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重生女修仙传_第七章 回乡探亲

    晚上后,赤水已回了后山村。赤水先将给他们买的布料、众多药材等礼物从储物袋里拿出背在背上,才往家的方向走去。她倒也不是怕他们明白,而已会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平凡普通是福吧!并且这些东西她娘当然是舍严禁买的,但是她买了带回家去的好。走在陌生的田埂路上赤水先将给他们买的布料、众多药材等礼物从储物袋里拿出来背在背上,才往家的方向走去。她倒不是怕他们知道,只是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平凡就是福吧!而且这些东西她娘肯定是舍不得买的,还是她买了带回去的好。。...

    一天后,赤水已回到了后山村。

    赤水先将给他们买的布料、众多药材等礼物从储物袋里拿出来背在背上,才往家的方向走去。她倒不是怕他们知道,只是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平凡就是福吧!而且这些东西她娘肯定是舍不得买的,还是她买了带回去的好。

    走在熟悉的田埂路上,偶尔遇到几个认识的同村人,赤水一一招呼,在赤水看来他们都没有怎么变化,可他们却大都已经认不出赤水来了,还是赤水主动提起才想起来。

    都说女大十八变,赤水已经离家四年多了,现在她又回到了这个她曾经最熟悉的地方,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

    她家的房屋还是没有大变,只是又陈旧了些,屋外横梁上挂着一些腌菜,大坝上晒着新收的粮食,看来今年的收成很是不错。

    就当赤水正在考虑是直接上前敲屋门还是先出声叫人时,屋门已开,她就见到她娘正抱着一个约两岁大小的婴孩出了来,正正与赤水面对面碰上。

    她娘先是疑惑,慢慢转为惊讶,后立马高兴起来,眼眶却变得湿润,空出一只手先擦了擦眼角,才伸过手来拉着赤水的手臂,就往屋里带。

    赤水进屋后先将背上的东西放在桌上,才找了一个她以前常坐的小板凳坐了下来。开始打量她娘,她娘比她离家时更瘦了,脸色变得腊黄,面带疲色,应是长期操劳所致,身上依旧穿着洗得已经失去了原本颜色的粗布麻衣。

    她娘将那婴孩放在床上,小心的扯过旁边的被子将其盖上。

    “这是赤土?”赤水问道。不会吧,还真的有了赤土!她以前真的只是随便想想。

    “是的,是个小子,快满两岁了。”她娘在赤水旁边坐了下来,拉着赤水的一只手不停的抚弄,又问道:“你这些年在外可好?”

    赤水一笑,答道:“挺好的,主人家待我们都挺好,袁丫都已经定亲了。”说着将袁丫的事情给她娘讲了一遍,又有些担心的望了望她娘的身子,开口问道:“娘,你的身子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身子弱了些,天寒时候有些抵挡不住,其它都还是好的。”她娘笑了笑,随口说道。

    “我这次带回来了很多好的药材,你可记得要坚持服用。”赤水仍有些放心不下。

    她娘带着安抚性的拍了拍赤水的手,说道:“放心吧。娘知道的,人不都是这样的么?生老病死,总要过这一关的。”

    赤水听了一时怔然,生老病死,人都要过这一关,所以那些修仙者孜孜以求的最终也不过就是能逃离人之生老病死吗?或许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还有那强横的力量,总是能让人迷离,盲目追求!赤水一时有些感慨!

    “娘,若是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逃离生老病死,不入轮回,长生不老,你可愿意?”赤水望着她娘,试探性的问道。

    “傻孩子,人到这个世界本就是来受苦的,你看人刚出生的时候自己哭,他离去的时候别人哭,总之都是受苦的。若有你说的那种机会,十成十是要抓住的,人啊!就是要让自己越过越好才是。”她娘说着,语气淡然。随后又叹道:“可又怎么会有那种机会呢?不是痴人说梦么?娘啊,现在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成家立业,我能看到孙子出世,这辈子也就满足了。”语气中带着些许满足。

    痴人说梦么?这就是她娘这个阶层的人们,从常年苦苦挣扎求生存的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独有的人生观么?

    她娘说的都是对的,能让自己越过越好的东西,总得把握住。修仙的道路,她会坚持的走下去。

    待到她回过神,她娘问起她自己的情况时,赤水就说了,“这些年我一直跟着主人在外游历,也学了一些防身的武功,主人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定居,可能多年不会再回来,特放我回来省亲,让你们不要太担心。”

    虽然赤水这样说,但她娘还是有些担忧,赤水无法,忙转移话题,“娘,大姐二姐呢?”

