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这样的情形,始终持续到半个月之后。朦朦胧胧中,赤水觉得周围的情景越发非常清晰,淡淡的光点撒落其间,肆无忌惮翻飞,有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有一些光点好象在嘻戏,相互疯狂的追逐,偶而一些逼近赤水的周围,她就觉得身体慢慢的的伸展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着要逍遥快活,像朦胧中,赤水感觉周围的情景越来越清晰,淡淡的光点散落其间,肆意飞舞,有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半个月过后。

    朦胧中,赤水感觉周围的情景越来越清晰,淡淡的光点散落其间,肆意飞舞,有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

    有一些光点象是在嬉戏,互相追逐,偶有一些接近赤水的周围,她就感觉身体慢慢的舒展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着要快活,像要想和那些光点一起嬉戏似的,有些光点碰到了她的皮肤,就消失不见了。

    赤水再定晴一看,周围的光点不见了,一切都好象没有发生过。

    不过她却反而一喜,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又继续感受。

    果然不多时,同样的情形又出现了。

    赤水尽量的放松身体,任由周身细胞活跃的跳动,毛孔舒展开,吸引周围的光点前来。

    刚开始,那些光点刚一碰到赤水的身体,就消失了,渐渐的,她能感到,那些光点开始不只满足在皮肤表面,开始往里探入。

    慢慢的,一些光点消失了,一些光点没有放弃,更努力的往里钻。

    外面的光点还有涌入,前面的光点消失了,后面的马上补上来,就象抗战时前赴后继的战士般。

    终于,入体的光点越来越多,它们连在一起,开始往一个方向移动。

    后来没入的光点则连在它们的后面,跟着移动,就象是一辆火车。

    时间悄悄的过去,那火车越来越长,终于,首尾连在了一起。

    后来没入的光点却没有放弃,仍然加入其中,它们开始并行,就像是手拉着手的小朋友,一起迈步向前走。

    清晨,赤水睁开眼,惊喜不已。她感觉到体内有一丝微弱的暖流在缓慢的流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家真气?她成功了?

    她站起身来,恨不得蹦达两下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她还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得轻盈,周围的景色的变得清晰起来,好似落了一场大雨,把周围的一切都洗涤干净了一般。

    她再闭上眼睛,感觉体内的那一丝暖流缓慢的朝着一个方向流动,她跟着那些暖流,来到了一个小碗那么大的地方,那里除了这丝丝的暖流外,其余的地空空如也。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丹田?她再睁开双眼,刚才感觉到的位置真的就在小腹的部位,只是并不是实体的,而是和那装载着丝丝能量的脉络一样,好像都是虚拟的存在。

    终于忍不住,面向朝阳升起的方向,双手叉腰,哈哈哈哈,大笑出声!

    赤水保证,这是她跨世纪以前最伟大的发现!当然了,她说的跨世纪并不是我们所谓的从一九九九年跨至二零零零年,而是从她的前世跨到今世。

    “不错,有进步!”二爷看着她一扫半个月来的疲色,精神亢奋,点点头说。

    赤水脸上忍不住的笑意,转过头来望向二爷,双眼瞬时亮了好几倍,像装了无数小星星一般,双手拿起装水的葫芦,恭敬的奉上:“师傅,您请喝水。师傅,你肩酸不酸?要不要我帮你捶捶?”。说着就要上前来。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她师傅不是唬弄人的,那是真的有大能耐的人,以后她师傅指东,我决不会往西瞧上哪怕一眼!

    这时秦钰秦襄也相继醒来,看到她的模样,也是一乐。这整个变成了一马屁精,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看到她这样过。

    二爷脑门青筋突了突,忙一挥袖摆止住她上前,又看了看秦钰秦襄,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称呼我为师叔。”

    “是,师叔。”秦钰三人齐声答道。

    赤水心里挺奇怪的,明明就是他教了他们武功,为什么确要叫他师叔呢?

    难道他是代他师兄收徒?

    不带这样毫不挑剔收徒的啊?连她都搭上了。

    不过她也只敢心里面嘀咕,不敢问出声。

    众人收拾好行囊,起程。赤水好象没见过这个世界一般,看到什么都是新奇。而且她发现她现在走了很远的路也没有一点疲态,体质貌似又好了不少。现在一般的路对她来说就是如履平地,没有一点困难,这让她更是高兴不已。

    一个月后,赤水等人来到了一个中大型城池,平阳城。这是她们一路上遇到的最大的城池。只见那东西南北四条主干道延伸出去数公里,更可见那横通八达的次干道及各小巷相互交错,房屋楼阁层层叠叠,众多豪华不一的马车在路上穿梭奔行,商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人潮更是拥挤,只能缓步往前移动。

    赤水三人跟在秦师叔的背后,缓缓向前走,眼睛时不时的扫过沿途小商贩摆放的货品。她师叔一人走在前,不知道怎么的,众人总是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怎么也无法靠近他。这就是有武功的好处啊!赤水崇拜的望着秦师叔的背影,两眼冒着星星。

    秦师叔选了一家普通的饭庄走了进去,待众人吃了饭,又向店小二打听了这附近的牙侩所在地后,又带着众人寻了过去。所谓的牙侩,就是有点像现在的房屋中介,不过他们可不只是中介房屋,更是连买卖田地,各种货物都有他们在其中插上一脚。

    听到秦师叔向牙侩寻找暂时租住的地方,赤水她们都很讶异,难不成她们在要这里住下了?

