略小些,身形略显单薄,还是青年,另一位则已快到中年了,身形较魁梧,步伐稳健,显得沉着稳重。等他们分别报上了各自的改名,上方的中年修士就宣布,“比试开始!”

    就见左边的那青年在上空中年修士声音一落下,就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金盾术,一块闪着金光,约有一人来高的盾牌就护在他的周围。然后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柄灿金小剑从中飞出,停在空中,那少年双手一掐决,那灿金小剑就开始不断的变宽变长……,很快,那灿金小剑就长到一尺余,它略一停顿,就往中年弟子的方向直冲而去。

    而另一边,那中年弟子先是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加了一个水壁术,凝水成壁,成一面透明的约有半尺厚的墙壁立在他的前方,他见对面青年招出飞剑法器,应是一柄上阶法器,那飞剑向他冲来,他轻声一哼,手往空中一挥,从他的衣袖口,一条银芒激射而出,在空中与飞剑相撞,轰鸣一声,原来那银芒是一条银链梭,只见它刚和剑相撞,就顺势一个缠绕,卷住剑身,卡在剑柄处,金银两种颜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煞是好看。

    那青年见灿金小剑被困住,双手一掐决,想摆脱那银链梭,将那剑招回来,那知,在他的驱使下,那灿金小剑身不停颤抖,发出阵阵嗡鸣声,但却始终无法脱离那银链梭的缠绕,他的面色就是一白。

    而这时,那银链梭在中年弟子的驱使下,制住了那金色小剑,居然还能卷着那小剑向那青年袭去。

    那青年忙驱使金盾一挡,那金盾随受银链梭的猛烈一击,盾身一晃,竟隐隐有破碎的迹象。

    那青年也知道那金盾抵挡不了多久,无奈,只好认输。

    那银链梭在青年认输后就松开对小剑的胁制,银芒一闪,飞回中年弟子衣袖内。

    那青年也收起灿金小剑,面带落漠,走下阵台。

    停在空中的中年修士当即宣布,那中年弟子获胜。

    接下来,赤水陪着秦钰秦襄二人又看了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看到第五场的时候,赤水有些无语了。

    她看着阵台上的两人又是每个人先给自己加个防御的法术,或者防御的法器,然后再驱使自己的法器去攻击对方,若双方实力差不多则僵持不下,最后拥有较强法力的一边获胜……

    她看得瞌睡快出来了,忍不住喃喃抱怨道:“他们都是这样比试的吗?好无聊啊!”

    秦钰听到了,转过头来,目光扫了她一眼,“不这样比试,那怎么样比试?”

    秦襄也一脸莫名的表情,转过头来望着她。

    “是这样比试没错,只是也太没有激情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武侠小说为啥男女老少都喜欢看?不就是激情么?

    “要激情做什么?能赢就行。”秦钰一脸木然,平板的说。

    秦襄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要是赢不了呢?”赤水见他们不赞同她的观点,反问道。

    “赢不了就认输啊!”秦襄条件反射般的答道,答完还奇怪的扫了赤水一眼,仿佛她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赤水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才拉近秦钰和秦襄,让他们附耳听来,她才开始小声的在他们耳边叨念道:“你们想,如果左边输掉的那个弟子,在比试一开始,趁右边的弟子还没有布好防御术的时候,冲上前去,近身博击,以攻代守,会怎么样?打得别人防不胜防啊!又或者,在他们比斗法器的时候,左边的弟子随手再向对方丢个什么攻击的符筹,声东击西,场面会怎么样?就算不会马上胜利,但也干扰了对方,打破了别人的心理防线,至少不能专心的驾驭法器,也有几分获胜的把握啊!又或者……”

    赤水还待继续细说,就见秦钰秦襄两人都已转过头来,神情异样地看着她,久久无语。

    “这样看着才有激情嘛!”赤水被他二人看得发毛,忙草草的将她的话题弱弱的结了一个尾,见秦钰二人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她浑身一个激灵,双眼往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她们,才放下心来,嘿嘿僵笑,打着哈哈,“看比试,看比试,又开始了。”说完,把他们的头掰向正对比试阵台的方向。

    接下来的两场比试,赤水都貌似专心致志的观看着,再也没有说话,只是偶尔,秦钰会若有所思的回头望她一眼,秦襄也是如此。

    赤水只有硬着头皮,假装不知道。

    接下来就到秦襄上场比试了。

    她缓缓的走上台,步伐平稳,面容平静。她的对手,是一位身着白衣的青年,看样子修为层次还要比秦襄低一些。

    上空的中年修士宣布开始后,秦襄并没有燥进,同前面看过的几次比试一样,先给自己加了一个冰甲术,全身罩着厚厚的一层冰块,但,那些冰块竟像是和她合为一体,丝毫不影响她的行动。然后招出去天材阁做的法器刺回环,往空中一指,那泛着白色不时闪过一抹寒光的刺回环,就灵活的往空中冲射而去,一击就格开了对面白衣青年的剑器攻击。

    那白衣青年又将飞剑招回来,正待继续攻击,却见他的飞剑经过刚才的撞击,剑芒却是暗淡了不少,不禁就是一惊,显然,他的飞剑在品质上明显不敌秦襄的刺回环,再经过一回合,那白衣青年见他飞剑的剑芒更弱了,自知不敌,遂开口认输。

    等上空的中年修士宣布了结果,秦襄才走下了阵台,往赤水他们这边走来,虽然依旧镇定,但眉眼中还是能看出丝丝喜色。

    赤水忙笑着恭贺她获胜,秦钰则只是淡淡的对她点了点头。

    他们转了一个方向,开始关注第八号阵台。

    而赤水则开始关注阵台上那些弟子的法器,虽然仍然大多都是剑器,但依然有些拿着其它各式各样法器的弟子,什么轮啊,绫啊,刀啊,塔啊,铃啊,镜啊……,让赤水是大开了眼界。

    虽然大多都是些中低阶法器,但也让赤水等没有见识过的人了解了很多,他们三人也开始交流自己了解到的各种法器的知识,这种法器是用什么材料炼制的?有什么特点?优势在哪?缺点是什么?怎样才能攻破?让他们对这些法器开始有一个粗浅的认识,至少不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午后,日已往西倾斜,虽然秋日的骄阳并不似夏日那么灼人,但也毫不阻碍它天生的热情,向整片大地输送着它的热力。

    部分观战的弟子受不了这热度,都打道回府了。赤水她们鼻尖冒着点点汗水,终于等到了秦钰的号码。

    秦钰一跃,人就已经站在了阵台上,而他的对手,也是一位青衣青年,年岁与秦钰差不多,只是那名青年身形更为瘦削,且满脸孤傲之色。

    他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以他的年龄,修为能够到炼气期第九层,修炼速度已经是很快的,想必他的灵根资质也很优秀。

    秦钰和他各自通报了姓名,比试就正式开始。

    秦钰并没有一开始就给自己加防御术,也没有给对方机会加,而是直接一个冰锥术,只见如拳头大小,锥尖锋锐尽显的七个冰锥一次往对方砸去,那青年只好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土墙术来挡,根本来不及招出法器,但秦钰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一波冰锥术刚过,第二波又紧接着袭来,那些冰锥每一个砸在墙上都留下碗大的一个洞,那堵墙承受了秦钰两波攻击,终是摇摇欲坠。

    那青年眼见第三波冰锥已经袭来,而土墙已无法抵挡,他又没时间招出法器,无奈只好认输跳下了阵台。

    可以说,秦钰完全打得他是措手不及,也打碎了他的骄傲,他根本来不及有其它的反应,只能被动承受着,然后认输,虽然面有不甘之色,但终是无言默默离去。

    阵台下的观众更是一片哗然,这实在是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了,全都面露目瞪口呆之色的望着秦钰。

    上空的中年修士也有些诧异,目光扫了秦钰一眼后,才宣布他获胜。

    待秦钰缓步走下阵台,赤水和秦襄忙迎了上去。

    秦襄更是面露崇拜之色,欣喜道:“哥,你的冰锥术太帅了。”这是和赤水学的说法。

    赤水在旁也附和着点点头,确实太帅了。没有想到秦钰一到阵台上,使出来的就那样蛮横的战术,完全不给对方机会,三个法术轰过去,就取得了一场完美的胜利!

    而且,秦钰的冰锥术也很强悍,显然他是花了苦功夫去练习的。因为一般炼气期弟子能使出四五个冰锥已经是很强了,而他一下就使出了七个,不但施放的个数多,而且施放这个法术的速度也很快,几乎让别人没有反应的时间。

    而秦钰反倒没什么异样的表情,可能他本身表达能力就有缺陷,反正赤水是没有看出他一点高兴或者欣喜来,一直都是木着个脸,面无表情,只是冲两人点点头,然后问道:“我要去一趟千云门商盟,你们去吗?”

    秦襄先点头,“我想去买些符筹。”然后她转过头来望着赤水,“赤水,你去不?”

    赤水想了想,她炼阵的材料也快没有了,遂也点了点头,“一起去吧!我也想买些炼阵的材料。”

    当即三人就朝着千云门商盟走去。

    秦钰秦襄都挑选了一些适合的符筹,而在赤水也买到了炼阵的空白阵旗后,他们三人才分道扬镳。

    只是秦钰在离开前,对她低喃了一句,“你说的有些道理!”

    啊?她说的什么有道理?,她今天好像说了很多话来着,具体哪一句有道理了?貌似她说的话都有道理样,赤水愕然的望着秦钰已经远去的背影,一脸莫名。

    (眷念有话说:今天也只有一章啦,长长的一章,是眷念有史以来最长的一章了!求推荐,求收藏,求留言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