    “她们都已出嫁,你大姐都已经生了一个小子,有一岁半了。你二姐也是有孕在身,过几个月就要生了。”说起她们,她娘脸上现出一丝喜色,看来大姐二姐应该都过得不错。

    “你在家能待多久?若是时间足够,让她们回来见见可好?”赤水她娘问道,她两个女儿都嫁得不是很远。

    赤水想了想,“来得及,我可能得待十天。”

    赤水她娘听了点头,“那就好,我先让人去传信。”边说边往外面走。

    赤水也站起身,拿了一阙布料往袁丫她家走去。赤水将袁丫的情况给正留在屋里的袁丫她娘细细的说了一遍,又将袁丫托她带回来的三十两银子交给她娘,才告辞回家。

    傍晚,赤水他爹带着赤火回到了家,一家人围着圆桌坐下吃晚饭,其乐融融。

    赤水悄悄用探灵术看了看赤火和赤土,发现他们都没有灵根。

    她也不强求,就算是他们真有灵根,她也不介意将来回来再带走就是。

    第二日,赤水带着一些药材和她到后山内圈猎的一些野味,往戈大夫家走去。

    待见了戈大夫和戈大娘,几人又是一番叙旧,赤水也知道了青木已经回到了青山乡里,成为了乡里的一名大夫。赤水也将这几年的经历挑了一些能说的和他们说了起来,语带幽默,把他们两位老人家逗得合不拢嘴,大半天后,才放了赤水回家。

    待回到家,又见到了听到消息赶来的大姐和二姐,她们都已经是妇人装扮,两位姐夫也随她们一起回来,赤水都一一见过,都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相貌也不出众,但胜在性子敦厚老实,也比较会照顾人,看来赤水她娘选女婿还是有一定的标准的。

    众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真正意义上的团圆饭。

    席间,赤水她爹讲着这些年来村里的一些趣事。大姐夫二姐夫也讲着他们遇到的或者听到别人说的一些奇闻趣录。赤水她娘刚一手抱着赤土,一边还要忙着照顾已经六岁的赤火吃东西,一下子忙得不可开交,也插不上嘴搭话。她大姐二姐则默默的吃饭,偶尔附合着答应一声。

    赤水和他们搭搭话,吃着她娘亲手烧的菜,左瞧瞧这个,右看看那个,这些都是她的亲人。

    一时间,赤水觉得很满足。

    虽然,她并不能够和他们待在同一个地方,但知道有他们在,她的心就很是安定。就象当初离别时,她娘给她求的护身符,她一直都戴着,偶尔拿出来看一下,心里就会觉得平静,安逸。

    接下来的几日,赤水都是上窜下跳,忙碌不已。去后山内圈猎了许多的野味回来,腌渍贮存起来。带着赤火去挖野菜,采药草,再顺便给赤火讲些药草的药性,也教了赤火写一些简单的字,讲一些富有道理有小故事……

    这样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十天眨眼间就过去了。

    临别时,赤水将她所剩的四百多两银子,拿了四百两出来,悄悄的塞给了她娘,说了财不能露白的道理,又让她娘以后让赤火赤土去读书后,不让他们送行,自己悄然远去。

    第八章遭遇夺舍

    如果之前赤水回乡是有些行色匆匆的话,那回程的赤水就变得悠哉起来。

    她已经知道了家里的情况,心里放下,归于平静。

    她开始关注起返途中各地的风土人情、风味美食及人人口口相传的奇闻趣事。她不是特意去打听,只是将她的感知放开,周围一里内的情况都在她感知内,别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都了解在胸。

    当然了,她还是很谨慎小心的,知道人心难测。

    就像现在,她明明感觉到此处刚才隐有灵力波动,当她腿贴加速符,翻山越岭,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处,就见在她的正前方四十米左右的山林边,一个身着青衫,年龄约在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正背靠一颗大树,躺在地上低低的呻吟,相貌普通,面庞青紫,一看就不正常,象是中了剧毒的样子。身上的青衫更是有几处颜色深些,似是染了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赤水站在原地未动。

    那男子似是才感觉到有人,睁开眼,见到赤水,挣扎了一下,方断断续续地说:“姑娘,我遭奸人所害,流落至此,现身中剧毒,我全身动弹不了,烦请帮我拿一下解毒丹,陈某感激不尽。”

    赤水用感知扫了下周围,没有埋伏!又用探灵术看了那青年,也没有灵力波动!

    但她怎么感觉就是不对呢?要不再看看?

    赤水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那青年男子见赤水还是没有动,又诱惑道:“姑娘,帮我拿一下药,我承诺解毒过后以百两纹银作酬谢,如何?”

    赤水还是没动,百两纹银现在对她来说就是毛毛雨啊毛毛雨。

    那青年男子见赤水仍是不动,也不说话了。

    一时静默无语。

    不多时,那青年男子开始咳嗽,嘴角开始溢出鲜血,呼吸变得急促,但他仍是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看向赤水。

    赤水想了想,看他还是有那么点骨气的样子,要不就帮帮他?

    怎么帮呢?

    对了,不是有个辅助法术御物术吗?可以试试。

    “你的解毒丹在哪呢?”赤水问道。

    那青年男子一听,面露喜色,说道:“在我怀里有个白色的瓷瓶,解毒丹就在里面。”

    赤水想了想,她现在使用御物术的范围是二十米之内,意思是说她必须还要再前行二十米。

    算一算,二十米的范围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也足够她使用疾驰术逃掉了。

    决定后,她小心的上前,将感知放在周围五十米范围内,若有异况,立马使疾驰术遁走。

    赤水来到二十米处,期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来,她轻轻的呼了口气。

    正待使御物术帮那青衣男子拿药,可她却突然发现,她动不了了。

    怎么会?她明明很小心的,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了?她惊骇不已,面露慌张的望着那青年男子。

    只见那青年男子挣扎着起身,对着赤水就是一笑,温和而友好。可赤水却分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阴霾。

    他究竟要做什么?

