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家有鲜妻

作者:桂仁 | 灵异恐怖

收藏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章泰安今儿个也没心里想能碰上张蜻蜓。他这些天被拘在府里,章邵延但是明确规定了那些功课,但真是是应了那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写毛笔字里头十个仅有二个是他的,其余全是伴读小厮捉刀。至于功课就更简单的了,当教师先生定了课文,接着想一想章邵延可能会出些什么问题,再他这些天被拘在府里,章致知虽然规定了那些功课,但真真是应了那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写字里头十个只有二个是他的,其余全是伴读小厮代笔。。...

    章泰安今儿也没想着能遇上张蜻蜓。

    他这些天被拘在府里,章致知虽然规定了那些功课,但真真是应了那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写字里头十个只有二个是他的,其余全是伴读小厮代笔。

    至于功课就更简单了,教书先生定了课文,然后想想章致知可能出些什么问题,再私下把答案传授给他,章泰安囫囵记个大概也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因有这一层缘故,人就变本加厉的更想着淘气。不许出门,就在家里变着法儿折腾,除了上房揭瓦,那些调皮捣蛋之事不胜枚举。

    张蜻蜓这些天一直关在屋内用功,没工夫出来,所以也不知道这些。此时就见这小子揪着一只小哈巴狗儿,正在往它尾巴上头拴鞭炮,不知是要点着去作弄谁的。

    猛然间瞧见她经过,顿时冷笑起来,“且看我的火狗阵,如何大破敌军!”

    张蜻蜓知道他要使坏,赶紧把绿枝往旁边一推,“闪开!”

    章泰安下手更快,拿香点着了鞭炮就把狗往张蜻蜓扔去!那鞭炮当即噼里啪啦炸响起来,小狗受了惊吓,汪汪叫着就往张蜻蜓怀里撞去。

    绿枝吓得变了脸色,“姑娘!”

    这些小把戏,张大姑娘还真没放在眼里!绿枝话音未落,她撩起裙子飞起一脚,就把那只小狗踢到一旁去了。

    而这鞭炮之声已经惊动了旁人,章清莹哭着斜刺里冲了出来,“小雪!小雪!”

    见她那意思,想去救小狗。可若是给鞭炮炸着,可不是好玩的。张蜻蜓一把将她揪住,“危险!”

    章清莹不依,哭着指着那小狗,“救救小雪!救救它!”

    瞧着小姑娘眼泪汪汪的可怜相,张蜻蜓没辙了。把她往绿枝那儿一推,自己去追那小狗,想把它尾巴上的鞭炮踩熄,“你别跑啊,快站住!”

    可这小狗不明白她的心思,才被此女踢了一脚,很有些畏惧。见她过来就拼命的跑,偶尔给张蜻蜓踩上两脚,那尾巴吃痛,更是一门心思要躲开她。

    张蜻蜓急中生智,一面追一面嚷,“有水没有?快拿水来泼它!”

    有那被惊动的丫鬟婆子乱成一团,“快去打水!小心走水!”

    “走水了?哪儿走水了?”

    一狗过处,犹如秋风扫落叶,乱成一窝粥。

    见人一多,喊声一大,小狗更是慌不择路,没头没脑的四处乱窜。张蜻蜓提着裙子好几回眼看就要追上它了,却给旁人一惊,又跑斜了,不知不觉便已经冲到二门附近。

    眼见着有个黑影进来,张蜻蜓也来不及收脚,一头就撞了上去!她自头痛,那人胸痛。只是有外人在,只能强撑着而已。

    张蜻蜓没空细看,先急忙指挥,“快!拦住它!”

    那人身后还跟着几人,一下就把小狗围住了,恰好后头有个小厮打了桶水送来,当即也没细看,拎着桶就往前一泼。

    哗啦!

    不止是狗,连这一片人的脚也全浇了个透湿。

    张蜻蜓眼里只有那只落汤狗,两爪一伸,将案犯捉拿归案,嘿嘿一笑,“看你还往哪里跑!”