    可是当着牙侩的面,又不好直接询问。

    那牙侩直接推荐了一户五进大宅的其中靠外的一单独小院落,共有六七间房,够他们四人居住了,那大户的当家人因身体受伤,收入减少,那家主妇把多出来的院落租赁出来以供府内开支。

    赤水她们一行人去看过之后觉得还不错,果然是离主院比较远,相当幽静,家俱物什都备有,搬进来就可以住。且院落里有着一颗大榕树,有百来年的光景了,茂盛的树枝树叶遮挡住了小院上方的大半天空,让在夏日里站在树下的人感觉到丝丝的清凉。随即当场就跟主人签了半年的租赁契约。

    待他们安定下来,各自找了一间屋作为休息室后,秦师叔才将他为何租屋的原因告诉大家。

    因下面他要去的地方赤水三人不适合去,一句话,环境太险恶了。所以让他们安心在此修炼,等他回来。

    可他后又略想了想,看了秦钰一眼,方问道:“秦钰,你是不是第一层快突破了?”

    赤水秦襄一听,齐刷刷的把目光盯向秦钰。

    秦钰一怔,方答:“是,感觉就在这几天了。”

    “第一次突破不可急进,更有众多的注意事项,待我细细跟你们说来。”赤水和秦襄也站立一旁恭敬的听着。

    “首先,要先记住第二层口决,突破的时候会有剧烈的疼痛,不可用力压制,待突破后立刻运行第二层口决,引导能量运行一周后方可停止。其次,突破的时候最忌被人打扰,若有差错,轻则脉络里能量逆行,痛不欲生,重则丧命。再次,到了第二层,就会产生感知,到时候我再同你们细说。”秦师叔一边仔细的说着,一边又道:“秦钰这一次突破的时候你们都在旁边候着,我待秦钰突破后再离去。”说罢让他们退了下去。

    “襄姐,你是不是也快了?”出了屋,赤水拉着秦襄,好奇的问道。

    秦襄点点头又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地说:“嗯,还差一点。听师叔说会很痛,不知是怎么会痛法?”

    赤水忙安慰她,“放心吧!应该没有大问题。你看师叔都放心把我们丢下了。”接着又有些沮丧地说:“倒是我,才只到一半的样子,看样子还得努力啊!”

    “那就快快努力修炼去。”秦襄吆喝了一声,待赤水真的回屋,她也径自回屋修炼去了。

    时间过了六日,秦钰终于到了突破的时候,赤水和秦襄都早早的候在一旁,秦师叔坐在一边,全都静默不语。

    只见秦钰静坐在床上,很快就入定,脸色平静,呼吸也放缓,赤水再仔细的观察,也没有看出其它特别的。

    直到两个时辰后,秦钰才有了动静,只见他脸上的平静被打破,脑门青筋突起,身子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汗水开始往外渗,一会儿就把衣裳打湿了。

    秦襄和赤水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担心,可又都不敢出声打扰。

    待看到秦师叔一脸平静的样子,心稍微放下,又继续等待。

    一刻钟后,秦钰的情况才缓解了下来,气色开始慢慢恢复,汗水也停了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稳,看样子是快醒了。

    果然,一会儿,秦钰就睁开了双眼,目光平和,待看到秦师叔时向他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下床,待看到自己身上的衣裳湿辘辘的,有些许茫然。

    “那是因为你的体质改变了,出汗是为了排除体内的杂质。”秦师叔解释道。“现在你已形成感知,你现在感应一下四周,能感应多远?”

    秦钰闭了闭眼睛,又快速的睁开,脸色变得古怪。秦襄和赤水都有些莫名。

    “不用闭着眼睛,试着放出你的感知,最远到哪?”秦师叔又问道。

    “院落门前。”秦钰答道。

    赤水一听,院落门前,离这可有二三十米远呢。他都可以感知到?那不是以后有人一来,他事先就知道了。

    秦师叔笑了笑,有些欣慰,“不错,二层能感知到的范围是以自我为中心半径十至三十米不等,你这已经是较强的感知了。待以后每突破一层,感知是成倍数的增长的。”

    他停了停,又补充说道:“要知道,感知对以后应敌的时候是大有帮助的,你的感知比敌人强大,就能预先发现敌人,并且,若别人感知比你弱,他用感知探测你的时候,你就能觉察到。”说到这里,又仔细的叮咛三人:“你们千万别随意用感知探测别人,如果被对方发现,会惹怒对方的。”然后又交代:“我明早就出发,你们安心在此修炼,我大约半年后回。天色已晚,你们都下去吧!”

    三人答应,齐齐退下。

    赤水三人退出屋,来到榕树下,赤水描了描秦钰,一脸的犹豫,好像想说什么又不敢的样子。

    秦襄看了奇怪,问道:“赤水,你干嘛呢?”

    赤水吱吱唔唔地吭了一声,“没……”

    秦钰不耐烦了,“有什么话快说。”

    “我就是想问你,你感知到的是不是和看到的一模一样啊?”赤水一脸豁出去的模样。

    秦钰想了想,“虽然无法细说,但是比看到的更清楚。”

    赤水愕然,一句话下意识的就冒了出来:“那不是我们换衣裳你都可以看到了?”待说完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就僵住了。

    周围沉默了很久。

    秦钰更是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粗气怒道:“谁要看你换衣裳!!!”说完转身往自己屋里走去,然后“怦”的一声重重的甩上门,整个房屋都抖了一下。

    赤水耸耸肩,无奈的对秦襄道:“反应那么大干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了问问而已。”只是问问能不能,又没说他就看她们换衣裳了。

    秦襄用一只手抱着肚子,另一只手捂着嘴,憋笑良久。好不容易止住了,才用食指用力的点了点赤水的眉心,“鬼丫头,古灵精怪的,走了。”就见她往自己屋走去,不过刚走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然后赤水就看到她肩膀抖动了好几下,才又继续走了回去。

    赤水无语。

    (眷念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求众位亲的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