    只见那青年双手结印,嘴里开始喃喃的念着一连串的法诀,只见随着他念得越久,一个法阵开始在地面浮现,开始闪耀光辉,阵旗从地里冲出,悬在空中。

    赤水一看,吓住了,夺舍阵?她那本法阵书上就有,只是赤水修为不够现在无法炼,只是翻开看了一看法阵的名字和大概的阵形而已。

    这怎么可能?

    不待赤水多想,只那那些阵旗开始越来越亮,最后,从各支阵旗上冲出一团光团全袭向那青年男子。

    那青年男子身子一抖,一个白色的光团从他体内冒出来,向赤水迎面扑来,撞进动弹不得的赤水体内。

    赤水只感觉眼前一黑,意识沉入到一片黑暗当中,然后,她看到了自己体内的脉络,看到了丹田处的一团白色的光团,没有刚才那青年男子身上冲出来的白色光团大,但它好像有吸引力,在召唤着赤水去靠近它,那吸引力越来越强,像个旋涡样把赤水的意识卷入其中。

    赤水还没有从头晕目眩的反应是回过神来,就感到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好痛!她连忙一看,只见在她的面前有一个大的白色的光团,正张大口咬着一个小一些的光团不动,而她就是那个小一些的光团。

    她就是在傻也知道夺舍开始了,他咬我,我不会咬他啊?她忍着剧烈的疼痛,将嘴张到最大,一口往那个大的白色的光团咬去,然后狠狠一撕,然后又一口咬下去……

    不狠不行啊?这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她挣扎着活了这么大,可不是就为了等在这让他咬的!

    我咬我咬我再咬,我可不怕你,我就不信你就不痛。赤水发狠,如果她现在有眼睛的话,那一定是眼眶发红,怒从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小,好在,那个大的白色的光团也越来越小,到最后,赤水鼓足最后一丝力气,张大口,把那个变小的光团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她的意识也再次沉入黑暗中。

    其实那青年男子的心情更是悲怆,他被同门所妒暗害,好不容易逃到此处,毒已入肺腑,他布下夺舍阵,用了几颗上品凝气丹的灵气想吸引修仙者来,哪知道来是来了,却是来了一个小女孩。

    现下已不容他多考虑,他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如果再找不到夺舍的人,他的元神就要消散了。但这女孩还相当谨慎,他用尽心计才让她上前进入夺舍阵中,他也松了一口气,以为成功在即。哪知,这小女娃虽然修为只在炼气五层,但不知道修的什么功法,将那元神凝炼紧实,他居然吞噬不动,反被她所噬……难道这就是天意?天不助我,罢!罢!罢!

    当赤水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黄昏,金色的阳光洒落山林间,像被施了魔法,安静而又神秘。

    她应该是胜利了吧!是她醒了过来。

    她就着地上,盘腿静坐,入定。

    往脉络里一看,她的脉络里装满了各色光点,而她以前融合的那些光条则忙碌的边往前运行边吸收着那些光点。

    这是?她已达到了第五层的顶峰?

    难道是因为她把那男子的元神吞了的缘故?

    她顺着脉络,往她丹田里一看,那里那个白色的小光团变得大了一些,它正乖乖的待在丹田里,无法移动。

    现在赤水知道了,那正是她的元神,也就是灵魂,必须要等她修炼到了第七层,元神才能移动,也才能进行夺舍,那个男子应该是已经修炼到了第七层了吧!

    赤水再次回到现实中,静坐了很久,才站起身往那男子的躯体走过去,在他身上搜了一下,搜出了一个储物袋,用感知往里一探,好象有不少东西,赤水直接就拿着整个储物袋往自己衣袖里一塞,然后目光再次盯着那副躯体,无语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是五行灵根啊五行灵根,资质最差的五行灵根!而且我是女的啊女的,你想当什么不好,偏偏想当人妖!而且还是一个没品质没素质的人妖!”赤水摇摇头,痛心疾首般的对着那躯体说完,然后,提腿,抬脚,摆了一个足球射门的姿势,一脚将那躯体踢下了山崖。

    别期望她能善待一个预谋抢夺她身体的人的躯体!她就是要让他暴尸荒野!

    赤水目光往四周一扫,将散落在地上的阵旗集在一起,一个火球术丢过去,阵旗立即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化为点点灰烬。

    待做完了这一切,赤水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后,继续赶路。

    直到赤水的身影没入了夜色中,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不远处,一颗大树的枝丫处,一个身着银色刺绣锻衣的青年男子,双脚悬空,斜依在树干上,五官普通,面容淡淡,望着她的背影,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同时眸中闪过一抹异彩,复又沉寂下来,深不见底。

    (眷念有话说:求推荐,求收藏,求众位亲的评!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