    小狗又是惊吓,又被水淋,在她手里瑟瑟发抖,再也不敢造次。而后头章清莹等人全都跟着追了出来,却是猛地抬头一看,全都吓呆了。

    而那个始作俑者章泰安见势不妙,两脚悄悄往旁边移动,迅速溜之大吉。

    张蜻蜓还没发现周遭静得怕人,抓了那只狗转头想往章清莹面前送,却蓦然听到背后一声暴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蜻蜓猝不及防,吓得一哆嗦,本能的扭过头去,却对上一张气得扭曲起来的脸。

    呃……张大姑娘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好象是……是我现在那个便宜爹吧?

    “老爷!”接到消息的林夫人匆匆忙忙赶了出来,见此乱象当即喝斥起来,“四姑娘,你也不小了,怎么不看好自己屋里的狗,让它四下乱跑?这要伤了人,那还了得?幸好有三姑娘帮你把狗抓了回来,还不快回屋去!”

    张蜻蜓一哽,正要辩解,却见章清莹已经含着眼泪,乖顺的上前认错了,“是。母亲是我错了,请念在孩儿年幼无知,饶恕我这一次吧。”

    她又上前给张蜻蜓赔不是,“三姐,全是我的错。累你湿了鞋袜,快回我屋换换!”

    可是……张蜻蜓嘴唇动了几下,绿枝却也走上前来,低低耳语,“回去再说!”

    张蜻蜓不吭声了,那就走吧!

    却听后头林夫人在那儿打着圆场,“真对不住,我这些天一直病着,疏于管教,惊扰到贵客,全是我教导无方,请诸位海涵!来人呀,快送客人到房里,换过鞋袜!”

    “岳母大人客气了!小妹年幼,一时顽皮也是有的。无妨,无妨!”

    咦?是这家的女婿?张蜻蜓不觉回了下头。

    这下才注意到在章致知身后的那几位全是年轻公子,最左边那位气得脸也白了的是章家大少爷章泰宁。

    此人张蜻蜓只见过一次,就是自己上吊醒来,第一回出门给林夫人请安时刚好遇到,被他训斥了一顿。说些什么张蜻蜓也听不懂,反正是个喜欢掉书袋子的家伙。

    现在管林夫人叫岳母的是位白衣公子,身形略高,手持一柄泥金折扇,一身贵气。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只是张蜻蜓很不喜欢他看向自己微微一笑时那股做作的轻浮之意。

    而右边那两位,来不及细看便被人挡住了。

    到了四姑娘所居的明霞堂,章泰寅正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候着,瞧见她们回来,也不多话,只问了一句,“人都没事吧?”

    见章清莹点头,章泰寅才松了口气。却又冲她叹了口气,一语不发,就进屋了。

    这小大人的表情还挺沉重,看得张蜻蜓心中一紧,不由得低头问章清莹,“嗳!他又怎么了?”

    章清莹也叹了口气,“我又闯祸了!小雪,只怕是养不成了。”她摸着浑身湿漉漉的小狗,一脸沮丧。

    绿枝上前道,“姑娘,你且在四姑娘处略坐一坐,把湿鞋袜除了,泡个脚。我回去拿了干净的给您送来!”

    章清莹闻言连忙打起精神,抬起头来,“绿枝姐姐你别忙了,我打发个小丫头过去送信就行了。三姐姐对不起,是我不好,连累你了。”

    她年纪虽小,但处事倒老道,见张蜻蜓出来只带了绿枝一人,便不让她再离开了。一面吩咐自己屋里的丫头去送信,一面又让人打了热水来,给张蜻蜓烫脚。

    张蜻蜓心里还打着闷葫芦呢,此时见人少了,便问,“你方才怎么不说实话?是怕母亲回头找你麻烦么?”

    章清莹却有些奇怪的瞧了她一眼,“姐姐怎么会这么问?”

    张蜻蜓怔了,难道不是这缘故?你还甘心替那小子顶过?

    (PS:争取今天有双更,但肯定会比较晚,亲们表等了,明早看是一样滴!偶一人熬夜就行了。摸~)

评论
评论内容: