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夏日里早以过去的,寒冷的冬日款款走来。这时日是烧火做饭丫环们最好是过的日子,有什么事没事儿的都窝在灶门前烤火取暖。外面寒风横虐,如刀片一样刮着众人的脸,端地难受啊得紧。袁丫的工作一下子变的艰难出来,每次洗了菜后,她的十个手指头都冻得乌紫,看得赤水心痛得紧,抽时间的时候就袁丫的工作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每次洗了菜后,她的十个手指头都冻得乌紫,看得赤水心疼得紧,有空的时候就拉着袁丫一起窝在灶前。。...

    夏日早已过去,冬日款款走来。这时日是烧火丫环们最好过的日子,有事没事的都窝在灶门前烤火。外面寒风横虐,如刀片一样刮着众人的脸,端地难受得紧。

    袁丫的工作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每次洗了菜后,她的十个手指头都冻得乌紫,看得赤水心疼得紧,有空的时候就拉着袁丫一起窝在灶前。

    赤水想起以前听人说过的姜能治冻疮,去找了一块姜,帮袁丫擦手,虽然也挺管用,可就是治标不治本。

    袁丫每天得洗多少菜啊,大半时间都泡在水里,赤水除了多用姜帮她擦擦减缓冻疮的病情以外,也毫无办法,不由得她分外的想念前世的橡胶手套。她也只能让袁丫多去请教府里的老人,她们做这活多年,总有一些土方什么的。

    晚上她俩在一起的时候,也有时会想家,想家里的爹娘,兄弟姐妹,还有那连绵的大山。

    有时忍不住了,俩人也抱在一起狠狠的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该干什么活还是干什么活。

    当赤水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直下去的时候,齐真却来跟她道别了。她想法子托了人给她谋了一个在六姑娘房里的二等丫头的差,就要离开这儿了。齐真已经及笄了,再在六姑娘房里侍候两三年,到了十八岁就必须要放出去了。

    她这也就是想在主人面前混个脸熟,等真的放出去的时候能够配一个稍微好一点的人家。不然一直做着这烧火丫头,以后被主人随便的配个什么小厮,这下场可想而知。

    齐真这半年来对赤水很是照顾,赤水也有些舍不得她,但也希望她过各好。

    不多时,罗管事就领着一个小姑娘来到了灶门前,那小姑娘大约也就八九岁的样子,跟赤水差不多大。

    罗管事看了一下,安排赤水移到齐真的灶门前,将空出来的位置安排给了那个小姑娘。

    赤水有些许莫名。

    这不都是一样的吗?

    等真正坐下来开始烧火的时候赤水才晓得厉害。这是那个丧天良的人砌的灶台啊!

    你不会砌灶吱一声啊?砌了这么一个古怪的灶出来,让她们这些烧火丫头怎么活啊?那本该是圆形的灶堂里莫名的多凸出来一个大包,生生把灶堂弄得怪模怪样。

    而且大火小火也很不受赤水控制,把赤水弄得是灰头土脸,被那灶台的厨娘训得狗血喷头。

    当天晚上,赤水连忙的去请教齐真,把今天的事情给齐真一说,把她逗得咯咯直笑。等笑完了才将烧火递柴的技巧给赤水讲了一下。

    赤水终于松了一口气,抱怨道:“怎么以前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啊?”

    齐真却嗔了她一眼,“你每次都是和圆儿交换看火的,我给你说这干什么。”

    “那这是谁砌的灶啊?怎砌成这样啊?”赤水有些好奇。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那个灶是刚建府的时候一起建的,都有几百年了,以前有人曾经想把它敲下来,一直都没敲动。你只要按我说的那样做,烧火的时候多用点心,两天就会熟悉的。”齐真安慰似的说。

    “也只有这样了。”赤水泱泱地。

    “好了,丫头,别丧气了。”齐真用手指点了点赤水的额头,又道:“你知道今天那个小丫头是谁吗?”

    “不知道。”她都被那个古怪的灶弄得灰头土脸了,那来得及去关注别的。

    齐真斜了她一眼,“她是府里的家生子,跟罗管事有着远亲的。”又叮嘱一般的说:“你可不要和她较真,她也就在那待上几个月,肯定是会被提的。”

    “知道知道。”赤水谢过了齐真,才回房去,又默了一遍齐真跟她说的技巧,才闭眼睡去。

    第二天果然好多了,赤水也知道了新来的那小丫头叫田芸,是罗管事的侄女。

    现在赤水左边的那个丫头她以前就已经认识了,叫赵雨,是个内向的小丫头,一天没见她说三句话以上。

    赤水也没办法和她有效的沟通,只好作罢。

    现在赤水的情况就有点郁闷了。左边的赵雨不喜欢说话,右边的田芸她又不敢与之多说话,她现在都快闷死了,难怪以前齐真都努力的找她说话呢。

    现在这个古怪的灶已经难不到她了,她也越发的无聊了。

    边烧火边发呆的过程中,她无意识的用烧火棍掇着那个古怪的凸起,硬硬的,一动不动。她又多用了几分力,还是不动,她也只有放弃了。

    再烧火的时候,她又会时不时的拿着烧火棍掇着,很快这就变成了她的习惯。

    如果有一天她不掇几下那个凸起,她可能连吃饭都不会觉得香。

    很快的,夏天又到了,赤水她们进府也已经一年了。那个田芸也已经调走了,又来了一个新的小丫头。赤水终于又找到了说话的人,但那个习惯却依然保留了下来。

    某一天,赤水习惯性的又掇着那个凸起,一下,一下,又一下,猛然,她感到那凸起好象动了一下,她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看出来,看样子是出幻觉了。

    继续掇,一下,一下,再一下,猛地坐直,她真的感觉那凸起动了,绝对不会幻觉,她敢以人格保证!

    继续,再继续,那个凸起动的范围也越来越明显,赤水不喜过望,每天加倍的努力掇。

    几天后,赤水觉得应该能敲得下来了,赤水另去找了一把斧头,又去后院荷花池边挖了一些湿的黄泥,在晚上厨房没人的时候摸了进去。

    先把斧头和黄泥放在一边,点了一支蜡烛放在灶旁,赤水爬到灶台上,把上面的大锅费用的端起来挪到一边,往灶堂里一探,手摸着斧头就往那个凸起砸去,一下,两下,三下……

    赤水也不敢太用力,要是把别人吵醒了的话就不好了。她现在可是在灶台上,那可是有不敬灶台神明之罪。

    在赤水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只知道那凸起动摇的范围越来越大,让赤水越来越看到了希望。

    直到最后一下,那凸起终于被赤水砸了下来。赤水忙把它丢到地上,用一边的黄泥把那凸起占了的地方填平,又将锅移回原处。

    赤水先去洗了手,把灶面上清洁好看不出动过的样子。又抱着那个凸起,拿着蜡烛,往后院的怪石堆走去,然后往里面用力一丢,算是完成了任务,准备回房休息去。

    那凸起砸在怪石堆里,喀嚓一声,好象熟了的西瓜裂开来的声音,赤水转身移动的脚步一停,又转过身来,往扔的那一处走去,把蜡烛移近些一看,只见果然那个大疙瘩裂了细细一条逢出来,她仔细的看了看,又用脚踩了踩,又跑去把那把斧头搬来,对着那个疙瘩又是一砸,这一次真的裂开来,裂成了两半。

    只见一半的中间凹了下去,一半的中间凸出了一块黑黑的晶体,有拳头那么大。

    赤水用手用力的一抠,那块黑黑的晶体就抠起来了,她拿起来对着烛光仔细的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来,但她想着石头里面的东西,应该有点价值,就不知道值多少。

    她把那晶体往怀里一揣,又将裂开的两半凸起往石堆里一放,又搬了几块石头放在它们上面,再将斧头放回原处,回房歇息去了。

    第二天,赤水简单的向赵雨提了一下灶里的事,当然没有说到那块晶体。赵雨也不是多话的人,点点头也就过去了。

    赤水后来拿着那个晶体又研究了很久,都没有研究出什么来,也就只把它当成了一个收藏品,放到了包袱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